不消片刻,好好的一輛寶馬車就被龐虎三人虐得不成形了,那樣子,和一堆廢鐵沒兩樣了。

“爽啊,別馬沙雞還爽!”

龐虎三人跳了下來,紛紛感慨,似乎還一臉意猶未盡。

牛子衝更是衝到了鞠華凱身前,說了句:“哥們,就只有這一輛嗎?不過癮啊,還有嗎?”

嘎!


鞠華凱那表情,比吞了一隻攜帶愛茲病病毒的鮮活蒼蠅還難看,大哥啊,就這一輛我都是好不容易忽悠老爹買來的,你還要砸。

鞠華凱趕忙跪倒在萬一面前:“爺爺,祖宗,您就饒了我吧!”

牛子衝上前一腳踢在鞠華凱身上,噴了一口唾沫:“瑪德,富二代,開寶馬就能裝比啊,你再裝啊?”

龐虎也噴了一口:“老子最恨的就是你們這些,仗着老子有點錢就到處裝比,看你丫的還裝?”

“各位爺爺,各位祖宗,小弟再也不裝比了,你們就當我是個屁放了我吧,求求你們了!”鞠華凱是求爹爹告祖母,一個勁的給萬一幾人磕頭。

唐雄實在看不下去這丫的那慫樣了,轉身看着萬一:“萬哥,你說怎麼辦吧?”

方圓十裏

萬一瞥了一眼鞠華凱,沉聲道:“別讓我以後再看見你,否則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是,是。”鞠華凱如蒙大赦,連聲道謝,轉過身連滾帶爬的離開。


牛子衝突然喊道:“等等!”

鞠華凱一個踉蹌,差點沒栽倒在地,有些僵硬的轉過身來,一臉的苦瓜相,不過,就他現在那張比龐虎還大的臉,也看不出什麼表情,不過,那眼神中卻盡是驚恐。

“大……大哥,您還有什麼吩咐嗎?”

牛子沖走上前去,拍了拍鞠華凱那腫得老高的臉:“以後少裝比,裝比遭雷劈!”

牛子衝仗着有萬一在,底氣是十足,裝比,這丫的現在纔是裝比。

鞠華凱被拍了臉,雖然疼痛,但也不敢讓,一聽後,急忙點頭哈腰,連聲說着:“是,是,大哥教訓得是,小弟以後再也不敢了。”


“滾吧!”牛子衝像模像樣的一揮手,牛鼻轟轟。

一羣小嘍囉也相互攙扶着,快速離開了,剛纔,他們也是不敢動半分。

萬一看了看四周,隨即說着:“走吧,去醫院看看。”

牛子衝此刻轉頭看着那早已經不成形的寶馬,一臉的痛心疾首:“哎,可惜了,寶馬X6啊。”

龐虎瞥了一眼這傢伙:“你剛纔不是砸得挺起勁的嗎?”

萬一搖了搖頭,忍不住說着:“送給你也開不起。”

“我就是說說嘛!”牛子衝嘀咕了一聲,隨即雙眼一亮:“不過,砸寶馬的感覺真他孃的爽,以後跟着萬哥混,不愁沒有寶馬砸!”

“滾犢子!”萬一一腳踢了過去。


龐虎取笑道:“瘦牛,我看你比菊花開還能裝比啊!”

牛子衝乾笑了兩聲:“這不是有萬哥在嘛,俗話說得好,有了萬哥在,裝比更自在。”

萬一又一腳踢了過去:“滾遠點,老子可不是你裝比的資本。”

……

“光……光哥,我……我沒看錯吧,剛纔丟翻鞠華凱那幫人的竟然會是那小子?”

毒藥酒吧門口不遠,原本跟丟了萬一的光頭幾人,來到酒吧喝酒尋樂,聽見外面有動靜,纔好奇的出了酒吧看看。

幾人正好看見萬一趕來,放翻鞠華凱一干人的場景,當然,後面萬一招呼着胖子三人砸寶馬,光頭幾人也都盡收眼下。

光頭還想着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萬一竟然自動送上門來,但看着萬一不到半分鐘就放翻十幾人的威猛場景,光頭理智的選擇了站在人羣中看熱鬧。

收回了盯着萬一四人背影的眼神,光頭嚥了嚥唾沫:“蟑螂,你沒看錯,的確是那小子。”

蟑螂賊眼一瞪,忍不住縮了一下脖子:“我的娘啊,那小子這麼能打,好在我們白天跟丟了,不然,恐怕比被打成豬頭的鞠華凱還慘。”

另一個混混也是心有餘悸:“光哥,我們要不要告訴濤哥?”

光頭想了想,隨即說着:“下午我打電話給濤哥,濤哥聽我說那小子在刑警隊呆了半天,而且還有警車送後,濤哥讓我先不要輕舉妄動,他會再想辦法。”

“那就好,我可不想再遇上那傢伙。”蟑螂提及萬一,忍不住打了個激靈。

光頭突然嘿嘿一笑:“不過我們仍然要將這個消息告訴給濤哥,鞠華凱雖然是個敗家子,沒什麼本事,但他老爹鞠開烈與虎煞幫的虎哥似乎有某種關係,我想,濤哥肯定很樂意將那小子的底細透露給虎煞幫。

到時候,不用濤哥出手,那小子應付虎煞幫的三大堂主也絕對夠嗆,濤哥不是一直想吞了虎煞幫嗎,如果讓他們狗咬狗,濤哥肯定會十分高興,到時候沒準會獎勵我們。”

“嘿嘿,光哥這招高啊。”蟑螂幾個混混立刻恭維着。

光頭一臉得意的笑道:“那是,也不看看我光哥是誰,走吧,哥幾個,繼續喝着。”

……

熱鬧沒了,人羣散去,路邊,一身運動裝的藍若冰從一輛車後緩緩走了出來,看着萬一幾人離開的方向,秀眉微微皺起。

悍戚 你真的是江大的學生嗎?” 龐虎三人的傷雖然沒有傷及筋骨內臟,但皮外傷也是傷,更何況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好在唐雄的卡上還有些錢,交了押金後,幾人將醫院當成了旅館,在醫院將就一晚。

聞着醫院那特殊的味道,萬一的確很不習慣,或許龐虎三人砸寶馬是真的砸累了,渾身的傷也能睡着,特別是龐虎那丫的,鼾聲如雷,如一座肉山隨着鼾聲起伏,看得人有些悶油。

無奈,萬一只得掏出手機看了看,上面竟然有兩個未接顯示,以及兩條未讀短信,署名都是藍若冰。

孃的,這破電話時好時壞,該響鈴時不想,但好在龐虎打電話求救時,萬一正好沒事,才感覺到震動,看來得換個手機了。

藍若冰的短信自然是詢問萬一事情處理好沒有,看着兩條短信,萬一心中生出一股異樣的感覺,也感覺頗爲溫暖。

畢竟,在萬一看來,他與藍若冰不過是打工仔與僱主的關係,這種關係十分的尋常普通,但藍若冰卻能深夜打電話發短信來表示問候,可見,藍若冰對自己這個打工仔還是頗爲關心的。

想起幾小時前,在藍若冰家中,藍若冰那一系列的表現,萬一的心頓時又猶如貓爪一般,藍若冰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萬一想了想,還是回了條‘謝謝藍姐關心,事情已經處理好’的信息,本來不幻想藍若冰會回。

不想,不到半分鐘,藍若冰就回了句:“那就好。”

藍若冰這麼晚還沒睡,莫非是擔心自己,一直在等自己的消息,萬一有些浮想聯翩了,深夜和成熟少婦發短信,也是一種別樣的享受。

萬一快速回道:“藍姐,你這麼晚還不休息啊?”

很快,藍若冰就回了:“今晚有些睡不着。”

睡不着?

這是在暗示我嗎?

也是,藍若冰家就兩室一廳,她和少少睡一間臥室,另外一間臥室並沒有收拾,說明很久沒人住了。

莫非藍若冰的丈夫一直在外,試想想,成熟的少婦,丈夫常年在外,女人深夜睡不着,能想些什麼呢?

影后上位記 :“藍姐有心事嗎?”

不想,過了一會,藍若冰回了句:“沒什麼,你早些休息吧,明天我會陪少少的,你就不用過來了!”

嘎!

看着這短信,萬一頓時猶如被澆了一瓢冰水,剛纔還正興起的想要深入挖掘下藍若冰,瞭解下她的內心世界,想不到藍若冰根本沒給萬一機會,小夥伴頓時就低頭了。

無奈,萬一只得悻悻然的回了句:“藍姐你也早些休息,晚安!”

等了半天,藍若冰竟然沒回了,萬一心中的希冀徹底熄滅了,只能嘆:少婦的心思,我真心不懂啊!

好不容易在龐虎如雷的鼾聲下,萬一總算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一夜再無後話。

翌日清晨,龐虎三人準備回學院寢室養養傷,萬一昨夜實在沒睡好,今天也沒事,也正好和龐虎三人一起回去。

不過,剛走到醫院門口,手機振動起來,萬一一看,竟然是藍若冰,不是說今天不用自己過去了嗎?

萬一接通了電話:“喂!”

電話那頭頓時傳來了少少那小風鈴般的悅耳聲音:“大叔,今天你來陪少少玩嘛。”

“少少,今天媽媽不是在家嗎?”

萬一估摸着,藍若冰昨晚已經說了她今天會陪小丫頭,可能藍若冰是想借自己的休息日,好好陪陪小丫頭,因此,萬一也不好貿然答應。


電話那頭,小丫頭頓時不樂意了:“不嘛,少少就要大叔陪,大叔,你來嘛。”

萬一正要說話,電話那頭,隱約傳來藍若冰的聲音:“少少,你大叔昨晚很晚才睡覺,今天他得好好休息。”

哪知道,小丫頭立刻說着:“媽媽你昨晚又沒和大叔在一起,你怎麼知道大叔昨晚很晚才睡?”

嘎!

萬一可以想象電話那頭藍若冰的表情,肯定是愣住了,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小丫頭反應倒是挺快的。

一會兒,藍若冰有些低沉的聲音傳了過來,似乎有些生氣了:“少少,你再不聽話了,媽媽等會不帶你出去玩了。”

“不嘛,我就要大叔陪,就要大叔陪!”小丫頭不依不饒,聲音帶着一絲哭腔。

或許藍若冰似覺得剛纔語氣有些重了,又說着:“好吧,那你問問大叔吧,他要是願意過來,媽媽也沒意見。”

小丫頭立刻欣喜的說着:“耶,大叔,媽媽讓你馬上過來!”

嘎!

萬一一愣,藍若冰似乎不是這樣說的吧?

“好吧,大叔馬上過來,你在家等大叔吧。”萬一也的確捨不得讓小丫頭失望:“少少還沒吃早餐吧,大叔給你帶過來。”

“好耶,大叔,少少等你哦!”小丫頭滿心歡喜的掛斷了電話。

萬一搖了搖頭,看來今天只得打起精神了,買了點早餐,萬一坐車來到了藍若冰的家。

一開門,小丫頭一下就撲在了萬一懷中,萬一手提中早餐,也不好動,藍若冰立刻走了上來,將萬一手中的早餐接過去。

萬一這才抱着小丫頭進屋,只見今天的藍若冰並沒有穿工作服,而是上着一件白色的T恤,下配一條淡藍色的牛仔褲,將她那一雙長腿以及臀部曲線完美的勾勒出來,一頭長髮隨意的在腦後繫了下,婉約而不失大方。

萬一也不敢將眼神定格在藍若冰身上太久,隨即對少少說着:“少少,快吃點早餐,然後大叔陪你上街玩。”

“好耶!”小丫頭從萬一懷中下來,開始吃起了早餐。

藍若冰走了過來,面帶歉意的說着:“萬一,不好意思,佔用了你的休息時間。”

萬一微微轉眼,看了看吃得正乖的小丫頭:“呵呵,藍姐言重了,我也不想看見少少不開心。”

藍若冰也看了看小丫頭,隨即說着:“看來少少很依戀你,哎,這真是我這個做媽媽的失敗。”

“藍姐,別這麼說,我相信你多用些時間,少少肯定會明白,世上只有媽媽好,呵呵,不像我,連自己的父母是誰都不知道。”提及父母,萬一的神色也是爲之一暗。

藍若冰那古井不波的臉上,神色微微一變:“你是孤兒?”

萬一搖了搖頭:“我是被一位好心的老爺爺收養的,我不知道我的父母他們還在不在世上,哪怕是讓我看遠遠看他們一眼,就算是做夢能有一個完整的畫面也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