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了!”

陳鈔票,搖了搖頭道,臉上帶着人畜無害的笑容!要多純潔,有多純潔,此時的手掌和肩膀還流血。

“你是不是怕我是個壞人?我以前是警察來着,後面嫁人了,就沒有當了!”女人說道。

“真的嗎?”陳鈔票雙眼一亮。

警花耶,雖然是**。

制服誘惑?

“是啊!走吧,快去醫院看看吧!等下我以前的同事回來處理的!”這時女人已經走到了陳鈔票身前,隨後伸出手臉上滿是笑容,要給陳鈔票查探傷勢。

可是就在女人手掌要觸及陳鈔票手臂的時候,女人另一隻手中直接出現在了一把小刀,隨後閃電般的向陳鈔票的腰腹插去……

陳鈔票冷笑一聲,閃電般伸出手,直接握住了女人握刀的手,旋即全身力量爆發,用力一甩,直接把女人甩了出去,撞擊在了路邊的樹幹上。

隨後陳鈔票身形一縱直接衝到了女人身旁,一屁股坐下下去,直接坐在了女人的小腹上,隨後閃電般伸出手抓住女人的兩隻手……

“嘿嘿,在哥哥面前演戲,你還嫩了點兒!”

陳鈔票看着女人笑道。

女人被陳鈔票騎着,雙手也被陳鈔票壓住根本就動彈不得……

女人嘴角一絲鮮血留出,顯然是剛剛那撞擊傷得不輕。


這女人正是剛剛開着那轎車的女人。

可以說女人變相的救了陳鈔票,如果不是女人開車到了這裏,陳鈔票找不到東西借用,從而突破黑狼的封鎖,解除這場危機。


但女人卻將車停了下來,直接停在了路邊,看他和黑狼打鬥,等他把黑狼打退之後,女人又下車出來,要幫助他。如果是普通人肯定會開車離開這個地方,然後報警。

就算如女人所言,她是個退役的警察,那她在之前就應該下車幫助陳鈔票了。因爲陳鈔票是個學生,還穿着校服,一個真的好心要幫助他的警察,不會選擇在陳鈔票打跑黑狼之後再來幫助他。

而普通人也不會在此地多留,天啊,暗殺,誰想攙和?活膩了啊?

這一切都是讓人很懷疑的事情,女人本以爲陳鈔票只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孩子,好像很好騙,可是他錯了,陳鈔票是個演習騙人的祖師爺。

“真沒想到,你居然這麼聰明!”女人吐出口中的鮮血看着陳鈔票說道。

“不是我聰明是你太笨了!從我借你的車,多避開黑狼的子彈,你應該明白我不是個笨蛋!”陳鈔票說道。

女人一愣,她剛剛以爲那一切是巧合,絲毫也沒有想到這一切居然是陳鈔票早有預謀的,根本不是巧合……

你特麼是個妖孽嗎?

這不是科幻片好不好?

聽風測速?把握時期?不用看也知道周圍的壞境?

陳鈔票並不是一個妖孽,這都是他這幾個月來的學習成功,每天晚上都在看暗殺以及反暗殺的視屏,其中就有這類暗殺及反暗殺的演練,但那些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全是他老子手下的人訓練的視頻。

一些頂尖殺手的經驗傳輸給他,他如果還一點都不懂,像個愣頭青一樣,剛剛早就死了。

“對不起了美女,你就一朵妖豔的玫瑰,如果不剝除了你身上的刺,傷到的只會是我自己!”陳鈔票面色一狠,隨後手臂猛的一用力,直接將女人的一隻手臂扭脫臼了。

“啊……”女人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痛叫……

陳鈔票沒有繼續動作,放開那隻脫臼的手,伸出手按了按女人的胸部說道:“告訴我誰派你來的,否則我不介意在這裏和你野戰的!還可以拍段兒視頻,傳到網上去!點擊率肯定蹭蹭往上漲喲!”另一手手依舊握着女人完好的另一手臂。

那邪惡的手不斷在女人胸部上撫摸。


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有豆腐不吃是煞筆。

這就是陳鈔票做人的宗旨,一個漂亮的女殺手,他當然不介意佔點兒便宜。 “有34C啊,手感不錯……”陳鈔票一邊摸一邊說道。


女人冷冷的看着陳鈔票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奮力的掙扎,可是陳鈔票卻是穩如天山的坐在她的小腹上,一隻手被握着,雙腿根本踢不到陳鈔票。

而且她無法彎腰腰陳鈔票。

“告訴我,到底是誰派你來的!”陳鈔票狠狠在女人的胸部上抓了一把。

女人胸部頓時傳來一股劇痛,整個人都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悶哼……

“我不知道……我只管收錢做事!”女人開口說道,聲音帶了那麼一分哀求。

“不知道?”陳鈔票冷笑一聲,隨後直接把手伸進女人的衣服裏抓住女人的罩罩,一把就給扯了出來……

暴力,徹徹底底的暴力,完完全全的暴力。

凶兆被拉了出來,女人衣服的領口也沒拉掉了,領口之處那白花花的胸部肉若隱若現。

“知道了嗎?”陳鈔票問道,說着便又把手伸進女人的衣服裏握住了女人的胸部不斷揉搓……

“我真的不知道!”女人說道,隨後猛的閉上了雙眼一副認命的摸樣。

“真的不知道?”陳鈔票目光一冷,隨後直接將手抓住了女人衣服的領口,口中冷冷道:“我不介意把它撕爛的!”

“我真的不知道……但我聽上頭的人說那人姓餘!”女人說道。

餘?餘濤?

“就一個?”陳鈔票疑惑道。

女人點點頭……

陳鈔票心中想道,隨後直接把罩罩塞到了女人的衣服裏,站起身看着女人說道:“你走吧,你可以選擇再次對我出手,但你得做好死的準備!”隨後轉身向前走去,好似絲毫也不懼怕女人對他出手。

女人踉踉蹌蹌站起了身,看着自己身前凌亂的衣衫,以及那塞在自己胸前的罩罩,心中滋味難以明白……

她撿回了一條命,一個殺手,刺殺失敗,便意味着生命的結束,但她沒有死,就連身體也沒有完全的被玷污,但她卻透露了僱主的信息。

她想對陳鈔票再次出手,可是陳鈔票已經讓他感到了懼怕。

因爲在他眼中,這是一個妖孽……

女人糾結再三,最終選擇了放棄,隨後上了車,開車走了。

陳鈔票搖了搖頭,這件事,他明白了一道理,找殺手最好不要找女人,特別是漂亮的女人,因爲女人一旦刺殺失敗,簡直是罪孽……

隨後陳鈔票向前跑去直接離開了這條路,來到一條車輛迷離的路上打車離開……

不知不覺,他發覺自己的仇人貌似不少了,風齊,黃御風,黃超平,蘆葦,何濤,餘濤,莫雲天……

這些人沒有一個簡單的,不是高富帥就是富二代,家世財力都不錯……

殺了他們?

陳鈔票心中想到,但他又打消了這個想法,因爲還不是時機。

他還不夠強大,他自己沒有強大的關係網,也沒有財力,現在殺了他們,如果就靠他自己,以後會有數不盡的麻煩。

逆襲都別談了,他老子不出面,他想活下去恐怕都難。

他不想靠他老子,所以目前他還不能殺了黃御風等人。

他有那個實力,一夜之間,殺掉這些人,甚至警方還查不出來東西,可是他不能,因爲這些人一旦接二連三的死了,所有矛頭都會指向他。

因爲這些傢伙就和他有仇怨,即使沒證據,但嫌疑最大的就是他。

雖然法律無法制裁他,但這些人的老子有辦法弄他。

他去報警把這事兒捅上去?

開玩笑,沒有十足的證據,並且這些人的關係網非常龐大,聚合在一起在SC省完全可以隻手遮天,報警沒有絲毫作用。

草尼瑪逼得,幾隻小螞蚱也在大爺面前跳。

陳鈔票怒哼一聲,他心裏很憋屈,十分憋屈,很想殺了這些人,蕩平一切,但是目前卻不能。

他現在只能忍,等他足夠強大了,幹掉這些人,順便幹掉這些人的老子,斬草除根,化解一切麻煩。

只有這樣他的前路纔會被阻,現在動手只會給他帶來災難。

陳鈔票來到醫院,隨後對傷勢做了處理之後又離開醫院回到了家裏。

打開房門,一如既往莫柔與柳媚都趴在看電視,吃水果。

“鈔票,你怎麼又弄成這樣了?”柳媚看着陳鈔票的手臂以及手掌上的紗布說道。


“不小心弄的!”陳鈔票說道。

二女均是皺了皺眉,他們知道陳鈔票能力不一般,很能打。

但這類男人一般都會遇到很多事兒,因爲他們不屈,但不屈就得付出代價,拿出資本。

代價就是受傷,面對無數仇敵的挑釁。

這是一個江湖,只要有人就會有江湖,因爲有人就會有矛盾,有矛盾就會打架,就會廝殺,就會有犯罪。

即使在國家的打壓下,這也是完全存在的。

各種欺辱和被欺辱都在不斷上演,每天都在經歷一個輪迴,歷史的車輪不斷轉動,可是發生的都是差不多的事情,而所有人都是爲了心中那份尊嚴!

“好好休息吧!”柳媚嘆息道,她沒有多說什麼。

莫柔也是如此,她明白陳鈔票是個什麼樣的人,讓他忍不該忍的事兒,根本就不可能。

“嗯!”陳鈔票直接回到了屋裏換了衣服,躺在牀上看着天花板。

權,錢這兩個不斷在他的腦海中出現。

這段時間他的生活過得好像**逸了,根本就沒有走主線,做他想做的,雖然一直都在努力學。

想要快意恩仇,那就得能夠隻手遮天。

陳鈔票要有錢要有勢,要有自己的關係網,只有到那一天,他才能殺掉自己的仇人,他不想隨時都有人惦記着他的命,因爲那樣很難受。

隨後陳鈔票直接給陸翔打了電話。

“翔子,溜冰場的事兒準備得怎麼樣了?”陳鈔票問道。

“各種預算已經出來了,要十多萬!場地我也挑了幾個地方!你放假的時候一起去看看,然後敲定價格盤下來,就可以開始弄了,以前小袋他們對於這個也挺了解!有經驗!”陸翔說道。

“嗯,價格這些你去談吧,我等下把錢轉到以前我給你的那張卡上!你看着辦就行!”陳鈔票說道。 “好,那我就放開手腳幹了,這段時間媚姐也教了不少東西,都能派上用場!我選了一塊你們順利中學旁邊的地下室,那裏離學校近,而且周圍還有幾個工廠,人流量大,年輕人多,溜冰場與迪吧爲一體……”

“那就拿下那個地方!詳細的你和小袋他們去弄,關係我去打通!”陳鈔票說道。

“嗯,好,那我放手幹了,萬一賠了你可別怪我!”陸翔說道。

“這事兒尼瑪都賠了,你他孃的完全就是個天才!”陳鈔票笑罵道,這些事情都是一本萬利的,根本就不會賠,在溜冰場裏一瓶啤酒在外面賣是三四塊錢,拿到裏面就尼瑪的十塊一瓶,各種飲料價格也翻倍!

只會賺,不會虧,當然得有關係,關係不好,不硬,酒吧,迪吧,溜冰場這些東西都是一本萬利的,但卻是黑色性質,關係不硬你開不起來,就算開起來了,你也兜不住,因爲這種地方太愛出事兒。

而此時陳鈔票在黑夜門有了那麼點關係,也兜得住,換句話說他已經算是黑夜門的人,而且還是中層級別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