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了,你走吧,我自己可以,再見。”雲邈兒揮了揮手向阿道夫道別,便下了車朝着黑森林的方向走了過去。

以她以往對黑森林的瞭解,這裏面的因爲常年見不到陽光一直是吸血鬼的居住地,也因爲這森林深處盤踞着許多的吸血鬼,讓許多進入黑森林的探險家命喪於此,有的被吸成人幹,有的也變成了吸血鬼。

明明天上太陽火辣辣的正是燥熱,雲邈兒一走入黑森林卻不覺得熱,反而感覺到陰冷,她走了幾步,回頭望向來方,便見外頭陽光明媚,森林裏黑漆漆的,恍然之間便感覺這是兩個世界。

黑森林裏的環境讓人感覺到壓抑,雲邈兒看了一眼來方,便不再留念,擡腳飛到半空,朝着目的地飛向森林深處。

她重生前並沒有來過這裏,只知道東方白與他的爸爸媽媽都是留在德國的華僑,在德國生活了也有幾十年了,在德國正常生活了幾年,後來因爲某些事情,他們舉家進入了黑森林的深處,開始了非正常人的生活,與世隔絕。

黑森林的面積很大,從外圍走到深處,步行少說要半個月,即使飛行速度比較快,沒個十來天也是難到的,而森林深處遼闊,她不知道東方白具體的住處,要找的話無疑是大海撈針。

雲邈兒想了一下,當初東方白遇到她的時候他的爸爸媽媽都已經死了,東方白也在她面前提過他的爸爸媽媽,讓她知道東方白的父母是非正常死亡,如今時光倒流,算算日子,距離那件事情應該不太遠了。

而那件事情牽扯到了這裏的吸血鬼,只要她順藤摸瓜的去找,應該能找得到他們。

打定了主意,雲邈兒在連續飛了七八天,進入黑森林深處後,便隱藏起自己的氣息,讓她看上去像個普通人,再一步步的朝着更深處走去,雲邈兒走了大半天,雲邈兒便聽到頭頂有風聲刮過,有人在慢慢靠近她。

雲邈兒笑了一下,裝作沒察覺到那人的存在,若無其事的朝前走,忽的,眼前一黑,她只覺得天地倒轉,有人抱住她飛上了枝頭,雲邈兒擡眼,便見一個長相英俊的男人對她露出迷人微笑,輕輕俯下身,做要親她的樣子。

雲邈兒擡手,一手搭上那人的肩膀,一手食指放在他的脣上,笑意款款柔情似水道“吸血鬼先生,這樣不好。”

那頭吸血鬼一愣,顯然有些意外自己看上的獵物竟然如此淡定和反常,他看向了雲邈兒,眼露遲疑。

雲邈兒眼底紅光一閃,吸血鬼嗜血的眼眸頓時呆滯,彷彿沒了靈氣,雲邈兒嘴角的笑也同樣變成了冷笑,笑意裏含着鄙夷。

靈魂異能——控制。

“你們吸血鬼最近是不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雲邈兒問道。

如今吸血鬼被雲邈兒控制,便如木偶一般,而云邈兒便是控制木偶的人,她問什麼,吸血鬼便會如實回答她。

“託瑞多公爵的兒子被殺了,殺害託瑞多公爵的兒子的那些人很厲害,掌握了人類最先進的武器和最古老的禁咒,託瑞多公爵以一人之力很難抓住那些人,便在這幾日召集了許多吸血鬼,而如今已經召集了差不多,他們準備明日夜裏行動,抓住他們並殺了他們。” 託瑞多公爵?

雲邈兒想了一下,能直接被稱呼爲託瑞多公爵的吸血鬼在血族裏只有一位,也是第三代吸血鬼十三位裏的其中一位,第三代吸血鬼血統尊貴,跟第一代吸血鬼該隱不過隔了兩代,實力無限接近神級,在血族的地位很高,一呼百應。

那個殺了託瑞多公爵的兒子的人應該就是東方白了,其中的恩怨先不論,以她對東方白的瞭解,也知道東方白是不會隨意殺人的。

因爲某些原因,東方白對生命很珍惜,不僅僅是對他自己,對別人也是,輕易不殺人,能逼着他殺人的人,想想也知道那個吸血鬼一定對東方白做了什麼過火的事情。

“那殺了託瑞多兒子的那些人住在哪裏?”雲邈兒繼而問道。

“不知道。”那吸血鬼說道。

雲邈兒想了一下,擡起手,食指與中指併攏,指尖在眉心點了一下,光團從眉心飛出,她抓住那光團,念頭一動,光團變成了一根繡花針,她拿着繡花針對着那倒黴的吸血鬼眉心一戳,道“借你的身份用用。”

界有六種形態,每種形態都有每種形態的功能,比如雲座的養魂護魂與碾壓,和這個繡花針的變幻與毒……

在雲邈兒一邊將繡花針戳進吸血鬼的眉心,一邊念着繞口的咒語,隨着咒語的深入,她身上的氣息與樣貌慢慢產生了變化,最後變成了倒黴吸血鬼的模樣。

甚至連同倒黴吸血鬼的記憶也被輸入在了雲邈兒的腦海裏,變幻成功後,雲邈兒想了想,用力量往地上轟出了一個大洞,將倒黴的吸血鬼的衣服剝了下來,只留給倒黴吸血鬼一個褲衩,然後將他扔進去埋上。

吸血鬼沒有呼吸,雲邈兒也不怕他們被埋在地底下會死亡。藉助界的能力實行的變化之術比以往人實行的普通變化之術更高級一些,她能讀取他們的記憶,而且只要她一天頂着這吸血鬼皮囊,這倒黴的吸血鬼一天都不會清醒,只有等她變回原本的模樣,這倒黴的吸血鬼才會清醒。

倒黴吸血鬼的記憶告訴她,他叫雷奧,是第十代吸血鬼,血統上雖比不上第三代吸血鬼那麼純正,但地位還是比較高的,雷奧一般喜歡自己獨處,朋友沒幾個。

這對假扮雷奧的雲邈兒來說無疑是喜事,她雖然有雷奧的記憶,不怕雷奧的朋友炸她,但一些行爲習慣卻或多或少會讓熟悉雷奧的吸血鬼察覺出端詳來,如果朋友少的話,這層風險便少了很多。

雲邈兒收了繡花針,抖了抖那衣服,換上,而後便朝着託瑞多公爵的城堡方向飛了過去。

她不知道東方白的住址,不過可以混進託瑞多的隊伍裏渾水摸魚打探情報,再在恰當的時機幫東方白一把。

又飛了半個小時,雲邈兒終於看到了豎立在林間的城堡,城堡上方飄蕩着黑漆漆的光幕,將天空全部遮了起來,讓城堡內的吸血鬼即使在白天也能照常行動。

這遮擋太陽的光幕是擁有高級神實力的第一代吸血鬼該隱纔有的手筆,而如今出現在託瑞多的城堡上空無疑是彰顯了該隱對託瑞多的厚愛,也是託瑞多身份的象徵。

雲邈兒走到城堡門前,便有一個吸血鬼走上前,對着雲邈兒道“請問您是……”

雲邈兒對他行了一個紳士禮,巧妙的道“我聽聞託瑞多公爵最近遇到了一點小麻煩,便不請自來想爲託瑞多公爵解決那些麻煩。”

雲邈兒的話讓吸血鬼聽後很受用,他看向雲邈兒,感覺到雲邈兒的血統不算非常純正但也算不錯,便道“不知這位先生如何稱呼?” “在下雷奧。”雲邈兒道。

“雷奧先生,這邊請。”那吸血鬼禮貌的邀請雲邈兒進入城堡,而後略有些驕傲的對着雲邈兒道“雷奧先生來的剛好,要是再晚幾分鐘恐怕就進不來了。”

雲邈兒疑惑,她聽出了這吸血鬼話裏有話,順着他的話提問道“不是明日才行動?怎麼這麼早就不接了?”

吸血鬼目含驕傲,委婉的炫耀道“因爲再過一個多小時,親王殿下便會親臨在此,到那時候託瑞多公爵便會邀請大家一同迎接親王殿下,而我們也會提前一個小時關門謝客。”

親王殿下?

能被尊稱外親王殿下的吸血鬼也只有第一代的吸血鬼該隱。

雲邈兒的心一咯,如果明日託瑞多公爵去找東方白他們她還能應付應付,但第一代吸血鬼該隱卻是擁有高級神的實力,要是他也參與,這件事可就難說了。

“親王殿下?難道你說的是那位?”儘管心裏已經一片冰寒,雲邈兒還是適時做出了誇張的動作,眼睛裏迸出了興奮的火花,一副被這則消息驚呆的模樣。

吸血鬼很是驕傲“所以雷奧先生可要把握住這次機會,能見到親王殿下的尊容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雲邈兒又跟那吸血鬼扯了一會,便到達了託瑞多接待來客的城堡,走進城堡大廳,便能瞧見三三兩兩的吸血鬼在那聊天“雷奧先生,請先在這邊等待,等等會有人來請你們。”

雲邈兒微笑點頭,步入大廳,而後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開始思考下一步的動作。

不過只過了十來分鐘,便有個女吸血鬼推開門讓大家出去聚集在門口迎接親王的到來,現在距離那位親王殿下還有快一個小時的時間,雲邈兒撇了撇嘴,暗自覺得這個親王殿下真大牌。

儘管雲邈兒不太待見這位親王殿下的到來,其他吸血鬼卻很期待,規矩的按照女吸血鬼的指令走出城堡大廳排起隊來。

畢竟那可是親王殿下,血族裏傳說中的傳說,他們的先祖也是他們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雲邈兒慢吞吞的特地排在了隊伍的最後面,在女吸血鬼的帶領下來到門前,分別站在了兩旁,等待傳說中親王殿下的到來。

不一會時間,託瑞多公爵率領着他的家屬來到門前,站在門口等待親王殿下該隱的到來。

一個小時過去了……

兩個小時又過去了……

親王殿下還沒到來。

有些脾氣急的吸血鬼想要說一句怎麼還沒來,卻又攝於親王殿下該隱的威嚴而只能四處觀看來抒發自己內心的焦急,雲邈兒性子雖穩,但已經默默的開起了小差。

特瑞多公爵來回在門口走動,有些焦急的在門口張望,心裏有點沒底,他這次召集衆多吸血鬼蹲守此處,也是爲了在大家面前彰顯自己的地位,畢竟每個被親王殿下光顧的吸血鬼城堡都會被衆多吸血鬼所向往,也能在他臉上貼金,雖然他的地位已然很高,但還是有吸血鬼跟自己一樣高,爲了將那些吸血鬼比下去,特瑞多公爵可是費盡了心思,甚至不惜一切坑騙大家想要奪取一個寶物。

如今他得知親王殿下光臨,便也打定主意要藉此機會好好表現,只是沒想到這左等右等卻一直看不到親王殿下的一點影子。

難道親王殿下要改變主意不來了?

特瑞多公爵額頭有汗落下,如果是那樣的話,他這般召集大家來門口想要彰顯自己身份的舉動就是偷雞不成反蝕把米,將自己的面子丟大了!

就在特瑞多公爵焦急的時候,遠方顯現出了一道馬車的影子。 在特瑞多說完這話後,所有吸血鬼頓時跟打了雞血一般聚精會神的看着馬車的到來,想遠遠看一眼傳說中第一代吸血鬼的模樣。

馬車到來,特瑞多親自上前打開車門,便瞧見以爲黑髮血眸的青年走了出來。

雲邈兒遠遠瞧着,看不太清他的容貌,只覺得那吸血鬼身材修長挺拔,如參天筆直的杉樹,他並不像大多數吸血鬼那樣喜歡身穿黑衣黑褲,而是白色西裝,手握紳士棍,看起來極爲斯文有禮。

他隨手耍了一個複雜的棍花,並不沒有正眼去瞧特瑞多,而是四周望了一眼,最終將目光落在了雲邈兒的身上,朝着雲邈兒的方向走了過來!

雲邈兒的心一提,只覺得親王殿下該隱是朝着她走來的。

難道她的變幻之術有問題?被親王殿下該隱瞧出來了?

如果被瞧出來了她該怎麼辦?是現在逃還是等等逃?

不過片刻時間,雲邈兒的心思已經轉了好幾個圈,最後選定在了走一步看一步,淡定應對上面。

雲邈兒站在衆多吸血鬼的身後,親王殿下該隱走過來的時候不少吸血鬼畏懼他的威嚴主動讓開,在親王殿下該隱來到雲邈兒的身前時,雲邈兒隨着衆多吸血鬼的舉動,準備推開到兩旁,卻被該隱一把抓住了肩膀。

“你叫什麼名字?”

雲邈兒擡眼,便瞧見了被衆多吸血鬼尊稱爲王的男人的模樣,他跟傳說中的可怕威嚴並不太一樣,反而有一種書生才特有的氣質,如若放在大街上,很難想象的出這就是傳說中血族中的親王殿下。

雲邈兒穩了穩心神,在衆多吸血鬼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下回應道“回親王殿下,在下名叫雷恩。”

“不要這麼緊張。”該隱似乎看到了雲邈兒的不自在,親切友好的安慰道“我只是在你身上聞到了故友的味道,有些感慨而已,等等你跟我來,我有事情要問你。”

故人?難道她幻化的這個吸血鬼跟該隱認識?可那段屬於雷恩的記憶里根本就沒有見過這樣的男人,雲邈兒一頭霧水,有些不明白該隱的意思。

“既然是親王殿下的故人,那就是自己人,雷恩,還不快謝謝親王殿下的提點?”特瑞多公爵很是狗腿的說道。

雲邈兒暗自在心理對特瑞多公爵白了一眼,不過說句話問她點事情,就成緹點了,還要說謝謝?這呸大牌了吧,不過在人家的地盤還是要聽人家的話,雲邈兒微笑對着該隱道“謝謝親王殿下的提點。”

該隱淡淡的點了一下頭,朝着城堡走去,特瑞多公爵親自引路,雲邈兒跟在該隱的身後一同前往,她看着該隱的背影,雖然不知道他說的故人氣息到底是什麼意思,但她卻知道關於該隱的一些傳聞。

該隱,字意爲“得到”。爲亞當和他的妻子夏娃所生的兩個兒子之一,該隱爲兄長。後來因爲某些事情嫉妒弟弟亞伯,而把亞伯殺害,後受上帝詛咒,從此只能生活在黑暗中,靠吸食鮮血爲生。

在衆多資料中,該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反面黑暗人物,弒殺兄弟,道德敗壞,性格極端,極爲高傲。

星際大頭條 不過這並不代表雲邈兒會對該隱存有偏見,她一向不喜歡在別人口中瞭解另一個人的性格,因爲那很有可能是錯誤的,特別這片大地是上帝管轄的地方。

——–

求收藏,求點擊,求評論~ 雲邈兒跟在該隱的身後,來到一個豪華的歐式裝修大廳內,在託瑞多公爵的邀請下坐了下來,並上了聽說已經釀了上千年的精品葡萄酒,裏面含着些處女血。

雲邈兒裝模作樣的持着高腳杯,看着酒杯裏的鮮紅的葡萄酒,想到裏面有千年前的處女血,頓時有些反胃,只能輕晃酒杯,假意在聽託瑞多公爵跟該隱兩人的話。

“親王殿下怎麼突然從英國來臣下這?”託瑞多公爵笑得眼睛都眯了起來,說道。

“在一個地方呆久了難免乏味,今天路過此地發現了有故人在這,便過來了。”該隱輕抿一口酒,血眸望向雲邈兒,眼底深處有絲探究,道“這酒很美味,雷恩不嚐嚐?還是說不合口味?”

雲邈兒看向該隱,見他眼神幽深,不知爲何突然生出了一種被看透的感覺,她壓下心神笑道“親王殿下說笑了,託瑞多公爵獻給親王殿下的酒怎麼會不美味,我就是覺得太珍貴了有些捨不得罷了。”

“小夥子真會說笑。”託瑞多公爵笑着說道“這有什麼好捨不得的,如果喜歡領走的時候還能從我的地下酒窖裏拿幾瓶走,雖然現在存貨不多了,但你是親王殿下看上的人,地位可不一般啊。”

雲邈兒面上帶着微笑,看着該隱,見他一直望着自己,似看不到她喝下酒就不挪開眼,雲邈兒心中暗暗叫苦,面上卻更加溫和,她將高腳杯放在脣邊,手一擡,一點酒入喉,雲邈兒就感覺到濃濃的血腥味合着淡淡酒精味充斥鼻腔,差點沒把她嗆死。

這哪裏是放了一點點的處女血,根本就是一大罐嘛。

雲邈兒在心底暗自吐槽,含笑點頭道“果然是好酒。”

“既然喜歡……”尊貴的親王殿下該隱點頭,目光含笑,說道“那就多喝點。”

“自然。”雲邈兒點頭。

“親王殿下這次來的正是時候,我這正好有個小禮物,想來親王殿下應該會喜歡,只是……”託瑞多公爵見該隱一直關注雷恩,自己反而成了局外人,自然不爽,連忙插嘴道,說到最後他的目光落在了雲邈兒的身上,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我喝了一點酒,現在有點頭暈,想出去透透氣,託瑞多公爵與親王殿下慢聊。”雲邈兒識趣的站了起來,她要偷聽有的是辦法,大可不必坐在這裏喝着這血酒遭罪的聽。

“坐下。”該隱擺了擺手,直說道“都是自己人,就不用這麼遮遮掩掩的。”

本來可以解放的雲邈兒只好又坐了下來,開始正大光明的聽敵方的情報,她直覺託瑞多公爵這個小禮物跟東方白他們有關係。

“這黑森林的深處住着一個老巫婆,那巫婆的丈夫是個科學家,兩人整日愛倒騰一些古怪的東西,近日我聽說他們研究出了可以讓吸血鬼剋制陽光的方法。”託瑞多公爵有些神祕的道“如果這方法落在我們的手裏,那我們就根本不用害怕白天出門。”

“哦?”該隱似乎來了一點興趣,說道“那就應該以貴賓的禮儀邀請他們纔是,明日你就跟我一起去拜訪一下那兩位奇人。”

“這……”託瑞多公爵有些爲難,道“我上次請了他們,可他們不識好歹,我就……”

“就宣揚他們殺了你兒子,召集許多吸血鬼殺了他們並搶奪他們研究出來的結果?”雲邈兒晃着手裏的高腳杯,冷聲笑道“或者說託瑞多公爵想獨吞這個方法,又打不過他們,纔出此下策獨吞這方法?”

“你!”託瑞多公爵被雲邈兒戳中了心中所想,驚得站起身,怒道。 “雷恩怎麼這麼激動?難道與那兩位奇人認識?”該隱搖晃着高腳杯,一雙眼眸含笑,看着雲邈兒。

雲邈兒早已準備好了臺詞,迴應道“我只是替那些尊敬託瑞多公爵的同族門感到憤怒,憤恨自己被託瑞多公爵利用而不知,前幾天託瑞多公爵他的兒子被人殺害,要爲兒子報仇,召集了無數吸血鬼前來,如今聽他的話才知道大家被利用,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所以……”

“欺騙同胞,確實該死。”該隱點了點頭,贊同道。

“親王殿下……”託瑞多公爵額頭有冷汗流下來,他本來是想要藉此機會在該隱面前表現一下,卻沒有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讓該隱動怒了,他狠狠的瞪向雲邈兒,心思在腦子裏轉了兩圈,便小心翼翼道“我聽說他們製作出來的讓吸血鬼剋制陽光的東西所剩無幾,只能夠一兩個吸血鬼使用,而且成功率極低,如果被大家知道……”

託瑞多公爵的意思很明顯,在肉少人多的情況下,一般的人都想獨佔,他這是想讓該隱認清眼前的事實,能跟他站在一條線上。

該隱生活了上萬年的時光,身居高位那麼久,雖然一直懶得管事,但卻不代表他傻,他一眼就能看出託瑞多公爵的心思,他嘴角依舊帶笑,目光卻冷了“託瑞多你的心思不要以爲我不知道,你們怎麼鬧我都不管,但你不能拖我下水!”

託瑞多很早以前就一直想要殺害其餘十二位的第三代吸血鬼,因爲只有這樣他的血統纔會更加純正,直逼第二代。也因此第三代吸血鬼的關係並不是外面看上去那麼和睦,反而處處蘊含殺機。

也因爲他們的血統都差不多的緣故,誰都奈何不了誰,託瑞多聽說巫婆跟她的丈夫研究出讓吸血鬼剋制陽光的方法,便已經露了貪心跟殺心。

他想要得到那方法讓自己成爲一隻不怕陽光的吸血鬼,讓自己能更有把握的殺害那些同族,吸食他們的血液,也同樣不想讓其他吸血鬼知道這件事情,特別是與他競爭的第三代吸血鬼們,便要殺人滅口,讓這個方法永遠的沉澱在地底下,不被他人所知。

這是一個完美的計劃,如果不是該隱突然前來,讓託瑞多公爵又動了歪心思,想要因此賄賂該隱幫他鋪路,他的行動必定能成功。

而事實證明,雲邈兒重生前,他成功了,而東方白的父母也同樣死在了他的貪念下。

“你們十三隻吸血鬼們真是不讓我省心。”該隱似無奈嘆了一口氣,將酒放在桌子上,看着託瑞多公爵道“所以爲了以後你們的和睦,就請你死了吧。”

他說話的時候動作很優雅,嘴角勾起的弧度很完美,血眸含着笑,聲音很動聽委婉,似天邊優美音樂,讓人心曠神怡,但他的話卻讓人墜冰窖,不由一顫。

而託瑞多公爵也在他的一句話下瞪大了眼睛,眼睛無神,咚的一聲從椅子上掉了下來,沒了生命氣息。只要第三代吸血鬼的其中一位死了,其他吸血鬼要再想吸食同族的血液讓自己的血統更加的純正也是沒戲了。

雲邈兒瞪大了眼睛,看着已經死了的託瑞多公爵和優雅的親王殿下,有些不可置信,原本應該要頭疼半天的託瑞多公爵,就這麼死了?

一切來的太快,讓雲邈兒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也同樣意識到面前這個看起來極爲斯文有禮,面帶微笑的親王殿下背後的果斷與殘忍。

挑釁他者,殺!利用他者,殺!下手絕不遲疑與軟弱。 隨即,雲邈兒想到了另一個比較頭疼的問題,託瑞多公爵如果死了,明日的行動肯定是取消了,如果取消了,那她就不知道東方白住的地方到底在哪裏了。

該隱殺了託瑞多公爵,並沒有去看託瑞多公爵,而是對着雲邈兒道“你到底是誰?”

雲邈兒一驚,看向該隱,笑道“我是雷恩啊。”

“你的幻化之術很厲害,我差點就被你懵了。”該隱並不相信雲邈兒所言,說道“但我是血族首領,所有吸血鬼的血脈裏都有我的痕跡,但你身上我卻感覺不到。”

“那真是麻煩。”雲邈兒也同樣笑了一聲,道“本來想混進來跟隨託瑞多前往巫婆家中跟裏面的人敘敘舊順便幫幫巫婆,卻沒想到你會出現,讓我的計劃落空。”

“其實我也能幫你。”該隱笑道。

“哦?那條件呢?”雲邈兒反問道。

“你也聽託瑞多說了,那巫婆弄出了一個可以讓吸血鬼剋制陽光的方法。這對我們血族來說是一件大事,自然不能錯過,而聽你的話,你跟那巫婆應該認識,留着你可以增加一些籌碼,畢竟我可是紳士。”該隱如實回答道。

雲邈兒默默在心底翻了一個白眼,道“既如此,那明日合作愉快。”

“既然要合作,你不顯示你的真容是不是有點對不起我?”該隱笑着說道。

雲邈兒想了一下,覺得都被發現瞭如果還這樣就顯得不真誠,便褪去了自己變化之術,露出了真容。

當雲邈兒露出真容的時候,該隱眼底閃過驚豔,露出了淡淡的欣賞,讚歎的胡說道“你這麼漂亮,身上又有尋雲的氣息,不會就是尋雲要找的夫人吧。”

尋雲,便是邈雲東從封印地出來一隻沿用的名字。

對於該隱的一言指出,雲邈兒也不做作,道“那又如何?”

“還真是?”該隱吃了一驚,隨後笑道“當初我遇到尋雲的時候他便一直要找他的夫人,我介紹了好幾個美麗漂亮的女吸血鬼他都看不上,如今見了你,才知道尋云爲何這麼執着,只是不知道嫂子如何稱呼?”

對於該隱委婉的讚賞雲邈兒都收下了,但是……嫂子……雲邈兒打了一個寒磣,道“你直接叫我邈兒就好。”

該隱又說了一些什麼,雲邈兒又說了一些什麼,兩人的話題大多都是關於尋雲跟明日行動的,聊了大半天,雲邈兒跟該隱就決定他們兩人再帶一個帶路的去東方白的家裏拜訪。

至於其他被託瑞多召集來的吸血鬼們,簡單的說下原因就好了,至於他們的怒氣,就撒在已經死去的託瑞多公爵身上好了。

雲邈兒跟該隱跟在領路的吸血鬼身後,很快就看到遠方一座建築的影子,而帶領的吸血鬼也說道“那前面就是那個巫婆一家三口的住處。”

雲邈兒想了想,道“既然已經看到,你就不用再帶路,先回去吧。”

那吸血鬼聽後,有些遲疑,回頭看向該隱,該隱點了頭,他才恭敬的彎腰行禮,退了出去。

“怎麼突然要他走了?”該隱讓那人退走後,便對着雲邈兒問道。

“託瑞多想要將他們趕盡殺絕,你以爲他們不知道?”雲邈兒一邊向前走一邊說道“所以他們的家附近一定佈下了許多陷阱,你實力強大,那些陷阱對你起不了多少作用,但那個吸血鬼就不一定了,我可不想因爲那個吸血鬼的死亡,讓你左右爲難。”

“邈兒如此爲我着想,你就不怕尋雲吃醋?”該隱自然聽出了雲邈兒內裏的意思,卻不捅破,笑道。 雲邈兒句句肺腑之言看似都在爲該隱着想,該隱卻知道,雲邈兒這般其實是想護着東方白一家,畢竟他可是高級神的實力,託瑞多召集來的所有吸血鬼疊加起來的力量都不及他半分,若他動怒,東方白一家定會性命不保。

正說着話,面前驟然亮起了一抹強烈的刺目白光,一個蒼老的聲音徹響森林。

“太陽之光!現!”

雲邈兒下意識的閉上眼睛,站在那裏似被人架在火爐上烘烤,她聽了那聲音,嚇了一跳,沒想到他們竟然能收集太陽之光在這個時候用,吸血鬼一向害怕陽光,縱然該隱實力強大……

“東方白,是我!雲邈兒!”

雲邈兒立馬擋在了該隱的面前,扯着嗓子喊道,她並不確定東方白會記得重生前的事情,只能暫且試上一試。

在雲邈兒喊完這話後,那照射過來的太陽光慢慢減弱,最終消失不見,雲邈兒感覺四周的陽光熱度逐漸消散,慢慢張開眼睛,便看到遠方走出來了一個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