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由地在鏡子面前多照了照。

“好了,我們就出發。”燕厲尋把衣服收拾妥帖,馬上催促道。

這個點兒,賓客應該已經到的差不多了。

燕厲尋炫酷的車技着實把李飛揚驚到了,“總裁原來您纔是開車高手啊,小李佩服得五體投地。”

“你又忘了,現在我是司機小李,你纔是總裁!”燕厲尋又強調了一遍。

“是,總裁。”李飛揚剛說完,馬上意識到自己喊錯了,馬上改口,“小李。”

“不錯,進了冷宅就這麼叫我。”加長版豪車穩穩地停在冷家門口。

燕厲尋讓李飛揚戴上墨鏡,又多囑咐了幾句,纔像個普通豪門司機一樣,麻利地下車給李飛揚開門。

李飛揚一個激動差點沒站穩,燕厲尋一把扶住他,“別緊張,記住你現在是總裁。”

“好。”李飛揚整理了下衣服,拿出總裁的氣勢來,雖然有些差強人意,還是像模像樣的。

燕厲尋把請柬,拿給冷家保安,這才大搖大擺地進去。

大廳裏悠揚的鋼琴聲讓人心情舒暢,自助餐式的晚會,頗具代表性。

“這位是燕總裁吧!”已有保安把燕家來人的事報告給了冷中州。

他激動地上前握住李飛揚的手。 李飛揚看了一眼燕厲尋,燕厲尋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眼神。

他不着痕跡地抽出自己的手,“有沒有安靜的地方,躲開狗仔偷拍?”

“有有有,您這邊請。”冷中州把李飛揚引到一個安靜的角落裏。


他向來是先敬羅衣,後敬人。於是猶豫了下問道:“請問您是燕家的?”

“燕厲尋。”李飛揚給自己打了打氣說道。

“燕總,您先坐,這裏絕對不會有人打擾到您。”冷中州做了個請的姿勢。

李飛揚表現的淡漠、孤僻,與冷中州心中所想的不謀而合。

而且他與旁邊好大的司機,竊竊私語,又對那些傳聞有了更深的印證。

燕厲尋不管別人怎麼想,他現在只惦記着如何確認冷清悠是不是他所想的林清悠。

“黎析?”他皺了皺眉,黎析自灕江回來後就一直爲繼承家業的事忙碌,今天竟也出席了晚會。

大廳裏吊燈林立,亮如白晝,卻並不刺眼,帶着點點柔光。

豪門子弟,名媛淑女齊聚一堂。名貴的紅酒,高定的禮服,無不彰顯着高貴優雅。

他們觥籌交錯間,互相恭維,笑聲不斷。

光明正大進入宴會廳的狗仔隊們已經忙着給有頭有臉的名媛闊少拍照。

他們擺出各種pose,以最美的姿態展示給鏡頭。

黎析正穿梭在人羣中,尋找什麼人。

難道黎析要與冷家結親的事是真的?

燕厲尋不敢多做停留,怕黎析認出他。又安撫了李飛揚才悄無聲息地溜出去。

“人都到齊了,晚會開始前,我先給大家隆重介紹下我們冷家失而復得的千金,冷清悠。”

追光燈打到冷清悠身上,她穿着正紅色的露肩晚禮服,美麗的鎖骨若隱若現,潔白細膩的肌膚在燈光下微微反光。

端看她佩戴的首飾就不是凡品,來賓開始竊竊私語互相談論起來。

冷清悠黑色的髮髻高挽,露出天鵝般的脖頸,優雅而迷人。弧形優美的抹胸讓她的盈盈纖腰,似經不住一握。

垂墜感極好的長裙裙襬,隨着她的腳步輕輕波動,在暈黃的白光之中仿若凌波而來的仙子。

“咔咔咔咔……”

狗仔隊們爭相拍照,毫無疑問,冷清悠必然是明早的頭條。

眉目如畫,眸若清泉的她,在衆人的驚歎聲中,高舉酒杯朗聲道:“清悠在此感謝大家出席今晚的宴會,先乾爲敬。”

一陣熱烈的掌聲響起。

“冷大小姐真是爽快人。”

“冷大小姐佩戴的是海鮮之星吧。”

“冷家老爺子對大小姐真是看重,祖傳寶貝都戴在她身上了。”

“還真是呢,不過冷大小姐真是難得一見的美女。”

“什麼美女,這是天上的仙女。”

“冷大小姐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了。”


“冷大小姐的聲音,真好聽。”

…………

“切~,八百輩子沒見過美女似的。”傅瑤嘟囔了一句。

不料被人聽見,馬上被懟了回來,“這麼美的,還真沒見過。”

傅瑤氣沖沖地走出人羣,她就不該參加這個晚會。

“表姐,你來這邊。”同樣走出人羣的冷菲菲叫住了她。

“你還叫我做什麼?”傅瑤最討厭冷菲菲有事叫她表姐,無事叫她傅瑤的樣子。

“表姐,你想不想政治那個土包子?”冷菲菲神神祕祕地問。

“你有什麼好法子?”傅瑤聽了這話眼前一亮,掃了一眼衆星捧月般的冷清悠,心中堵得厲害。


陸辰遠那個傢伙,竟然也在看她。

不讓冷清悠當衆出醜,難解她心頭之恨。

“表姐,你附耳過來。”冷菲菲把想好的計劃和盤托出。

傅瑤拍了她下,“好,這個點子不錯,今天我們就當衆毀了她。” 話說燕厲尋溜出大廳,冷宅到處燈火通明,他完全不用擔心天黑迷路。

“哎呦,叔叔,你的腳怎麼跑我腳下邊了。”

他俯身一看,是個三四歲大的萌寶正調皮地望着他,“這麼可愛的寶貝是誰家的?”

“叔叔,你打聽那麼清楚,是不是要綁架我們。”冷暖暖小鹿一樣的眼睛,直擊燕厲尋的心臟。

他不由地半蹲下身子,“小姑娘,你看我像是壞人嗎?”

“姐姐,別跟他說那麼多,壞人又不會寫在臉上。”

燕厲尋回頭,發現身後不知什麼時候鑽出來一個小男孩兒。

他們的模樣相似,都很像一個人。

像誰呢,他想了半天也沒想到。

如果他照鏡子的話就會發現,兩個孩子跟他有七八分像。

“寶貝,叔叔真的不是壞人,你看我笑得多可愛。”他努力咧出八顆牙齒,不由自主地想討好他們兩個。

“好醜,叔叔你別笑了,你笑得比哭還難看。”冷暖暖吐槽道。

燕厲尋昏倒,這是誰家的倒黴孩,懂不懂審美,他要是長得醜,世界上還有長得帥的人嗎?!

“姐姐,你瞎說什麼大實話,叔叔就是笑得醜也不能直說。”冷子康一句話徹底把燕厲尋打敗。

好吧,他認輸,不笑了還不成嗎?!

他面無表情地問:“你們是誰家的小孩兒?”

“暖暖、康康快過來,我們要去宴會吃好吃的了!”唐馨看到兩個小不點兒再跟陌生人說話,馬上把他們叫回來。

她接到宴會廳冷清悠傳來的吩咐,把兩個孩子倒飭好,讓他們也在衆人面前亮亮相。

燕厲尋看着兩個孩子遠去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繼續往冷宅後院走去。

宴會大廳裏,已經換成了優雅的華爾茲。

不知是誰先起得頭兒,都爭相邀請冷清悠跳舞。

黎析搶先一步替她解圍,“大家不要亂起鬨,這不是讓冷大小姐爲難嗎!”

冷菲菲立馬變了臉,黎析不是要跟自己談婚論嫁的對象嗎,怎麼跑去給土包子解圍了。

她把酒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一扭一扭地走過去,“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話,可以讓姐姐給大家彈奏一曲。”

“冷大小姐會彈鋼琴嗎?”有人提出疑問。

“當然啦,姐姐談得可好了。”冷菲菲得意地看了冷清悠一眼,“你說是吧,姐姐。”

“姐姐”這兩個字簡直是從牙縫裏擠出來的。

“冷菲菲,你故意的是不是?”冷清悠壓低聲音,“我可不會彈什麼鋼琴。”

“哦?姐姐害羞了,她願意爲我們演奏。”冷菲菲故意歪曲她的話大聲說出來,“姐姐,快去吧,鋼琴都爲你準備好了,有驚喜的等着你哦!”

現在沒有回頭的餘地,冷清悠在她精心策劃下坐到鋼琴前。

她閉上眼回憶自己會彈奏的曲子,然後睜開眼隨意地摁了幾個黑白鍵。

衆人唏噓,冷大小姐圖有虛表,不過是個華而不實的花瓶罷了。

冷菲菲看了一眼傅瑤,正好傅瑤也看過來,兩人心照不宣的笑了。

冷清悠又亂摁一通,找找感覺。

衆人已經急不可耐地嚷嚷起來。。

“冷大小姐,不行就下來吧,不要爲難自己。”

“是啊冷大小姐,不會彈,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

“冷大小姐這是要死磕到底嗎?”

“不對,冷大小姐在調音。”

“不會吧,我再看看。” 黎析站在人羣裏爲冷清悠捏了一把汗,她今天是衆人的焦點,美得讓他心跳加速。

他決定今晚就像冷中州攤牌,要娶冷清悠爲妻。

此時,鎂光燈全部聚焦在冷清悠身上,不管她會不會彈,都是頭條報道的大新聞。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