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他有沒有認出我來,他都是爲了我而受傷,不能就這樣跟着雲離離開,我要留下來去救蔚軒。

就算打不過,死也要跟蔚軒死在有起。

頓下腳步,雲離疑惑的看向我。說道:“怎麼了?”

我聲音低沉的說道:“他們在哪?我要去救他們,不能就這樣走。”

聽到我這樣說,雲離回頭看向我,面無表情的臉龐上突然多出了一絲笑容。

聲音古怪的說道:“我現在就讓你去見他們。”

瞬間就不解了,雲離的說話方式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

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般。

還沒等我想明白,雲離就突然抱住我,抽泣的說道:“我們一起去見他們吧,我也很放不下他們。”

我安慰了一下雲離,然後就跟着她走繼續走着。

一路上,總感覺哪裏不對,可是又找不出來不對的地方。

不比斷的掃視着周圍,然後再看看雲離。

整個人一頓,然後趕緊後退了幾步,吼道:“你不是雲離,快說,你到底是誰?”

雲離聽到我這樣說,露出一臉茫然的表情,對着我說道:“你怎麼了,我就是雲離呀,你仔細看看。”

她邊說,邊像我靠近着。

但我堅信,她不是雲離,長得的確看像,但性格和說話方式,完全就不是。

雲離每次叫十七都會叫十七哥哥,而不是直接喊他名字。

而且……雲離是喜歡十七的,甚至有點黏十七。

如果十七真的有危險,她是不會毫髮未損的跑來帶我逃走。

她肯定會爲十七拼命的。而眼前這個雲離身上一點戰鬥過的痕跡都沒有。

還有就是,雲離跟我在一起,不可能一路上這麼安靜,一句話都不說。

我的大佬人生 雲離平時就話很多。喜歡問一下奇怪的問題。

就算我這個新身份跟她還不是很熟,但她也不至於這麼沉默。

我再次吼道:“蔚軒他們怎麼樣了……”

我一邊吼道,一邊朝雲離跑去,用左手朝她抓去。

現在我的左手變得就像怪物的爪子一般,很適合當武器。

雲離居然站在那沒有反抗。

任憑我的爪子穿過她的身體,當我碰到她的身體時,眼瞳迅速擴大。

居然沒見到一滴血,而且……我居然直接穿過了她的身體。

轉過身。驚恐的看着面前絲毫未傷的雲離。

她慢慢轉過身來,表情扭曲的說道:“既然你想殺我,那我也就不放過你。”

說完,她就被拿出一隻匕首朝我衝來。

我趕緊躲開雲離。但不管我怎麼攻擊她,都會直接穿過去。

但她對我的攻擊又是有效果的。

她的匕首直接割在我的胳膊上,血液不斷往下流着,疼得我牙齒緊咬。

“可惡……怎麼回事?”

不斷的躲避着她的攻擊。同時在腦海裏回想着剛纔的戰鬥。

爲什麼我會攻擊不到她?

蜜愛萌助理 一般普通人是辦不到這點的,每個人都有血有肉。

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難道……她根本就不存在?

想到這,我趕緊念2出破解幻術的口訣。

這個很有可能就是幻術,而且還是很高級的幻術,很難讓人察覺。

如果不是我夠了解雲離,這次可能就真的被她忽悠了。

想的果然沒錯,那真的就是幻術。

讓我更加感嘆的是,連身上的傷和疼痛感。居然都是幻術。

那個張老居然能把幻術運用到這個地步,真不簡單。

夜半驚婚 感嘆了一下,繼續在周圍摸索着,不知道現在跟着那個假雲離走到了什麼地方。

也不知道他是要把我帶到什麼地方。

突然感覺背後有什麼。

我趕緊回頭。看見張老正在我後面,用暗器攻擊着我。

我趕緊閃了開去。

表情嚴肅的盯着面前的張老,不知道他是真是假。

很有可能依然是幻術。

想了下,張老既然選擇用暗器攻擊我。那爲什麼真人又會出現在我面前呢。

他完全可以躲在暗處攻擊我。

所以……面前這個,肯定也是幻術。

張老手握一隻銀針朝我快速的跑來,速度特別快。

不過我沒有躲開,只是站在原地念着口訣。

既然是幻術,那就只能用口訣對付了。

可當我把口訣唸完,面前的這個張老依然沒有反應。

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難道說……這個張老是真的?

但當我意識到這點時已經晚了,他已經貼近我,根本就跑不開。

沒想到,居然會虛中有實,果然薑還是老的辣。

這次也就只能認栽,憤怒的瞪着張老。

就在我即將要放棄希望時,一道黑色身影閃到我面前,爲我擋住了張老的攻擊。

“蔚軒……”

嘴巴微張的看着面前的蔚軒。

他怎麼會出現,難道說,是意識到我危險。特地趕來救我的嗎。

這麼濃的霧,他居然……

扶着蔚軒,正當以爲一根銀針不會對蔚軒造成什麼大傷害時,張老突然說道:“沒想到軒王如此執着。不過……接下來的事你就管不了了。”

疑惑的看了張老一眼,來到蔚軒身邊,問道:“沒事吧……”

我剛問完,就感覺不對。蔚軒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我趕緊看向銀針處,被銀針刺中的地方,周圍的皮膚都還是變黑。

憤怒的看向張老,吼道:“這是怎麼回事?”

張老笑着說道:“他中了毒,已經無法再保你,還是安心跟我走,只要你跟着我走,我自然給解藥他。”

就在我猶豫該如何選擇時,蔚軒突然拉住我的手腕,兩眼憤怒的看着張老,聲音顫抖的說道:“真陰險,像你這種人,她跟着你走,你就真的會給解藥嗎?哼……” 就在我猶豫該如何選擇時,蔚軒突然拉住我的手腕,兩眼憤怒的看着張老,聲音顫抖的說道:“真陰險,像你這種人,她跟着你走,你就真的會給解藥嗎?哼……”

張老笑了下,說道:“既然軒王是這麼覺得的,那我就聽軒王這樣做好了。”

我咬着牙,看着張老憤怒的吼道:“卑鄙……”

張老完全沒有理會我,直接就朝蔚軒抓來。

張老的目的不光是我一個人,他在想抓我的同時。也想取蔚軒的人頭。

畢竟蔚軒是邪靈域的王,現在邪靈域對外散發的消息讓他們都感覺到憤恨。

擒賊先擒王,只有抓到蔚軒,邪靈域就無法囂張了。

我趕緊擋在了蔚軒面前。擊退了張老。

小聲問蔚軒:“爲什麼要救我?我們很熟嗎?”

我想知道他到底有沒有看到我的臉。

我想知道他心裏在想寫什麼。

如果他看到了我的臉,爲什麼還能如此淡定。

如果沒看到,他又爲什麼要救我?

蔚軒看着正朝這邊走來的張老,聲音低沉的說道:“你身上有她的感覺。而且……”

他又看向我的面具,頓了下,繼續說道:“你那邊臉的輪廓,很像她。”

頓時一驚,輪廓?

他還是看見了,還是看見了我的臉,只是當時情況特殊,沒看清而已。

再加上以前的我沒有能力。現在的我突然間就可以對付鬼怪,是人都會覺得奇怪。

如果只是認識我,而不熟悉我的人,通常情況下是不會把舒雨澄和淑羽聯繫系在一起的。

沒想到蔚軒還是有這感覺……

“你說的那個她,在你心中很重要嗎?你只是感覺我們很像而已,就願意拼死救我,你這樣未免也太魯莽了。”

蔚軒艱難的起身,緊握着長劍刺向正要傷到我的張老。

隨後便吼道:“我只是憑感覺做事,而且……讓張老研究出了離魂術,對我們也沒什麼好處,當時候反而麻煩。”

待在原地看着蔚軒咬着咬不停的住擋着蔚軒的攻擊,眉頭緊皺着。

黑色風衣不斷隨着他的動作不停的飄動着,看上去極其威風。

但想想,那天在地獄的那片廢墟中,就是這麼一位威風的人卻爲了一個女人流下了淚。

想到這我的心又開始痛着。

可能是銀針上的毒性發做,蔚軒的動作越來越遲緩。

而且力氣也好像在變小。

我趕緊跑過去。幫着蔚軒的忙。

小聲的對蔚軒說道:“你的這片心意,她一定會知道的。”

蔚軒愣了一下,看着我,回道:“希望。”

說完,我們就一心一意的對付着張老兒。

他的確難對付,再加上蔚軒看上去越來越虛,整個人越來越沒勁。

張老兒就是看中了這一點,不聽的對着蔚軒攻擊。

而對於我的攻擊,他很輕鬆就能躲開。

現在必須趕快帶着蔚軒離開這片灰霧,不然我們都會喪命於此。

唯一有希望能對付張老的蔚軒現在也因爲救我而無力再反抗。

“該怎麼辦?”

眼看我的體力也開始不太充足,蔚軒的眼皮也開始下掩。

但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張老開始有點不耐煩跟我們繼續耗下去。

突然加大了攻擊力度,速度也變快不少。

我的作戰經驗還不太充足,根本就招架不住。

我的攻擊威力太小,最對只能把張老打傷,但完全無法致命,所以致命一擊必須靠蔚軒。

就在我正跟張老僵持時,蔚軒乘機用長劍劈像張老。

張老想甩掉我來住當蔚軒的那一擊。

我我牢牢的抓着張老的手,他根本就甩不開。

一急之下,不停的用腳踹着我,嘴角血液不斷往下流着。

蔚軒見到張老對我這樣,愣了下。

我大聲吼道:“快……”

蔚軒定了定神,用盡最後的力氣,希望能起到打敗張老。

轟的一聲,我緊握着張老的手也鬆了開來。

蔚軒也由於體力耗盡,倒下了。

我捂着肚子躺在地上,抹了下嘴角的血,等着面前的灰塵消散。

不知道張老到底有沒有死。

要是死了還好說,如果沒死。我肯定無力應付。

現在蔚軒連動都無法去動。

目不轉睛的盯着前方,整顆心玄了起來。

不斷祈禱着,希望他已經死了。

等灰塵消散後,我兩隻眼睛直直的看着地面上躺着的那個人。

地上的張老滿身是血。眼睛也是閉着的,衣衫破爛,看上去如同死了一般。

我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蔚軒的那招實在太厲害。

連我都被震傷了。

踉蹌的走到張老身邊。用手指試探着他的鼻息。

我的手剛放到他的鼻子下方,手腕突然被抓住。

全身一驚,直接坐到了地上。

他……

居然沒死。

他抓着我的手,痛苦的從血泊中爬起來。身上的有些肉都有些稀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