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稱不稱王葉修並不在乎,,他真正在意的是修羅衛們的心,不過,既然修羅衛已經叫出了這個稱號,葉修當然就不能讓修羅衛們失望。

若是不計殺戮天眼的後果,開啟殺戮天眼后,葉修不是不能和這四軍之長一戰,至少這劉尊不會是葉修的對手。

劉尊看葉修竟然笑了出來,不禁眉頭一皺,在他看來,葉修的實力頂多在天皇境初期,至多剛剛達到中期,想要勝過這四軍之長,還欠缺一些。

他真的很佩服葉修的天賦,此子加以時日,稱王根本不在話下,但是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還是有些早了。

「葉兄弟,難道你不擔心你們這樣做遭到其他幾軍軍長的反感嗎?」劉尊說道,就連是他現在都感覺葉修有些過於狂妄了。

葉修說道:「劉大哥,別擔心,就讓他們先這樣叫著,如果被其他軍長知道,大不了和他切磋一下罷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劉尊的臉色瞬間變了,在他看來,王是個非常榮耀的稱號,葉修竟然這麼不當事,這個被他看好的年輕人這時在他看來還是有一定缺點的。

可是他怎麼知道葉修已經胸有成竹了,就在葉修醒來的時候,葉修發現,自己的靈力已經有了突破的跡象,而且這與以前不同,以前多是吸收真靈突破,導致精神力與肉身並沒有什麼變化,而這次,葉修竟然感覺自己許久沒有突破的精神力瓶頸有了鬆動的跡象。

一旦突破,葉修相信自己的精神力也會跟著突破,所以,葉修並不擔心會有什麼麻煩,突破之後,他完全可以與天皇境後期的強者的實力持平了。

現在葉修等的就是一個突破的契機,壓倒騾子的最後一根稻草而已。

不過葉修不能辜負了劉尊的好意,於是葉修說道:「好吧,劉大哥,我自有應對的方法,實在不行,我和你切磋一下你就明白了。」

劉尊一看就是個比較火爆的人,聽到葉修這麼說,他淡淡一笑,臉上卻掛著一些嘲諷之色。

他雖然不是天皇境中期的最強者,可也是屬於其中第二批次的,在四個軍長中實力排名第二,能后一挑兩位同級的人,自然很是驕傲。

葉修雖然已經很小心的說了,但是在這劉尊眼裡,葉修的話就是那麼充滿著狂妄。

他打算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讓他長長記性,殺殺他的銳氣。

「葉兄弟,既然你這麼說,哥哥我就跟你比一場,如果你贏了,我馬上讓整個芒星軍奉你為王。」劉尊顯然是上頭了,跟他的名字一一樣,尊嚴對他來說比生命都重要。

在鴻蒙之境中,實力是一切的保障,而自己堂堂一軍之長,天皇境中期強者,在第一層都是頂尖的人物,竟然被這個天帝境的小輩挑戰。

他已經不把這次當成一次切磋了,而是一次尊嚴之戰。

葉修看到劉尊的表情,眼神漸漸變的凝重了起來,他感覺到,劉尊在這個狀態下,甚至比打仗時一對兩名天皇境中期的狀態更加可怕。

漸漸的,葉修也將這次的切磋放在了心上。

只見劉尊忽然站起身來,說道:「葉兄弟,你剛剛醒過來,身體還很虛弱,這樣吧,三天之後,他們便在全軍面前比武,你打贏我,你便是芒星軍的修羅王!」

葉修眼中也是光芒一閃,「那就一言為定,三天之後我若敗了,百年之內為你征戰,絕沒有怨言。」

葉修也不會託大說現在就和劉尊一戰,畢竟葉修剛剛醒來,自己的精神力因為壓制殺戮之氣還有些虛弱,而劉尊也不是正常的天皇境中期。

劉尊聽到這句話,瞬間一喜,他能感覺的到,這葉修的年齡並不大,雖然他們都可以將自己的樣子變得年輕,可是靈魂氣息卻不會變。

這個葉修這麼短時間都有這種成就,百年不知道會成長成什麼樣,說不好還會成為封境的強者,要知道,劉尊從修鍊至今已經有數千年,就算是這樣,都算是比較高的天賦了。

「一言為定!」劉尊一口答應了,說完,站起身來,出了大營。

葉修慢慢的再一次躺在了床上,仰頭看向屋頂。

他心中已經有了一個非常宏偉的打算,自己完全可以以這個為契機,打下自己的勢力,無論以後如何,自己在鴻蒙之境中都有了一席之地。

三天的時間,說快不快,說慢也不慢。

經過了三天的回復,葉修已經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了最佳,這場戰鬥必須要贏,葉修可沒有百年的功夫耗費在這裡。

「咚,咚,咚……」三天的期限已經到了,一大清早,芒星軍里就十分熱鬧,人人都知道,他們軍中的新起之秀與軍長大人在今天要進行一場極其激烈的戰鬥。

軍中沒有什麼娛樂項目,一般來說,這種約戰是他們最喜歡的。

而且這次竟然還是軍長的約戰,這更是調動起了全軍的氣氛。

八九萬人在各師師長的帶領下,整整齊齊的站在一座巨大的擂台之下,這塊擂台是全軍忙了三天搭起來的,用的是周圍最堅硬的封角岩,這種岩石就算是天王境後期的人全力一擊都難以留下痕迹,是在軍長的幫忙下才搭起來的,而且上面還加持了無數個防禦禁制,以及數十層防護結界。

這些士兵觀戰,若是二人打的過於激烈,必然會傷及無辜,所以這個結界還是必不可少的。

咚咚的鼓聲響起,軍長劉尊在無數人的簇擁下從一頂大帳中闊步走了。

瞬間,全場爆炸了。

「軍長萬歲!」

「軍長打到那個自大狂!」

……

震耳的吼叫聲讓地面都有些震動起來。

只見軍長雙手一壓,所有的人在這一瞬間都安靜了下來。

而這時葉修從另一邊走了出來,兩百名修羅衛跟在他的身後,沒有喊聲,沒有歡呼聲,除了葉修自己以及修羅衛,沒有任何一個人看好他,畢竟他還太年輕。

雖然他在戰場上勇猛無敵,可是在其他人看來,他只是一個天帝境中期的人。

沒錯,天帝境中期……

三天的時間,葉修再一次突破了!

而葉修的臉上只是掛著淡然的微笑,而他身後那二百修羅衛身上散發的氣息,讓距離他們比較近的士兵都感覺到自己背後冷汗直冒,這完全不是一隊新兵所能擁有的氣息,不對,就算是老兵,依舊沒有。

「葉兄弟,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劉尊看到葉修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了,不禁瞳仁一縮,但是,他依舊對自己有信心,他可不是普通的天皇境中期。

「要是後悔了,我今天就不會站在這裡了。」葉修一個翻身,提前上了擂台,淡然一笑,對著劉尊說道。

錯跟總裁潛規則 「既然你這麼執迷不悟,那我今天就不客氣了,小心了!」劉尊天皇境中期的氣息毫不掩飾的爆發了出來,化做一道白色的流光直接砸向葉修。

只見葉修單手握拳,沒有任何花哨,直接一拳砸在了衝來的流光之上。

急速飛行的劉尊一瞬間停了下來,雙掌擋住了葉修的一拳。

可是在劉尊臉上,再沒有剛剛的那種輕鬆。

他清楚的感覺到葉修這一拳的威力完全是天皇境的實力,可是想要靠這一拳傷他,還是差了些。

可是,葉修卻只是縱身一退,臉上出現了比剛才還要濃烈的笑容。

劉尊一看,瞬間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就在這是,他忽然感覺體內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不斷的衝擊著。

「糟糕。」劉尊心中一沉,他沒有想到,如此威力的拳打之下竟然還隱藏著如此厲害的暗勁。

劉尊立馬運行起了體內那龐大的靈力想那股暗勁衝擊而去。

畢竟一個人無論有多強,體內相比起來還是很脆弱的。

幸好劉尊靈力雄厚,竟然用自身的靈力化解了葉修的暗勁,不過,他的嘴角已經掛上了一縷鮮血。

底下的士兵可不知道那是暗勁,他們只看到自己的軍長被葉修一拳打的吐血了,無數的驚呼聲穿入了劉尊的耳朵。

劉尊一咬牙,惡狠狠的看著葉修,說道:「葉修,你惹怒我了!」說完,憑空出現一把銀色長槍,挺身便向葉修刺去。」

「軍長大人已經百年沒有動用過自己的流雲槍了,沒想到這葉修還真有兩下子。」下方有位天帝境後期的強者嘀咕道。

劉尊這把流雲槍是把神器,憑藉著它,劉尊不知道逃過了多少必死之局,又斬殺過多少強大的敵人。

在葉修看到劉尊拿出一把槍的時候,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劉尊的氣息彷彿一瞬間與這把槍合二為一了,他便是槍,槍便是他。

而且葉修清楚的感應到,劉尊的氣息一瞬間竟然提升到了天皇境後期,沒錯,就是天皇境後期。

這柄槍之所以能夠成為神器,絕大部份都是因為他有一個效果,能夠暫時提升使用者一個小境界,至於能到什麼境界,沒有人知道。

不要小看這一個小境界,在戰鬥中,往往是分毫之差而斷送性命。 葉修此刻也不敢藏拙了,這劉尊將這柄槍拿出來的那一刻,以他強大的肉身都感覺有些隱隱的刺痛。

葉修可沒有那種自信說這柄槍破不了他的肉身。

而在看劉尊,一眨眼的功夫,銀色的槍芒便刺向葉修的右心房,沒有直接刺向葉修的心臟,看來這劉尊還是留了一手,他可不願意殺葉修。

只見一道紅光瞬間從葉修體內飛出,擋在了葉修右心房前。

「鐺!」一聲刺耳的金鐵交鳴聲傳入了所有人的耳朵。

就這樣,那柄看起來無堅不摧的流雲槍就這樣被擋在了葉修右心房前。

擋住這柄槍的只是一枚巴掌大小的方印。

沒錯,朱雀印又一次救了葉修,在那一刻,就算是葉修想要開啟血眼都已經來不及了。

朱雀印不愧是天兵榜排名前五的神器,單單是靠材質,竟然就攔下了這位天皇境強者的強力一擊。

可就算是這樣,葉修的衣衫依舊被那槍芒刺破,強大的肉身攔下了其他的攻擊。

劉尊眼神一縮,就算是天皇境後期的人,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都有可能被自己這一槍刺殺,可是,就這樣被這天帝境的小子攔住了。

不等劉尊驚愕,葉修的反擊就來了。

朱雀印體積驟然暴漲,直接砸向劉尊,雖然朱雀震在對付那些士兵時殺上力強大,可是對於劉尊這種強者還是不夠看的。

只見劉尊槍尖一挑,大喝一聲:「開!」

龐大的朱雀印就被劉尊挑飛空中。

但是葉修的攻擊有可能這麼簡單嗎,葉修在朱雀印出來的那一刻就已經開啟了朱雀領域,而他的身形,漸漸融入了龐大的朱雀印中,在劉尊挑飛朱雀印的那一刻,葉修直接從天而降,一拳砸向劉尊的頭頂。

劉尊在這一刻也發現了葉修的陰謀,槍尖衝天而起,刺向俯衝下來的葉修,只見葉修身形憑空一移,拳頭砸向了流雲槍的槍身。

巨大的力量直接將槍頭一歪,與葉修擦肩而過,單單是槍芒還難以破開葉修肉身,只見葉修該拳為臉,直接踏向劉尊的臉。

劉尊這麼注重臉面的人怎麼可能讓葉修得逞,拼著用錯力的風險,直接將流雲槍強行撤回,擋住了葉修這一腳。

「轟!」劉尊腳下的地面彷彿都塌陷了,二人驟然分開。

這個時候二人竟然戰的難解難分。

除了劉尊開始大意失了一招之外,二人不分高下。

葉修感嘆劉尊境界的穩定,這麼長時間竟然沒出現一絲破綻。

而劉尊,自然是暗罵葉修怎麼這麼變態。

「看來這樣下去不行啊。」葉修心裡想著,他的境界畢竟是天帝境,持久力自然不如劉尊這天皇境,所以越脫下去,對葉修就越不利。

「這次戰鬥可能想天眼不用不行了!」葉修心中暗暗決定,雖然他不願意用這血眼,那殺戮之氣的折磨他可不願意體驗,可是,他更不願意給別人打一百年的工,將自己浪費在這裡,外面還有一堆事情需要葉修呢。

葉修朱雀印往身前一橫,擋住劉尊直接攻擊的路線。

劉尊看到這種情形,不禁有到一絲不好的預感。

於是提槍便飛到了空中,手中的長槍在這一刻光芒大放,劉尊已經用全力了,看來他想就這樣趕緊解決戰鬥,他也不想拖下去了,這麼多人看著,他以天皇境後期的實力卻遲遲拿不下這名天帝境中期的小子,這不是讓人看笑話嗎。

終於,劉尊的其實提高到了頂端,空間都被槍身上的槍芒刺的「噗噗」做響。

劉尊動了,沒有任何花哨,槍的奧義就是要一往直前,劉尊在這一刻徹底貫徹了槍的意志。

比他剛剛上場時的速度還要快上幾倍,流雲槍槍尖竟然在這一刻出現了黑色,這並不是劉尊的靈力,而是槍在空中高速前進時刺出的空間裂縫。

眼看著,槍就要到葉修身前了,所有的修羅衛身上都出了一身冷汗,但他們不相信自己的王上就這麼放棄抵抗了

葉修當然不會這麼輕易的投降,他早已經做好了打算,就在這時,葉修緊閉的雙眼張開了,與其同時睜開的是葉修眉中心的一道裂痕,血紅色的光芒一瞬間籠罩了劉尊。

劉尊這一刻彷彿陷入了一片粘稠的血海之中,槍上的威勢也在這一刻下降了幾分,可是那凌厲的槍依舊是向著葉修刺去了。

放在平時,葉修必然是躲不開了,可是此時的葉修,已經掀開了他所有的底牌,只見葉修的血眼在這一刻彷彿變成了一個黑洞,直接將劉尊的槍尖上的靈力吸了進入,而且沒有絲毫停止的衝動。

劉尊大驚,趕忙收力,他的精神力探入那黑洞,就像深不見底的宇宙一般,他如果再向前沖,自己估計也會被吸進去。

婚後再愛:總裁前夫纏上身 「彭!」的一聲,劉尊的槍脫手而出,直接被黑洞吸了進去,而劉尊,因為反應比較快,及時的止住了自己的身形,從一旁摔了出去。

只見葉修單手一握,剛剛劉尊那把流雲槍就出現在了葉修手中,一道血色的身影瞬間衝到了劉尊旁邊,銀色的槍芒就指著劉尊的咽喉。

「你輸了。」葉修淡淡的說。

劉尊抬頭看向葉修,血紅的雙眼,加上深邃的天眼,險些讓他靈魂失守。

「你那是什麼招式?」劉尊問道。

「這是我這三天領悟的一招,我把它叫做吞噬之光。」葉修天眼漸漸閉上了,雙眼的紅光也漸漸褪去,一抹蒼白出現在了葉修臉上。

「那是怎麼將會有如此龐大的吸力,難道那是一個真正的黑洞嗎?」劉尊皺著眉頭問道。

「不,那一切都是幻覺。」葉修說道。

沒錯,這是葉修在突破之後新領悟的招式,其實劉尊在一開始進入那血紅色的範圍的時候就已經進入幻境了,那些吸力只不過是天眼那種對人精神的吸引力,而槍,是劉尊親自扔出去的。

「還有如此神奇的招式,我輸的不冤。」劉尊並不是不認賬的人,而且還有幾萬雙眼睛看著呢。

只不過他們看到的,只是劉尊自己扔出了流雲槍,甚至可以說將槍扔在了葉修的手裡,然後自己倒飛出去躺到了地上。

看的眾人一頭霧水,以「以軍長的為人,不可能放水啊。」眾人皆是揣測著。

葉修一笑,一把將劉尊拉了起來,將流雲槍遞到了劉尊手裡。

「劉大哥,承讓了。」葉修說道。

只見劉尊忽然間單膝跪地,高聲道:「拜見修羅王!」

驟然間,所有的士兵都單膝跪地:「參見修羅王!」

他們都知道葉修與劉尊的賭注是什麼,在劉尊輸的那一刻,眾人對葉修的敬仰已經不下於劉尊了。

在這個世界,永遠強者為尊。

劉尊忽然這一下竟然把葉修搞的不知所措了,不過這龐大的氣勢依舊是讓葉修熱血沸騰。

「劉大哥快快請起。大家都起來吧。」葉修急忙扶起了劉尊。

「謝王上!」山呼一般的氣勢放在誰哪裡都會讓他熱血沸騰的。

這時,劉尊一轉身,沖著所有芒星軍的軍士們說道:「從今天開始,我們芒星軍的最高指揮官表示葉修,修羅王大人,誰敢不從,殺無赦!」

「是!」眾人回答。

葉修也上前一步,說道:「從今天開始,劉大哥說的話就等於我的話。」

這一句,便是把劉尊放在了與自己同等的位置。

劉尊感動的看了葉修一眼。

芒星軍他帶了這麼多年,當然不捨得就這麼交出去,可是願賭服輸,劉尊只能這麼做,可沒想到葉修竟然說出了這麼一番話,這讓劉尊很是感動。

「修羅王大人萬歲!軍長大人萬歲!」所有人都激動的喊道。

軍隊中出現了這麼一名強者,這讓芒星軍的軍士都極其激動,畢竟多出一位強者,戰場上他們活命的機會也就大了一分。

最激動的當然要數修羅衛眾人了。

「王上竟然贏了!連提升到天皇境後期的軍長都不是王上的對手,那麼戰場上還有什麼人能阻止我們修羅衛的腳步!」

在歡呼聲中,這次比武結束了,而葉修在進入大營的那一刻直接昏倒在景文的懷中。

雖然今天自己勝了,而且看上去勝的那麼漂亮,可是,只有葉修自己知道,他的身體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雖然那一招吞噬之光看上去如此強大,可是對葉修的精神力消耗也是巨大的,如果當時劉尊能夠再撐三秒,那輸得就是葉修而不是劉尊了。

從此,葉修也對天皇級強者多了一些警惕,畢竟,能達到天皇境的人,哪一個是等閑之輩。

比如這一次,如果不是葉修突破,如果不是領悟了吞噬之光,葉修可能在劉尊手下走不過二十招。

這次的險勝讓葉修也是多了一份謹慎,也可以這麼說,劉尊想要教訓葉修的想法也達成了。

不論怎麼說,終究贏了,修羅王的稱號從這裡開始,揚便了三千城,揚便可鴻蒙境! 當天晚上。

恰逢十五月圓夜,空中圓盤高懸,清輝悠悠。

「你真的想清楚了?」

月光籠罩下,白日被諾斯毀掉的薔薇花圃中,此時又鋪滿了血紅的薔薇花,比白日的更加妖艷。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