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打我注意,爲了衝出束縛,我本身的能力已經消耗殆盡,對付普通的小鬼,一般的行屍還能應付,碰見厲鬼之類的也只有逃命的份。不過,你要是能給弄個成千上萬只陰靈讓我吸食了,倒還可以恢復大半。”狐狸搖着尾巴說道:“我可不是你的奴隸,相反,你必須得聽我話,對付你,還是有把握的……”一臉奸詐的看着我。

成千上萬只?這不是難爲人麼,就我現在這水平,連招魂陣都不會,還弄陰靈弄不好自己就搭進去了。

不知道狐狸說的是真的假的,不過看它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真是這樣的話,我現在的殺手鐗還是小薇,我又有些歇菜了,我說它進了村子怎麼就鑽進黑蓮花裏不出來,怕是村子裏有厲害的角色吧。

小薇也不是隨便都能請的,按照爺爺說的,請一次的話,我就得半死。看來,以後還得靠自己。

忽然它蹦在我懷裏“你包裏,是不是有東西?真冷,剛纔差點把我吞噬了!”

啊?

我有些迷惑,揹包裏除了爺爺、婆婆的東西之外沒啥東西了啊,一些道具還能吸走狐狸?不對,我猛地想起了血晶棺,莫不是小薇……

“龍哥,你在和誰說話呢?”

巧斌從堂屋走了出來。

我扭轉過身,巧斌這一類平凡普通的人看不到狐狸,也感覺不到他的存在“沒誰,你姐換好衣服了沒?”

“嗯,估計好了吧,在收拾東西呢。”巧斌往門口看了眼“我剛纔聽到有人來了。”

“咯咯……”

很細微的聲音,嬰兒的笑聲,不注

意聽還真聽不到,狐狸和我同時朝着聲音方向扭頭。

巧斌卻根本就沒聽到,還往大門口瞅着。

這聲音從王大娘家傳過來的,我心中又是一驚,此時,狐狸已經從我懷裏跳了出去,翻過房屋去了王大娘家。

莫少主的無憂小閨 一想到王大娘,我身上就冒出一陣寒氣,趕緊喊着巧斌“斌,你回屋裏,我出去看一下。”

巧斌很聽我話,轉過身回到了堂屋。

我剛到大門口,狐狸就回來了“快點,帶着他們離開這裏!”說完就鑽進了黑蓮花裏。

沒來得及思考,門口就出現了一個人!

王大娘又是穿着一身白大褂抱着一個小孩兒,這個小孩兒雙眼幽綠,直勾勾的盯着我,眼珠子轉動一下,開始網院子裏瞅着,嘴角不時的露出了陰森的笑容。

竟然有牙齒?

鬼胎!

我雙眼緊盯着這個小孩兒,忽然想起了巧玲說打死過一個鬼嬰,估摸着就是他了。

“龍空,啥時候回來的呃?”

王大娘開口問道,眼睛卻盯着我手裏的黑蓮花,她認出這是婆婆的黑蓮花,也不知道是懼怕還是咋的,往後退了一小步。

“龍空,誰來了?”巧玲換好衣服,帶着收拾好的包裹出來了。

王大娘懷裏的嬰兒看到巧玲,一下子抓狂起來,咧着嘴呲着牙很兇狠的樣子。

“啊!”

巧玲看到王大娘和那小孩兒,一下就坐在了地上,她用顫抖的手指着那嬰兒,因爲她再熟悉不過了,這就是她親手打死的嬰兒頭。

王大娘用手按着這個嬰兒,但是,她的眼睛裏也露出了兇光,我的心已經提到嗓子眼了,做了一切準備,但,王大娘冷哼一聲,抱着嬰兒轉身走了。

看來她還真是顧忌我手裏的黑蓮花,畢竟這是婆婆的隨身之物。

等王大娘走了之後,我拉起巧玲帶上巧斌,就衝了家門直奔村口荒院的帳篷,薛博福還在那裏,他估計會有

辦法。

然而我想不到的是,薛博福他們在我趕去之前已經去了張叔家裏。

薛博福進了村子,就大感不妙,他有些後悔帶着楚菡來了,因爲越往村子裏走,他的眼皮跳動的越厲害,手上帶着的八卦玉手鐲整體黑暗了,這是危險的信號。

這村子真的不一般,特別是空氣中這種發黴而又充滿血腥的味道。

按照吳超說的,他把鄉親們集合在了一起,但是,他們過來一個人也沒見。

楚菡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她緊跟着薛博福,手裏緊抓着幾張驅鬼符。

進了堂屋,吳超又開始罵了,因爲守在這裏的幾個民警也不見了。

薛博福沒理他,讓楚菡在門口上貼了幾張自己畫的神符,看了張叔的屍體,打開工具箱,還沒等他蹲下來,張叔的大肚子竟然破裂了,從裏面流出黑紅還有沒有完全腐爛掉的肉,腸子,臭味熏天,楚菡沒忍住,直接就吐了。

“屍毒!”

薛博福終於知道這是什麼了,大喝一聲“把手裏的靈符全部塞嘴裏吃下去。”他回頭一看,整個臉都白了,門口上楚菡貼的神符竟然不見了,在轉眼一看那幾個跟他們來的民警竟然都呼哧的張開嘴露出了獠牙。

“楚菡,小心!”薛博福抽出明亮的手術刀就奔了過去。

只聽砰的一聲,一個人就被撞飛了出去,薛博福拉着楚菡和吳超衝進了院子裏。

顯然,楚菡和吳超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兒,不過他們看到那幾個滿嘴腥臭,並且冒出尖尖獠牙的民警就知道咋回事兒了,同時倒吸一口涼氣,吳超伸手拔出了手槍,指着他們“幹嘛?你們瘋了?”

楚菡緩過來勁兒之後,直接從腰帶上取下了一隻短小的桃木符文劍,這是他她太爺爺傳給她的玄門武器“把槍收起來,他們不是瘋了,是死了!”

那幾個民警整個樣子全部變了,就像是發了瘋一樣,吼着站起來晃着身子、伸着爪子朝楚菡他們襲過來。

(本章完) 薛博福扔了幾張咒符,一點用也不管,靠打根本就打不死。

死而不僵,必是行屍!

薛博福不敢大意,他雖然道出玄門,針對鬼魔妖怪還行。 邪性總裁,壞壞寵 但對這實質性的屍體,顯得有點棘手,畢竟是道出一行,客一行。

但,終究是也難爲不住他,大喝一聲“楚菡,幫我牽制它們一下。”隨後竄進屋裏,拿出工具箱,從裏面拿出黃紙、紅筆、黑墨,大手一揮,開始畫神符,隨後抽出木劍,口中念動:“上請三清天圓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筆,萬鬼伏藏。”雖然這是對鬼魂的方法,但對這行屍也是有用的。

那幾個行屍被木劍打中,貼了神符,全部定了那裏,薛博福不敢大意,拿着手術刀衝過去,跳躍起來照着它們的頭頂狠狠的插了一刀,接着這幾個人癱軟下去,並且身體迅速腐爛,化成一灘黑色的血水。

薛博福還不忘對楚菡說:“對付行屍,殭屍,開顱引天地元素方可破之,不過也極度危險,必須得靠近這些個沒有理性的東西。”

楚菡不住的點頭,她從小雖然跟着爺爺抓鬼捉妖,但是,對付這行屍還是頭一遭。

“走!”

薛博福帶上工具箱對楚菡和吳超叫了一聲“離開這裏!”

“還愣着幹嘛!”楚菡碰了下吳超“走啊。”

“哦哦。”

吳超徹底嚇傻了,看着地上幾灘子臭味熏天的黑水,他有些恍惚,總感覺這是在做夢,雙手抖的槍都差點掉了,他死活不信這剛纔還好好的同事咋個就成了行屍呢?

“走啊。”

楚菡抓住的吳超,順便把工具箱扔給了他“你還準備給他們收屍啊?”

吳超愣了一下,還收什麼屍,這直接化成黑水了,急忙跟在楚菡後面朝外頭跑。

“老師,你看那邊還有很多人!”楚菡出了門望着街道的東頭說道。

“顧不了了,逃命吧!”

薛博福早就

看到了“這些人全部都是活死人,極難對付,不像那些鬼魂怨靈,再說要對付這麼對喪屍,還要保護村民,我真的有些力不足。”確實,他說的全是實話。

“那怎麼辦?”楚菡還是很爲擔心那些正常的人,“除非有趕屍高人在,否則……”薛博福話沒說完,因爲被喘着粗氣的吳超打斷了“趕屍人!”

吳超一驚一乍的,把楚菡嚇了一跳“你幹嘛?”

“不是,我認識一個趕屍的!”吳超有些激動的說起來“就在這村子裏,哦,對了,就是跟你們一起回來的那個年輕人,他家就是趕屍的!”

“趕屍人?”

薛博福順着大街朝村子外跑,聽到吳超的話愣了愣,心裏泛起了嘀咕,我說那小子怎麼能從村子了走出來,原來身懷異術啊。

許你情深,總裁請放手 我和巧玲、巧斌來到帳篷,找了一番除了值班的兩位女民警,沒有人了,薛博福和楚菡都不知道去了哪裏。

起先,我早把爺爺的搖鈴拿在手裏又給巧玲和巧斌了幾張神符。

“喝點水吧?”

女警員端着幾個杯子走了過來,嘴角掛着似笑非笑的笑容“吳隊長他們一會兒就回來了。”

這種笑容讓人很不自在,巧玲和巧斌接過去了杯子,他們確實渴了,我看着這個警員,沒什麼異樣。

就在女警員抽出手的時候,我猛然瞧見,她的手面長了幾根很黑的毛髮,我心裏大驚,猛地站起來“巧玲,別喝!”伸手抓着了這個女警員,她有些錯愕的看着我“你幹嘛?”

她的眼神還很清澈,現在他身上的屍毒還沒完全擴散,我沒說話,照着是指上咬了一口,學着趕屍術上的描述,滴在神符上,照着她的額頭上貼了上去,並且擡手打在她的後背心“快點吐!”

沒等我做下一步動作,我整個人就被踹飛了出去,只見王大娘披頭散髮,滿眼通紅抱着猙獰無比的嬰兒過來了,她瞪着我“誰也別想活着出去!”

那個嬰兒再次看到巧玲表現出了極大的憤怒,呲着牙,從王大娘懷裏掙脫出來直奔巧玲,巧玲此時早就嚇癱了,巧斌嚇得只顧啊啊叫。

我從地上爬起來,學着爺爺的樣子搖動搖鈴“咦喝瑪雅……”同時祭起爺爺的血魂符“天靈靈地靈靈……”不等我喊完,那鬼嬰就抱着頭摔在了地上,王大娘身子也是一陣扭曲,臉變得賊難看,嘴裏不時的吐出黑色的血水。

我低頭一看那嬰兒嘴裏也流出了血水,看來這是母體連嬰,王大娘在我的搖鈴中,還是踏出了步子,馬上就要拜託這種束縛,我知道我鬥不過王大娘,轉身就對巧玲喊:“你們快跑!”

巧玲和巧斌跑了,我也趕緊收拾,追他們,斜眼的餘光掃到,王大娘竟然抓着那個女警員咬開他的脖子,對着地上的嬰兒遞了下去,忽然,這個嬰兒跳起身,順着她的腿就往她的肚子裏鑽!

“啊!”

前面的巧斌和巧玲驚叫着回頭跑,結果我藉着帳篷裏的燈光一看,前面出現了很多熟悉的面孔,不過卻都是恐怖無比,血肉模糊,有的甚至是缺胳膊斷腿,我看到張叔的兒子竟然抓着他的一根胳膊在啃食!

沒路跑了,我拉着巧玲他們就朝村子外跑,剛跑出兩步,又是一羣行屍走肉拖着潰爛的身軀朝我們圍過來。

我額頭上冷汗直冒,帶着巧玲他倆只好朝村子裏跑,看樣子它們這是要圍攻擊殺我們。

剛跑沒多遠,那邊就閃過來幾束光亮,其中還有一束光不停的往後面照,這一照,我蹭就停下身子了,後面也是一羣行屍!

“快跑!”

薛博福的聲音從前面傳過來,聲音落下,他的人就到了我身邊,他也站住了,有些木楞的看着周圍。

我估計他也是吃驚,楚菡氣喘着跑過來,手電一照整個臉也是呆滯了,吳超更別說了過來後,直接坐在了地上。

我們對視了一眼,知道活着的或許就剩下我們幾個人了。

(本章完) “拼吧!”

薛博福扔下這句話,就從工具箱裏拿出了一個黃色的符文壇子,並且手裏握着一把符文劍,楚菡也不甘示弱也拿出了一個黑色罈子,並且把自己的手指咬開,滴血在上面,隨着一聲啵,罈子就開了,從裏面出來了一個渾身漆黑的小個子男鬼,它渾身黑氣纏繞,一看就是受了冤屈而死的厲鬼。

薛博福的罈子裏出來的是一個渾身血紅,帶着髮髻的女童,這隻鬼出來之後,整個空間的溫度都降低了不少,可見也不是尋常的鬼魂。

他們都召喚出了自己的豢養的小鬼,薛博福拿着神符拎着符文劍衝在了最前面“楚菡,你斷後,我們衝出去!”

“喔……”

看到這麼多行屍,薛博福和楚菡的小鬼都嚎叫了起來,他們的嚎叫並沒引起這羣行屍的恐懼,相反,這些行屍也抓狂起來,集體昂頭大叫,隨後快速的圍攻我們。

王大娘和嬰兒看到我們聚集在一起,他們倆直接把目標鎖定在了薛博福和他的紅衣女鬼身上,嘴裏發出嗚嗚的聲音“殺死他們!”

場面全亂套了,要是被他們圍攻成功,我鐵定是被撕扯的零碎。

我一看側面的行屍先過來,直接抽身上去,可是一個手卻抓着我“你幹嘛?找死呢?躲我後面。”

楚菡一個身影從我眼前衝過去,就向那些發狂的行屍攻擊,她的小黑鬼在空中淒厲的叫着亂舞。

現在這些徹底失去理智的行屍全部抓狂了,不但憤怒,並且接近了沒有任何人性的殘忍,它們很明顯把我們這些活人當成了食物,只要有同類在前面擋着他們就會好不客氣的伸手把前面的‘人’撕碎,甚至是吃下去。

巧玲和巧斌早就嚇癱在地了,吳超拿着54小手槍崩了幾槍根本就起不大作用,這些‘人’是徹徹底底的喪屍,除非你能把它們全部摧毀成粉末,不然它們會不死不休。

隱婚老公,老婆你好! 王大娘現在是徹底瘋狂了起來,整個村子裏都是她嗚嗚的聲音,可見她應該是這裏面的頭號喪屍。

那個嬰兒咆哮着和薛博福的紅衣女鬼戰

在一起,不時有淒厲的聲音傳出來。

薛博福施展渾身解數,手裏的符文劍揮動就有一個屍體倒下去,那些喪屍更是近不得他的身。

王大娘已經把薛博福當成了頭號大敵,她突然吐出幾口黑色滿是臭味的黑水,而後舉着鋒利的爪子朝薛博福攻了過來,每招都是攻取他薄弱的脖子。

這邊的楚菡嘴裏不停的念着咒語,他的小黑鬼幾近瘋狂的撕扯那些喪屍,無奈這些喪屍太多,它也討不到半點好處,身上也是被喪屍們扯的很零碎。

這時,吳超那邊的喪屍也大動起來,楚菡叫着“你們過來!”她擊退這邊的喪屍,把黑鬼留下來戰鬥,又是一馬當先的擋在了我們的前面,手裏的咒符一張張的甩了出去,手裏的短劍不也是不停的揮舞。

我看着她衣服有些破碎的樣子,伸手把她拽在了我身後,她一個沒站好,就倒在我了懷裏,一陣香軟襲來,不過我沒心思想兒女情長,把她扶好,沒等我說話,她就一陣大吼“你腦子有病啊!”

我不管她,拿出了搖鈴,把手裏剛剛沾了我的血的神符全部撒了出去,隨後從揹包裏抓出一隻已經壓扁的七星燈沾上我的血也扔了出去,然後祭起引魂符,大喝一聲“天靈靈,地靈靈,四面八方顯神靈,七星明燈引屍路!”

隨着我的搖鈴晃動,那些發狂的喪屍動作慢慢停止,嗚嗚的昂起了頭瞅着燃起來的七星燈,我早把揹包背在了胸前,從裏面撤出一沓冥錢扔了出去“冥錢鋪路,天地顯神通,行屍擇路走,投胎大陰明……”我又學着爺爺的樣子發出了“哦哦…嗚嗚……”的聲音“咦喝瑪雅,歸去吧……”

我必須要控制七星燈,這樣也不得不深入這羣喪屍之中,楚菡和吳超他們簡直就是看呆了,根本想不到我會有留有後手,特別是楚菡,她之前稍微聽說過趕屍一脈的故事,不過卻在好多年前,趨近於滅亡,現在她算是親眼目睹了,這趕屍一脈和他們玄門有得比。

“愣着幹嘛?還不快走!”

薛博福回頭一看我控制了一大半的喪屍,他對楚菡和吳超幾人大

喝“楚菡,你帶着他們走!”

楚菡反映過來,招呼小黑鬼回到身邊,拉起巧玲就順着我引開那些喪屍的空隙竄了出去。

“快走,別看了!”

我看到楚菡竟然一慢慢的看我趕屍,我已經有點力不從心了,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弄不好自己就搭進去了“還不快跑!”

吳超雖然嚇壞了,但還沒嚇傻,他扛起已經昏過去的巧斌就朝村子外跑。

楚菡看了我一眼,丟下一句“小心。”這話讓我一陣感動,不過她的擔心不是多餘的,因爲我這裏聚集了很多的喪屍,薛博福那裏倒是輕鬆不少,只留下了王大娘和那鬼嬰在戰鬥。

如果,我控制不住這些喪屍,下一秒就能把我啃得骨頭不剩。

我額頭上冒出了汗水,我深處這羣喪屍的正中心,它們身上發出了讓人噁心的惡臭和血腥,並且還有那恐怖的樣子,我真的有些忍不了了。

“歸來吧!”

我再次灑出了冥錢,大喝一聲,引着這羣喪屍朝村子裏走去,我腦子裏很亂,在給自己想後路!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