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宋安然還是老實的說道:「江南商業發達,富貴人多,有很多有實力的大商行。不過這些大商行,還是比不上四海商行的實力。只是四海商行比較低調,很多生意都是隱藏在背後,四海商行一般不會親自出面交易。」

宋子期又問道:「如此說來,四海商行如果想在江南做點什麼事情,應該很方便?」

宋安然點頭,說道:「的確很方便。」

宋安然很疑惑,從宋子期的問話中,宋安然察覺到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宋安然問道:「父親是想讓四海商行做什麼事情嗎?」

宋子期點頭,「我需要四海商行幫忙在江南做點事情,事成之前需要保密。安然,你有可靠的人選推薦嗎?」

宋安然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涉及官府?」

宋子期猶豫了一下,點點頭,「對,涉及官府。」

「涉及官員?」宋安然再次問道。

宋子期點頭,「對,涉及官員。具體的事情,為父不能告訴你。時間一到,你自會明白。」

宋安然笑了起來,「父親要做的事情,女兒肯定會全力支持。父親要辦的事情非同小可,這種事情一般人辦不了。女兒推薦長安。

從四海商行開始創辦,長安就在女兒身邊做事。四海商行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江南那邊他也熟悉。

有緣相伴 而且長安一直隱藏在背後,從來沒在江南公開露過面。父親將事情交給長安去辦,女兒相信長安一定不會辜負父親的期望。」

宋子期考慮了一下,「長安的確是個合適的人選。不過一個長安還不夠。」

宋安然當即說道:「那就將父親身邊的洗墨派給長安,他們兩個人一起辦差,肯定不會讓父親失望。」

宋子期想了想,點頭說道:「那行!就讓長安和洗墨一起下江南辦差。」

宋安然拿出身上的印章交給宋子期,「父親,這是女兒的私人印章。拿著這個印章,到江南任何一個四海商行的店鋪,都能得到幫助。無論是要人要是要錢,只要有印章在,四海商行就會滿足所有的需求。」

宋子期笑了起來,調侃道:「安然,你這個印章至少價值百萬吧。」

宋安然含蓄一笑,她才不會告訴宋子期,她這個印章至少價值千萬,連帶一個船隊和一個船行。

宋安然深知做人要低調,談到錢的時候,能裝傻就裝傻。不能裝傻的時候,就少說一個零。如此一來,大家都開心。

宋子期沒有追問宋安然到底有多少產業,從這一點來說,宋子期是個非常開明的家長。

宋子期收下了宋安然的印章,然後開始自己的計劃。

宋安然沒有過問宋子期具體要辦什麼事情。

宋安然很清楚,該知道的時候她自然會知道。

宋安然起身告辭,然後去後院看望小周氏,還兩雙胞胎。

來到上房的時候,沒想到蒙靜也在小周氏這裡。

蒙靜見到宋安然,趕緊從位置上站了起來,笑道:「見過二姑奶奶。二姑奶奶可是稀客,中午留在府里用飯吧。」

小周氏含笑說道:「安然是該留在府里用飯。我們都好久沒見到你了,怪想你的。」

宋安然笑道:「太太和弟妹盛情邀請,我自然要留下用飯。」

一聽宋安然會留下來用飯,蒙靜趕緊安排廚房準備飯菜。

宋安然含笑看著蒙靜忙忙碌碌,等蒙靜出門的時候,就問小周氏:「太太讓蒙靜幫忙管家,她能力怎麼樣?」

小周氏笑著點頭,「大少奶奶很不錯,性子爽利,做事乾脆,有她幫忙管家,我都輕鬆了許多。」

宋安然說道:「恭喜太太,得了個好幫手。」

小周氏笑道:「應該讓安平謝謝你,你幫他挑了一個好媳婦。」

宋安然說道:「宋安平才不會感謝我,這會他心裡說不定正恨著我。恨我給他介紹了蒙靜。」

小周氏說道:「大少爺恨不恨你,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大少奶奶肯定不會恨你。」

「這話怎麼說?」

宋安然很好奇地問道。

小周氏對宋安然說道:「過年的時候,大少奶奶的親戚上門來拜年。對方是個地方上的七品小官,據說是遇到了麻煩,想請大少奶奶幫忙。

大少奶奶厚顏求到老爺跟前,老爺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之後,給那個七品小官一張批條,之後事情很快就解決了。

就前些天,那個七品小官,還特意讓人送了一份禮物到家裡。我聽說因為這件事情,大少奶奶在蒙家那邊極有面子。如今大少奶奶回蒙家,蒙家上下都奉承著她。」

宋安然聽了這件事情,一點都不意外。

生在官宦世家,經常會見到各種請託送禮的人。這些人有好有壞,有值得幫的,也有根本不值得幫的。該不該幫,怎麼幫,宋子期心裡頭有一桿稱。

宋子期會幫那個七品小官,原因無非有二,一是給蒙靜面子,二是那個七品小官值得幫忙。

像這種事情,宋安然見多了,一般不會特意過問。

宋安然又問起蒙靜和宋安平的相處情況。

說起這個,小周氏突然笑了起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小周氏告訴宋安然,過年的時候宋子期發紅包。給宋安平發了八百兩,給蒙靜兩千兩。理由蒙靜是新媳婦,又是在宋家的第一個新年,理應多照顧一下。

此事讓宋安平知道了,宋安平心裡頭頓時就不平衡了。宋安平沒膽子找宋子期理論,他就去找蒙靜,讓蒙靜將兩千兩銀子全都交給他,由他掌管。

蒙靜一開始沒理宋安平,當宋安平在說瘋話。

結果宋安平就去翻蒙靜的箱子,打算拿了銀子就走人。

蒙靜見狀沒有說一句廢話,而是直接將丫鬟打發出去,然後關起門來,將宋安平狠狠收拾了一頓。

陰陽當鋪事件簿 據當時守在院子里的丫鬟說,宋安平在屋裡發出一聲聲的慘叫,那慘叫聲讓人一聽到就渾身哆嗦。

蒙靜收拾了宋安平小半個時辰,收拾完了,就將宋安平趕出門。不僅將宋安平趕出門,還將宋安平身上的八百兩拿走了。

蒙靜拿了六百兩,剩下的兩百兩留給宋安平做零花錢。

宋安平偷雞不成蝕把米,他是哭都哭不出來,而且宋安平也沒地方哭去。更何況這事情太丟臉,宋安平也沒好意思往外說。

儘管宋安平不想讓人知道他被蒙靜收拾了一頓,可是這件事情還是傳了出來。

宋子期得知此事後,就說了一句,「打得好。」

替宋安平將蒙靜娶回來,還真是娶對了。

宋安然聽完小周氏的講述,忍不住笑了起來。

宋安然笑著問道:「蒙靜真的將宋安平給打了一頓?」

小周氏笑著點頭,「真的。當時守在院子里的丫鬟都聽見了,安平叫得可慘了。不過大少奶奶做事很有分寸,安平的臉上沒有一點傷痕,從表面看,完全看不出安平挨了打。」

宋安然抿唇一笑,「果然是一物降一物。有了蒙靜,宋安平以後肯定不敢再亂來,除非他不怕被打。」

小周氏笑道:「老爺也是這麼說的。老爺還說要獎賞大少奶奶,讓我給攔住了。我同和老爺說,這是他們小兩口之間的事情,只要他們沒說破,我們做長輩的就別插手。」

「太太提醒的對,這種事情的確不好插手。我相信蒙靜是個有分寸的人。」

小周氏連連點頭,「我就是喜歡大少奶奶做事有分寸,這才讓她協理管家。」

宋安然同小周氏說完了宋安平和蒙靜,又聊起孩子。陽哥兒同雙胞胎差不多大,兩個人在這方面還是有很多共同語言。

等酒席準備好了,蒙靜過來請宋安然小周氏入席。

前往花廳的路上,宋安然和蒙靜並肩走在一起。

宋安然關心地問道:「弟妹嫁過來還習慣嗎?」

蒙靜面對宋安然的時候,態度客客氣氣的,客氣中還帶著點恭敬。她對宋安然說道:「多謝二姑奶奶關心,我適應力很好,各方面都已經習慣了。」

宋安然問道:「安平沒有欺負你吧?」

蒙靜笑道:「夫君不敢欺負我。」

宋安然聞言,也跟著笑了起來。

宋安然悄聲對蒙靜說道:「好好管著安平,出了事有我替你頂著。」

蒙靜說道:「多謝二姑奶奶,我會好好管著他,不讓他出去胡混。我們宋家是書香門第,夫君身為宋家長子,理應給弟弟妹妹們做榜樣。最近這段時間我都管著夫君,不讓他出門,讓他多讀點書。就算不能考科舉,至少要明理,要修身。」

宋安然感慨,蒙靜多好的姑娘啊,便宜了宋安平。宋安平要是不知道珍惜的話,真應該打,照著一天三頓的打。

宋安然就不信,照著一天三頓的大,打上一年,宋安平還能不老實。

宋安然在宋家吃完了飯,就坐上馬車回國公府。剛進二門,婆子就來稟報,說秦姑媽來了。

秦姑媽是顏老太太的親閨女,嫁到了鎮國公府做了國公夫人,是秦裴名義上的繼母。

前幾年,秦姑媽的閨女秦娟嫁給了承郡王,當時秦姑媽還回來顯擺了一番。

宋安然聽到秦姑媽上門的消息,有些意外。不年不節的,秦姑媽這個時候上門做什麼。

門房婆子也不知道秦姑媽為什麼上門,只知道秦姑媽來的時候,臉上陰雲密布,顯得心事重重。

宋安然先回了遙光閣,換了一身衣服,問了問府里的情況,這才去上房見秦姑媽。

宋安然來到上房,就見上房氣氛凝重。顏老太太板著一張臉,顯得很生氣。

二太太孫氏目光就跟要吃人一樣的盯著秦姑媽。

宋安然先給顏老太太,二太太見禮。然後再給秦姑媽見禮。

宋安然笑道:「秦姑媽可是稀客。秦姑媽今日上門是為了看望老太太嗎?」

顏老太太哼了一聲。

秦姑媽表情有些尷尬。

二太太孫氏冷冷一笑,說道:「她才不是為了看望老太太,她今天上門是為了羞辱我們國公府。」

「這話怎麼說?難不成秦姑媽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宋安然好奇地問道。

二太太孫氏指著秦姑媽,「姑太太,你說話啊,你啞巴了嗎?你和大郎媳婦說說,你上門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我都替你害臊,你還要臉嗎?有像你這樣害娘家人的嗎?」

秦姑媽又尷尬又難堪,秦姑媽小聲嘀咕道:「不過是個庶女,幹什麼大驚小怪的。」

「什麼叫做不過是個庶女,秦姑娘你將話說清楚。今日你不說清楚,你就休想走出這扇大門。」

二太太孫氏拍著桌子怒吼道。

秦姑媽朝後面縮了縮,被二太太孫氏的氣勢給鎮住了。

很快,秦姑媽回過神來,對顏老太太說道:「母親,二嫂這樣說我,你就不管一管?」

顏老太太瞥了眼秦姑媽,「老身沒覺著你二嫂有說錯話,老身憑什麼要管?」

秦姑媽越發難堪,「母親,女兒這麼做也是為了顏家和秦家著想。讓顏苗進王府,幫著秦娟固寵。將來承郡王榮登大寶,秦娟做了皇后,自然會回報大家。而且顏苗到時候也能進宮當妃子。這麼好的事情,你們為什麼都要反對。」

宋安然聞言,頓時緊皺眉頭。宋安然沒想到秦姑媽上門,竟然是想將顏苗送進王府,幫助秦娟固寵。

二太太孫氏聽到秦姑媽理直氣壯的說出這番話,氣的半死。

二太太孫氏連聲冷笑,譏諷道:「這麼好的事情,姑太太怎麼不將你們秦家的庶女送進王府?原來姑太太也知道丟人嗎?你們秦家的臉面是臉面,我們顏家的臉面就不是臉面嗎?姑太太,你實在是欺人太甚,真以為我們拿你沒辦法嗎?」

「二嫂幹什麼這麼生氣?顏苗又不是你親生的,不過是個庶女,舍了就舍了。」

秦姑媽做出一副替二太太孫氏著想的模樣,讓人看到只覺著噁心。

顏老太太當即厲聲呵斥秦姑媽:「你給我閉嘴。顏家沒有給人做妾的姑娘,你上門開口就要顏苗進王府做妾,你這麼做分明是在打國公府的臉。

你要幫秦娟固寵,那是你們秦家的事情,別把國公府牽連進去。至於那什麼承郡王榮登大寶,秦娟做皇后的話,以後千萬不要再說了。

陛下還活著,皇后還活著,你說秦娟做皇后,你又將陛下和皇後置於何地?

你這口無遮攔的毛病,遲早要給秦家招禍,給秦娟招禍。老身勸你還是安分一點,凡事順其自然,如此方能保秦家太平。」

秦姑母不服氣,「母親,這是在家裡,在你的房裡,大家都是一家人,我才會這麼說。女兒知道分寸,女兒在外面從來不會亂說話。至於說到國公府的姑娘不能給人做妾,那當初顏飛飛又是怎麼回事?顏飛飛嫁給魯郡王做側妃,說起來那還是妾。」

「你放肆!」

顏老太太抄起茶杯,狠狠地扔在秦姑媽的腳下,將秦姑媽嚇了個半死。

秦姑媽跳了起來,大叫一聲,「母親,你這是幹什麼啊?女兒難道說錯了嗎?顏飛飛本來就是……」

「閉嘴!」

宋安然厲聲呵斥,目光森然地盯著秦姑媽。

秦姑媽被宋安然嚇了一跳,等回過神來后,就大叫起來,「大郎媳婦,你還有沒有尊卑上下?虧你還是書香門第出來的人,怎麼連基本的禮儀都不懂。而且我是你的長輩,這裡根本就沒有你說話的資格。」

宋安然冷冷一笑:「我身為國公夫人,國公府的掌家人,如果我都沒有資格說話,請問秦夫人,這府里還有誰有資格說話?」

秦姑媽啞然。

宋安然繼續說道:「秦夫人剛才說我沒有禮儀,那是因為秦夫人你先不要臉。對待不要臉的人,自然不用講究禮儀規矩。」

「你罵誰?」

秦姑媽氣的臉色都漲紅了,宋安然當著大家的面罵她不要臉,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臉。

宋安然嘲諷一笑,說道:「當然是罵你。老太太已經明確說了,國公府的姑娘不給人做妾,你們秦家想要送女人給承郡王,大可以送你們秦家的姑娘。

可是秦夫人卻依舊胡攪蠻纏,還攀扯已經過世的顏飛飛,你這分明是在打國公府的臉面。

秦夫人真以為國公府沒人嗎?我告訴你,這裡是國公府的地盤,不是鎮國公府,秦夫人想要撒野請滾回鎮國公府撒野,我們晉國公府不歡迎你。」

秦姑媽胸口急促喘息,她已經被氣的說不出話來了。宋安然一張嘴,簡直能和顏宓相比,說出口的話能將人毒死。

宋安然冷冷地看著秦姑媽,秦姑媽哇的一聲,突然大哭起來。

秦姑媽朝顏老太太哭訴,「母親啊,女兒被大郎媳婦說得如此不堪,您老就不管嗎? 影帝被我承包了 大郎媳婦她不尊長輩,難道不該罰嗎?」

二太太孫氏在旁邊看得直樂呵。心裡頭想著,活該。收拾秦姑媽這種混人,還是要宋安然出面。只有宋安然的手段,才對付得了胡攪蠻纏的秦姑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