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在這時,大殿的門突然緩緩的打開,一個面色冷冽的男子出現在門口。

許林身影疾速閃動,無數道殘影閃過,八星子便被他逼退。

在王爭的身邊站定,許林面色冷冽的看着大殿內的九人。 “我就是許林,閣下找我有什麼事?”

八星子都恭敬的站在一旁,一個全身被黑袍包裹的壯碩男子緩緩的揭下了自己的帽子,露出了一張陰冷的臉。

“許林,你還記得我嗎?”

看到這人,許林的眉頭不由得一皺,腦海中隱藏的一段記憶浮現,雖然他變化了好多,但是許林還是認的出來。“你是二蛋?”

“哈哈,不錯,想不到你的記性還是不錯的,居然還記得我這個小人物,就衝你這一點,我給你留個全屍。”二蛋的聲音越來越陰冷,彷彿是來自地獄。

許林嘴角冷冷一笑。“想不到你還回來了,怎麼?來報仇了。”

“不錯,這次我要宰了你,一報當日之仇。”二蛋露出嗜血的笑容,一片無盡的星空從他背後快速涌現。

“受死吧,大衍星海。”

無數星辰疾速涌動,眨眼間便將許林包圍,濃郁的星辰之力在四周流淌。

“你們看我是如何滅殺他的。”二蛋對着八星子說道,聲音中隱含着濃郁寒意。

八星子恭敬的站在一旁,而王爭他們都一臉擔憂的看着許林。

星空瞬間便是一陣疾速流轉。四周的空間也是一陣的變幻,眨眼間許林便發現自己來到了一片星空之上。

許林的瞳孔不經意的一縮。“斗轉星移,瞬息天涯。”

“不錯,想不到你還有點見識,實話告訴你,我的實力在這一界根本就沒有敵手,不知你聽說過修神沒有,而我則是託你的福,成了修神的一員。”

隨着話音剛落,許林便感覺一股迫人的壓力衝擊而來。

“你不該進入我的天衍星海,因爲這樣你會死的很慘,融神。”

二蛋的身影緩緩消失不見,融入到這星空之中。

隨即許林的眼神便是猛然一變,他感覺這四周充滿了無數的二蛋,都虎視眈眈的看着自己。

無數的星辰朝許林聚集而來,拖着長長的尾線,在臨近許林的一刻轟然炸開。

從空間中傳出無數的聲音,齊齊在許林耳旁炸響。“我現在給你演示的是星域毀滅的景象,不過這景象可是致命的,你好好享受吧,哈哈,我要讓你受盡折磨而死。”

無數的魂印將許林包圍,將星辰爆炸形成的衝擊抵擋。

雖然這星辰爆炸看上去威勢挺猛,但是攻擊卻是勉強達到了仙人的層次,當然這不是真正的星辰爆炸,如果是真的話,現在的許林根本連一下都擋不住,直接化作虛無,因爲那就是真正的世界末日。

二蛋所施展的只是一種神通罷了,如果他的實力夠強,說不定以後還真可能擁有那毀天滅地的力量。

在承受龐大沖擊力的同時,許林雙眼如電,靜靜的觀察着四周,以求尋到一個突破口。

魂印在星辰爆炸的衝擊下快速消散,恐怕用不了多久這魂印便會消散一空。


“砰。”一個虛無裂縫猛然出現在許林的上空,剎那間便有無數的魂印被吞噬盡去。

許林眼中猛然閃過一道寒光。整個身子猛然直起。“原來你的實力才這麼高,真是找死。”

魂印瞬間便被許林收進體內,十指疾速舞動,濃郁的仙元纏繞其中。

“我讓你知道什麼叫實力的差距。化神。”

無數的符紋融入到許林體內,瞬間便有一層迷濛的光罩將星辰爆炸引起的衝擊擋住,龐大的氣勢從許林身上節節增高。

“我以自身爲載體,以自己爲附體,用那無盡的玄奧,鑄就我成神之軀。”

幽幽的聲音從許林口中傳出,隨即許林的身子便猛然動了。無數的星辰瞬間便被許林一拳轟爆。

手指一劃拉,橫跨天際的虛無裂縫便出現,將無數的星辰殘渣吞噬。

許林的雙眼爆發出無盡的神光,隨即手臂便狠狠的插入虛無之中。“你給我出來。”

二蛋的身影被許林從虛無中硬生生的拉了出來,他臉上還殘留着一抹的不敢相信。

不過瞬間他便反應過來,周圍的星空急速變化,一會如同世界末日,一會如同開天創世,各種手段層起不窮。

對此許林只是輕蔑的一笑。“在這一段時間,我是遇強則強,無敵的存在,你就別白費心思了。”

許林的雙手狠狠的一抓,隨即便有一股龐大的力量傳出,周圍的星空都似乎承受不住龐大的力量瞬間便破碎開來。

隨着星空的破碎,許林二蛋二人的身影也在大殿中緩緩出現。

八星子猛然一驚,隨後便要行動,不過許林卻沒想給他們機會,手掌輕輕一抓,隨即二蛋的身子便迅速乾癟,一道魂魄也被許林收入體內消失不見。

許林舔了舔嘴脣。“現在該你們了。”

還不待八星子有所反應,許林的身子便消失在原地。

一陣悶哼聲閃過,隨即大殿中又多了八具乾屍,將他們的儲物戒指收起,隨即便是一到火焰閃過,這大殿中的九具乾屍便化作飛灰。

見他們都死亡,許林也彷彿失去了全部力量一般,雙眼的神光疾速消退,隨即整個身子便軟軟的倒在地上。

許林心中暗道:這化神的後遺症太猛了,以後還是少用吧。


隨即許林便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王爭見許林倒下,臉色一變,隨即便衝了過來,將一些老頭擋在外面。“我把他帶到靜竹林,有什麼事等他醒來再說。”

隨即王爭便快速飛天而起,往靜竹林飛去。 不知過了多久,許林緩緩的睜開眼,這是在一個竹屋內,裏面很是乾淨。

而這個竹屋許林也很是熟悉,正是靜竹林中的那一個。

許林剛睜開眼便感覺到渾身一陣痠麻,卻是使用化神的後遺症。

師父王爭不知去了哪裏,竹屋內並沒有他。

微微調息了幾個周天,感覺好受了許多,隨即許林便從牀上下來。窗外的竹林依舊是一片蒼翠,陌生中還帶着那麼一點點的熟悉。

不過隨後許林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活動了一下身子,體內的那股虛弱感疾速散去,澎湃的仙元開始在經脈中奔涌,往嘴裏放了一顆丹藥,運轉了一下體內的仙元,隨即便快速的恢復了巔峯狀態。

龐大的神識瀰漫而出,瞬間便將整個靜竹林包圍。

瞬間許林的臉色猛然一變,整個身子瞬間消失在原地。

“師父你怎麼了?”許林站在王爭的身邊,望着前方的雲海輕聲道。

王爭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兩眼紅紅的。“沒事。”

隨後王爭的雙眼便幽幽的望着前方的雲海。

立在兩人前方的是一片斷崖,上面雲海翻騰,煞是壯觀,在太陽的照射下散發着七彩之光,濃郁的靈氣撲面而來。



就這樣兩人在斷崖邊上站了許久,誰也沒有說話。

過了一會,王爭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小林,你什麼時候離開?”

許林雙眼複雜的望着不斷翻滾的雲海。“不知道。”

“唉,觀你紫氣沖天恐怕早已達到那仙人之境了吧。”

許林輕輕的點了點頭。“恐怕是不能陪着你老了,不過這次我好像對自己的身世有一些瞭解了,不過我還得往上面證實。”

許林擡頭望了望天空,眼中盡是複雜之色,光一個辰老的問題就讓他傷透了腦筋,如果往生界內所經歷的一切是真的話,許林還真不知道自己怎麼去面對辰老。

幽幽的嘆了一口氣。“師父,咱們回去吧,我有事要給你說。”

王爭點了點頭,隨即兩人便在騰躍間回到了竹屋內。

許林看了看王爭,隨即手中便閃過一陣耀眼的光芒,隨即兩人的面前便多了一堆的儲物戒指,儲物玉佩等一些儲物須彌法寶。

“這些都是我這些年來得到的東西,你都收着吧。”

“裏面的原主人的印記都被我抹去了,可以任意查看。”

王爭點了點頭,雙眼中還殘留着一抹驚訝,神識融入儲物戒內,順間他的臉上便浮現一股的不敢相信。

微微喘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激盪的心情。“小林,這些東西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這些東西我都用不到了,你就收着吧。”

隨即許林手中又多了一個晶瑩剔透的白玉扳指。“這個你幫我交給許伯伯,裏面我給他留了一段話,還有一些東西,希望對他有點用。”

王爭見許林認真的臉色,隨即便點點頭。“你自己怎麼不去送給他。”

許林搖了搖頭。“來不及了。”

話音剛落,許林的雙眼便猛然爆出一股猛烈的精光。

一股烏雲在許林的頭頂上空疾速聚集而來,眨眼間整個天空便如墨一般漆黑,平地颳起了一陣狂風,將靜竹林的靈竹連根拔起。

濃郁的壓抑氣息從虛空中產生,無數的天劍門弟子在這一刻都感受到了自己胸口發悶,都驚駭的望着上空中不斷翻滾的黑雲。

天劍門內的一些長者都充滿了驚容的看着上空中的不斷旋轉的黑雲。“這是誰在渡劫,好強的威勢。”

隨着黑雲的翻轉,瓢潑的大雨猛然出現,不過這大雨卻是如同墨汁一般,眨眼間便將玄都山染成了黑色,一些來不及躲閃的弟子也都成了黑人。

許林挺立在半空中,眉頭緊鎖,雙眼緊緊的盯着上空中不斷翻滾的黑雲。

隨着旋轉,絲絲電芒開始在其內閃爍,閃動間可以清晰的看見有着絲絲的空間裂縫在其周圍蔓延。

許林的眉毛不由得一挑,這天劫的威勢恐怕是超乎想象,如果在這裏渡劫很可能會將整個天劍門夷爲平地。


不假思索,瞬間許林的身子便疾速閃動,翻身跳入斷崖之中。

如墨的黑雲隨着許林快速移動,眨眼間整個斷崖便內便衝斥滿了黑雲。

看着那個黑雲,王爭的兩眼越瞪越大。“怎麼可能,滅殺雷劫怎麼可能出現在小林的身上,這種天劫可是有萬年沒有出現了啊,而且還都是懲罰那些殺孽過重的修士纔會降下這種天劫,根據歷史記載,這種天劫根本就沒有活路可言,就算是神仙也不能度過,因爲裏面的劫雷是無限多的,就是說,只要你活着,這天劫就會一直存在,而且劫雷一次比一次強。”

王爭眼中露出悲慼之色,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可是那黑雲中傳出陣陣雷鳴讓他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許林跳下斷崖的時候身子便不斷的下降,不過始終有一個黑絲將許林纏繞,連接到上方的黑雲之中。

開始的時候許林將這個黑絲斬斷了無數次,可是最後發現根本沒有任何用處,斬斷一根又會重新長處一根,永遠沒有終止,最後也就不管了。

很快許林邊落在了斷崖的底部,這是一片極是寬大的爛泥潭,裏面生長着無數的兇獸,靈獸,不過他們似乎是感受到了天劫的威勢,都驚恐的躲進淤泥當中,沉入下去不見蹤影。

黑雲也隨這許林的下沉漸漸填滿了整個斷崖,遠遠望去,斷崖內似乎是充滿了滾滾墨水。

許林腳踏一塊青石上,靜靜的看着上空電芒閃爍的黑雲。

“終於來了麼。那就讓我看看你都有什麼本事吧。哈哈。”許林仰天狂吼了一聲,隨即便狂笑起來,面容間盡是睥睨之色。

電芒越發密集起來了,所帶來的威勢讓斷崖下的青藤紛紛化作碎泥,所引發的灼熱感讓下方的爛泥潭疾速乾枯,一些石塊似乎都彷彿承受不住龐大的壓力紛紛開裂,化作石粉。

可不管他的威勢有多大,許林都如一快頑石,任他波浪再大都無法動其分毫。

突然一聲咔嚓在耳旁炸響,許林嘴角微微上翹。“終於肯出手了麼,葉家的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