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張建豪臉卻不動聲色,依舊和身邊的人有說有笑。

秦巖說完話,也不管張建豪理不理自己,轉過身向籃球場的衛生間走去。

他心裏面明白,張建豪絕對會來找他。

看到秦巖走了,張建豪似有意若無意地留意着秦巖。

當他看到秦巖進了衛生間,立即霸道無地推開人羣,徑直向衛生間走去。

圍着張建豪的人特別詫異,不明白張建豪爲什麼突然一聲不響地離開。

不過張建豪自高自大慣了,再加張建豪又是籃球明星,大家也都習以爲常了,也沒有人說什麼。

如果此刻是其他人,這些人肯定會說他沒有禮貌。

張建豪走進衛生間,看到秦巖正站在窗前。

“你來了!”秦巖轉過頭,眯起眼睛打量了一眼張建豪。

“你剛纔說什麼?”張建豪心驚肉跳地看着秦巖。

秦巖不打算繞彎子,開門見山地對張建豪說:“我知道你和鬼簽訂了某種契約,它幫助你完成心願,你給它提供它需要的東西對不對?”

聽到秦巖的話,張建豪驚訝無,他立即眯起眼睛打量起秦巖,一字一句地問:“你是誰?”

“你別管我是誰!總之我是來幫你的!只要你現在願意,我可以幫你除掉那隻鬼!”

“你真的可以嗎?”張家豪激動無。

自從和那隻鬼簽訂契約以來,張建豪每天晚都忍受着非人一般的折磨。

逍遙章 他特別想除掉那隻鬼,但是他請的道士都死了,因爲那隻鬼太厲害了。

原來這隻鬼不是國內的鬼,而是一隻外國鬼。

事情要從十幾年前說起。

張建豪他爸張康十幾年前去泰國旅遊的時候,聽說本地人喜歡養小鬼,因爲養小鬼可以保平安招財寶。

恰好這個時候,張康的生意是越來越差勁。

原本張康是不相信這些的,他覺得這是封建迷信,不過抱着死馬當活馬醫的態度,張康託人買了一件佛牌。

所謂的佛牌其實是用冤死的小孩骨頭和陰土做成的,然後再施法將小孩的魂魄困在佛牌**人驅使。

買回來佛牌之後,張康根據龍婆的指點開始供佛牌。

誰能想到這佛牌特別管用,張康的生意不但扭虧爲盈,而且是越做越大。

與此同時,張康的野心開始膨脹了,他想衝出石市,將生意做到全省,乃至全國。

這個時候,佛牌裏面的女鬼童要求張康每天將食指的鮮血滴進供養碗裏,然後在心默唸三遍咒法。

張康不知道是計,按照女鬼童的要求,接連這樣做了七天。

這樣,張康變成了女鬼童的人僕,天天供女鬼童驅使,活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後來這件事情被張建豪知道了。

不過張建豪只知道他爸養了一隻小鬼,並且因此而飛黃騰達,掙了億的家產,只是他並不知道他爸已經被控制了。

張建豪爲了得到他們學校的一個女孩青睞,請求小鬼幫他提高球技。

原來這個女孩特別喜歡籃球,因爲籃球她喜歡了他們學校一個特別會打籃球的男生。

小鬼幫助張建豪提高了球技,卻收張建豪當了人僕。

不過這是張建豪後來才知道的。

只是當張建豪知道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

秦巖不可置否地點了點頭:“當然可以!抓鬼除妖是我的專業!”

說罷,秦巖打了一個響指,一縷幽藍的魂火出現在秦巖的指,秦巖拿出一根菸,用魂火點燃,深深地吸了一口香菸。

看到秦巖露了一手,張建豪激動無,他一把抓住秦巖的胳膊大聲地說:“太好了,只要你能把那隻惡鬼除掉,我給你二十萬。”

在張建豪看來,二十萬可不是一個小數目,秦巖聽到後絕對會激動無。

只是他卻不知道,現在的秦巖已經不是當初的秦巖了。

以前的秦巖別說是二十萬,是兩千塊他也激動無。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兩千萬擺在秦巖面前,秦巖都不一定會在乎。

每個月狐狸精美容公司的利潤都在兩千萬,這還不包括古墓醫藥公司。

看到秦巖沒有反應,張建豪有些驚訝。

如果是其他人,肯定會露出欣喜的表情。

他之前找過好幾個道長,這些道長聽說他願意出二十萬,一個個喜笑顏開,像了頭獎一樣。

莫非他嫌少?應該是這樣的!能一眼看出我被惡鬼纏身,並且和鬼簽訂了契約的人可只有他一個。

之前張建豪找的那些道長,根本沒有這樣的本領。

想到這裏,張建豪伸出四根指頭:“我給你四十萬怎麼樣?”

能者多得的道理張建豪懂得,所以他直接給秦巖翻了一番。

秦巖搖了搖頭:“我一分錢不要!”

“什麼?”張建豪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他沒有想到秦巖會這麼說。

“我說了,我一分錢不要!不過你如果按照我說的做,我現在可以幫你除掉!”

“你讓我做什麼?”張建豪眯起了眼睛,不由想到了女鬼童讓他簽訂契約的事情。

張建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他覺得秦巖也是那樣的人。 “很簡單,不要參加這次賽了!”

“什麼?這麼簡單?”張建豪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他沒有想到秦巖的要求這麼低。

之前張建豪請的那些道士,即便付給了他們豐厚的報酬,他們也會想方設法的從張建豪身再刮下一層油。

可是現在秦巖卻只是讓他不要參加賽,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你爲什麼要這麼做?”張建豪好地問,他想不明白秦巖爲什麼不要錢。

當今社會,人們都是逐利的。

他覺得秦巖即便是世外高人也應該是逐利的人,因爲神仙也需要供奉,佛祖也需要崇拜,否則的話他們也不會將金身放在廟宇。

“因爲我們學校要贏這場賽!”

“這麼簡單?”

“這麼簡單!”秦巖回答的很乾脆,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過了好一會兒,張建豪才點了點頭:“你真是令人難以捉摸!”

“這麼說你答應了?”秦巖翹起嘴角笑起來。

“不,我沒有答應!”張建豪搖了搖頭。

聽到張建豪的話,秦巖眯起了眼睛,他想不明白張建豪爲什麼要拒絕他。

秦巖根本不知道,張建豪之所以和女鬼童簽訂契約,正是因爲他要變成籃球巨星,登籃球寶座的第一人。

如果他現在退縮了,他所付出的一切會變成徒勞。

“咱們能不能換個要求?如說我給你一百萬!”張建豪雖然拒絕了秦巖,但是他還是希望秦巖能幫他除掉女鬼童。

而且她覺得秦巖肯定不會拒絕他。

一百萬對於很多人來說,一輩子都掙不到,他將秦巖也當成了那種貪財而沒有能力的人。

“我對錢沒有興趣,我剛纔已經說了,我只要你退出賽!”秦巖不爲所動地說。

一百萬對於秦巖來說實在是一個小數目。

聽到秦巖的話,張建豪皺起了眉頭,他覺得秦巖太貪婪了,一百萬居然都不滿足。

其實他根本不知道,一百萬對秦巖來說,只是一筆很小很小的錢。

像普通人手的一兩百塊錢。

爲了自己的性命,也爲了自己爸爸的性命,張建豪準備再給秦巖加一百萬,他覺得這樣秦巖肯定會答應。

“這樣吧!我再給你加一百萬。兩百萬怎麼樣?”

張建豪瞪大雙眼緊緊地盯着秦巖,他覺得秦巖這一次肯定會心動。

但是他卻不知道,他是多麼的可笑。

秦巖實在是懶得再和張建豪廢話了,他準備讓張建豪看看自己的財力,同時讓張建豪閉嘴。

拿出手機,秦巖打開了銀行軟件。

通過輸入密碼和驗證碼,秦巖打開了銀行賬戶,並且將餘額調了出來。

“你自己看看吧!”秦巖將手機塞進張建豪的手。

張建豪一臉蒙圈,不明白秦巖是什麼意思,不過他還是接過了秦巖的手機。

當張建豪看到一連串數字後呆住了:怎麼會有這麼多錢?這是幾位數?

忍不住心的好,張建豪像小孩子數數似得,一二三四地向數去。

當他數到九的時候被徹底驚呆了。

九位數的存款那可是億元啊!他老爸那麼有錢,他的賬戶裏面也不過是區區七位數。

雖然七位數距離九位數只差兩位數,但是九位數卻是七位數的幾十倍,甚至是百倍。

“這……這是你的錢?”張建豪雖然看到賬戶面寫着一個秦字後面跟着一個星號,但是他依舊不敢相信秦巖這麼有錢。

“不是我的難道是你的?”秦巖冷冷地說。

“可是……你……想不到你這麼有錢,剛纔真是不好意思!”張建豪最終反應過來了,他的臉在瞬間變得一片通紅。

此時此刻,張建豪覺得自己特別愚蠢,這像一個百萬富翁在向一個億萬富翁炫耀一樣。

那種丟臉的感覺,令人終身難忘。

“張建豪,我不缺錢,你如果想讓我幫你除掉女鬼童,你最好按照我的意思去做!”

秦巖再次聲明瞭自己的意思。

但是張建豪實在是不想放棄,如果放棄了相當於放棄了他一輩子的夢想。

不過爲了自己的性命,張建豪接受了秦巖的建議:“好吧!我接受!”

“嗯!等這場賽打完,我幫你除掉那個女鬼!”秦巖轉過身走了。

幾分鐘後,賽馬要開始了,夏雪尼趕快催促秦巖:“秦巖,你趕快去換衣服啊!”

“夏老師,今天我不用場張迪他們也能贏了!”

“嗯?爲什麼?”夏雪尼疑惑無地看着秦巖,不明白秦巖爲什麼這麼說。

“因爲張建豪今天不會場!”

聽到秦巖的話,夏雪尼忍不住向遠處的張建豪望去。

此刻張建豪雖然悶悶不樂,但是他沒有一點傷痛在身,也是說張建豪絕對會場。

夏雪尼以爲秦巖不想幫她,立即再次催促道:“你別油嘴滑舌了,趕快去換衣服吧!”

“夏老師,你一定要相信……”秦巖的話還沒有說完,張建豪在此刻突然抱住肚子大聲叫起來,然後“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並且在地滾來滾去。

張建豪的隊友和教練看到這裏,一個個趕快將張建豪扶起來,大聲地詢問他怎麼了。

張建豪並不再說話,只是一個勁地指自己的肚子。

那意思好像在說自己的肚子疼。

看到這裏,夏雪尼愣住了,她沒有想到會出這種事情。

“怎麼樣?我說的沒有錯吧!他無法賽了吧!”秦巖笑眯眯地說。

“是你在搞鬼吧?”夏雪尼終於反應過來了,秦巖可是道家高手,不但會捉鬼擒妖,連功夫也是一流。

以秦巖的實力對付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那絕對綽綽有餘。

秦巖搖了搖頭:“不是,是他自己裝痛不願意場!”

“爲什麼?”夏雪尼十分糊塗,她想不明白張建豪爲什麼要這麼做。

她記得清清楚楚,張建豪對這次第一可是勢在必得。

“計劃趕不變化吧!他改變主意了!”秦巖聳了聳肩。

“這又是爲了什麼?”夏雪尼出於好,準備打破砂鍋問到底。 爲了轉移夏雪尼的視線,秦巖指着張建豪說:“夏老師,你快看,張建豪被送走了!”

夏雪尼轉過頭向張建豪望去。

張建豪被人攙扶着,一步一步地向籃球場外走去。

看着張建豪顫顫巍巍的樣子,秦巖一陣無語,他沒有想到張建豪這麼會裝。

“夏老師,既然沒事了,那我先走了!”

不等夏雪尼說話,秦巖轉過身走了。

離開籃球場,秦巖開車尾隨着張建豪來到醫院。

剛剛被送進醫院不到十分鐘,張建豪精神抖擻地從醫院大門口出來了。

“來吧!”當張建豪走到秦巖車邊的時候,秦巖打開了車門。

看到秦巖開着奔馳s600,張建豪眼閃過一陣羨慕,他現在開的不過是寶馬七系,和奔馳s600差了兩個檔次。

不過張建豪覺得秦巖太低調了,以秦巖的身份,至少也應該開賓利,甚至是蘭博基尼和法拉利。

坐車,張建豪恭敬地對秦巖說:“秦大師,您這是?”

“走吧!去你家看看那個纏着你的女鬼!”既然答應了張建豪,秦巖不會食言。

他準備利用打籃球的時間幫張建豪把事情辦了。

“真的嗎?太好了!”張建豪激動無地說。

“嗯!你給我指路我來開!”秦巖一邊啓動發動機一邊對張建豪說。

十幾分鍾後,秦巖開車來到了張建豪的家。

張建豪的家也住在別墅區,無論是裏面的景觀還是安保那都是一流的。

剛剛走進張建豪的家門,秦巖感覺到一陣陣陰風從屋裏面滲透出來。

“主人,這個女鬼童交給我吧!”慕容雪菡自告奮勇地說。

“可以,你去吧!”秦巖現在都懶得對付鬼靈,因爲它們實在是太弱了,秦巖伸出一根手指頭都能捏死。

所以這些事情,秦巖準備交給慕容雪菡。

愛情特攻:回首恨別離 其實讓慕容雪菡對付鬼靈,那也是大材小用。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