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本來就不是你們人類,要人性有什麼用?我有獸性便夠了。」

夜冰依:「……」

翌日一早。

關於自己寶貝女兒的性命,帝玄胤便早早的來到納蘭家族的附近,來赴約。

遠遠的,便看到了一個妖里妖氣的男子,站在那裡。

他眯起眼睛,冷喝道:「果然是你!」

「呵呵,是我呀,我的好兄弟。」陌玉上下打量著他,又嘆息的搖頭搖頭,「你還是一如既往的令人滿意,只是,你又太讓我失望了。 陳志凡接着道:“既然焦大哥不在,你去叫老闆娘下來,還有後廚的這些兄弟,這頓酒我請了!”

曲靖風一愣,接着吃驚的道:“你可想好了,這一頓飯下來可能在都市買一套房子了!”

陳志凡揮揮手道:“沒事,都小錢!”

曲靖風咂咂嘴,羨慕的道:“嘖嘖,到底是有錢人!行,我就滿足你這個願望!”說完便去找曾小琴和後廚的那些人,順帶讓後廚的人去關了酒店的門,今天歇業。

後廚的這些兄弟們還是有些拘謹,不過看到桌子上的茅臺之後,都露出了貪婪的神色。

這樣的酒,一瓶就是他們一年的工資,如果不是今天陳志凡請客,只怕這輩子都沒機會喝這麼好的酒了。

陳志凡笑着道:“兄弟們,千萬別客氣,今天你們喝多少都算我的,所以你們就敞開了喝,不醉不歸!”

在後廚人員的一片讚揚聲中,曾小琴來到了包廂,笑着說道:“兄弟說哪裏話呢,聽文龍說,當初如果不是你,就沒現在的我了。你喝幾瓶酒還要掏錢,這要是傳出去,不讓人罵死我們啊!”

陳志凡擺擺手,面帶微笑道:“一碼歸一碼,嫂子你如果這樣說,可就是見外了!”

兩人閒扯了半天,曾小琴拗不過陳志凡,只好約定,這桌子的菜免單,酒水錢由陳志凡負擔。

這桌菜算起來也有五千塊錢了,陳志凡也不好再堅持,只好勉強答應了。

曾小琴端起一杯酒,道:“這杯酒,先敬兄弟,感謝兄弟的救命之恩!”

陳志凡急忙端起一杯酒,回敬道:“嫂子言中了,全靠大家的努力!”說罷一飲而盡,接着勸道:“嫂子你隨量!”

曾小琴道:“雖然我不會喝酒,但這杯酒必須得喝完,後面我就不陪兄弟了!”

陳志凡點點頭,曾小琴也是一飲而盡。

緊接着,曾小琴又端起一杯酒,道:“這杯酒,是替你大哥敬的,他今天有事出去了,我替他敬你!”說完這句話,曾小琴眼中顯現出一絲複雜的神色。

陳志凡急忙又端起一杯酒,曾小琴接着道:“我身體不好,這杯酒就讓小曲代替可好?”

陳志凡急忙道:“當然可以!”

曲靖風接過曾小琴手中的酒,笑着說道:“這麼好的酒,一輩子也喝不了幾次,老闆娘你多敬幾杯,我都代了!”

曲靖風的一番話,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接下來,後廚的師傅們也都放開了,吆喝着猜拳喝酒,觥籌交錯之間,他們都有些高了。

陳志凡擺這一頓飯的目的,首先是看看這些人裏面到底誰有異常;其次,既然是告別,搞隆重一點,他們才能相信。

看着飯桌上人的表現,陳志凡的心裏漸漸的有了主意。

差不多中午兩點的時候,陳志凡起身道:“嫂子,小曲,各位大哥,我這就走了,有空再回來看你們!”

曾小琴勸道:“要不等你焦大哥回來之後再走吧!”

陳志凡道:“算了,人生何處不相逢,天下也沒不散的筵席。我有要事在身,不能不走了!”

衆人又勸了半天,陳志凡執意要走,他們也沒辦法,只好說了一些送別的話還有後會有期之類的。

一看酒瓶,差不多有十來個了。陳志凡笑着道:“這張卡上有五十多萬,你留着吧!”說完把卡交給了曾小琴。

曾小琴面露男色,道:“兄弟,這個可不行啊!這頓飯最多也不過三十萬,你給這麼多,你焦大哥回來我沒法說啊!”

陳志凡玩味的道:“焦大哥會明白我的意思的!”說完話,陳志凡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酒店。

既然對方要逼陳志凡不插手這個案子,他只有離開,纔是最好的選擇。

可現在倪子寒仍然在他們手中,陳志凡又怎麼會真心走開呢。

陳志凡在酒店外面的銀山神木林中,找了一個相對隱蔽的地方,飛了起來。他知道,這時候,一定有一雙眼睛盯着他。而他,也必須給對方自己要離開的假象。

飛離了西班市,陳志凡開始着手接下來的事情。

這次離開以後,陳志凡便不能再以正常的身份去西班市了。不過,倪子寒怎麼說也是幫自己的時候才被抓的,就算是違反天規,他也在所不惜。

一直等到了晚上,陳志凡脫離肉身,緩緩的向着西班市飛去。

陳志凡在自己周圍放出法力,確保自己的行蹤不會被對方發現。雖然到目前爲止,陳志凡也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但從這些操作中可以看的出來,對方的勢力不小。

最先回到的地方,便是焦文龍的酒店。

中午吃飯的時候,陳志凡便發現,曲靖風身上有太多耐人尋味的地方。至於曾小琴,看起來和常人無異,但說話好像有些躲躲閃閃。

這兩個人裏面,曾小琴應該比曲靖風要容易對付,爲了不打草驚蛇,陳志凡決定先從曾小琴身上查起。

可等曾小琴再一次出門的時候,陳志凡驚呆了。

曾小琴的打扮跟陳志凡和倪子寒在出租小屋那裏見到的那個女人一模一樣。

陳志凡驚出了一聲冷汗,隨即悄悄的尾隨其後。

等到了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陳志凡祭起法力,創造了一個絕對封閉的環境。

這個環境,就算是天上的神仙,也看不出端倪。

收拾好了這一切,陳志凡才現身,站到了曾小琴的身邊。

“嫂子,這是準備去哪裏啊!”陳志凡玩味的開口說道。

陳志凡的突然出現,讓曾小琴大吃一驚,失聲道:“你怎麼回來了!”

陳志凡淡淡的笑着道:“沒想到吧!”

曾小琴迅速調整好狀態,笑着道:“兄弟你回來,那是好事啊!”

陳志凡繼續笑着道:“嫂子心裏其實並不是這麼想的吧!”

曾小青看着陳志凡氣定神閒的樣子,面色慌張的道:“怎麼會呢,兄弟是我的救命恩人…”

“夠了,我不想再聽到這樣的話了!”陳志凡的口氣突然嚴厲起來。 倘若你當初乖乖聽我的,我們兩個一起,你助我打著天下,現在該是有多麼的美好的一件事情?」

帝玄胤冷冷的望了他一眼:「我跟你之間,早就恩斷義絕,毫無任何干係。

我今天來是來找我的女兒的,你到底把我的女兒放在了哪裡?趕緊還給我,否則,我便殺了你!」

「急什麼?你的女兒並不在這裡,我過來,是和你討論一些事情。」陌玉不疾不徐道。

「我跟你這種人有什麼好討論的?我只要見到我的女兒,既然我女兒不在你這裡,那麼我就先殺了你。

任何人敢動我的寶貝女兒,都只有一個下場,死。」

帝玄胤是真的動怒了。

他的底線便是自己的家人,可他偏偏觸動了他的家人,那麼陌玉也就沒有再活著的必要了。

陌玉臉色一變,抬手止住他道,「等等,我這次跟你說的話,是跟你的夫人有關,這樣的消息你也不想聽嗎?」

帝玄胤冷哼一聲,「你是什麼人,我又豈會不知道?你會這麼好心來告訴我什麼事情,無非又是挑撥離間,或者是對我們夫妻不利的事情罷了。

既然都是廢話,那麼你也不用說了,去死吧。」

陌玉的臉色又是一變,說道:「你不要衝動,我今天可不是來找你打架的,我是來跟你做一些交易的。」

「跟我做交易,你認為你配么?」夜冰依凌厲的口吻,囂張的說道。

「陌玉,你搶走了我的寶貝女兒,觸犯了我的底線,今日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過你,所以,拿命來吧!」

話音一落,帝玄胤渾身的氣勢暴漲,衣袍獵獵生風,一頭墨發飛揚。

他周身的氣息冰冷,雙瞳中折射出駭人的殺氣,正要一觸即發。

陌玉眯起眼睛看著他,沒有想到,和他分開這麼久,他變得比他還要出色,這才多久啊。

原本,他才是最厲害的那一個。

隨後,他眯起眼睛,看著四周的閃爍著的光芒,「你居然為了對付我,還在這裡提前布下了大陣?」

他說著,搖了搖頭,又突然笑了起來,「不過,雖然你想要殺我,但是恐怕要讓你失望了,你今天殺不了我。」

他嘴角的笑意高高揚起,這讓一向對他十分了解的帝玄胤嗅到了一絲不正常的意味。

冷冷地皺起眉,莫非還有什麼東西被他忽略了么?

陌玉又笑了笑道:「咱們這麼久沒見面了,既然你非要和我切磋一下,我也願意作陪,只不過在這之前,我還是要告訴你,你的孩子並不是我擄走的,而是另有其人。

而那個人,還跟你的夫人有關係。

而且那個人是誰,你心裡應該有數吧?」陌玉笑得意味深長。

帝玄胤緊握拳頭,咬牙道:「你是說姬流音?」

「沒錯,就是他拐走了你的女兒。」陌玉道。

「呵,你和他都是一丘之貉,你為什麼要出賣你的自己人?告訴我這個消息?」帝玄胤冷靜下來,眯起眼睛道。

「因為我們需要一個斷情絕愛的人,需要一個冷靜之人,所以,你應該知道我這麼做的目的。」陌玉笑了笑道。 聽著他的話,帝玄胤沒有回答,因為這和他想要殺了他,根本是兩回事。

「好,既然你話都說完了,那麼你可以去死了,任何傷害我家人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帝玄胤不再廢話,手中的長劍在空中劃出一抹銀色的弧度,氣勢如虹。

周邊的氣息,也隨著他的走動,發生了變化,一陣罡風吹起,狂風四起,瞬間,無數道氣旋朝著陌玉涌去。

但是陌玉的身體飄忽不定,瞬間變化了很多個位置,不愧是一代妖王陌玉。

可是,即便他再怎麼厲害,在這陣法當中,也是由陣法的主人來操控。

帝玄胤的身形也是變幻莫測,瞬間轉換了數十個位置。身體如劍,人劍合一,一股王者的氣息,瀰漫開來。

隨後,一道旋渦以帝玄胤為中心,猛然朝著陌玉迸發而來。

直接朝著陌玉的心口而去,這氣息,將他緊緊的鎖定,「啊!」

陌玉慘叫了一聲,凄厲的嗓音不斷的迴旋。然後,他的身體瞬間變成了一片黑霧,消失得無影無蹤。

看到這一幕,帝玄胤眉心緊蹙,可惡,居然只不過是他的一個分身!

他知道他們擁有皇甫家族血脈之人,都有著一個技能,陌玉身體里有皇甫家的血脈,自然也可以修鍊那個分身武技。

他剛才說自己殺不了他,他還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如今他總算知道了。

今天他特意不下了大陣,就是想讓陌玉死在這裡,卻沒想到,只殺了他一個分身。

這讓帝玄胤很失望,隨後,他走出了陣法,看向埋伏在附近的納蘭家主:「外公,我先行一步,我擔心依依一個人會有危險。」

說完之後,他便急急召喚出自己的獸寵,迅速的飛行而去。

納蘭家主一行人從暗地裡走了出來,本來以為還要大打一場,誰知道他的外孫一個人便直接把對方給殺了。

看著帝玄胤匆匆離去的背影,納蘭家主也沒有遲疑,飛快的朝著他的方向追趕而去。

在煉丹堂附近的山野里,夜冰依此刻也來到了約定的地點。

這裡,一片荒蕪,卻還有一個古老的寺廟。

對方讓她過來,可是她來了人,還沒有見到他們的人影。

夜冰依一邊觀察四周的情況,一邊耐心的在等待著。

不久之後,在寺廟的后尾處,走來了一個身穿輕紗飛揚的女子,女子身後,還有這一個亦正亦邪的男子,正是陌玉的本人了。

在他們這個角度,剛好可以看到在那裡漫步觀察著四周的女子。

……

女子的臉上系著一塊輕紗,露出一雙魅惑的眼眸,她打量著那女子,眼中閃過一抹驚艷。

難怪她的兒子會對她如此著迷,果然是天姿國色。

「她的身上擁有著精魄,她也有能力打開它們的力量,精魄等同神器,所以她的來歷肯定不一般,她又姓夜,我覺得,她應該是被夜神殿那些人稱為禁忌一般的夜族人存在。」在皇甫一夢的身旁,陌玉說道。

「夜族人?」皇甫一夢聞言輕笑一聲,「沒想到這個女子居然還有著這樣的身份。」 “兄弟你…”曾小琴不知道陳志凡爲何突然間會變得神色猙獰,聲音顫抖的說道。

陳志凡面色鐵青,冷冷的道:“我焦大哥多好的一個人,你爲什麼要害他?”

曾小琴驚訝的看着陳志凡,喃喃道:“兄弟,焦大哥對我好,我怎麼會不知道!”

“既然知道,爲什麼揹着他做這些事?”其實陳志凡也不知道曾小琴和那個女人到底有什麼關係,之所以這麼說,是爲了詐詐她,看她到底在做什麼。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害焦大哥!就算是死,我也不會去害焦大哥!”曾小琴語無倫次的道。

“那你現在是在做什麼?”陳志凡冷冷的道。

“兄弟,你聽我說,我也沒有辦法啊!”曾小琴絕望的說道。

“焦大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陳志凡口氣軟了下來,焦急的問道。

曾小琴絕望的搖搖頭,一句話也不說。

陳志凡知道,這件事情,曾小琴一定知道很多的祕密。但是礙於多方面的原因,現在不敢對他說實話。

考慮到這一點,陳志凡想到,或許焦文龍遭遇了和倪子寒一樣的事。

現在唯一的辦法是打消曾小琴的顧慮,讓她說出自己知道的祕密,自己纔有辦法救他們。

“嫂子,我再叫你一聲嫂子!你如果相信我的話,把你知道的所有事都告訴我,或許這是救焦大哥唯一的辦法了!”陳志凡近乎哀求的說道。

曾小琴抿了抿嘴脣,欲言又止。

陳志凡接着道:“這裏已經被我完全封鎖了,什麼聲音都不會傳出去,嫂子你如果想說什麼,就放心的說吧!”

曾小琴搖搖頭,喃喃的道:“不可以的,我現在只要說了,焦大哥立馬就沒命了!”

從曾小琴的這句話,陳志凡已經判斷出來,焦文龍果然是被綁架了。

陳志凡繼續道:“嫂子,你聽我說,我不會害你們!只要你現在說出來,如果焦大哥被害的話,我給他償命!”

曾小琴看着陳志凡,突然間雙眼噙滿了淚水。

看得出來,她的內心非常的糾結。雖然他知道陳志凡有本事,但對方几乎強大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

想了半天,曾小琴終於下定了決心,咬着嘴脣說道:“兄弟,我相信你,如果這次你焦大哥死了,我也不活了!”

陳志凡道:“你放心,有我在,不會有人死!”

曾小琴淡淡的點點頭,道:“你焦大哥被人綁架了!”

陳志凡心中早有了判斷,所以當曾小琴說出這話的時候,陳志凡並沒有表現的有多詫異。他點點頭,示意曾小琴繼續說。

看着陳志凡的樣子,曾小琴疑惑的道:“兄弟你好像早就知道了?”

陳志凡點點頭,道:“和我想的差不多!”

曾小琴疑惑的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瞎猜的,嫂子你還是繼續說吧,時間不多了!”

曾小琴也不敢耽擱,將這段時間來所有的事情全部講了出來。

就在陳志凡離開酒店的那天,一個女人,揹着一個大包,風風火火的跑進了酒店。

前臺的曾小琴看到女人,以爲是遇到了壞人,急忙上前關切的問道:“怎麼回事啊姐姐!”

“有壞人追我,快點救救我!”女人驚慌失措的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