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林青山說出這些話之後,林無敵到並沒有什麼一樣,臉上依舊保持着那憨厚的笑容,眼神清澈看着陳若柯。

陳若柯也看得出來,在林無敵眉心處有四顆紅色印記,和王胖子眉心那三顆黃色印記一般。王胖子是人道三品修爲,而這林無敵確實修羅道四品修爲!

“陳哥,以後俺便跟着你了”林無敵笑呵呵的數道。

“那,林兄弟,多謝!”

“陳哥不必客氣,俺爹和俺說過,咱們都是道門中人,俺幫助你是應該的,你以後叫俺無敵就行,俺喜歡俺身邊的人這麼叫俺”

沒有人會想得到,這個憨厚的漢子如果真的發起瘋來,將會化身爲修羅地獄的惡魔!

陳若柯看向林青山還有土山道人並沒有什麼異樣,隨即看向林無敵笑道:“好,無敵兄弟!”

這時土山道人也說話了:“少主,我們這羣老傢伙不可能一直在您身邊嗎,以後富貴也跟在您身邊輔佐與您吧”

“嘿嘿,陳哥”

王胖子不好意思的說道。

其實王胖子以前就和林無敵相識,只不過每次王胖子總會繞開林無敵這個大塊頭,實在是因爲這傢伙太過暴力,雖然現在看着人畜無害但這傢伙是真狠啊,王胖子好幾都次因爲嘴欠而被林無敵狠狠地收拾了一頓! 林青山兩個老傢伙見三個年輕人現在都認識了,而且看樣子相處的還算不錯,心裏也稍稍放心了許多。

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換舊人,林青山這一輩雖然還沒有完全退出這個舞臺,但他們卻要刻意的將這個舞臺留給年輕人,因爲他們堅信,他們的後輩能夠創造更加輝煌的歷史!

陳若柯三個年輕人在一旁拉的熱火朝天,而兩位老人卻安靜的坐在一邊看着這三個在將來叱吒風雲的年輕人,笑眯眯的品着茶。

就在這時,包房之中突然多了一個人,是個女子!

“嗯?”

不僅是陳若柯,林青山等人皆眯起了眼,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慢着!”

待陳若柯看清來人之後,正是小妖。

“前輩,這是小妖,是自己人”

陳若柯解釋道。

經陳若柯這麼一解釋,衆人才放下戒備之心,小妖本就不屬於人類範疇,而在這個包間的幾個人也都是和鬼神打交道之人,有鬼擅闖,他們自不會放過,但陳若柯說是自己人那就沒事了。

其實這幾個人沒有一個是普通人,即便陳若柯有一隻鬼當手下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見衆人沒有什麼異樣,陳若柯這才平靜的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小妖是自己派去保護雲凌萱的,現在小妖的出現令陳若柯有了一絲不祥的預感,這才連忙問到,雖然雲凌萱至今未何自己同房,但依舊是自己的老婆,而且自己對雲凌萱還有着極深的感情。

小妖神色有些慌張,說道:“少主,雲小姐出事了!”

陳若柯:“什麼事?!”

陳若柯一聽說雲凌萱出事,眉頭挑起,眼神深處有着一股擔憂之色。

“雲小姐剛纔突然暈了過去,現在已經醒了過來但卻······”

“說!”

“雲小姐雖然醒了過來但卻好像很茫然,貌似是失憶了,她的身體還忽冷忽熱,性格時好時壞,現在整個人都是冰冰的,好像有些不正常,我已經將小姐送回家了”小妖戰戰兢兢的說道。

“行,我馬上回去!”

陳若柯說罷,站起身轉頭看向林青山等人,說明情況之後便要回家,但林青山卻吩咐林無敵還有王胖子一同隨着陳若柯回家去,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

林青山還不知道陳若柯有老婆的事情,但看到陳若柯如此着急想必定是非常重要之人,也就派了兩個小輩一同前往,如果到時候有什麼難辦之事可以及時通知他們。

陳若柯並未推脫,而且他一個瞎子想要回家也需要有人領着,黑子並未帶出來。

雲天別墅區。

陳若柯帶着兩人回到家之後,黑子噌的竄了出來,但有的看着陳若柯。

“黑子”

“嗷!”

“我知道了”

陳若柯沒有再多說話,而是徑直前往雲凌萱的臥室。

雲凌萱的臥室門被打開之後,裏面一片黑暗,雖然現在是白天,但臥室之中窗簾緊閉,不留一絲縫隙,陽光透不進來,臥室之中有些陰冷氣息。

陳若柯眉頭一皺,但卻並未發現臥室中有什麼髒東西,而且他也能夠看出來雲凌萱並非是被小鬼上身。

而且有小妖在雲凌萱身邊守護不可能會有小鬼近身的。

那問題就只能是出在雲凌萱自己身上了。

此時的雲凌萱坐在臥室的窗邊,雖然緊緊地拉着窗簾,但云凌萱卻呆呆的看着窗外,雙目無神,身上那股天之驕女的女神氣質消失的無影無蹤,但渾身上下散發着一股子陰冷氣息,令人生懼。

“陳哥!”

王胖子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陳若柯並未回頭,向身後擡起手阻止了王胖子說話。

“萱萱?”

陳若柯試探性的叫道。

坐在窗邊的雲凌萱似乎是剛剛聽到有人在叫她,緩緩的轉過頭,面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那精緻的面孔此時竟然非常的憔悴,看向陳若柯的眼神好像不認識一般,黛眉微皺似乎在努力回想着什麼,神色間明顯掙扎了一下。

去鼓浪嶼的路上 “你······”

雲凌萱沙啞着聲音想說什麼,但卻沒有說出來,而是再次恢復了那陰冷的一面轉頭看向窗外,後面便沒有繼續搭理陳若柯。

陳若柯衝着身邊的小妖問道:“小妖,她是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的”

小妖回想了一下說道:“上午九點左右,雲小姐正在處理一個文件,然後身體突然間震顫了一下,隨後我邊看見她趴在了桌子上,並沒有什麼異樣好像是睡着了,我就沒有多心,但當雲小姐醒過來之後,眼神迷茫,臉色時不時地變換,好像,就好像是有另一個人在她身體裏面一樣”

“另一個人?”

陳若柯眼睛微微眯起,眉頭久久沒有舒展開來。

雲凌萱是陰陽共體他是知道的,陰陽共體這種體質就是一個身體之中存在兩個靈魂,但由於雲凌萱本質是人,所以身體一直都是由陽魂主導,現在雲凌萱好像是另一個人,難不成是雲凌萱體內的陰魂甦醒出來作怪?

陳若柯想了半天感覺這種可能性非常之大,無論是陰魂還是陽魂其實都是一個獨立的存在,只不過陰魂一直被壓制,意識比較淺罷了,但如果有機會的話,陰魂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壓制陽魂佔據身體,行使身體的主導權。

雖然平時雲凌萱愛招鬼,但那都是小鬼並無大礙,但前天晚上雲凌萱和他一起經歷了那紅眼厲鬼,有可能是煞氣入體,驚動了一直蟄伏在體內的陰魂,這纔出來作怪的!

陳若柯再次嘗試這叫道:“萱萱”

不過雲凌萱並未有所反應,好像沒有聽見一般,依舊自顧自的在那邊靜默。

此時雲凌萱身上的氣質與平時的氣質簡直是大相徑庭,以前的雲凌萱對陳若柯雖然是冷冰冰的但卻也有着一絲感情,有着自己的態度,但是現在對陳若柯的聲音確實置若罔聞,彷彿沒有聽到一般。

“陳哥,這是怎麼回事?”

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的林無敵開口問道。

林無敵看到雲凌萱的時候內心一陣激動,如此完美的女子竟然是陳哥的老婆,仙子一般的容顏,婀娜的身材,這簡直就是每個男人理想中的完美女人,但是接下來看到的這一幕卻令林無敵有些失望,雖然長得非常還看但卻似乎不近人情,根本就沒有人的氣息,這纔不由得疑惑的出聲問道。

陳若柯苦笑着摸了摸鼻子:“或許,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陳若柯從未接觸過這種事情,以前驅除小鬼哪怕是前天與那紅眼厲鬼交手都不是像現在這樣束手無策。

陳若柯看着林無敵還有王胖子那怪異的眼神連忙解釋道:“她平時不是這樣的,應該是發生了什麼特殊的事情,我先看看吧”

陳若柯可不想讓自己的老婆在自己的好朋友心目中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這才解釋了一番,王胖子還好些畢竟和雲凌萱接觸過,但是林無敵卻沒有的。

小妖安靜的站在一旁,顯然有些不知所措,嬌俏的小臉寫滿了自責,低垂着頭很像一幅受氣的樣子。

“小妖,這不怪你,我想想辦法吧”

陳若柯感覺到身旁的小妖的情緒波動,出聲安慰道。

“少主,要不您聯繫一下主人,看他有沒有辦法?”

棄君恩:醜妃要休夫 小妖建議道。

“找那個老傢伙?”

陳若柯轉念一想確實可以,自從來到h市之後就沒和那個老傢伙聯繫過,但是······

陳若柯尷尬的問道:“小妖,你知道怎麼聯繫他嗎”

小妖神色古怪看了陳若柯一眼:“少主,主人他是不用手機什麼的,但您卻可以通過鬼戒和他聯繫”

“嗯? 都市妖孽修真醫聖 怎麼弄”

“您只需要將一滴精血滴在鬼戒之上,因爲上面本就有主人的精血,然後您使用通心咒,主人那邊就可以感應得到了”小妖解釋道。

“好,我先問一下”

隨即,陳若柯也沒有在意林無敵還有王胖子,直接在雲凌萱的臥室中,開始聯繫老傢伙。

大約十分鐘之後,鬼戒終於有了反應。

“小混蛋,你還記得老子啊”

鬼戒之中傳來陳千機那懶懶的聲音。

“老傢伙,我現在遇到一點事情,是你孫媳婦的問題”

“嗯?什麼事?”

陳千機的聲音一滯,當即也沒有在繼續調侃陳若柯,而是慎重地問道。

“萱萱體內的另一個魂魄似乎甦醒了”

陳若柯小心翼翼的說道。

“怎麼回事?”

陳千機凝重的聲音傳了出來。

顯然,陳若柯能夠聽得出老傢伙很是驚訝,於是就將前天晚上和那紅眼厲鬼交手還有李潔夫妻的事情說了一遍。

鬼戒那邊的陳千機聽完之後,半天沒有傳出聲音。

“老傢伙你你還在嗎?”

陳若柯不禁問道。

“還沒死呢!”陳千機沒好氣的回到。

“那你有什麼辦法沒”

“辦法倒是有,只不過······那個靈嬰還在你身邊吧,你將她帶過來,讓她來喚醒我孫媳婦”

“可以?”

陳千機的聲音再次傳出:“當然可以!不行的話我告訴你幹什麼!還有,這次將它喚醒之後,你要儘快找到融魂草,儘量將她體內的兩個靈魂融合,實際上就是讓那萱丫頭將體內的陰魂吞噬掉,這對她來說絕對是有着天大的好處,還有我這有一套適合你媳婦修煉的法訣,我給你傳到鬼戒之中,等萱丫頭醒過來之後你讓她開始修煉”

“嘶~”

鬼戒之中突然傳來那老傢伙一陣怪異的聲音,隨後便聽到陳千機着急的說到:“不說了,那靈嬰能夠喚醒萱丫頭,以後沒有什麼事不要輕易的打擾老子,再就是你應該見過林青山他們了,你以後的路可就艱難咯,好生修煉吧,儘量早些將實力提升上來,好趕來幫我的忙!”

“幫你?”

陳若柯驚訝道。

不過老傢伙的聲音再也沒有傳出來,應該是老傢伙已經切斷了聯繫。

陳若柯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先將自己的老婆喚醒過來,這個樣子的雲凌萱陳若柯是真的不適應。 陳若柯趕忙將玲玲叫醒帶到了雲凌萱的臥室,和玲玲交代一番之後,自己帶着王胖子還有林無敵便出去了。

半小時左右,只見一大一小兩個美女從樓上走了下來。

一直焦急等待的陳若柯看到雲凌萱下來之後驚訝的問道:“萱萱你沒事了?”

此時的雲凌萱氣色還不是太好,臉色有些蒼白,眼神中還殘留着意思迷茫,不過還是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說道:“沒事了”

此時的雲凌萱完全就是一副萎靡的樣子,再也沒有了曾經那如九天仙女一般高高在上的女神範,而更像是一個鄰家妹妹剛剛大病初癒。

雲凌萱牽着玲玲的小手緩緩地走到客廳,看到客廳中不只有自己那混蛋丈夫還有兩個人,一個是王胖子自己見過,但是另一個帥氣的臉上帶着一絲憨笑的青年卻不知道是誰。

陳若柯見雲凌萱已經好多了,自己那個女神老婆又回來了,這才欣喜地介紹道:“這是我朋友,林無敵”

林無敵此時也回過神來,現在的雲凌萱和先前完全是兩個人,先前哪一個完全不像人,這個雲凌萱雖然臉色蒼白但身上卻有着一種獨有的氣質,再配上那完美的臉龐,林無敵結結巴巴的說道:“嘿嘿,嫂子,俺叫林無敵”

“我是王富貴!”王胖子也湊熱鬧的說道。

陳若柯瞪了王胖子一眼,轉而看向雲凌萱。

雲凌萱衝着林無敵和王胖子微微一笑,自從前幾天自己知道了陳若柯不是一般人之後,而且在半年中還默默的幫了自己無數次,雲凌萱已經開始慢慢接受自己這個混蛋老公了,尤其是前天還和他說試着相處來着。

現在這個混蛋的朋友來了自己說什麼也的顧及一下他的面子,而且雲凌萱還想讓他教給自己那神鬼莫測的能力呢,一個大美女竟然對這種事情感興趣,也真是沒誰了!

“玲玲你沒事吧?”陳若柯低下頭摸了摸玲玲的頭笑着問道。

“大哥哥,玲玲沒事,剛纔萱姐姐好嚇人呢,玲玲和她一直說話一直說話,她都不理我,不過後來好像又變了一個人一樣,竟然開始和我有說有笑的,然後我們就下來了”玲玲咬着手指頭還有些心有餘悸的說道。

這也確實難爲玲玲了,一個七歲的小姑娘,在雲凌萱那陰森的臥室之中,總歸是會害怕的,但最終雲凌萱終於回來了。

“哥哥爲了表揚你剛纔勇敢的表現,明天帶你去買好東西然後再帶你去一個好地方可以嗎?” 一切聽夫人的 陳若柯笑眯眯的說道。

玲玲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說道:“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哥哥不會騙你的”陳若柯看到玲玲那乾淨清澈的眼神,心底莫名的刺痛了一下,真不知道以後該如何和玲玲說出那個事實。

雲凌萱也猜到了陳若柯是想將玲玲送去王媽那邊照看。畢竟自己要忙於上班根本就沒有時間照顧玲玲,陳若柯更不知道一天天的在幹什麼,當然也不會有時間照顧玲玲,所以說還是將玲玲送去王媽那最好了。

接下來,王胖子還有林無敵兩人又坐了一會兒,便也都走了,雲凌萱剛剛恢復他們不宜做太多的打擾,即便有其他事情也要在挑個時間合和陳若柯詳細商量。

送走兩人,陳若柯再次安頓好玲玲自己玩耍之後,這纔有時間回到雲凌萱身邊和她說話,簡單說了一遍雲凌萱剛纔身上發生的事情,既然雲凌萱知道了自己的一些事情而且不排斥這個世界上的鬼神之說,陳若柯也就沒有隱瞞,更何況即便現在不說以後這種事情要是還發生的話可就不會這麼簡單的解決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