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為了這一千積分,他只能老老實實的過去收拾東西。

若是每天有這麼多七級材料讓他來煉,他估計用不了多久他也晉級七級煉丹宗師!

不過成為一名煉丹宗師之後,越往上面就越難晉級。

如果要強大的靈識和大量的資源之外,還要有足夠的天賦。


天賦不夠的煉丹宗師,即使可以煉製出再頂級的六級丹藥,這輩子也可能煉製不出七級丹藥。

楊恆很快就將煉丹室里給收拾整齊,他看到老者還沒回來,便在四周轉了起來。

除了一些靈草和廢渣之外,他突然在一個角落裡,看到一塊手指大小的暗紅色的礦石!

可能堆放的年代已久,這塊礦石表面已經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差點就被全部淹沒。

楊恆拿起這塊礦石一看,心中大喜,這一小塊的礦石居然是「赤陽礦」。

「赤陽礦」也是可以讓靈火晉級的礦石,而且效果要比他之前使用的「精炎礦」要好很多。

「你在幹什麼?」去而復返的邋遢老者出現在煉丹室的門口一聲大喝,嚇得楊恆手裡的礦石直接掉到了地上。

楊恆撿起地上的礦石,走到老者身前問道:「前輩,我想問一下在哪裡可以找到這種礦石?」

「你想造反啊?這裡的東西豈是你能隨便動的?趕緊給我滾,明天記得給我再死過來,一直到有人換你而止。」老者對楊恆又是一通呵斥。

楊恆憋著一肚子的火從丹殿里走了出來,本來他都不打算再來,畢竟一天的積分才一千,根本就不夠做什麼。

但是他發現了那塊「赤陽礦」之後,他打算再來這裡做幾天,看看能不能打聽到「赤陽礦」的下落。

如果能讓他的靈火進化成七級靈火的話,他的實力又能提升不少。

雖然他知道可能從那個動不動就罵人的老者嘴裡問不出什麼,但還是打算再試試。

楊恆從丹殿回到自己的房子,沒有看到秋峰銘。

而其他的上個人都在突破神人境,所以他回到自己的房子開始修鍊。

不知道過了多久,楊恆聽到外面傳來呵斥聲:「王八蛋,給我站住!」

這個聲音明顯的是朝著他們這邊來的,他心中猜想可能跟秋峰銘有關係,立即破門而出。

房子外面,已經受上了秋峰銘正被兩個神人境的修士朝著這邊飛了過來。

楊恆想也沒想,直接衝過去,將兩個神人境的修士給攔下。

「怎麼回事?」楊恆對停在他後面的秋峰銘問道。

秋峰銘啐了一口嘴裡的血水,狠聲說道:「我看去無極大殿低用積分兌換丹藥的修士很多,所以跑到北區去低價賣了幾顆。結果被這兩個地頭蛇發現了,然後大打出手就變成這樣子了。」

兩個神人境修士很快就追了上來,其中一個小眼睛的陰狠喝道:「敢跑到我們的地盤搶賣東西,我看你是活膩了!」

「北區又不是你家的地盤,不就是賣了幾顆丹藥嗎,不用這樣咄咄逼人吧?」楊恆手裡的貫虹劍祭了出來,冷聲說道。

「看來你們是一夥的咯,那兩個都給我去死吧!」小眼睛修士一聲爆喝,手中一把長槍朝著楊恆刺了過來。 山路十八盤,林清雨一步一個腳印,滿滿的向上攀登着。


他不知道這臺階有多少,只是每次他擡頭向上看時,總是看不到盡頭。

每一階臺階,都會將一股火勁傳進林清雨的身體,鍛造着林清雨的經脈,越是向上爬,這股火勁就越熾熱,鍛脈的效果也就越明顯,當然,也越來越難以忍受。

“清雨哥哥,要不你放我下來吧。”林清雨背上的紫煙,心疼的看着林清雨滿頭大汗,她的絲巾替他擦汗,溼了一次又一次,又擰乾一次又一次。

“沒事的。”林清雨停頓了一下,喘着粗氣,又擡頭看了看不見終點的山路。

“嗷嗷……”小狐狸帶着幾分顫音,也邁上了一階。

青炎魔虎此時四肢也微微有些發顫,畢竟他纔是一級的靈獸,雖然火屬性天賦卓絕,但也不可能堅持太長久,此刻他已經和小狐狸處在同一個位置。而林清雨還稍稍靠前。

雖然體內經脈忍受着灼燒,但林清雨卻異常興奮,他能夠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經脈有了很大的變化,不但寬闊堅韌了許多,而且更具彈性,經脈的壁上閃爍着微微的紅芒,似乎極具活力。

“煙兒,給你的那絲火勁消化了沒有。”

有這樣的好事,林清雨自然不會忘了紫煙,雖然他不忍心讓紫煙忍受灼熱的痛苦,但已經在他體內運轉過一次的火勁,會消耗不少,剩餘的那些雖然效果弱一些,但對紫煙也會起到很大的作用。

林清雨已經陸陸續續將七八道經過削弱後的火勁傳入了紫煙體內,每一次小丫頭都大呼小叫,熱的大汗淋漓,可每次火勁鍛體之後又大喊舒服,嚷着還要還要,在林清雨的背上痛並快樂着。


再度向紫煙體內傳入了一絲火勁,林清雨將紫煙背緊,又向上邁了一階。

紫煙又開始大呼小叫,然而林清雨聽覺敏銳,時刻關注着周圍的動靜,這次他聽到了一絲特別的聲音。

“誰在那裏!”林清雨擡頭,望着險峻的峭壁,前面不遠處是一個拐角,林清雨看不到後面的人,但他聽到了有人私語。


“二師傅。”

“明白了。”風致會意,靈魂之力涌出,瀰漫開來。

“應該也是法衛隊預備隊的弟子,武師巔峯,現在已經離開了。”風致將探查到的人的相貌傳給了林清雨。


“清雨哥哥,怎麼了?”紫煙適應了火勁的溫度,紅着小臉,聽到林清雨突然大喊,嚇了一跳。

“沒事,我聽錯了。”林清雨柔聲道。

“哦。”紫煙癟癟嘴,隨後又懶懶的趴在林清雨背上,“好舒服啊。”

林清雨:“……”

又向上爬了無數臺階,林清雨已經舉步維艱了。

“清雨哥哥,你就放我下來吧。”紫煙又一次哀求道,林清雨已經汗如雨下。

林清雨搖搖頭,他緊咬着牙,已經快要不能言語了。

小狐狸和青炎魔虎已經跟了上來,就陪伴在林清雨身邊,看上去並不辛苦。

若是仔細看的話,兩隻靈獸的腳掌下紅色的火勁並沒有再次進入他們的體內,而是被擠到了兩旁。

兩隻靈獸看來已經忍受不了火勁的溫度,開始主動抵禦了,這倒是讓他們輕鬆不少。

唯有林清雨還在艱難忍受着。

“清雨哥哥,放我下來吧。”紫煙在林清雨背後不斷扭動。

林清雨忍受着背後香豔的折磨和體內火勁的肆虐,感覺更加難以忍受了。

“嗷嗷……”紅光大閃,小狐狸驀然張大幾分,向着林清雨叫到。

林清雨艱難的轉過頭,硬生生的向小狐狸擠出一絲微笑,隨後慢慢蹲下,將紫煙放在了張大的小狐狸背上。

“嘻嘻,小狐狸,你最好了。”紫煙騎在小狐狸背後,撫摸着它火亮的皮毛,隨後有擔憂的看向林清雨。

“清雨哥哥……”

失去了負重,林清雨感覺輕鬆了不少,在這種極限的情況下,每加一份力,林清雨便會難受許多,同樣的,每少一分負擔,他便會輕鬆許多。

轉過頭,林清雨向紫煙露出一個放心的微笑,隨後擡頭向前臉色凝重。

“咔咔咔咔!”一連四步,林清雨陡然停住,臉色迅速變得漲紅。

此刻林清雨才真正算是如墜火窟,黑亮的寶石雙瞳都泛起幾分火紅的顏色。

緊緊攥着拳頭,林清雨咬緊牙關,忍受着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

再度向上邁了兩步,而後略微停頓,又是三步,林清雨停下來,臉紅如火。

“噗!”一口鮮血噴出,火勁過於熾熱,開始灼傷林清雨的經脈。

“清雨哥哥!”紫煙看着林清雨吐血,頓時一驚,差點從小狐狸身上下來。

林清雨趕忙調動體內的靈力鎮壓,此時他也明白過來,自己的身體也已經到了極限了,再鍛鍊下去,只會適得其反。

咆哮的雷靈力在經脈內流轉,驅趕着體內肆虐的火勁,緊隨其後的是溫柔的水靈力,滋潤着略有損傷的經脈。

林清雨眼中的紅色漸漸褪去,臉色也逐漸變得正常,火勁已經逐漸被他排除了體外。

“呼——”長舒一口氣,林清雨感受着體內奔涌不斷的靈力,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量充斥着他的身體。

他知道,這就是鍛體的好處,雖然沒有修爲的增加,卻讓他體內的靈力的流轉更加活躍,力量的調動更加自如,這爲他以後的修煉必定會有極大的好處。

轉頭看向紫煙,一雙寶石黑眸更加閃亮,看的紫煙再次發呆。

“清雨哥哥,又帥了哦。”

林清雨:“……”

再次背起紫煙,小狐狸又變回原來大小,畢竟,嬌小的身軀對他來說比較節省靈力。

“接下來,就要靠自己抵抗着火勁,看能不能到山頂了。”林清雨默默想到,再次邁出了步伐。

又走了許久,林清雨體內靈力即將耗盡的時候,一個人影出現在山路的上。

林清雨自然察覺到了,他停下腳步,望着那個人。

“是那個人。”林清雨心道。

站在不遠處的正是不久前風致探查到的那個弟子。

那男子微笑着,走向林清雨,而後一拱手。

“法衛隊三隊六組預備隊,葉修,兄臺可是林清雨?”

林清雨揹着紫煙,也不便行禮,點了點頭。 小眼睛修士一槍刺出之後,一臉譏諷的看著楊恆。

楊恆只不過是蘊神境的修為,不僅比他低了一個小境界,而且中間還跨了一個大境界。

他很自信這一槍就能要了楊恆的命。

「一件神級下品法寶而已!」楊恆一聲冷笑,站在原地紋絲不動,像是放棄了抵抗在等死。

很多路過的修士看到這裡有人打鬥,紛紛跑過來看熱鬧。

楊恆看到槍頭在眼裡不停的放大,他手裡的巨劍往前一劈。

只見一陣白光晃過,貫虹劍就像切豆腐一般,從長槍的槍頭開始,一直到槍尾,一切而過。

「乒乒」,變成兩半的長槍掉到地面,發出兩道清脆的聲響。

不僅旁邊觀戰的修士愣住了,就連剛剛一直在喊打喊殺的小眼睛修士也變得目瞪口呆。

這麼輕易的就將一件神級下品的法寶給切開,那這把巨劍該是什麼等級的法寶。

沒過幾個呼吸的時間,小眼睛修士回過神來之後,不怒反喜,哈哈笑道:「你這把劍是我的了,你去死吧!」

他說完之後正要動手,麻臉帶著幾個修士突然朝著這邊沖了過來,嘴裡大喝道:「細眼,你個王八蛋,敢跑到我們西區來撒野,我看你是活膩了!」

話音一落,麻臉就在楊恆前面落下,怒氣沖沖地對著他前面的細眼。

「麻臉,你的人跑到我們的地盤去賣丹藥,今天你不給個說法我跟你沒完!」細眼毫不示弱的回道。

「他在北區幹了什麼關我鳥事啊,你有種當成殺了他。但是你要在西區動我的人我就讓你好看!」麻臉說完,身上的氣勢開始爆發出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