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該說不說,那位出手的強者也是倒霉,若是他不貪圖這隻海中凶獸的話,絕對不會被那隻凶禽盯上。

「我去,這地方不能久待,太危險了!」林天成說罷,轉身就朝着七星島飛去。

「不過……這裏時常出現命案,若是我偷偷的殺一點,應該不會有人在意吧?」林天成的腦中頓時浮現出這個大膽的想法。

越想林天成越覺得有戲,自己不過站在那觀賞了一下景色,就親眼目睹了兩起命案的發生。

這也就說明,這個地方時常是有命案發生,只要自己做的隱蔽,獵殺一些萬族絕對不會引起什麼人的注意。

想到這裏,林天成興奮的舔了舔嘴唇,來對了地方啊!

林天成身形一晃,再次折返,這次朝着星辰之海的方向飛去,毫不猶豫的一頭扎進了星辰之海之中,化為流光迅速的穿梭在海水之中。

七星島。

不時的有萬族的強者降臨島嶼,一些人更是直接將島嶼上原住民驅趕,擔任起了查驗的工作,仔細的盤問著來往的人群。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要找的人,早就搶了一艘仙族的飛船,大搖大擺的進入了星辰之海之中。

仙族的飛船,那是免檢的產品,進入星辰之海,那些小族豈敢阻攔盤問?

這也就讓林天成順利的進入了星辰之海之中,而且他的動作快,比那些負責追查他行蹤的人更早一步的進入了星辰之海,否則的話還不知道要多生多少事端。

星辰之海中,元氣濃郁。

林天成在海水之中暢遊,但很快隨着他的深入,就發現海水顯現出的巨大壓力,以他的肉身之境,也有些承受不住,倒是水中並沒有發現什麼危險。

林天成此時也算是明白過來,這海水竟然是顛倒的,自己飛的越高,就意味着潛入海底越深,壓力也會隨之增加,反之,若是在頂着海面飛行,那就不會有絲毫的阻力。

搞清楚這些后,林天成迅速下潛,身上的阻力和壓力也隨之減弱。

「有點意思,這是什麼原因?為何這裏的時空是顛倒的?」林天成好奇,搞不明白這樣的情況是怎麼產生的。

要知道,星辰之海之中也是有生靈的,若是天地規則顛覆,按理說生靈是無法存活的。

可星辰之海卻不一樣不僅有生靈,而且還有不少,巨蟹一族可就安然的生存在這星辰之海之中,以獵殺星辰之海之中的異獸為食!

「若是沒事,倒是可以在這淬鍊肉身,這壓力可是好東西!」林天成心中感慨,自己如今的肉身已經強大到了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想要繼續修鍊就要海量的血肉之力。

其次,肉身需要一定的外力干預,這樣的話才會讓自己的淬體變得更加完美!

而星辰之海的壓力,無疑就是淬鍊肉身的絕佳之物,能以此為基礎鍛造肉身的話,相信淬鍊肉身是非常好的。

正想着,前方,突然出現一位手持長刀的壯漢攔住了自己的去路。

「站住,此乃巨蟹一族的領域,不得擅闖!」看着對方身上顯現出的半神巔峰境的威壓,林天成皺了皺眉,盤算了一會後才笑着點頭離去。

此地,應該就是巨蟹族的領域,這位半神境巔峰的強者顯然是此地的負責人,若是自己和他起了衝突,萬一被牽制,到時候架不住人多。

關鍵是,林天成現在是來踩點的,可沒工夫和這些人發生什麼爭執。

果然,隨着林天成的神識探查,發現距離此地沒多遠的地方,還有三四千的巨蟹一族潛伏在後面的礁石之中,大概是他們在伏擊什麼東西,一個個氣息收斂的都非常不錯。

「還好我忍住了沒有出手,不然這會兒可有的受了!」林天成苦笑搖頭,速度絲毫不滿的朝前飛遁。

巨蟹一族,雖然只是小族,族內最強者也就是半神巔峰境,但是天生神甲,極難殺死!

相傳巨蟹老祖更是曾接了神境強者三劍不死的頂級血牛,林天成也不想和這樣的傢伙發生什麼矛盾,當即選擇避讓。

而那位巨蟹族強者見林天成退了,當即心中也是暗鬆了口氣,他也感受到了林天成的強大,也擔心林天成會不肯退下,到時候一旦發生爭執,自己是很難阻止他殺人的。

「唉……最近多了這麼多萬族強者,我族越來越難生存了,下一次還是要請老祖來掠陣!」巨蟹強者心中想道。

就在這巨蟹心中想着事,下一刻,心中一顫。只見一道身影瞬間浮現在他面前,氣息強大無比,絲毫沒有掩飾自己存在的意思,一頭金色的長發無風自動,身上散發出神聖的氣息。

「巨蟹一族?」來人淡然出聲。

「是……您是……」那金色身影淡然瞥了一眼巨蟹強者,淡淡道,「聖無雙!」

聞言,巨蟹強者渾身一震,當即恭敬的朝着聖無雙行禮,「見過大人,不知大人所來何事?」

聖無雙淡淡的道,「我得到消息,人族的林天成可能會來星辰之海,你們巨蟹一族作為星辰之海的土著,希望你們給我多留意一下他的行蹤。到時候我不會虧待你們!」

巨蟹強者聞言當即恭敬應是,心中也是驚懼無比,星辰之海真的要亂了!

天魁城血案,他也是知道的,人族的林天成據說一舉在那坑殺了上百位萬族天驕強者,魔仙兩族已經發出通緝令,沒曾想神族竟然也插手了,而且聽聖無雙的口氣,對方甚至很可能已經潛伏在了星辰之海!

否則,聖無雙這種喜歡隱藏自己的傢伙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

聖無雙,天榜第二,曾經的……可很多人說他才應該是天榜第一!

相比之下魔童的實力讓人畏懼,可聖無雙……凡是見過他出手的人都已經死了!

所以,萬族之中對於他的畏懼比魔童更盛幾分,這也是巨蟹強者見了他十分驚懼的原因。

「你要多費心了,他未必敢用自己的樣貌,興許會幻化成萬族的樣子,你要多關注一下才行,一旦有發現,可以聯繫我,我會給你報酬!」聖無雙淡淡的道。

「不敢,能為大人效力是我的福分,一定用心!」

聖無雙點了點頭,「那就勞煩了!」

說罷,聖無雙頭也不回踏空而起,彷彿那巨大的壓力不存在一般,瞬間踏空遠去。

巨蟹強者看着遠去的聖無雙,不禁長嘆口氣,「公子世無雙,神族……要興盛了!」

同為半神巔峰境,面對聖無雙的時候,他承受了好強的壓迫力!它不是沒有見過強者,但是同境之中能給他帶來這種壓迫力的還是第一個,不過一想到對方出身神族,巨蟹強者也釋懷了。

作為神族,還是神族如今排名最高的天才,它一個小族半神巔峰,自然是雲泥之別,真打起來他一定不是聖無雙的對手,死的一定會是自己!

就在巨蟹強者剛剛鬆了口氣的時候,一位身上魔氣衝天的身影出現在他上方,四周海水宛如翻江倒海。

「巨蟹一族?嗯……你可曾見到過有人族從你這過?」

「見過魔童大人,小的並沒有見過……」巨蟹強者認出了來人,正是魔童,當即上前道,「如果小的發現,請大人放心,一定第一時間稟報!」

「好!」

魔童點了點頭,瞬間破空而去,一樣無視那巨大的壓力。

「唉……這日子,沒法過了,是個人就敢對我大呼小叫,我好歹也是一位半神巔峰境……」

話還沒說完,一抹白光降臨,白光消散,一位風度翩翩的身影走出。

巨蟹強者無奈的上前作揖見禮,「見過玄宗大人,大人可是為那人族而來?」 在離開辦公樓之後,黎歌便直接前往了校外。

他今天白天的時候,需要去找兔之聖獸兔艾特…叫他兔八哥的話,是不是會受到律師函?

或許自己可以直接叫兔之聖獸為八哥?

又好像變成一隻鳥的稱呼…

黎歌搖了搖頭,停止了胡思亂想。

不管怎麼說,這些事情還是等見到了兔之聖獸以後再說吧,況且稱呼什麼的也無關緊要。

原本一開始的時候,黎歌還以為,兔之聖獸或許會為了隱藏身份,從而住在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

但當進入到兔之聖獸所說的那一條街之後,黎歌人又傻了…

這是一個相當…粉紅色的街區。

如果用一個詞語來形容這一條街的話,那就只能是…

「紅燈區?」

黎歌皺着眉頭喃喃自語:「這傢伙直接住在紅燈區?好傢夥,不愧是兔子…」

說實話,黎歌也有那麼一點點的furry控的味道,貓耳娘兔耳娘之類的,他也不討厭。

在昨天得到兔之聖獸的技能之前,在跟兔之聖獸接觸之前,黎歌實際上有那麼一點期待,想着兔之聖獸會不會時一個長著兔耳的漂亮大姐姐…

然而跟兔之聖獸的精神連接之後,這貨的第一句話就摧毀了黎歌的這個想法。

昨天這貨上來就是一句『我是小哥哥』,差點兒沒給黎歌干碎。

「唉…要是兔之聖獸是個小姐姐就好了。」黎歌有些可惜的看着周圍氣氛相當桃色的場景,感覺有些不堪入目。

街邊基本啥都有。

站街女郎、一些床上用品的商店、內涵深意的按摩店、還有各種情人酒店…

飯店什麼的也有,也有相當正常的店面,但問題就在於,在周圍這些店面的襯托下,就算是正常的店面,也顯得有那麼一點怪異…

「嘿~小帥哥,過來玩呀!」

「好帥的小哥,小哥你要是點我的話,我給你半價喲~」

「小哥看上去還是個雛吧?要不要姐姐來教你登dua郎啊?」

「……」

濃郁的香水味讓黎歌感覺相當的不舒服,尤其是這一整條街的道路都相當狹窄,兩輛馬車並排已經是極限了,這大白天的,就像是在逛百貨超市的香水櫃枱一樣。

黎歌走在這街道上,感覺壓力倍增,一開始還是大搖大擺的走在街上,但走着走着就貼著街邊走了…

別的沒什麼,他完全可以無視這些站在街邊的女人。

但問題就在於,他現在的精神力要全面壓制兔之聖獸的讀心技能,否則周圍這些人腦子裏想的東西,會立刻進入到他的腦海里。

讀心很不好控制,跟心靈之海完全是兩個概念!心靈之海的精神力控制雖然並不好控制,但至少是對黎歌基礎的精神力有相當強的提高,而且對黎歌的精神力提升,就相當於大幅度提高了上限。

如果說,心靈之海給黎歌提供了一個瓶子的話,精神力是瓶子裏的水的話,那麼讀心技能就是在往瓶子裏面灌水…

雖然短時間或許沒什麼,但當瓶子裏面裝滿了以後,還硬要往裏面灌,那就只有兩個結果。

一是瓶子裂開。

二是水溢出來…

現在黎歌為了防止讀心技能再繼續往瓶子裏面灌水,就是用精神體提前在瓶口凝聚出瓶蓋,防止更多的水進來。

不過黎歌現在的內心也是相當煎熬…

畢竟這地方說實話,不是什麼正經的地方,也不是什麼正經人該來的地方。

萬一要是被熟人發現自己在這地方逛…那着實不好解釋。

甩開周圍這些朝着自己招手,甚至開始拉扯自己衣服的女人,黎歌有些慌張的快速朝着兔之聖獸所指定的地方走去。

到達兔之聖獸所制定的地方時,實際上黎歌有點不敢相信的…

按理來說,聖獸不應該隱藏點自己的身份嗎?

越是靠近制定的建築,黎歌的左手也在微微顫抖,千頁圖鑑彷彿有了自己的意識一般,在歡快的顫抖著。

黎歌拿出了千頁圖鑑,兔之聖獸那一副畫是山水風的畫像。

原本只不過是一張不動的靜止圖,但現在,畫面上的兔子正匍匐在地上,身體均勻的起伏,看上去像是在休息,但那一雙鮮紅的眼睛卻是睜著的。

而且,在黎歌打開了千頁圖鑑之後,兔之聖獸的腦袋就轉了過來,扭過頭面對着黎歌,一雙眼睛盯着黎歌,就像是透過畫在看着他一樣。

按理來說,這樣的一幕應該相當驚悚才對,但你黎歌出奇的沒有這樣的感覺。

與此同時,兔子的背景是一大片的山水,飛鳥在畫中飄過,鳥兒的叫聲清脆且動聽,宛如銀鈴。而山上流下來的水也是動態的。

原本靜止的山水畫,此時已經完全動了起來!

其中湧現出了濃郁的魔力波動…

隨後,兔子便轉頭看向另外一個方向,就像是個指南針一樣。

黎歌跟着兔子看着的方向,走進了一個樓中。

這一棟樓的外表看上去,是相當豪華的模樣,並不是什麼旅館的店,有點像是青樓,高大的同時,還隱隱約約能夠聽到裏面有奇怪的音樂傳出來。

樓的外面有一個相當氣派的招牌!

名叫南天門…

「好傢夥…居然叫南天門。」黎歌不禁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南天門是地球天朝國的神話當中,通往天宮的大門…兔之聖獸居然就在這兒嗎?

黎歌站在門口,稍微有點不敢進去。

這棟建築相當氣派,甚至有幾分大家宅邸的氣勢。門口有幾名長相非常帥氣的小哥穿着整齊,面帶微笑的看着過往的行人。

而走進這棟建築的人當中,有不少都是衣着華麗的女性,其中以三十歲往上的女性居多,年輕一點的女性也有,但數量不算多。

基本沒有男性進去。

從這表面上看過去,黎歌就算是傻子也能知道這個『南天門』到底是幹嘛的…

「我的天吶。」

黎歌的表情不禁有些微妙:「這還是白天啊…」

黎歌現在總算是明白了,為啥兔之聖獸會叫自己白天過來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