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一次他卻拍在了馬蹄子上。

中年殭屍轉過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李一尊,不要亂說話,給我滾一邊去!”

聽到主任罵他,李一尊愣住了,他沒有想到會這樣,以前他如果這樣替主任出頭,主任每次都是背抄着雙手裝深沉。

莫非這次遇到什麼大人物了?不對啊!對方可是道士的餘孽。主任不應該對他們這麼客氣啊!難道主任在假裝自己特別仁慈嗎?不行,主任雖然罵了我,但是我還是要幫主任把形象樹立起來。

之前李一尊也遇到過這種情況。

那是一個女道士,長得特別俊美,主人看上了女道士,不但沒有爲難女道士,還一個勁地獻殷勤,最後女道士被主人哄騙到了牀上。

不過當主人玩膩了之後,就將女道士殺了,現在女道術的皮還鑲嵌在主人家的畫框裏。

主人經常對李一尊說,每當看到女道士的人皮,就會想起他們歡愉的美好時刻。

李一尊覺得主任這是假惺惺,不過這種想法只能深深地埋藏在心裏面,千萬不能說出來,否則他會萬劫不復。

想到這裏,李一尊不顧主任的阻攔,再次指着秦巖的鼻子破口大罵:“小子,趕快給我們主任道歉,否則的話我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聽到李一尊的話,秦巖擰起了眉頭,高長老等人也擰起了眉頭。

秦戰更是直接走出來,眯起眼睛冷冷的看着李一尊:“小小屍靈也敢對我們家主無禮,我看你想死了。”

“你個道士餘孽,居然敢在這裏撒野,我看你纔是不想活了。主任,讓我去幫你收拾這些大言不慚的傢伙。”

李一尊擼起袖子,準備對秦戰出手。

看到李一尊惹怒了秦巖等人,中年殭屍在心中暗道不好。

他深知自己不是秦巖等人的對手,一旦雙方打起來,他們這邊極有可能被全部滅掉。

“啪”的一聲,中年殭屍轉過頭狠狠的扇了李一尊一個耳光:“你能不能給我閉嘴!” 李一尊捂住臉愣住了,難以置信的看着中年殭屍。他沒有想到自己爲主任出頭,卻被主任狠狠的抽了一個耳光。

陳學等殭屍看到李一尊捱了一個耳光,一個個幸災樂禍。

他們早就看李一尊不順眼了,特別是李一尊每次阿諛奉承的樣子讓他們非常不爽,只不過李一尊仗着中年殭屍狐假虎威,所以他們一直都不敢說什麼。

秦巖攔住準備動手的秦戰,對他搖了搖頭。

秦戰剛纔被李一尊那句道士餘孽激怒了,他準備爲秦巖討一個公道。

“我想讓你給你們屍皇傳句話,我準備和他談一談。”秦巖對中年殭屍說。

中年殭屍原本帶着這麼多殭屍是來剷除秦巖的,可是他此刻看到秦巖以及秦巖身邊的人都高出了他太多,立即打消了念頭,而且他生怕秦巖對他們動手,立即露出了討好的笑容:“沒有問題!沒有問題!天尊大人請說,我一定將話帶到。”

秦巖對中年殭屍的表現非常滿意,當即點了點頭:“你和你們屍皇說,我想和他聊一聊,讓他明天午時來這裏!”

“好的!如果沒有什麼事情我先走了!”中年殭屍笑着說。

“嗯!”秦巖擺了擺手,示意中年殭屍可以走了。

中年殭屍如蒙大赦,一邊點頭哈腰,一邊向後退去。

當他退出十多步之後才轉過身,那樣子比見到屍皇還恭敬,他每次見到屍皇都是退後九步,這樣的話表示屍皇是九五之尊。

看到中年殭屍諂媚的樣子,很多殭屍臉上露出不屑的神色,他們以前都覺得中年殭屍夠阿諛奉承了,沒有想到今天的中年殭屍更是對秦巖阿諛奉承到了極致,居然退後的步數超過了九步。

不過大家只敢將這種不屑埋藏在心中,卻不敢大聲的說出來。

“天尊大人請放心,明日午時三刻,我定然將我們屍皇請到這裏。”

其實中年殭屍卻在心中冷笑起來:小小余孽,居然敢在我面前裝比,等我明日午時三刻,必然帶着大隊人馬殺來,將你們這些餘孽徹底剷除。

不一會兒,中年殭屍帶着審查委員會的殭屍走了。

高長老對秦巖說:“掌教,我看這傢伙不是一個好東西,我懷疑他不會將話傳到屍皇的耳朵裏。相反,他明天說不定會帶很多殭屍來圍剿我們。”

秦巖擺了擺手:“沒事,他們如果敢來圍剿我們,我們正好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好讓這個世界的屍皇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雖然秦巖準備和平的讓屍皇退位,但是他心裏面清楚,即便如此,他們依舊要打一場硬仗,而且這一仗必須打贏,只有這樣才能鎮住屍皇。

沒有實力,屍皇憑什麼會退位。

高長老點了點頭,覺得秦巖說的非常對:“掌教,那我們用不用準備準備?”

秦巖搖了搖頭:“不用,剛纔那個小頭目應該是特務機關的一個小頭目,而不是殭屍軍團的將軍,他即便真的對我們出手,也只會將特務機關的殭屍帶來,而不是殭屍軍團。”

如果是殭屍軍團,秦巖自然會謹慎一些,畢竟這可不是鬧着玩的。

如果只是小小的特務機構,畢竟人數有限,秦巖根本不會放在眼裏。

與此同時,中年殭屍離開果園後,立即沉下臉,給他們的會長髮去一張通信符,將這裏的情況如實稟報了上去,並且他極力要求會長將所有的成員都派出來,讓他剿滅秦巖。

會長收到通信符後極爲重視,他並沒有馬上聽從中年殭屍的建議,而是給中年殭屍發了一張通信符,讓中年殭屍回去見他。

收到會長的通信符,中年殭屍極爲不悅,覺得會長沒有聽從他的建議,實在是非常愚蠢。

在他看來現在正是對付秦巖的最好時機,因爲秦巖此刻沒有任何防備,如果他們明天再動手,秦巖他們肯定有防備。

不過官大一級壓死人,中年殭屍畢竟只是主任,差會長一個級別,只能無奈的帶着陳學他們往審查委員會趕。

一路上中年殭屍不說話,一直想着回去怎麼說服會長,讓會長派人剿滅秦巖的事情。

大家看到主任陰沉着臉,他們也不敢說話,安靜的跟在中年殭屍的身後。

回到審查委員會後,中年殭屍沒有讓陳學他們跟上去,而是讓他們繼續站在審查委員會的大樓下等待命令。

他覺得自己肯定可以說服會長,讓會長將委員會的所有精銳全部派出來。

畢竟他的姐姐是屍皇最爲寵愛的妃子。

走進會長的辦公室後,中年殭屍翹起嘴角強行露出一抹微笑:“會長,我回來了。”

會長指了指面前的椅子,示意中年殭屍坐下,然後笑眯眯的問:“劉景幽,聽說你查到了道士的餘孽?”

中年殭屍點了點頭:“是的,會長,我請求你馬上派人讓我帶着他們將這些餘孽剿滅。”

“既然你發現了,你爲什麼不剿滅呢?”

“會長,你有所不知,這幫餘孽實力強大,只憑我這一組的人根本無法剿滅他們,所以我請求會長立即將其他組的成員都調給我。”

“哦,原來是這樣啊!”會長打了個哈哈笑着說,同時在心中冷笑起來:你想剿滅就剿滅啊,這種事情可是巨大的功勞,我如果讓你剿滅了,那你豈不是要騎到我的頭上了?這個功勞應該是我的纔對。

想到這裏,會長笑着說:“劉景幽,既然這些道士餘孽的實力這麼強大,我覺得你作爲屍皇的國舅不應該去,萬一你出了事,我怎麼向你姐姐交代?”

不等劉景幽反應過來,會長當即大聲的對門外說:“來人!好好陪着劉主任,不能讓他離開,如果劉主任離開了我們大廈,我拿下你的腦袋。”

“遵命!”會長的兩個親衛走進來,立即恭敬無比地說,同時架起劉景幽向外面走去。

嗯?什麼?居然敢搶我的功勞!王肅陽你這個王八蛋,總有一天我要弄死你!

劉景幽在心中瞬間弄明白王肅陽的意思了。 等劉景幽被帶走後,會長再次對門外的親衛大聲說:“來人!給我通知各組,讓所有人去樓下集合。”

“遵命!”親衛緊接着將會長的命令傳達了下去。

幾分鐘後,審查委員會的所有人全部都來到了委員會大廈的門前。他們排着整齊的隊列,等候着會長的到來。

不一會兒,會長從委員會大廈的最高層一躍而下,輕飄飄的落在了地上。

他掃了一眼所有的成員,然後轉過頭向自己的一個親衛看去:“人都到齊了嗎?”

“報告會長,全部到齊了。”親衛敬了一個禮,鏗鏘有力的對會長說。

會長點了點頭:“走!”

親衛當即帶着所有的委員會成員一躍而起向果園飛馳而去。

會長緊跟在他們身後,憧憬着自己美好的未來。他覺得一旦將秦巖他們全部拿下,這肯定是一件天大的功勞,到時候自己說不定可以更上一層樓。

想到這裏,會長的嘴角忍不住微微翹起,露出一抹得意無比的微笑。

半個多小時後,會長他們來到了果園外邊,不過會長爲了將秦巖等人一網打盡,並沒有急着衝進果園,而是命令一部分人將果園圍住,避免有人從裏面逃出來。

當會長做完準備工作後,他立即帶着另外兩百多個成員向果園裏面殺去。

與此同時,秦巖和高長老他們正坐在一起聊天。

當他們感覺到一股股煞氣從遠處衝來的時候,高長老立即擰起了眉頭,眼神不善的向發出煞氣的地方望去。

“別看了,肯定是剛纔那個傢伙帶人來了。正好可以給屍皇一個下馬威。”秦巖打趣的對高長老說。

他早就準備借用這一仗嚇唬一下屍皇,否則屍皇肯定不會來見他。

高長老點了點頭,從地上站起來:“掌教,對付這些傢伙,讓咱們衆閣派的人去就行了。”

“高長老,不管怎麼說,我們也是秦家人,和家主屬於同一個家族,這種事情應該由我們來做纔對。”秦戰熱血沸騰,特別想建功立業,他覺得如果讓高長老將這些殭屍打敗了,那他就失去了建功立業的機會。

更何況這還是開門紅,像這種好事當然要讓秦家來完成了。

高長老沒有和秦戰爭功,他轉過頭向秦巖望去,想讓秦巖定奪。

秦巖笑了笑,對高長老招了招手說:“既然年輕人想去,那就讓他們去吧!咱們還是在一起喝茶聊天吧!”

既然秦巖都這麼說了,高長老自然不能駁了秦巖的面子,他當即盤腿又坐下,和秦巖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

秦戰走到人羣中,大喝一聲:“秦家弟子聽令,全部給我出來!陪我一起教訓教訓這些不識好歹的臭殭屍。”

聽到秦戰的話,唐皇皺起了眉頭,因爲唐皇也是殭屍。

不過唐皇並沒有說什麼,他知道秦戰這是無心的。

秦戰此刻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特別是當他看到唐皇后,更是有些不好意思。

只不過年輕人臉皮薄,實在是不好意思開口道歉。

所有傳送過來的秦家弟子當即從人羣中走了出來,他們排成一列,站在秦戰的面前。

秦戰大概掃了一眼這些人,差不多有五十多個。

雖然秦家弟子只有五十多個人,但是在秦巖看來,讓五十多個天尊高手去對付一些屍王以及屍靈級別的殭屍,簡直就像砍瓜切菜一樣簡單。

“大家都準備好了嗎?”秦戰大聲的問,準備給大家提振一下士氣。

“我們都準備好了。”所有的秦家弟子紛紛高聲大叫。

“好!那我們就讓他們嘗一嘗我們的厲害。”秦戰轉過頭指着遠處飛馳而來的殭屍們說。

此刻這些殭屍雖然距離他們還很遠,只有一個小黑點大小,但是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衝到他們的面前。

不過,秦戰不準備在這裏和他們動手,他準備在遠一點的地方滅掉這些不知好歹的殭屍。這樣就不會打擾到秦巖他們聊天了。

“大家跟我來!一起衝!”秦戰第一個飛身而起奮不顧身的向審查委員會的殭屍們衝去。

秦家弟子們也跟在秦戰的身後,向審查委員會的殭屍們衝去。

很快,雙方就看清楚了對方。

當會長看到秦戰居然敢和他們叫板,立即在心中不屑一顧的冷笑起來:不知好歹,既然你們想死,那我就送你們去見閻王。

不過緊接着,會長突然發現事情好像有些不對,他發現他居然看不透秦戰的實力,就連秦戰身後的那些秦家弟子他也看不透。

咦?這是怎麼了?我怎麼會看不透他們的實力呢?他們莫非是天尊高手?

會長是屍王后期高手,馬上就要晉升屍皇了,連他都看不到對方的實力,他覺得對方肯定是天尊高手。

一想到秦戰等人居然是天尊高手,而且還這麼多人,額頭上立即青筋直跳。

該死的,這是什麼情況?爲什麼突然出來這麼多高手?這不是要我老命嗎?不行,我不能死在這裏,我必須跑。

想到這裏,會長原本衝在第一個,可是他此刻立即停了下來,指着秦戰他們對手下大聲說:“衝啊,給我殺了他們。”

可是說完這句話,會長突然身形一閃,瘋了一樣向果園外跑去。

其他殭屍都愣住了,有些不明白會長爲什麼會這樣。

就在這時,秦巖他們已經殺過來了,剎那間各種道術就像百花齊放一樣,在天空中綻放出來。

看到那一道道耀眼的光芒,委員會的成員們才終於明白他們會長爲什麼要跑。

因爲他們發現所謂的道士餘孽各個都是天尊高手,他們根本就不是對手。

只可惜當他們反應過來後已經晚了,一道道道術就像冰雹般轟擊在他們的身上,他們很多殭屍還沒有來得及動手,就當即被轟成了渣。

與此同時,看到秦戰他們將自己的屬下眨眼間就殺掉了一半多,會長的心忍不住顫抖起來:該死的,居然這麼強,幸虧我跑的快,要不然小命就丟在這裏了。 用了不到三十秒的時間,會長的兩百多名屬下就都被秦戰他們殺掉了。

秦戰剛準備飛身而起去追擊會長,這時,秦巖的通信符突然落在了他的手上。

秦戰看到上面寫着四個字:不要追了。

他雖然有些不甘心,但是依舊還是帶着秦家弟子返回到秦巖的身邊。

秦巖這麼做並不是怕秦戰他們遇到埋伏,而是想讓會長回去給屍皇捎個信,讓屍皇知道他們並不是普通的流寇,而是可以推翻他政權的強大勢力。

這樣的話,屍皇就會站出來和他談判了。

會長逃出果園後,心驚膽戰的抹掉額頭上的汗,他原本以爲自己必死無疑,畢竟剛纔秦戰如果追他肯定能追上,可是秦戰居然沒有追來。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這麼厲害?根本不像是流寇。這件事看來要報告給屍皇了。

想到這裏,會長當即飛身而起直奔屍皇的天宮。

半個多小時後,在屍皇的書房中,會長見到了屍皇。

屍皇看到會長行色匆匆,而且臉上還帶着驚恐,不由皺起了眉頭,用非常不滿的話說:“曹輝,你堂堂審查委員會的會長,怎麼會這麼慌里慌張的。讓別人看到了,成何體統!”

審查委員會畢竟是屍皇身邊的一個非常特殊的組織,如果曹輝一副慌里慌張的樣子,絕對是給屍皇丟臉。

曹輝此刻也注意到了自己有些不像話,他趕快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後跪在屍皇的面前,大聲的對屍皇說:“吾皇陛下,不好了,出大事了。”

“你說話怎麼一驚一乍的?能出什麼大事,坐下來好好說。”屍皇指着身邊的沙發說。

與此同時,屍皇從椅子上站起來,也坐到了沙發上。

曹輝坐到沙發上苦着臉對屍皇說:“吾皇陛下,我今天發現了一個特別神祕的勢力,他們都由人類組成,而且都是天尊級別的高手。他們的頭領說想要和你談談。”

屍皇不相信曹輝的話,眯起眼睛在審視着曹輝:“此話當真?”

“吾皇陛下,我怎麼敢騙你,我剛纔還以爲他們是道士餘孽,帶着我們審查委員會的人去清繳他們,想不到卻被他們殺了兩百多名優秀的屬下。如果不是我跑的快,我此刻也魂飛魄散了。”

一想到剛纔的場景,曹輝依舊心生寒意,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看到曹輝不像說謊,屍皇擰起了眉頭:“這不可能吧,怎麼會有這麼多高手?”

緊接着,屍皇從沙發上坐起來,擡起頭對門外說:“來人,去請姚將軍。”

“遵命!”門外的守衛應了一聲,轉過身走了。

屍皇又接着轉過頭問曹輝:“他們是從哪裏來的?”

“吾皇陛下,我也不知道,他們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以前我們也遇到過道士餘孽,但是他們的實力最高也只有道尊,但是這些道士的實力都非常高,他們居然沒有一個低於天尊。”

屍皇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他不停的在屋裏面開始踱步。

曹輝不敢打擾屍皇深思,坐在沙發上安靜的呆着。

不一會兒,姚將軍來了,他站在門口大聲的說:“吾皇陛下,您召喚我?”

屍皇點了點頭。

“吾皇陛下,你找我什麼事情?”姚將軍一邊走進來,一邊恭敬無比的對屍皇說。

屍皇沒有回答姚將軍的話,而是對曹輝說:“你把你知道的一切和姚將軍說一說。”

曹輝應了一聲,當即從頭到尾的將事情的詳情都告訴了姚將軍。

不過他並沒有告訴姚將軍自己將劉景幽扣下的事情。

聽完曹輝的話,姚將軍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他實在是想不明白他們殭屍世界什麼時候跑出來這麼多人類高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