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是敖順心裏已經想明白了。

“修煉本就是一個爭鬥的過程,如果自己萎靡不振,還修什麼行,哪有什麼力量去對抗三界的力量。”

但是敖廣卻絲毫不畏懼雙眸,堅定的看着熬順,顯然是決心已定,這讓敖順心裏十分的踏實。

敖順看着他,心裏一絲希望從心中養出。

“你不必擔心我有書店在,我的實力,一定會獲得更加強悍的晉升,通過這些寶物,我相信我可以獲得一個更好的機緣。”

敖順心裏知道。

“書店的出現就是給他們龍族一個晉升的機會,所以他不會掩藏自己的寶具會完全的給自己的孩子所用。”

你說的對,一切還時間早。

敖順拍了拍敖廣的肩膀。

這時敖順接下來的一句卻震驚了敖廣的內心。

“既然你已經晉升太乙,我想我們需要開那一個大會了,對於我們現在東海龍宮來說,又出現了一位太乙之境的龍族之人。”

“擁有足夠的底氣去收復另外的三個海域了。”

敖廣聽到了這句話,內心一震,是啊,龍族沉浸了這麼久,如今,自己的修爲也已經進入了太乙之境,他現在絕對有說話的底氣了。

是時候該行動了。

對於龍族統治四個海域,對於外人看着說是龍族非常的和諧,實際上那也只不過是表面而已。

但這幾個龍族分爲了四塊,分別是東海,南海,北海和西海。 這些海域的龍族個個瞧不起對方,不過爲了龍族的團結,在外人看來增強自己的保護力。

但對外顯得非常團結,不過對內來說,個個瞧不起對方。

他們四個中的每一個人都試圖將整個海域收爲自己所有。

海洋是如此的遼闊啊,一旦某個人統治了整個海洋之後,那麼他勢力體將會大大增加。

甚至一個人統治了海族,那麼天庭甚至也會忌憚他三分。

海族也牽連着非常多人族的利益,一旦天庭與海族開戰,那麼人族勢必會分爲兩波,一個靠天吃飯,一個靠海吃飯。

這對現在天庭非常不利。

自從敖廣實地開始提升之後,熬順便一直在壓抑着自己的想法。

他一直期待着敖廣什麼時候能夠突破太乙。

這樣的話,自己在四海之中的說話分量更爲重。

“好,我現在就招其他的三個龍王過來一起開會商討此事。”

對於統一整個四海東海龍王敖順十分的有信心。

對於東海龍宮,有許多也是龍族的人們,不過他們的是爲提升的非常緩慢。

因爲他們並不是敖順的直系親屬。

而是沒有必要去培養他們,因爲東海龍宮的寶具本來就十分稀少,況且還被孫悟空拿去了一個。

這讓原本就非常崇尚修爲的東海龍宮十分的苦惱,不知如何是好。

不過現在自己的孩子已經獲得了太乙之境的修爲。

統一四海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現在他可以通知東海龍宮的各族民去進行修煉,因爲統一四海之後,他們的寶具數量將會成倍增加。


¤тTk an¤C○

“我想現在我們可以去告訴我們的族民書店的事情了。”


敖順想了想,確實是時候該告訴他們了。

之前爲了不想讓自己的兒子在書店的修行被別人所打擾,所以就一直瞞着大家沒有告訴大家關於書店的事情。

四海之間的距離雖然非常遙遠,感到東海龍宮也不是一招兩招能夠到達的事情。

過,對於現在的敖廣來說,他已經擁有了傳送的能力,便很簡單的把三位龍王召集了來。

“不知找我們有何貴幹啊?”

西海龍王首先開口,陰陽怪氣的說道。

他們以爲他們傳送而來,是由於敖順的能力所產生的修爲能力。

“這是我的族人,他叫敖廣。”

敖順開始介紹起來。

“現在已經進入太乙之境了。”

“什麼?”

“開玩笑吧?”

“真的假的?”

面對其餘三個龍王的詫異表情,敖順顯得非常淡定。

沒有必要騙大家。

“臥槽,敖順,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你玩我們是吧?”

來,大家先喝茶先喝茶,我們先不說別的。

然後熬順就開始起身爲三位龍王沏茶。

不過此時三位龍王哪有興趣繼續在這裏喝茶,他便。閉上眼睛,抓緊時間感受着周圍修爲的等級。

突然三位龍王都雙眼一瞪,互相面面相覷。臉上滿是詫異之色。

這孩子竟真是太乙之境。

看到了其他三位龍王確認了這件事情,熬順便不再進行虛情假意的做作了。

便直接開門見山說道。

“就是叫你門過來就是來想和你們商談一下四海的統一全到底掌握在誰的手裏。”

這句話,三個龍王在看到了敖廣的實力之後,便猜到了敖順將要說出這種話。

“不是吧,敖順了你真以爲你們多了一個太乙境界的高手,就有實力來這裏問我們要着統一四海的權利了。”

“你未免也太小看我們其他三個區域了吧。”

其實敖順心裏也明白。如果其他的三個海宮聯合在一起來攻打自己的東海龍宮的話。

多一個太乙之境的人,其實真的沒有什麼作用。

不過他又說到。

“我知道大家現在非常不甘心,讓我們東海來統一整個海權。”

“不過大家也知道,我們四海看起來是由我們龍宮所掌握,不過更深處的強者我們不是沒有見過。”

“之前我們以爲我們便是四海區的強者時,便有一個神祕的種族來攻打我們種族場景我想大家應該還記得。”

沒錯,那一次就是上次海洋戰爭所爆發的時候。

林凡在書店裏看着東海龍宮所發生的事情,嘴角揚起了一絲弧度。

難道又要開戰了。

我又有錢可以賺了。

與此同時,繼續看着東海。


“意思並不是我一個人掌握整個四海。”

“我的意思是,我們要攻擊更強大的敵人,需要一個領導者。”

“我想我們東海的實力是現在四個龍宮中最強的吧。”

“我們一旦攻打到了對方的國度的時候,我們便會統一起來來攻打他到最後。”

“我想到最後我們再來商討究竟是誰來掌握這個海洋總統的權利。”

這些話,三個海王都陷入了沉思。

各自在自己的龍宮中修煉的自己的修爲,不過他們一直認爲自己沒有機會再進入更強大的晉級。

自己的子輩們也對於修煉絲毫不感興趣。

他們完全沒有可依靠的可能性,不過看現在敖廣的實力已經突破了太乙之境,似乎真的可以那個種族開一戰。

“哦,敖順啊,難道你忘了我們上次與那個種族開戰的時候被打得落荒而逃的場景了嗎?”

我們有一個太乙之境的人,不一定真正的是對方的對手啊,你有什麼可以確保的嗎?

其餘的三個龍王還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聽到了想要進攻那個種族的話。

這時,敖順便讓敖廣站出一步。

一會兒便來到了三位龍王的面前,與此同時,一股讓人感到恐怖的力量從敖廣的身上散發出來。

“三位叔叔先不用着急,先聽敖順慢慢的給你們講述。”

股氣息十分的具有侵略性。

主要是他們的修爲年限遠遠超過面前的這個敖廣,但是他們發現自己的血脈被完全的死死壓住。

上次他們見過敖廣,也不過只是太以下面的那個仙者之境而已。

過了這麼短時間,他就已經完全突破了太乙,並且他身上覺醒的這股血脈似乎比他們都強大上許多。 感覺這個血脈更加的純淨。

敖順看到另外的三個龍王現在又站立在了原地。

便開口解釋道。

“敖廣一直是我以爲龍族的天賦第一,但您們上次見到的時候,面前這個現在是太乙之境的敖廣也不過只是一個仙境而已。”

就在短短的時間內,他就看到了一個非常強大的龍族帝國的影子。

這時,敖順走到三位龍王的面前。

“三位老弟,我發兵攻打四海深處,肯定不是我自己異想天開,而是我已經感覺我的底蘊已經足夠。”

“這段時間我和敖廣的實力都已經獲得了非常大的晉升。所以我認爲這樣的話足夠我們去攻打深海的那些人。”

敖順說的話並不長,但透露出的信息讓三位龍王完全真的相信了,不止是因爲面前的敖廣所透露出來的實力,而是敖順說話時所運用的氣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