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不知半年之後的武堂選拔會,小友會不會參加?”

林老臉上浮現一抹希冀的色彩道。

王澤點了點頭,他這次出來歷煉就是爲了參加武堂選拔會,自然是要參加。

“呵呵,好,如此就好,至於那個忙現在和你說也沒用,只要你去參加的時候來找老夫,到時候再與你細說。”

林老笑了笑,心中暗自鬆了一口氣。

王澤點了點頭,道:“但前提是不違揹我的原則。”

“放心好了,老夫自然不會讓你去做什麼大奸大惡之事。”

林老開懷的笑了笑道。

“我會大草原歷煉一段時間,到時候出發之時,我再來找你。”

說完這些,王澤將方天畫戟收入元戒之中,便邁步走出了打鐵鋪。

看着王澤的背景,林老喃喃道:“唉,我只能做到這一步了啊,希望這個年輕人不會讓我失望..”


走出林老的打鐵鋪,王澤微微一愣,一個身穿淡黃色的倩影正在門口等待着什麼,正是柳靈。

柳靈見到王澤出來,頓時眼前一亮,走上近前問道:“喂,林老跟你說了些什麼?”

“沒說什麼..”

王澤聳了聳肩,其實就是沒有說什麼,搞的他現在自已還是一頭霧水。

“林老年輕大了你小子可不要坑他的寶貝。”

柳靈磨了磨小虎牙,眼睛眯成月牙狀道。

王澤嘴角扯了扯,在心中腹誹不已,那老頭人老成精,一看就是個不肯吃虧的主,竟然還有人會擔心他別人會坑他,他不坑別人都算不錯了。

“喂,你怎麼不說話,是不是幹了什麼虧心事了,你如果真坑了林老的寶貝,本姑娘可不會饒了你。”

柳靈攥了攥秀拳,在王澤面前晃了晃道。

見狀,王澤嚥了咽口水,這小姑娘看似人畜無害,他剛剛可是分明清晰的感應到,她可是有着出塵境六重天的實力。

他搖了搖苦笑了一聲,剛欲說話,眼角餘光卻是被那飽滿的雙峯給吸引了過去。也難怪他會這般,少女的胸器實在與她的年齡極爲的不符,非常飽滿,特別的招人注意。

“你…”

看王澤還不說話,柳靈剛欲發火,卻又發現那極爲不老實的目光,當下便是俏臉一紅,咬了咬銀牙道:“你個下流**!往哪看呢!”

在羞怒之下,柳靈手掌一攤,一股雄渾的勁元,向王澤拍去。

在柳靈剛一說話的時候,王澤就驚醒了過來,見向自已兇猛拍來的手掌,微微一愣,沒想到對方說動手就動手,隨即迅速的反應過來,身形一錯,將之避開而去。

“小色狼,今天本姑娘要好好的教訓你,目光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老實。”

柳靈俏臉氣的通紅,眠着紅潤的嘴脣,惡狠狠的道,之前打鐵鋪對方就那般看她,而現面竟然還敢,讓她心中浮現一抹憤色。以她的身份,何人敢這般褻瀆?

“姑娘,我不是故意的啊。”

王澤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然而下一刻,目光卻是又不可避免的又掃了一眼,對方因爲氣急而劇烈起伏的兇器。

其實,不只是他,就是周圍的衆人,也是泛起了一片熾熱的目光,柳靈胸器的飽滿,在原城可是出了名的啊…

“啊,你還看。”

見王澤的目光又不老實了,柳靈頓時氣急敗壞,張牙舞瓜的向王澤撲來,恨不得將之生嘶了一般。

“師傅,將封印解了。”

見狀,王澤連忙的向師傅呼救道,他現在身上披着沉重的內甲,最多可以於出塵境三重天左右的人對戰,這還是經過了一個半月的適應,才能達到這種地步,而柳靈卻是出塵境六重天的強者,以這種狀態,他跟本不可能將是其對手。

然而對於他的呼救,曉機子卻毫不理會,王澤臉立刻綠了下來,隨即眼芒閃急,拔腿就跑,他可不認爲落在這個小丫頭手裏,下場會好到哪裏去。

“我看你往哪跑!”

柳靈手掌一攤,一柄深藍色的戰劍現於掌心,頓時一劍劈下,一個深藍色的凌厲劍芒向王澤的腳掌劈去,她下手極爲的有分寸,自然不會是真想致王澤於死地。

“刷!”

王澤身形一動,運轉起疾風步法,一跳多高,將這一擊躲開,隨即頭也不回撒丫子狂奔,這般模樣頗爲的狼狽。

“臭小子,有種你別跑。”

見王澤開溜,柳靈立刻纖腳一跺地面,身形快速的向前追擊而去。

“有種你別追!”

王澤臉不紅不跳的回道。

此刻這般情況,也在引起了大街之上無數人的關注,見在柳靈追擊王澤,都是不由在心中默嘆了一聲,誰落在柳靈這潑辣的小娘們手中,那下場簡直令人不寒而粟。

具說曾經有一個紈絝子弟調戲柳靈,最終被後者一怒之下,將對方的衣服全部撕成碎片,將對方追殺的幾乎是在原城裸奔了一圈,惹了無數人的笑柄。

見一直緊跟其上的柳靈,王澤咬了咬牙,最後,一邊狂奔一邊在扯着大嗓門喊道。

“大家快來看啊,謀殺親夫了啊。”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是神色一愣,而後議論了起來。


“不會吧,這小子是誰,難道跟柳靈有什麼特殊的關係?”

“看這小子很面生啊,不你是原城的人啊,柳靈什麼時候跟他好上的?”

“唉,這小子也夠可憐的,柳靈這麼潑辣竟然還也跟她在一起,還真是難爲他了…” “啊,我要殺了你,給我站住。”

柳靈聽到此話,頓時處於暴走的邊緣,臉上通紅的跟個蘋果一般,手中戰劍立刻快速的宛出幾個劍芒,向王澤立劈而去。

“柳靈,我都已經說了,咱們倆個不合適,你爲何還要苦苦糾纏,大不了孩子我收養就是了。”

求婚成癮:霸蠻總裁強撩妻 ,一邊繼嗷嗷叫道。

“什麼?!他們都有孩子了?”

聞聽此言,衆人頓時石化,僵在當場,臉上寫滿了驚訝。

“怪不得柳靈對原城其他年輕人不屑一顧,原來有主了啊,現在孩子都有了…”

“城中的一隻花,竟然就這樣不知不覺就被人拿下了,怪不得我說柳靈怎麼發育的這麼好..”

“是啊,平常女子這般年紀,哪有這麼“大”的“兇器”,這個年輕人好福氣啊..”

衆人議論紛紛,羨慕不已。

“本姑娘今天誓死也要逮到你,我要將你剝皮抽筋!”

聽到周圍衆人的議論之聲,柳靈此刻已經氣的快要暈了過去,俏臉之上爬滿了紅暈,眼中更是冒火的盯着王澤,恨不得將之碎屍萬斷。

“哈哈,柳靈我都說了,小爺我不要你了,你能不能別在纏着我了?”

王澤加快步伐,向前衝去,繼續放炮,然而下一刻,他臉上的笑容陡然凝固,臉色猶如吃了死老鼠一般難看了起來。

只見他的前方,是一堵高大的圍牆,原來他只顧着放言,竟然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一個死衚衕。


“不會吧。”

王澤嘴角止不住的抽了抽,臉上比吃了苦瓜還要難看,一股寒氣從腳根冒到了頭頂,令他渾身涼嗖嗖的。

“咯咯,你怎麼不跑了?”

柳靈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來,發出一聲銀鈴般的笑聲,只不過這份笑聲之下,卻是讓得王澤有一種遍體生寒的感覺。

王澤嚥了咽口水,乾笑道:“呵呵,誤會…我沒說你…”

“誤會?”

柳靈銀牙緊咬,臉上面滿了寒霜,今天這事估計,立刻會在原城引起軒然大波,到時候她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你不要過來,你過來我就要叫了..”

王澤眼芒急閃,心臟都是在狠狠的跳動不已,口不擇言道。

“咯咯,你叫啊,你叫破喉嚨都沒人理你..”

柳靈猶如貓戲老鼠一般,捏着纖手的指節,發出嘎嘣嘎嘣的聲音,一副“小子要你好看”的表情,隨即纖手一揚,一股能量匹煉向王澤呼嘯而去。

“師傅,快結開封印啊。”

王澤心中焦急不已,額頭之上都開始冒涼汗了。

“別跟我開玩笑,行不?”


見曉機子一點反應都沒有,王澤臉上都快要淚奔了。

“嘿嘿,自已捅的簍子,自已想辦法。”

曉機子壞笑了一聲道。

“我%¥##…”

在心中快速的於曉機子交流一番之後,那道能量匹煉也是已經來到進前,王澤拳頭一握,慌忙發出一拳將之抵禦而下,但在那股巨大的力道之下,雙腳也是向後搓了幾米,纔將那股勁氣化解而開。

不得不說,雖然柳靈性格頗爲的潑辣,但一身實力卻是絲毫不帶水分,若是不解開內甲上的封印,王澤跟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媽的,小爺我跟你拼了。”

王澤咬牙,知道以他現在的狀態,憑實力他的確不及柳靈,不過好在此刻兩人在一個死衚衕裏,勁元發揮都是受到了限制,但他的近戰格鬥技術,卻是能夠得到最大的發揮,彼消此漲,拼一拼並不見得會輸、

“哼!”

柳靈磨了磨小虎牙,左腳朝前一踏,曼妙的嬌軀划起一道誘人曲線,圓潤的石腿,帶着許些破風聲響,狠狠的對着王澤雙腿之間踢來。

見到柳靈出招這麼毒辣,王澤也是一聲怒罵,急忙退後幾步,險險的避開那帶着陰風而來的玉腿。

“在本姑娘面前,你有再大的能耐也不行。”

望着不斷躲避的王澤,柳靈冷笑一聲,圓潤的雙腿,舞動得猶如閃電一般,在猛烈的踢甩之間,帶起一陣陣破風聲響,在這小衚衕之內響徹而開。

柳靈的實力,的確不是如今王澤所能比,在這般凌厲的進攻間,他竟然短時間難有進攻的餘地,只有採取閃避。

有些狼狽的躲竄着柳靈凌厲的雙腿攻勢,王澤臉龐之上卻是極爲平靜,眼眸微眯,銳利的目光不斷尋找對方的破綻。

“轟!”

再次用手臂擋下一記柳靈的劈腿,王澤手臂略微有些發疼,要知道以他的肉身都感到了疼痛,若是換了一個人,怕是早已抵擋不住。

不過他能夠看出,柳靈並非動殺心,攻勢雖然看似乎兇悍,不過頂過卻是多讓他吃些皮肉之苦。

望着在小小的空間之中,不斷閃避的王澤,柳靈紅脣掀起一抹得意之色,腳尖一點猛的揉身進攻。

“嘿嘿…等得就是這一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