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夏樂抱着夏雨的屍體嚎啕大哭起來,他“嘭”地一下跪在了溪水邊的岩石上:“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這是真的!!!!!!!!!”

他的聲音嘶啞,迴盪在這片養心谷的幻境之中…… “哦,真可惜,她死了。”幻境中,武妄輕輕從夏樂身後走了出來,甚至臉上還帶着一絲玩味。

“混蛋!”夏樂猛然轉身,帶着血紅的雙眼放下夏雨的屍體一下跑到了武妄面前:“我殺了你!”

“嗖嗖~”

一排冰針向武妄射去。

“你殺不了我的。”武妄的身影從原地消失,接着,又從另一個地方顯出了身形:“在我的領域中,我就是不死之身。”

“嗖嗖~”

又是一排冰針射了過去。

“小傢伙,你還是執迷不悟嗎?”武妄的身影再次消失,這一次,卻沒有顯現出來。

夏樂茫然的望了一眼,忽然“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抱頭痛哭起來。

此刻他心中滿是悔恨,他恨自己爲什麼沒有毀天滅地的力量,要是有的話,夏雨也不會無故死去了。

他恨自己爲什麼沒有博古通今的才學,要是有的話,說不定早就洞察了之前一切,提早做好準備了。

他恨自己爲什麼貪戀平靜的生活,爲什麼不早早跟五位師父學習五行之術,要不是這樣,自己最初就不會連一個臧鍾都打不過,也不會在小城中因爲澈月的原因逗留那麼久,更不會在森林中遇到方克的阻撓,甚至根本就不會在山寨中住了一個月,然後被這武妄引到幻境中了……

他深深的伏在地上,讓淚水清洗面龐。

“嚀~”

夏樂只覺得腦中白光一閃,忽然感覺到腦海裏響起了一個聲音,緊接着,許多莫名的記憶碎片突然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下一刻,他只覺得天旋地轉,腦袋就像是要爆炸一般……

“啊!!!!!”

他捂着腦袋大聲嚎叫了起來……

“嘭~”

忽然,他兩眼一翻,突然就這麼倒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咦?”武妄疑惑的從夏樂身後走了出來,奇怪的自言自語道:“死了?”

說着,他俯下身子伸出一根手指放到夏樂的鼻尖,然後站起身來,搖了搖頭,道:“好像是昏死過去了,可惜呀,這一場好戲纔看到現在就已經結束了。”

武妄大爲惋惜的搖了搖頭,然後從寬大的袖子裏伸出一隻蒼白的手,指尖已經亮起了一點奪目的白光。

“唉,算了,我還是先把魔鼎收回去交差吧。”說着,他指尖白光大盛,就這麼對着夏樂的身體射出了一道細線。

“咔咔~咔咔~~”

突然,異變突起,武妄射出的那道細線忽然像是被人推了一把,居然繞過夏樂,射偏在了旁邊的地面上。

緊接着,武妄製造的幻境也裂開了兩道裂痕,從縫隙中露出了他們原本所在的那個山坡的情景。

“怎麼回事?”武妄第一次感到有些慌張,以他貫通中期的實力製造的幻境還是頭一次出現了裂痕,他臉色驚慌,不住的轉身向空氣叫喊着:“是誰?是哪位古道前輩?”

武妄心中深深明白,自己的幻境破裂,必然是遭到了外力的襲擊,但是想要以強力崩潰自己製造的幻境,至少實力要比自己高上兩個層次!

兩個層次是什麼概念?

他目前實力是貫通中期,加上兩個層次那就至少是神會初期!

神會初期,那可是所有修煉者夢寐以求的境界!只要達到神會境界,那就有了掌握這個世界的大神通!

可是,這偌大的世界,也只有僅存的幾位古道奇人達到了這個層次!而且,這些古道奇人早已看破了紅塵,遠離了江湖門派中的是非爭鬥,甚至,這些年來,幾位古道奇人是否已經逝世都無人知曉,因爲他們都太久沒有出世了!

世人早已忘記了他們!

可是,眼前正在崩塌的幻境卻分明告訴武妄,這一切都是真的!

他怔怔的站在原地,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不知所措,他原本以爲,以他貫通中期的頂天實力足可以笑傲天下了,他甚至早就以爲神會期的古道奇人已經化爲了白骨,現在他才覺得自己以往的想法實在是太過天真,太過可笑了!

那幾個老傢伙怎會這麼輕易的就死掉了呢!

武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夏樂,心中不禁咒罵:自己真該死!

顯然,古道強者以強力崩塌自己製造的幻境,定然是要救出夏樂。

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看似普通的小子身後居然有一名神會期的古道奇人。

“是哪位古道前輩?”武妄茫然的望着虛空再次呼叫了一聲。

沒有人回答他。

“咔咔~咔咔~嘣!”

隨着最後兩聲咔咔聲,武妄製造的幻境終於“嘣”的一聲破滅了……

依然是山寨西面的山坡,但天邊似乎已經升起了一道曙光,寒風凜凜,吹的武妄長袍獵獵作響,但他已經失去了那一副的睥睨天下氣魄,眼睛死死的盯着遠處的一個人影。

只見她年紀大約二十左右,扎着兩束俏麗的馬尾,穿着一身火紅衣服和短裙,露出了一雙白嫩的大腿,在這黎明前的黑暗下,極是誘人。而先前自己從幻境中放去出的那個叫任遊的傢伙,已經昏倒在了她的腳底下。

此刻,這名女子不管其他,先是跑到了夏樂的身旁,仔細的查看了一下,然後又跑到夏雨的屍體旁,略微皺眉,從手中揚起了一陣和煦的暖光罩在了她的屍體上。

隨着這道和煦的暖光籠罩上去,夏雨胸口間那還冒着鮮血的傷口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起來,就來她屍體上的鮮血,也都隨着這道暖光消失不見了。

做完這一切,這名女子才鬆了一口氣,然後把目光轉向了遠處武妄的身上。

只是這名女子一回頭,武妄便看清楚了她的相貌,他伸出一隻手指着她,眼中滿是難以置信的目光,語氣彷彿還帶着一絲疑惑,道:“是、是你……你是出現在那個小傢伙夢境裏的人!”

正是花飄零!

“哎呀,大帥哥呀,看你把人家的小帥哥害的多慘!”花飄零氣呼呼的雙手掐腰道:“你倒是挺威風的嘛!”

“晚輩不敢!”武妄已經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雖然狂傲自負,但也不敢在一名神會期的古道奇人面前造次,不由得深深的低下頭,不敢直視花飄零的目光。

“行了行了,人家現在沒時間跟你客氣。”花飄零不耐煩的擺了擺手,繼續道:“現在人家交給你一個任務,你可要好好完成喔!”

“是,晚輩一定盡心盡力。”武妄已經洗去那副傲氣十足的模樣,靜靜地等待着花飄零的吩咐。

“因爲這件事情是因你而起,所以人家纔會找上你的,你可不要記恨人家喔!”花飄零向前傾了傾身子。

“晚輩不敢!”武妄的額頭上已經見汗:“請問前輩,晚輩該怎麼做呢?” “那人家問你,想必你也知道那個傳說吧?”花飄零走近,圍着武妄轉了一圈,打量了他一下,眼波流轉。

“晚輩知道。”武妄不敢擡頭,畢恭畢敬的回答道。

他現在已經想起了一個久遠的傳說,那是每位修煉子弟最初修煉的時候,就被傳授自己的人灌輸的第一個思想,並同時向天發誓:

“若是遇到神會奇人臨世,那這個世界就是將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作爲一名修煉子弟,必須無條件的服從神會期古道奇人的安排。”

自武妄從小長大,根本就沒有見過神會期的古道奇人,也自然就把這第一堂課當作了一個故事性的傳說,可是,在見到花飄零的第一眼起,這個傳說卻突兀的出現在了他的腦海裏,他雖然身爲姬賢門下,性格又是桀驁古怪,但他卻並不是背信棄義之人,這從他被他原先的師父打成重傷和一直報恩於姬賢就可以看得出來。

所以,他牢記這第一堂課的內容,並且遵循內容立下的誓言服從花飄零的安排。

同時,他腦海中不由得浮起一個疑問,這個疑問一下浮上心頭,就情不自禁的說了出來:“難道我們的這個世界要發生驚天動地的變化了嗎?”

“是呀,要變天咯!”花飄零隨口答道,她微微一笑:“不過這不用你管,自然有像人家這樣的老不死的操心,你嘛,就只管完成人家交付給你的任務就可以了。”

“是,晚輩等候前輩安排。”武妄絲毫沒有猶豫,張口答應了下來,他知道,一旦這個世界發生驚天動地的變化,根本不是自己可以幫上忙的,就算自己擁有貫通中期的實力,但距離神會期,還是有着一個難以跨越的鴻溝。

在這個世界上,貫通期的絕世高手不在少數,大都爲一些門派的掌門或者是宗主,但神會期的古道奇人卻只有寥寥幾個,這一層之間,不但跨越了一個巨大的鴻溝,還有一個最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神會期的古道奇人掌握着普通修煉者難以想象的大神通!

武妄並不知道花飄零掌握的大神通到底是什麼,他也不敢詢問,只能老老實實的等候着花飄零的吩咐。

“大帥哥,告訴人家你叫什麼?”花飄零看着眼前恭敬的男子,居然就伸出了一根手指挑起了武妄的下巴,饒有興致的看着。

“晚輩武妄,是姬賢門下的右護法。”武妄很是尷尬,他根本不敢正眼看一眼花飄零。

“喂,難道人家很醜嗎?”花飄零有些不滿:“你都不正眼看一眼人家。”

“呃,晚輩不敢。”武妄驚的冷汗淋漓,他從來就沒想到自己會遇到以爲神會期的古道奇人,也不曾想過這名古道奇人居然“調戲”自己,呃,算是調戲吧。

“哼,真無趣,比起人家的小帥哥可差遠了。”花飄零見武妄還是不敢看自己,不由得感覺索然無味,她收回挑起武妄下巴的手指,轉過身去一邊思索着,一邊自言自語道:“姬賢門下?哦,人家好像想起來了,小帥哥的魔鼎不就是從姬賢門下搶奪過來的嘛……”


武妄感覺自己頭大了不止一圈,原本自己只是接受了姬賢門主給自己下的任務,任務的內容很明確,就是奪回魔鼎這麼簡單,可他心中奇怪,一個小小的魔鼎用的着自己這個右護法出馬嗎?但他秉着多辦事少說話的原則,並沒有詢問姬賢。

之後,自己順着從森林中查探出的蛛絲馬跡終於抵達了山寨,也成功的將夏樂三人引了出來,從夏樂三人心中,他也得知了許多有趣的東西,然後他自己算了一下時間,想來時間還算充裕,不由得就跟夏樂三人“玩”了起來。

可他卻沒想到,到了最後,夏樂自己卻情難自制的昏死了過去,正在自己大感乏味,準備殺掉夏樂取回魔鼎回去找姬賢覆命的時候,卻突然殺出了一個神會期的古道奇人直接崩塌了自己製造的幻境!

看這個女奇人,顯然是跟夏樂三人有着很大的關係,而自己卻害死了其中的一個女孩,女奇人沒遷怒自己,已經算是對自己很客氣了。

至於魔鼎?恐怕奪不回來了……

想必姬賢門主知道我遇見一個神會期的古道奇人,也不會怪罪我吧?況且,不就是一個小小的魔鼎嗎!

想到這裏,武妄心中主意已定,立即上前一步,看着花飄零的背影拱手道:“前輩,不知晚輩接下來該怎麼做呢?”

“去去,一邊玩泥巴去!別煩人家,沒看到人家正考慮着事情嘛!”花飄零頭也沒回,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呃……”武妄頓時語塞。


接下來玩泥巴?別開玩笑了!感情是這女奇人不滿自己打擾她了。

武妄當然沒有去玩泥巴,而是恭恭敬敬的站在花飄零身後,大氣也不敢喘,心中惴惴不安,生怕再打擾了這名女奇人。

“嗯……”花飄零忽然轉過來了身,對武妄道:“你來這裏的目的就是想取走小帥哥的性命,是吧?”

“晚輩不敢!”武妄立即一躬身,心中不禁想到:開什麼玩笑,我要知道這小子跟你有關係,別說奉了姬賢門主命令取回魔鼎,寧可是違抗他的命令,我也不敢接近這小子啊!

但他卻不敢這麼說,而是委婉的承認道:“晚輩是奉門主之命來找夏樂少俠取回魔鼎的。”

武妄早已通過探知他人心理的方式得知了夏樂三人的姓名,所以,此時他說出夏少俠這個稱呼,也並不奇怪。

“取回魔鼎?”花飄零白了武妄一眼:“你當人家是傻瓜呀!魔鼎已經跟小帥哥體內的契根融合了起來,想要取回魔鼎,那就必須殺掉他!”

“晚輩該死!晚輩絕對沒有貶低前輩的意思!”武妄心中一驚,差點嚇得魂飛魄散,撲通一聲立馬跪在了花飄零的面前。

“行了行了,人家沒有怪你的意思,你趕緊起來吧!”花飄零滿不在乎道,隨即,她想了一陣,立即道:“人家現在告訴你,小帥哥殺不得了,所以嘛,魔鼎你也取不回去了。至於姬賢那邊嘛,你大可放心,人家會親自去給他說這件事情的。”

“是,勞煩前輩費心了。”武妄這才擦汗站了起來,心中暗想:有你這個神會女奇人親自去找門主說明,那就最好不過了。

“好了,現在人家要說正事了。”花飄零輕輕的舒了一口氣,接着指了指地上夏雨的屍體道:“這個女孩子嘛,也是關鍵人物,幸好人家及時趕來才能暫時護住她的性命,不過她體內的七魂六魄已有六魂五魄進入地府,人家只能暫時封住她的一魂一魄,想要奪回她已經進入地府的六魂五魄,那就只能去地府一趟了。”

“前輩是想讓晚輩陪您去地府走一趟?”武妄面色古怪道。 下地府?

武妄心中惴惴不安,他雖然是貫通初期的強者,但下地府這種事情他是連想都不敢想的,因爲那根本就已經超脫了修煉者的範疇!就算是神會期的古道奇人,也沒有聽說過可以上天入地的!

難道……

這位女奇人已經突破了神會期嗎?


想到這裏,武妄不由得感覺自己的背後升起一股寒意,他如今已經年近五十,只是因爲功力高強的緣故,所以從表面上根本就看不出歲月留下的痕跡,活了這大半輩子,雖然沒有見過神會期的奇人,但也沒聽說過神會期的奇人掌握上天入地這種大神通的!

曾經,他所在的那個門派古上曾出現過一位神會期的奇人,他那個已經自刎的師父也曾不斷的提及過,所以,武妄多少也有點了解。

所謂大神通,只不過是掌握了這天地間規則的某種大本領,可以用這些大本領做一些平常修煉者無法做到的事情,可是下地府?那已經超過了天地間的規則,早已跳出了五行之外,不在三界之中了!

修煉到貫通中期,武妄已經察覺到了這天地間那股禁錮的力量,所謂生死輪迴,就是指人死後魂歸地府,再進行轉世投胎,前世所有的記憶與痕跡,將都會抹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