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你沒有,你總是先做了這些違反規則的事情,事後才上報組織。要不是因為將和光影沒有深究你的責任,不然你早就入土為安了。而你現在卻反過來質問光影,真是可笑啊,別忘了,最初同意你那些計劃的人,可是光影。」

零這麼對無顏說著,她並沒有給無顏留任何情面。

「是,如果萬夫長大人沒有同意我的計劃,那我肯定會被組織處罰。不過有一說一,既然我看到萬夫長大人也做了類似的事情,我總不可能當做什麼也沒看到吧,我肯定會去了解真相。你也知道,萬夫長帶回來的人和我帶回來的異類不同,萬夫長不僅帶回來一個異類,他還帶回來一個令人頭大的治安,萬一出了差錯讓賢者集團知道了這件事情,那組織的利益將遭受極大的損失。

我承認,剛才是我有些急躁了,我不應該用那種語氣質問萬夫長,所以,還請萬夫長原諒我的失禮。」

對於零的質問,無顏並沒因此感到慌張,他冷靜地回答了零,並向光影道了歉。

「如果每個人都能像你一樣追根問底,那組織就不會因為一些小事情而蒙受損失。無顏,你不要在意這傢伙的剛才的話,她總是喜歡吐槽別人,如果我們倆個人的境況反過來,她也會毫不留情地吐槽我。

對了,我們繼續剛才的話題吧,要不是這傢伙突然到來,你現在就已經知道真相了。真相就是,我需要這個異類的能力去救治一位百夫長,所以我才把她們兩人領到了組織。」 秦守也在其中,同樣感覺渾身如同火焰在燃燒,濃濃的噴薄的如同吃了藍色小藥丸似的激動不已,渾身打着擺子,從他的心口中緩緩的被抽出一道情絲,秦守好奇的注視着這情絲,清晰的感覺得到其中傳來的意念,那是對冰女採離的相思、對喵喵的寵愛、對海棠和蕊兒的疼惜,甚至可以映照出秦守自己的內心深處隱藏的情感,有薇薇安、有莉莉絲也有希芙蓮、火鳳仙等女,秦守不敢再看,他現在還不敢正視自己內心的真正情感。

這情絲化作一把流光溢彩的寶劍,懸浮其上,老頑童頗爲詫異的看着這把寶劍,隨後把純淨的如同寶石一樣的眼睛投向秦守,脫口叫道:“你這後輩這麼多情啊?我的乖乖第一次看到這麼多顏色。”

秦守羞愧難當,恨不得現在就掐死這口無遮攔的老頑童,心道老子起碼還能抽出情絲來,你丫的連情絲都沒有,活該單身一輩子!單身狗!阿不是,單身白澤!

龍皇雨卓丞輕哼一聲,看不出表情喜怒,沒有阻攔助劍聖一臂之力,任由其抽出自己的情絲,那是升騰着念力的龍魂寶劍,王道絕倫,新我至尊面無表情,看不出喜怒哀樂,默認讓葉流雲動手,從其心口同樣抽出一道赤金色的情絲,化作一把赤色鎏金寶劍,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秦守竟然在那上面感知到了熟悉的氣味,難不成,這位不知道前生是何等身份的新我至尊的愛人是自己曾經見過或者接觸過的人?

秦守好奇的看着,新我至尊同樣將那璀璨的眸光掃向秦守,微微點頭示意,顯然是認出了秦守的氣息,秦守嘖嘖暗歎。新我蛻變果然就是神通廣大,秦守也不隱瞞,點頭回應。

北海老龜不在。估計就算在也抽不出什麼,老頑童和各大魔王都沒有情絲可以抽取。葉流雲面前已經懸浮着龍魂寶劍、青色離風寶劍、玉色玄穹寶劍、赤金極陽寶劍、恩……還有秦守的彩色多情寶劍(我呸,這無良作者怎麼起這麼個狗屁名字!)。

葉流雲沉默了一會兒,探手放在昏迷不醒的忘川胸膛處,緩緩的抽出一把白色蓮花寶劍,這是忘川用情至深對龍女艾瑞莉婭的情絲所化,龍皇沉靜淡然的掃了一眼,沒有做出任何的迴應,至此。葉流雲面前已經懸浮起六把寶劍。

此時葉流雲緩緩的擡頭,黑眸中的精光閃耀,冷冷的注視着魔皇暗魔神。

“血祖和骨帝是通靈而成,你不同,你是至尊的魔皇,你可敢直面自己的內心,讓我看看你的情絲到底是什麼樣!”

魔皇冷冷的迴應:“你儘管抽取便是!我倒要看看你的情劍術到底何等威風!”

葉流雲絲毫沒有客氣,對準魔皇的胸口一捏,淡淡的如同黑色煞氣一樣浮動的絲線緩緩在其心口凝聚,但是猛然卻斷裂分散。魔皇微微蹙眉,葉流雲緩緩的開口:“向你這樣薄情寡義的魔皇,是不知道真正的愛情是爲何物。你只知道佔有,卻不知道付出!情絲都無從所獲!!”

魔皇勃然大怒,冷眼橫對:“你敢戲耍我!”

“這是事實!”葉流雲沒跟他廢話,將自己的情絲抽出,是一把虛空浮動的石劍,名爲藏鋒。

七柄不同的寶劍懸浮在葉流雲周身,純粹的情絲所化的寶劍,擁有其主人的祕術能力,甚至還能在劍聖的手中得到更爲可怕的昇華。魔皇暗魔神終於動了,通體包裹着五色魔光。五座地獄轟然壓落,劍聖葉流雲劍氣沖霄。七柄寶劍熠熠生光。

戰場轟然擴大,囊括方圓千里,滄南學院的丁點兒痕跡通通都被掃空,地面深深的凹陷了百丈,呈現的是深不見底的黑洞深坑,魔氣滔天,森森翻涌,讓眼前的一切變得朦朧起來,青色的離風斬破虛空,虛空祕力在涌動,化作可怕的殺伐大術,玉色的玄宆道劍衍化玉色空間,讓天地呈現一片玉宇澄清,定住一切魔氣侵蝕,赤色鎏金的極陽之劍若驕陽萬道,龍魂寶劍天龍昂首,盤踞殺伐,秦守的彩色寶劍在劍聖的手中得到了最高層次的殺伐,與藏鋒石劍、忘川的白蓮花劍斬化作三道清氣,絕世攻伐。

昏婚欲睡 五色魔光化作五道地獄,方圓千里鬼哭狼嚎,這簡直就是神靈在出手,在戰鬥,在征伐,灰色的濛濛的霧氣從虛空中演化出來,將戰場徹底的籠罩在內,完全無法看穿其中的戰場到底是怎樣的,這層次實在是太高了,簡直是皇者在拼命。

其他的戰場更是打的如火如荼,秦守和天啓真正的攤開手對上了,不過秦守修爲有限,就算是運用了萬花筒寫輪眼的力量,同樣陷入了極大的頹勢,五百丈的須佐能乎爆發出遠超過尊者的力量,與天啓捏印化作的百道神形交織纏鬥在一起。

但是十聖至尊的領域太過至高,哪怕秦守現在擁有重重足以越級戰鬥的底牌,但是面對這樣的至尊對手,修爲等級是硬傷,換了以前星辰階位可以秒殺聖者,但是十聖至尊不同,這個層次門坎太嚴苛,秦守完全做不到可以與之平起平坐,除非得到昇華的本質,如第三段仙人之體,千手柱間的木遁之體、九尾的人柱力、或者是永恆萬花筒的力量,否則能堅持多久秦守也說不準,在十聖至尊面前,不管自己有多少底牌也沒有絕對的肯定能戰勝對手。

“哈哈哈……”天啓酣暢淋漓的大笑不已,表情猙獰可怖,一黑一白的邪眼邊緣流淌着濃郁的紅光,眉心那黑紅色的血色魔種更是如同豎眼一樣流動着濃郁的煞氣,“區區不足尊者,竟然敢對十聖至尊挑戰!哈哈哈……簡直是上天註定要你將這雙完美無缺的眼睛送給我!”

天啓右眼中那白光閃耀,如同柔柔流淌的月色光輝,彷彿玉石打造的兇獸虛影凝若實質,化作一隻只斑斕花紋的猛獸,合着那冰霜巨龍、千足蜈蚣以及劍齒猛虎團團圍住秦守的須佐能乎,紫色能量燃燒的須佐能乎手中把持着一柄能量化的靈劍,這把靈劍上面燃燒着熊熊的天照黑炎,面對來勢洶洶的猛獸,秦守巋然不動,須佐能乎完全體盎然屹立,如百戰不敗的神將,以萬花筒寫輪眼巔峯的動態視力,捕捉到了一切的運動軌跡。

在其臨近的一剎那,黑炎靈劍怒聲劈砍,快若閃電的速度將所有猛獸砍成兩半,被切開的獸身紛紛燃燒起黑色火焰,天啓瞳孔驟然一縮,非但不驚,反而露出狂喜和愈發火熱的光芒:“這瞳術所釋放出來的黑色火焰,竟然可以點燃鬥氣,不燒滅絕對不會熄滅,好霸道的火焰!”

天啓越發露出貪婪之色,這雙眼睛的瞳術實在是太讓人震驚和垂涎了,單純這黑色的火焰和巨大的能量戰神巨人,無一不是讓他垂涎三尺,那黑色的火焰,甚至能點燃精魄和元神,運用得當的話,血祖的血海在這火焰之下,恐怕都要顫抖!那能量巨人更是讓天啓驚歎不已,秦守就是憑藉此,能以區區不足尊者的修爲,與身爲十聖至尊的自己抗衡,僵持這麼長時間!

“轟轟轟!”

上百道獸影從天啓那白色的右眼瞳術中成型釋放出來,數量太過龐大了,彷彿荒古時代漫天的兇獸世界打開了一個大口子,從那通道中源源不斷的飛奔而來獸靈的影子,須佐能乎陷入頹勢,完全體也擋不住這麼多這麼龐大的數量衝擊,但凡是撞擊道的統統炸裂成恐怖的氣勁,更是有幾次較爲密集的爆炸讓秦守的須佐能乎露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縫隙。

“塵遁!原界剝離之術!”

秦守手心捧着一團金黃色的方形光團,對準面前的扇形區域,橫掃出去,由土、風、火三種屬性化作的血跡淘汰力量,超越了血繼限界,三代土影的成名絕技,原界剝離之術但凡是接觸到這光芒的物質,統統都會被分極爲分子大小,可以無視對方的防禦,是破壞力極大的術,但是消耗極大。

咻咻咻!

上百道的獸影通通都被秦守籠罩在內,原界剝離之術的光芒亮到最璀璨的時刻,空間中的一切獸影通通都被消散,分解成了分子大小的物質,消散於無形!

“不錯的祕術!”天啓臉上始終帶着那滲人的笑容,眉心開裂的紅光越發的猙獰,“但是不到十聖至尊的層次,你永遠都不是我的對手!”

天啓左眼漆黑如墨,轟然迸射出一道黑色的死光,這光芒可以讓萬物枯萎,千萬不能接觸半點兒,秦守完全無法躲避,心電急轉,秦守眼睛迅速化爲神威萬花筒寫輪眼,左眼瞳力瘋狂的流淌涌動,空間頓時被扭曲成了漩渦,死光來臨之際,統統都陷入了那漩渦之中,秦守目眥盡裂,血絲遍佈,終於將這黑色的長虹死光轉移到了神威空間中!(想知道《火影系統異界縱橫》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啓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衆號,搜索“wang”,關注公衆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 「既然你曾負責追繳他們一夥,那你就應該知道這個異類的能力。而這一切的真相就是,我需要藉助這個異類的能力去救治一位百夫長,所以我才把她們兩個人請到了組織。」

光影見無顏認錯了,於是他也就並沒有深究無顏之前對自己的質疑,並告訴了無顏真相。

「是哪一位百夫長能享受到如此待遇呢?您所救的那人,真的只是一位百夫長嗎?」

真相雖然消融了無顏之前的疑惑,但卻又讓無顏產生了新的疑惑,他不認為區區一個百夫長的性命值得光影費這麼大功夫去挽救。

「你知道十和九兩個十夫長嗎?而光影和那傢伙的關係就像十和九的關係一樣。」

零搶在光影前面回答了無顏的問題,她邊說著邊對光影報以微笑。

「原來如此,不過,這可打破了我對萬夫長大人一貫的印象呢。我還以為萬夫長大人是個冷酷無情的人,沒想到萬夫長大人和那位十夫長一樣,都有著致命的軟肋。」

無顏在聽了零的話后,他所有所思的吐槽了光影一句。

「還請你不要多言誤導別人。」

對於無顏的吐槽,光影並沒說什麼,反而轉頭吐槽了零一句。在光影看來,自己和十三的關係並沒有零剛才說的那麼簡單。光影之所以收留並培養年幼的十三,是有著更為深刻的目的。只不過,光影不可能把這目的透露出來,於是他就順著零和無顏的意思,表現出一副被看穿的無奈姿態。

「千夫長,無顏,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這一切的真相,那你現在打算怎麼做呢?」

光影接著問了無顏一句,雖然他知道作為千夫長的無顏肯定不會將這件事說出去,但為了保險起見,光影還是試探了無顏一下。

「我打算去睡一覺,也許等我醒來之後,我就什麼都記不得了。」

無顏很清楚,既然自己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的真相,那自己就不可能輕易從中脫身了,所以他就用隱晦的話語對光影許下了承諾。

光影自然明白無顏話中的意思,所以他也就滿意地點了點頭。

「在外奔波了那麼長時間,想必你也累了,那就此回去休息吧,無顏。」

「感謝萬夫長大人的理解,那麼我也就不多打擾了。」

既然無顏已經弄清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他也就沒打算在此就留。更何況光影現在發出了逐客令,於是無顏就順著光影的意思退出了房間。不過,無顏雖然走出了房間,可他的心思卻依然停留在身後的房間內。無顏在想,青和希菲爾最終會迎來什麼樣的結局,當然了,無顏並不認為她們兩人還能平安無事地走出組織。

『剛剛那個女性千夫長有些奇怪,她好像和萬夫長光影很熟。我姑且也見過所有擁有文字代號的千夫長,可我卻不記得在擁有文字代號的千夫長之中有這樣一個傢伙。難道這傢伙的實力還沒到擁有文字代號的程度嗎,可如果是這樣,那她怎麼可能和萬夫長這麼熟絡。』

走著走著,光影把思索的終點轉移到了剛剛那位女性千夫長身上。 “咻!”

但是天啓根本不給秦守第二次的反應時間,第二道絲毫不弱於之前的死光化作滔天的光柱,瞄準了秦守迸射而來,再用一次神威的準備時間根本來不及,但是如果現在冒然使用虛化的能力很容易被作爲十聖至尊的天啓捕捉到痕跡,萬一真的有能力破碎虛空進入自己的神威空間,那麻煩可就大了。

求道玉是用來針對魔皇暗算和以防萬一保命用的底牌,如果局勢不是非常的危急,打死秦守也不願意現在就動用,無奈之下徹底陷入了被動,雙眼再次轉化成宇智波鼬的三角大風車,赤紅色的須佐能乎瞬間成型,八尺鏡悍然擋在面前,死光來臨,如同急速墜落的流星隕落,可怕的力量傾瀉在上面。

秦守傾盡全部的體力來支撐,八尺鏡成功的擋住了死光,除了須佐能乎之外,但凡是被死光肆虐過的地方,地崩山摧,萬物枯萎,可怕的深坑籠罩方圓千丈,秦守的須佐能乎所站的地面如同孤島一樣懸空在深坑的最中央,秦守幾乎要力竭了,急忙召喚了在大地祖脈中修行的仙術影分身,解除之後,秦守體力重新恢復到了巔峯。

天啓越發的眸光熾熱無比,貪婪的舔着青灰色的嘴脣,秦守展現出來的力量,越發的讓他滿意和垂涎。

“小兄弟,來我這裏!”

秦守耳邊突兀的響起恢弘的傳音,赫然是正在與血祖戰到如火如荼的新我至尊的聲音,秦守沒有遲疑,五百丈的須佐能乎赤金色瞬間轉化成了紫色,秦守掌握的萬花筒寫輪眼幾乎全都兌換出來了,值得一提的是。秦守也能最快速度的銜接出須佐能乎的轉化,天之麻迦古弓橫在胸前。

天啓眉頭微微一挑,不由得微微蹙起了眉頭。

“天之麻迦古矢!”

須佐能乎那龐大的手掌心所捏着的深紫色的能量團如火焰在燃燒。化作流淌紫色能量的巨大箭矢,那箭矢流淌着仙術能量。可以無視魔氣的侵蝕,破甲能力強悍上一個層次,須佐能乎搭弓引箭,箭鋒赫然瞄準了天啓,在萬花筒寫輪眼的鎖定下,箭矢以千分之一秒的速度激射而出,左眼鮮血流淌,箭矢瞬間纏繞上一圈黑炎天照。但是秦守仍然不滿足,右眼瞳力再次瘋狂的涌現出來。

“炎遁!加具土命!”

纏繞在天之麻迦古矢上的黑炎天照化形成黑色大鵬,攜風雷之勢奔襲而至,天啓瞳孔微微一縮,臉上露出正色,他的左眼是殺伐破壞之眼,右眼是造化防禦之眼,攻防有致,是邪眼中的極品,右眼中白光流淌。化作厚重的盾牌,纏繞着黑色火焰的箭矢就此炸開,將厚重的盾牌震動。上面竟然皸裂出粗大的蜘蛛網似的裂隙,這攻擊破壞力着實讓天啓驚訝。

黑色的火焰大鵬見縫插針的展開一片火海,瞬間將那白色盾牌點燃了,並且在秦守右眼佐助六芒星萬花筒的操縱之下,以死角瘋狂的對天啓纏繞過去,天啓周身爆出可怕的氣浪,將黑炎統統震開,目光再次鎖定至秦守時,微微蹙起了眉頭。只見秦守瞬間拋飛了彷彿岩漿涌動似的怪異能量漩渦狀輪盤。

那是螺旋手裏劍的升級版,仙術+四尾的熔遁忍術!

“仙法!熔遁!螺旋手裏劍!”

覺醒了六道之子陽遁巔峯力量的鳴人使用這一招。硬生生的將那神樹切成了兩半,現在秦守同樣用這一招。無差別的攻擊,高密度的查克拉風暴頓時炸裂旋轉,薄如蟬翼的風旋瞬間擴大百倍,熔遁風暴炸裂,尚未熄滅的天照點燃了所有的仙術查克拉,化作最爲給力的燃料,熊熊燃燒起來,成了風遁旋風與天照黑炎的地獄。

天啓立刻被籠罩其中,那邪眼的洞察力飛速的捕捉,但是他很快就震驚了,驚叫道:“這是何等的風刃速度,竟然連邪眼都無法捕捉……”

天啓右眼白光噴涌,將自己包裹成一個白色的蠶繭,密不透風,所有的風刃劃過只能留下不深不淺的白痕,密密麻麻的高頻率劃過的風刃很快剝下了一大層的能量蠶繭,但是蠶繭在其操縱下,仍然在不斷的加厚中,天照沾染在上面,熊熊燃燒着,內部核心的仙術能量爆裂,化作方圓千丈的龐大能量爆炸場域,暴風亂舞,烏雲崩散,這可怕的力量波及甚至讓十聖至尊都紛紛側目而視。

秦守根本不指望這一招能擊殺天啓,純粹是用來拖延時間,秦守的右眼轉換成帶土的萬花筒寫輪眼,倏然間消失於漩渦中,再次出現就出現在那九陽罩頂之下,可怕的極道陽氣讓秦守狀態完全不處於巔峯,仙術力量都極爲感覺壓抑,這是精神上的壓迫感。

“不要抵抗!”新我至尊沉聲道。

秦守默默點頭示意,天空中的九尊驕陽綻放出極致的光芒,讓秦守想起地球上的傳說,上古后羿射九日的神話傳說,此時九尊太陽如同熾烈的天地烘爐,金烏盤旋,第九尊那最大的烈陽懸浮在秦守的頭頂,秦守沒有抵抗,熾熱到極致的力量融入了秦守的身體中,秦守吞服過地母靈液,淬體後是半神的肉身,沒有歷經多大的波折就成功的融合,隨後秦守感覺到一股恐怖到難以估量的龐大力量將自己的修爲短暫的拔高,快的不可思議!

尊者初期、尊者中期、尊者後期、尊者頂峯。

十聖至尊!

秦守在第九陽的力量滋養之下,竟然短暫的將自身的修爲提升到了十聖至尊!

“第九陽名爲涅陽!萬物尊涅,造化而生!”新我至尊沉聲道,“時間有限,在涅陽之力時限內,擊殺天啓!”

新我至尊翻騰在血海深處,與血祖駕馭的窮奇惡獸大打出手,急速傳音,語氣中帶着毋庸置疑的堅定和信賴,秦守心頭大定,修爲同處於一個階段,就不信殺不死那天啓!

秦守心頭涌現出一股豪意,興奮的大吼一聲:“十聖至尊,如何殺不得?!”

擡手間,虛空震悚,皸裂擴散,秦守感覺到身體中涌現出來的可怕力量,彷彿渾身上下都有永遠不會枯竭的力量,這種力量帶給秦守一種荒誕的幻覺,自己一拳,就能轟爆整片大陸!!

十聖至尊!

這就是大陸的頂尖戰力!任何一位,都能支撐起整個神血族羣,都擁有破碎山河,崩碎虛空的偉力,幾乎是神明的代名詞!那就是一個超級核.武器!

“這就是十聖至尊的領域麼?”

秦守不憑藉任何的力量,竟然能夠虛空而立,探手在虛空中抓捏,片片白色的蓮花浮現,攪動過後,重新化作靈氣流淌消散,眼中涌現出濃濃的震驚和期待,秦守背後的第九陽熾烈的浮動,如同神環在背後繞舞,襯托的秦守如同一尊天神一樣,竟然就這樣進入了十聖至尊的領域,雖然只是短暫的進入,但是已經足以讓秦守欣喜若狂了。

“如果現在融合永恆萬花筒寫輪眼,不知道現在的身體是否能支撐住?”

這個念頭纔剛剛涌現在秦守的腦海裏,就再也揮之不去了,秦守心頭砰然直跳,呼吸都有些急促,但是轉念一想,現在自己就擁有十聖至尊的力量啊!怎麼做不到呢?!是不是可以在自己兌換仙人之體第三段之前,就把永恆萬花筒寫輪眼融合出來!那樣的話,就相當於多了一個底牌!

wωw ☢TTkan ☢¢ O

還能使用究極體的須佐能乎! 『剛剛那個女性千夫長有些奇怪,她看起來和萬夫長光影很熟,可她似乎又不像是擁有文字代號的千夫長。不過,也許是我想多了,也許是我記混了擁有文字代號之人的形象,但不管怎樣,我都要搞清楚她的底細。明天去問問赤那傢伙吧,他是最強的千夫長,也兼任管理所有千夫長這一職務,他說不定知道剛剛那個女性千夫長。』

無顏這樣想著,他突然愣了一下,因為他想到,那個剛剛那個看起來和光影很熟絡的女性根本就沒有表明她的等階,她只是用強勢的語氣吐槽了自己而已。

『奇怪,我怎麼認為那傢伙當做是千夫長?難道是因為我被她那強勢的態度迷惑了嗎?有這種可能,她肆無忌憚地闖入了光影的房間,並毫不客氣地吐槽了我,若非實力達到了千夫長這一級別,她沒有膽量做出以上的行為。的確,以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去思考,她的實力絕對達到了千夫長這一級別,可是,事實果真是如此嗎?』

想到這裡,無顏無奈地笑了笑,他轉過身去,看向光影房間所在的方向,愣了幾秒。

「最近一段時間可真是內憂外患呢。」

無顏吐槽了一句,然後他就轉回身,朝自己房間走去了。此刻無顏心裡已經不再關心青和希菲爾最終的結局了,他唯一想搞清楚的事情,就是那位女性夫長的身份。

而就在無顏走回自己房間之時,光影也差不多處理好了青和希菲爾的事情。

既然希菲爾治好了十三,那光影就要如約放她們離去。不過,鑒於天色已晚,零建議青和希菲爾暫且在組織留宿一晚。當然,青和希菲爾並沒有認同零的建議,她們認為零有所圖謀,如果留下來必定凶多吉少。

「你們會那樣想也沒錯,畢竟你們現在沒有能和我們交涉的資本,你們現在就像是兩隻墜入蛇窩的兔子,照一般邏輯去想,你們根本就沒有生還的可能。

不過,你們也別忘了,現在並非是一般的情形,你們救了我們需要的人,我們也對你們做出了承諾。我們是非常看重承諾的,不然我們也不可能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既然我們承諾過,那我們就不會違反承諾傷害你們。

總而言之,我還是想請你們留一晚,當然這還是得看你們的意思。」

零勸說著青和希菲爾,而她的話自然加重了青和希菲爾兩人的懷疑。正因為青和希菲爾兩人現在沒有能和零抗衡的資本,她們才沒法相信零和光影做出的承諾。畢竟零和光影處於強勢一方,他們只要想,隨時都能夠違背承諾,卻不用承受任何代價。

「我們還是算了,夜色正好能幫助我們離開,而且我們並不想在這裡多待一分鐘,還請你們把我們送出去。」

青回絕了零的建議,她認為快點離開這裡才是最佳選擇。一旁的希菲爾也點點頭,贊成了青的想法。 「既然你們承諾過等一切結束后就讓我們離去,那你們也就不要再挽留我們了。我們不想在這裡多待一分鐘,還請你們讓我們趁著夜色離開這裡。」

青回絕了零的建議,她認為早點離開這裡才是對自己和希菲爾而言最有利的選擇。而一旁的希菲爾也沒多說什麼,她只是點點頭,贊成了青的提議。

「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那我們也就只能照做了,畢竟我們不能違反承諾。不過,鑒於這裡是組織的勢力範圍,我們不能放任你們就此離開,不然的話,你們很有可能遭遇組織里的其他人。這樣好了,我會護送你們一段路程,直到你們走出了組織的勢力範圍,而到了那時,我們才算真正結束了這一切,我們就兩清了。」

光影這麼提議著,他並沒有徵求青和希菲爾的建議,因為他知道,雖然青和希菲爾可能會懷疑自己的用意,但她們還不至於傻到在組織的勢力範圍內招搖過市,她們沒有理由拒絕光影的提議。

「青姐姐…?」

光影的提議引起了希菲爾的懷疑,但她也知道光影的提議並非一點道理都沒有,所以她就糾結地看向了青,想從青那裡得到確切的答案。

「那傢伙說的沒錯,如果沒有他的幫助,我們可能就無法走出這裡了。雖然這兩個傢伙和我們定下了承諾,可這裡的其他人並沒有承諾過任何事情,他們必然會傷害我們。希菲爾,不管怎麼樣,姐姐都會擋在你身前。」

青能理解希菲爾的擔憂,她這麼回答著希菲爾,同時也青青攬住了希菲爾的肩膀。然後,青就看向了光影,沉重地對光影點點頭。

「拜託你了。」

光影見青做出了肯定的答覆,他那藏在面具之下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複雜的笑容。光影很清楚,青雖然嘴上說出了『拜託』這兩個字,但青心裡卻並不情願把她們兩人的性命交到自己手中,青並不信任作為敵人的自己,只不過青現在處於絕境中,青現在並沒有其它選擇。

「放心吧,你們的生活很快就會回復平靜了,而我們也不會再打擾你們。那麼,多說無益,準備出發,這樣我們也就能今早結束這一切了。」

光影平淡地回應著青和希菲爾兩人,並提示她們該準備離開了。

「要我跟著你一起去嗎?我可有點捨不得希菲爾醬呢,我還想多和她聊聊同族之間的事情。不過,你若說不,我也不會強求。」

這時,零突然來了這麼一句,她似乎想加入到護送青等人離開的隊伍。

「不,你還有其他事情要做,麻煩你幫我轉告一下無顏,讓他為我去拿一個新的面具來。」

光影隨即就否定了零的請求,他似乎對零另有安排。

「你為什麼要換新面具?」

在聽了光影的話后,零一時沒有想明白光影的用意,所以她就追問了一句。

「曾經被摘下來的面具,總是不合體的,也許在這一切開始之前,我就不應該摘下我的面具。零,麻煩你去向無顏傳達我的意思,無顏可謂是面具大師,他知道該怎麼做。」

光影毫不避諱地回答了零,而零此時也終於明白了光影的用意,這讓零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一想到這個,秦守小心肝就撲通撲通直跳,激動不已,此時進入了十聖至尊的領域,秦守已經強大到成爲核武器的存在,情緒一激動沒有控制住心跳,結果彭彭的巨大心跳聲傳了出去,化爲可怕的毀滅性音波,靠近秦守的山峯轟然崩塌,碎石翻飛,漫天都是灰塵。

秦守急忙調整好情緒,用萬花筒寫輪眼的瞳力加快掌控自己身軀的力量,第九陽的皇者力量化作光環熠熠生輝,秦守控制住情緒對系統說道:“立刻兌換永恆萬花筒寫輪眼,把所有的萬花筒寫輪眼統統都融合!”

“檢查宿主身體狀況,叮~確定爲十聖至尊層次,足以承受瞳力,可以融合,叮~扣除一百萬信仰力,融合開始……”

秦守那叫一個欣喜若狂,細細的閉上眼睛不斷的感受着瞳力的交融和昇華,原先還生澀的眼睛變得無比熾熱,灼灼的感覺甚至超過了天上的九陽,很快的,秦守敏銳的感覺到了,宇智波佐助和鼬這一堆兄弟的眼睛很快融合到了一起,而宇智波斑和泉奈這一對兄弟的萬花筒寫輪眼融合到了一起,瞳力瞬間提升了一大個階段,而帶土和止水的眼睛如同拼湊一樣硬生生壓迫到了一起,帶來酸脹難耐的同時,同樣感受到了瞳力的昇華。

接下來,這融合之後的三雙眼睛,進行三合一的下一步融合!

轟!

就在這時候,仙術熔遁螺旋手裏劍的餘波散盡了,燃燒的黑炎天照已經將那白色蠶繭燒得只剩下點點薄如蟬翼的軀殼,但是就在進一步想要燃燒的時候,天啓出來了,直死的黑光籠罩周身。徹徹底底的將一切天照震飛,虛空中點點如同黑色花朵一樣的火焰消散無形,天啓終於出來了。

不過眼前卻消失了秦守的蹤影。運轉極致的目力看去,最終鎖定了秦守的位置。之間那第九陽如神環盤繞,秦守竟然緊緊的閉上了雙眼,那用於隱藏身份的白骨面具被涅陽之力融化了,露出了秦守原本的樣子,不過秦守的相貌並沒有在十聖至尊的面前傳開,因爲人死燈滅,很少有人閒的蛋疼去關注死人長什麼樣子,更何況秦守當年的‘屍體’已經被劍聖毀滅。更沒有必要記住,爲此秦守露出原型,關注的所有人都沒有露出多少驚異的表情。

秦守近乎於蔑視一樣旁若無人的緊閉雙眼,天啓心頭涌現出一股憤怒的戾氣,破空而來,當他靠近秦守的時候才猛然發覺,秦守的修爲竟然在眨眼的功夫瞬間提升到與自己相同的層次!

十聖至尊!

天啓心頭悚然,看清了秦守頭頂的第九陽,心下咯噔一聲,知道這是新我至尊這位不知名出現的皇者的手筆。如此一來天啓想要獲勝恐怕很難,想要得到秦守的眼睛更爲不容易,不過畢竟是短暫提升的修爲。不見得秦守能完全適應,而且同樣也不見得維持時間能多長。

天啓不敢再留手,試圖以雷霆的攻擊獲勝,雙眼黑白兩色瘋狂的爆涌出可怕的瞳力,光芒萬丈,十聖至尊的力量也提升到了極致,眉心的豎眼紅光化作血絲一樣,爬滿了天啓的臉龐,猙獰可怖。露出了魔相,天啓的真正身份是魔界十二大魔王之中的影魔。再現魔身之後,周身的氣勢暴漲了三分。塊塊鋼鐵似的筋肉虯起,身體化作百丈的魔身,唯有那一黑一白的邪眼仍在。

左眼黑光若實質的流淌出一片黑色的烏光,那死光化作方天畫戟,白光傾瀉而出,如同瀑布霞光,化作銀色的戰甲,威風凜凜如同魔神坐下的戰將,猙獰恐怖,威風凜凜!

“嗷吼!”

天啓所化的影魔眉心那赤紅色的豎眼猙獰可怖,加上黑白兩色的邪眼,看上去越發的邪佞詭異,百丈的魔軀爆發出可怕的氣浪,十聖至尊的偉力爆炸開來,虛空震動,烏雲崩散,作爲大陸最頂尖的戰力,十聖至尊的可怕那是無法估量的,所能造成的破壞同樣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轟轟!”

天啓張口血盆大口,獠牙森然,尖銳流淌着粘稠帶着濃郁腥氣的涎水,血色能量炮轟然凝聚,化作千丈血紅色的能量炮光柱轟然奔襲向閉目的秦守,秦守頭頂涅陽之力熊熊燃燒,如同大火爐一樣通體綻放着熾熱的光芒,他緊緊的閉住雙眼,此時正是瞳力開始融合的最關鍵的時候,容不得半點兒打擾,否則很容易功虧一簣,這下是三種不同的融合後的萬花筒瞳力的再度融合,關係到專屬於秦守自己的萬花筒的特殊能力,千萬馬虎不得。

“通靈術!五重羅生門!”

秦守短暫的被提升到了十聖至尊,運用仙術的力量意隨心轉,幾乎是一個念頭的功夫,五重巍峨堅固的羅生門立刻變成最爲堅固的防禦橫在秦守的面前忠實的守護着,厚重的如同烏金打造的猙獰鬼頭青面獠牙,在血色光柱到來的一剎那,五重羅生門轟然炸裂。

在那十聖至尊的血色光柱面前,五重羅生門的防禦力根本不夠看,幾乎是摧枯拉朽一般轟然炸裂,紛紛凹陷至破裂,漫天的合金般的碎屑翻飛,秦守同樣壓根就沒有打算這區區的羅生門能夠擋住天啓的能量炮,這麼做不過是給他一個延緩的反應時間而已,在戰鬥中,白絕早就已經遍佈整個戰場,每一個白絕都有着飛雷神的座標術式,秦守意念一動,立刻消失在了天啓面前。

血色能量炮擦着秦守的殘影過去,轟然撞在大地上,可怕的蘑菇雲伴隨着璀璨的爆炸光芒染紅了半邊天,漫天的衝擊波飛沙走石,席捲一切,秦守的身影剛剛出現,天啓的百丈影魔之身就迅速趕至,不得不說,魔界中以速度爲尊的影魔的速度簡直快的不可思議,恐怕這等速度秦守即便是用盡了萬花筒寫輪眼的瞳力也不見得能成功捕捉到,現在又仙人之體運用仙術的力量,感知稍微能捕捉到一點兒蛛絲馬跡。

秦守有些慶幸成功的兌換了漩渦一族的體質,可以讓秦守輕鬆的感知到來自影魔的心中的惡意,這種心靈感應完全不必拘泥與對方的速度,加上仙人之體對危險的感知,秦守每每都能在影魔必殺一擊到來之前,成功的以飛雷神之術轉移走。 「你就不要跟著來了,零,你還要幫我向無顏傳達一些事情。麻煩你轉告無顏,現在的面具已經不適合我了,我需要一副新面具。」

光影在離開之前特意叮囑了零幾句,以防零忘記把話傳給無顏。

雖然零知道光影話中的含義,但她卻不滿光影把這個任務交給無顏。不過,既然光影已經這麼決定了,零也就只照著光影的意思來了。零在光影離開沒多久后,就去找了無顏。而在零去往無顏住所的路上,她對光影那番話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