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哪來那麼多12歲的失憶女孩?!而且都長着同樣一張臉?!

明顯就是一個人!

雖然最早出現是在1978年,但也是因爲這個年代之前照相這玩意還是稀罕東西,也因爲各種環境原因,嫌少有照片保存下來。

並不代表着朱果果第一次出現就是1978年,也就是說,這老妖婆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

簡直可怕!

黎曉曉一條一條仔細看着資料,看到其中一條時,臉黑了。

“1999年,通過南都福利院被當地一對夫婦收養,改名秦璐璐,六個月後,秦氏夫婦被闖入家中匪徒殺害,秦璐璐失蹤。”

這信息咋看着這麼眼熟呢……對的哦,郝帥大表哥夫婦也是被闖入家中的匪徒殺害,有點不一樣的是,朱果果也死了。

巧合嗎?

絕對不是巧合!朱果果,特麼的就是個殺人兇手!

這麼危險的一個……一隻鬼,此刻就在郝帥的身邊!

她說她喜歡郝帥,她說她不會傷害郝帥!真纔是真正的鬼話連篇!郝帥有危險!

黎曉曉唰的站了起來,衝到牢房門口衝着外面的警察大喊,“警察叔叔!我要見張可蒙隊長!我要出去!”

正在看報紙的老警察翻了黎曉曉一眼,低頭沒理會他。

見張隊長?張隊長是誰想見就能見的嗎?小毛孩子事兒還多,還要出去?這兒的人都想出去呢!

黎曉曉喊了幾聲,見沒人理他,麻溜的拿起手機撥了妖妖靈。

“這裏是妖妖靈,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

“麻煩幫我接張可蒙隊長,我有重大案情要和他彙報!關於何露茜的案子!”

“啊?呃……稍等……”

很快,張可蒙嚴肅又帶着官腔的聲音響起來,“歪?你說有關於何露茜案子的重大案情要向我彙報?你的姓名、身份!”

“我黎曉曉。”

張可蒙:……

“你知道亂打妖妖靈是犯法的麼?”

“我怎麼亂打了?我是真有案情向你彙報,不過在這之前我跟你確認一下啊,那個師無一,是你派出去消滅朱果果的?”

根據今天發生的事情,黎曉曉很容易推理出張可蒙和師無一肯定是有一腿。

“呃……算是吧……”

“呵呵……張隊長,你和一個‘非人類’勾搭在一起,利用警局資源去抓鬼……你這麼溜你們局長知道麼?”黎曉曉嘿嘿笑道。

“你啥意思?威脅我?”張可蒙提高了音調,滿臉的不爽。

他堂堂刑警隊長竟然被一個臭小子給威脅了,關鍵是,這威脅還真戳在了他的G點上,他請師無一當顧問暗地裏解決靈異事件的事兒,局長當然不知道了……知道還得了!

“我怎麼敢威脅您呢?”黎曉曉打了個哈哈,“這樣,那個朱果果真的很危險,我怕她對我哥們郝帥不利,我想申請現在出獄去消滅它,還請您通融通融。”

“我要是不通融呢?!”張可矇眼裏厲光一閃。

“那我就跟我媽告狀!” 哄你入我相思局 黎曉曉無賴道。

張可蒙:……

“算你狠!” “啊!自由的空氣!”

黎曉曉站在警局外,模仿《肖申克的救贖》主角安迪那樣,張開雙臂擁抱天空,滿臉迷醉。

一旁的張可蒙揶揄,“這時候要有人一盆洗腳水潑在你臉上,畫面就完美了。”

黎曉曉表示自己寬宏大量不與他計較。

“張隊長,麻煩您派個警車送我去郝帥的酒吧。”黎曉曉眼睛瞄了瞄站在警局門口正在和另一個警察叔叔說着什麼的大胸女警,指着她,“我看那個小姐姐挺閒的,就她吧!”

張可蒙拿了根菸點上,斜眼看着黎曉曉,“你還想泡我們警花?”

黎曉曉羞赧的低下了頭,“您說什麼啊,人家還是個寶寶呢!”

嗤——!

最後黎曉曉如願的坐上了警花的車。

張可蒙目送警車遠去,套着白大褂的馮俊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他身邊,看着警車遠去的方向,“你竟然讓常悠悠開車?不怕這個月修理費超支啊!”

張可蒙美美的吐了個菸圈,一臉嘚瑟,“這是給黎曉曉公車私用,那輛車剛好前兩天屁股上碰了個大坑還沒修,這次一起修了,還能找穆家報銷!”

“雞賊。”馮俊發表評論。

“謝謝誇獎。”

“我沒誇你。”

“我就當你誇了。”

……

……

常悠悠緊張的握着方向盤,心裏默默的唸叨着,現在踩着的是油門,現在踩着的是油門……

“警察姐姐,你叫什麼名字?”旁邊黎曉曉熱情的問道。

“啊?”常悠悠愣了一下,“我叫常悠悠。”

“名字挺好聽的,我能叫你悠悠姐嗎?”黎曉曉套近乎。

“呃,可以啊!”

常悠悠答了一句,然後一愣,咦?我現在踩着的是油門?還是剎車?這是個問題……常悠悠陷入了沉思。

黎曉曉看常悠悠跟自己說話心不在焉的樣子,忍不住嘆了口氣,哎,搭訕啥的,真的好難啊!爲啥有人比我長得醜還能一撩一個準呢?撩妹的正確姿勢究竟是什麼呢……

“前面紅燈。”

見常悠悠還不減速,黎曉曉提醒了一下她,就算你開的是警車也不能隨便闖紅燈啊!多危險吶!

“啊?哦……”

遇見紅燈路口該減速準備停車,所以我現在踩的是剎車?

前面的車亮起了剎車燈,開始減速。

常悠悠見狀下意識腳上一用力,把踏板踩下了三分之一。

轟!警車忽然往前一竄!

“啊!!” 婚婚欲誰 黎曉曉臉色發白的慘叫起來。

吱!

雖然開車技術爛,但危機反應倒是很快,常悠悠在最後關頭踩下了剎車,警車堪堪停在距離前面的車屁股不到十釐米的地方。

常悠悠和黎曉曉都抹了抹額頭的汗。

“悠悠姐,你這駕照……買的?”

常悠悠漲紅了臉,“對不起對不起,我纔剛拿到駕照不久,新手上路……要不你來開?”

諸天之從新做人 “我不會。”黎曉曉搖搖頭。

常悠悠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她通過局裏的八卦信息知道了,黎曉曉家裏可是炒雞有錢的,他這樣的富二代不該是像集郵一樣收集跑車,然後每天換一輛開着玩嗎?竟然不會開車?太意外了!

“你小心點開,沒事的。”黎曉曉安慰她。

常悠悠點點頭,“好,那你別跟我說話了,我一分心就容易出事。”

“哦哦。”黎曉曉趕緊閉上了嘴不敢說話。

女司機不敢惹!

還好後面一路順利,從這條小路插過去,右轉再過個紅綠燈就到貓吧了。

黎曉曉不敢和常悠悠說話,就無聊的看着外面的景緻,瞄了幾眼,視野裏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

一身復古白衫、銀色半長頭髮,大晚上的,在路燈的照耀下格外醒目。

不是師無一又是誰?

不過這會兒他的形象有點狼狽,白衫上一塊一塊可疑的污跡,頭髮上還沾着一根意大利麪,夜視能力變得極強的黎曉曉甚至看到他臉上幾道淺淺的紅痕,有點熟悉,好像是紗織愛的撫摸?

他心不在焉的走着,右手拿着手機,左手在上面噠噠噠的按着,也不怕一頭撞路燈上!

想到師無是出來消滅朱果果的,黎曉曉趕緊喊道,“悠悠姐!靠邊停一下!”

“啊?”

聽到黎曉曉的話,常悠悠下意識的往右一打方向盤,腳裏踩剎車……然後又‘不小心’踩到油門了!

轟!

名門第一寵 警車衝上了人行道!

常悠悠趕緊的踩了真正的剎車,不過這次沒有僥倖。

嘭!

一個人被撞翻在地。

“啊——我撞到人了!!”常悠悠驚恐的尖叫一聲,趕緊解開安全帶下車查看。

黎曉曉無語的看着倒在前方地面上仰面朝天一臉生無可戀的師無一,也解開安全帶下車。

“啊?師顧問!”常悠悠認出了師無一,看着他好像什麼傷都沒有的樣子,驚訝萬分。

黎曉曉倒是不意外,蹲在師無一身邊伸出一根手指捅捅他的胳膊,“喂,你沒事吧!”

本來面對着黎曉曉的師無一將頭扭了過去,聲音悶悶的,“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對我施放了什麼厄運詛咒之類的東西?雖然我把你弄進警察局是不太好,但你也太小心眼了吧!你是存心想我死啊!”

黎曉曉:……

……

片刻之後,三人上車,常悠悠開車,黎曉曉和師無一坐在了後面——他是不敢坐副駕駛了,常悠悠開車太嚇人了!

“這麼說,你是失敗了?讓朱果果給跑了?”黎曉曉皺眉看着師無一,小聲說道。

師無一瞟了他一眼,“那朱果果真不是你的手下?”

“開玩笑呢,我要有那本事,還會被你給關進警察局?”

“說的也是。”

兩人之間本就是誤會,多說兩句師無一就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沒辦法啊,這就是名偵探的職業病啊,喜歡陰謀論。

倆人聊了幾句,就消滅朱果果的事情達成了共識。

“之前被那傢伙跑了,她知道我在追殺她,肯定不會再回郝帥家,現在不知道去哪裏找她。”師無一無奈道。

“沒關係,雁過留聲人過留痕,總能找到線索……誒,到了!”

警車停在了路邊,師無一扭頭,看着距離自己不超過5米的貓吧大門,忍不住熱淚盈眶。

搞毛啊!我剛剛好不容易從這個酒吧裏逃出來,你丫的又把我給送回來了?! 這個時間應該是酒吧最熱鬧的時候,可是貓吧裏卻很冷清。

一個客人都沒有,只有服務員在清掃着大廳。

剛剛那一陣子騷亂過後,酒吧就跟戰場似的,肯定不能繼續營業了。

郝帥坐在沙發上,一隻手撫摸着窩在他腿上的紗織,一隻手拿着手機在打電話。

“嘟——嘟——您撥打的電話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

“搞什麼?”

郝帥鬱悶的收起手機,那佟洛語眼見着就要到手了,卻半路殺出個白髮小子,酒吧裏騷亂過後他就找不到佟洛語了,電話也打不通。

好氣啊!

我找個女朋(pao)友容易麼我?!

“帥比!”黎曉曉一進門就吼道。

聽到黎曉曉的聲音,郝帥一臉驚喜,“啊?!曉曉?!你不是進局子了……”

一句話說到一半,郝帥看到了跟在黎曉曉身邊的師無一,眼睛珠子立刻瞪大,指着師無一,“你怎麼會和這個變態一起?”

“變態?”黎曉曉扭頭看着師無一,眼睛裏探究的意思很明顯:你幹啥了?

師無一傲嬌的扭過頭去,他纔不會把女廁所和酒吧的事情告訴黎曉曉呢!

見師無一一副“你打死我我也不會說”的態度,黎曉曉撓撓頭介紹道,“這傢伙叫師無一,是警察局刑警隊的特別顧問,也是我的朋友,我陪他來查案的。”

“查案?”郝帥一愣,“佟洛語幹了什麼壞事嗎?”

由不得他不這麼想啊!

想想當時佟洛語看到師無一的時候害怕的神情,再想想騷亂起來的時候她就跑的不見人影,事發之後就人間蒸發怎麼都聯繫不到。

這不是很明顯的畏罪潛逃麼?!

然後郝帥趕緊的撇清關係,“我和她不熟啊,今天才認識的,只是準備約個泡,沒想到她竟然是犯罪分子。”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