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突然受到撞擊,緩緩的睜開眼皮,第一時間就是檢查自己的身體,驚喜發現肚子沒有被捅,自己的還活着。

他不敢在停留片刻了,把銀行卡丟向女兒的門口,然後連滾帶爬的朝村子外跑。

這輩子都不敢再來了!

他不就是為了那筆捐款動了心思,否則,怎麼可能跑到這種地方來?

來了好幾次,女兒都不同意,沒想到又遇到陳凌。

這小子就是一個瘋子,如果有下次的話,真的會捅自己18刀,還有那個漂亮的女孩,她出手也狠!

這次,他們放過自己肯定是看女兒的面子,下次,他們絕對敢捅自己!

此刻在院子裏,楊嫂子抱着孩子眼淚不斷的往下掉,心中說不出愧疚與慚愧,因為她的懦弱,差點保不住為國的孩子。

陳凌沒有多說什麼,只說了一句:「嫂子,有困難給我打電話,一定。」

陳凌和林雪沒有多停留便離開了楊嫂家。

車上,陳凌沉默的靠在椅子上,今天的事情讓他的感觸很大,沒有想到一個父親竟然可以如此沒有底線!

不過,也讓陳凌看到楊嫂對班長的那份情。

林雪打開歌曲《軍中的綠花》,靜靜的聽着。

「寒風飄飄落葉,軍隊是一朵綠花,親愛的戰友你不要想家,不要想媽媽……」

「軍中的男兒也有情,也願伴你走天涯,只因為肩負重任,只好把愛先放下,白雲飄飄帶去我的愛,軍中綠花送給她……」

林雪聽着聽着,突然說道:「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嗯。」

陳凌輕聲回了一句。

「你累了,休息吧,到了,我叫醒你。」

「好。」

陳凌的話依舊是那麼簡短,林雪也不在意。

三個小時后,兩人再次回到東海市。

林雪將車子停在一輛摩天大樓前的停車位。

「到了。」

林雪叫醒陳凌。

陳凌抬頭望了一眼高聳的摩天大樓,道:「來這裏幹什麼?」

「上去,你就知道了。」

林雪下了車,帶着陳凌向大樓入口走去。

在大樓大門的安保亭,坐着一名拐著推的老人。

林雪微笑走過去熱情的打招呼,道:「王叔好。」

王叔見到林雪立刻露出和藹的笑容,趕忙從旁邊拿出一個袋子,道:「林雪啊,這是水果,早上我在水果店買的,特別甜。」

林雪沒有拒絕,微笑着從裏面抓出兩個,道:「謝謝王叔。」

「多拿點。」

「夠了,吃不了那麼多。」林雪微笑道。

「好吧,好吃的話,跟我說,下次我多買點。」

王叔說着銳利的眼神往陳凌身上打量了一下,露出一絲詫異,不過也沒問。

「王叔叔再見。」

林雪拉着陳林往裏面走,進入電梯后,她才跟陳凌說道:「王叔叔是一個老兵,再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右腿殘廢了。」

「退役后,他不願意接受政府幫助,後來我找了一個借口,讓他在這裏當保安,登記出入的人員,每次他見到我的時候,都會送我好吃的。」

陳凌剛才已經察覺到了,尤其是他那銳利的眼神是普通人所沒有的。

在這個老兵的身上,陳凌找到老黑的感覺。

「他在這裏工作后,每天都盡心儘力,幫助所有需要幫助的人,周圍的人都稱呼他為『暖心的王叔叔』。」林雪道。

陳凌透過透明的電梯玻璃看着那個老兵,發現對方也在打量著這邊。

這或許就是軍人之間的一種莫名的聯繫吧。

陳凌舉起右手向他敬禮。

王叔叔也很默契默契的向陳凌的方向敬禮。

林雪有點詫異道:「他怎麼知道,你是軍人?」

陳凌道:「因為我們都是軍人。」

「好吧。」

在陳凌和老兵對視的時候,一個壓着鴨舌帽大男人背着一個長長的行李袋,走入陳凌對面的摩天大樓。

林雪帶陳凌坐電梯直接來到樓頂的天台。

「這是我自己裝修的小天地。」

林雪介紹道。

陳凌環視四周,發現這裏真是別有洞天。

假山,游泳池,藤椅,草坪,各種盆景,甚至油橄欖都種植有,整個天枱佈置下來,面積超過1000平米!

空中花園!

「這裏都是我自己設計的,盆景,植被,平時都是我自己打理,每當我感覺到很累,或者不高興的時候,我都喜歡來這裏放鬆心情。」

「在這裏,只屬於我自己一個人空間,你是第一個來到這裏的男人,我爸我都沒讓他上來過。」

林雪深吸一口氣,突然轉身凝視着陳凌,道:「陳凌,我知道你是什麼人,不是你這樣的軍人,奮不顧身沖在前線,就沒有下面的萬家燈火。」

「如果不是你們,我們的社會不變得這麼美好,是因為你們在我們看不到黑暗中奮戰,才有了我們現在的光明。」

「今天,楊嫂的事情讓我觸動很大,也更加堅信了我的想法,陳凌,我願意等你。」

陳凌沒有說話。

突然,對面500米外的樓頂,寒光閃爍了一下。 虛空四野,殺氣如潮,席捲而出。

「烽火!」

丁恢發出一聲怒喝。

「轟隆隆——」

六萬九州將士開始迅速變化。

肅殺的軍陣,頃刻間就排列得整整齊齊,就是最簡單,最直接的戰爭方陣,卻宛如一道鋼鐵長城屹立在虛空一角。

鋼鐵長城的上方虛空,一面大纛佇立,如雨如瀑般地傾灑著烽火氣運,演化一方人道領域,加持戰力。

九州將士們自祁連軍營中所修鍊的鐵血煞氣,殺戮道韻。

在這一刻,與人王旗的散發的烽火氣運徹底連在一起,渾然一體,倘若一尊龐然的戰爭巨獸,如山嶽般的威壓席捲而來。

人道氣運加持,人王戰部誅敵!

「天墓!」

古將軍看到這一幕,冰冷的瞳孔微凝,並沒有什麼畏懼,同樣一聲令下,利用天墓氣運與之抗衡。

「刷!」

一名名散發着腐朽氣息的天墓族戰兵紛紛上前,自其體內飛出一座座伴生之墓。

剎那間,萬里長空遍佈荒墳,詭異的歌聲蕩漾四方天際。

荒墳不斷地拼接着,恐怖的墓氣席捲而出,演化出一方屍域,寂靜無聲,卻讓人生出強烈的威脅感。

「吼!」

半死半生的生靈狀態,讓這些天墓族人從不畏懼廝殺,恐懼死亡。

對他們來說,死亡是起點,亦是終點,他們就是死後的生靈。

一時間,天宇空間,徹底化為一片戰場。

一面是人族的鋼鐵長城,一面是天墓族倘若驚天汪洋般的屍潮進攻,一守一攻。

「嗚嗚——」

虛空之中,彷彿是颳起了颶風。

只不過那颶風,卻是由天地靈氣和氣運所凝,看上去有些絢麗且兩極分化。

無數道由靈力和氣運凝聚而成的輝光戰甲,纏繞在兩族戰兵周身,將九州將士的身形襯托得猶如天兵般雄偉。

而與之交戰的天墓戰兵,又猶如九幽地獄中陰煞鬼兵。

兩族戰兵還未碰撞在一起,兩族的氣運顯化之物直接就在戰場上空發起碰撞,不斷交鋒。

一股肅殺之氣,交織著凌厲的煞氣硝煙,在空氣中瀰漫。

那是陽與陰的交戰,是生與死的廝殺。

「人族王器的伴生之物,人王旗,還有那氣運交織顯化的長城之物,與天墓族的王器葬天之墓。」

「一者極陽,一者極陰,兩軍對壘,比拼的可不單是戰兵之間的差距,還有氣運的碰撞。」

對於大軍的廝殺,顧川沒有插手,站立在一邊,沒有干涉,任由丁恢自由掌控大軍。

他是九州戰部的將主,掌控軍隊,指揮征伐,這是應有的職責與權力。

且兩族交戰,王者如非必要不可輕易下場。

因為其自身所背負的氣運,便是族運的大勢,親自下場會幹擾戰部大將的氣運流轉,擾亂作戰,其大勢也會遮掩大將的指揮。

還有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戰部的將士們承受不了,王自身所攜帶的氣運大勢。

墓天看到大戰徹底的拉開了序幕,盯着顧川,森然道:「兩尊龍族強者護道,人王可真是好運道啊。」

當墓天那別有用心的聲音在虛空之中傳開時,所有人都能夠感覺到,虛空中的空氣彷彿都在此刻凝固了,那種氣氛,緊繃到了極致。

天宇四野的大戰搏殺聲,也在一點點地減弱,一道道視線,死死地盯在場中。

龍族之王敖赤霄望着前方那眼神堅定,沒有絲毫動搖的俊逸少年,神色微微波動了一下。

他知道人族人王有兩尊龍族強者護道的消息,很快便會傳遍王路之地。

而那墓天的話語,其重點並不是人族人王,而是隱匿在四方虛空觀戰的萬族諸王。

人族人王此番暴露出來的護道者,兩尊龍族強者,其中代表了什麼…….

這才是墓天的真實意圖!

顧川感受着自虛空深處傳來的目光,皺了皺眉頭。

萬族諸王前來圍觀此次大戰的意圖很明顯。

一是探查他這個人王是否如歷代人族先王那般瘋魔,二是探查他在此次大戰中暴露出來的實力,三是借群王關注的這個舞台,審視萬族諸王…..

此番大戰,萬族諸王圍觀,在他的預料之中。

「三界六御!」

顧川大喝,果斷而狠辣地做出了決定。

人族歷代先王為何會讓萬族諸王忌憚,就是因為人王燃燒生命后,獲得的戰力,讓萬族諸王極為忌憚。

在氣運未顯之時,惹上這麼一個不要命的王,對萬族諸王來說,並不值當。

人王瘋魔,不是萬族忌憚的地方。

讓萬族諸王忌憚的點,是瘋魔后的人王戰力。

說到底,實力才是這一切的根本!

而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展現出讓萬族諸王忌憚的實力。

顧川渾身神力沸騰,體表亮起一道道金色的紋路,磅礴的神力傾瀉而出。

沒有任何話語,殺氣如海,無聲的洶湧,四方如凜冬一樣森寒。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