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我們來了!”恰在這時,韓儲的幾個手下也來了,同時攔住了秦巖的去路。

秦巖不想惹事,但是事情來了也不怕事。

“天霸,誰如果敢擋咱們的路,你給我把他們扔一邊去!”

“主人!吾明白了!”

“哎呦! 契約婚姻:總裁前妻不要跑 反了天了!給我把他們抓起來,扭送去派出所!”剛纔韓儲看到李天霸彪悍不敢動手,現在多了五六個幫手,當即囂張起來。

學校的治安隊員立即向秦巖和李天霸撲去。

不等秦巖發話,李天霸一個耳光扇出去,治安隊的隊員當即被打的旋轉着摔在地上。

其中一個牙齒不好的,更是被李天霸一耳光把牙打掉了。

他的牙就像流星似得,從他的嘴裏面飛出來,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叮”的一聲輕響掉在了地上。

“他們都躺下了,你作爲他們的頭不躺下說不過去啊!”

李天霸笑眯眯地說,一巴掌扇在韓儲的臉上。

韓儲當即就像陀螺一樣,旋轉着倒飛出去,然後“砰”的一聲落在了地上,摔得大聲喊痛。

“不會吧!這麼牛!這傢伙一巴掌居然能把人打飛!你說秦巖是不是更厲害啊!他叫秦巖可是叫主人啊!”

“那不是廢話嗎?”

“我如果能有這傢伙一半的實力就好了!”

“我只要四分之一就好了!”

“我八分之一!”

“我十六分之一!”

秦巖懶得聽這些學生的議論聲,帶着李天霸直接走進了教學樓。

秦巖發現帶着李天霸有時候比慕容雪菡方便,如果剛纔讓慕容雪菡出手肯定會引起恐慌。

在一棟教學樓上,一個毛家的弟子正拿着望遠鏡看着秦巖。

好牛逼啊!堂堂道師居然讓屍王欺負一個普通百姓!不過你的好日子到頭了,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去冥府報道了!

不不不,應該是魂飛魄散!

想到這裏,毛家子弟挑起眉毛嘿嘿嘿地笑起來,然後轉過頭伸出舌頭,就像蛇一樣舔他身邊女屍僕的脖子。

然後他的舌頭順着女屍僕的脖子一直向上舔去,從下巴到臉上,從臉上到額頭上。

一道若隱若現的口水從女屍僕的脖子上一直延伸到她的額頭上。

這個毛家道士不是別人,正是和秦巖有着深仇大恨的毛詹砼。

毛詹砼根本不知道,秦巖其實就是要將他們毛家人引出來。 進了教室,秦巖坐在比較靠後的位置上。

李天霸坐在秦巖的左邊。

張迪和柳佳允坐在秦巖的右邊。

大學上課,和初中高中不一樣,位置是可以隨便坐的。

不一會兒,耿瑤瑤進來了。

今天上的是耿瑤瑤的計算機數據課。

耿瑤瑤走進教室後,首先掃視在座的每一個學生,當她看到秦巖後,臉上立即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昨天夏雪尼將秦巖救下她們的事情告訴了耿瑤瑤,耿瑤瑤原本想打電話感謝秦巖,可是秦巖的手機一直關機。

秦巖昨天關機後,因爲要爲馬騰飛和馬澤洪護法,就忘了開手機。

現在秦巖的手機還處於關機狀態。

耿瑤瑤對着秦巖微微點了點頭,以示感謝。

秦巖也對着耿瑤瑤點了點頭。

他們兩人曖昧的樣子立即被一些眼尖的學生看到了。

什麼情況?難道耿老師和秦巖有一腿?不可能吧!耿老師那麼漂亮,至少也要找個高富帥啊!怎麼可能找秦巖這種傻缺。

“同學們,我們今天講數據矩陣!”

不知道爲什麼,今天看到秦巖來上課,耿瑤瑤心裏面特別高興,說話的時候不但聲音洪亮,而且充滿了感情。

上課的時候,耿瑤瑤講的激情澎湃,但是秦巖卻沒有心思聽課,他現在正在想毛家的事情。

下了課,耿瑤瑤沒有離開教室,反而收起課本向秦巖走去,並站在了秦巖的前一排。

“秦巖,昨天謝謝你!”

“耿老師,不用謝!那是我應該做的!”秦巖笑了笑說。

看到耿瑤瑤和秦巖聊起來,學生們都驚呆了,詫異無比地看着他們。

奇怪!耿老師不是對秦巖一直不感冒嗎?今天怎麼突然和秦巖聊上了。

還有,秦巖幫耿老師做什麼了?耿老師居然還謝謝他!

之前秦巖因爲在耿瑤瑤的課上看《陰陽初卷》,被耿瑤瑤帶去了辦公室,學生們以爲秦巖被耿瑤瑤訓斥了一頓。

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秦巖幫助耿瑤瑤解除了同事的陷害,還變成了朋友,最後耿瑤瑤甚至還對秦巖產生了感情。

兩個人剛聊了不到兩分鐘,校長帶着韓儲就來了。

不等校長吩咐,韓儲走進教室,開始尋找秦巖。

當韓儲看到秦巖後,立即對着秦巖頤指氣使地說:“秦巖,你給我出來。”

“韓主任,周校長,這是怎麼了?”耿瑤瑤好奇地問,她覺得秦巖這邊肯定是出事了,否則校長和治保主任不可能同時來。

特別是校長也來了,這說明事情鬧的比較大。

韓儲也知道耿瑤瑤的家庭背景,非常客氣地說:“耿老師,今天是你的課啊?”

“嗯!不過沒事,剛下了!”耿瑤瑤笑着說。

“對了,韓主任,周校長,秦巖到底怎麼了?他是我爸爸的朋友的一個親戚,而且秦巖和我的關係也非常不錯!”

耿瑤瑤故意這麼說,給韓儲和周釗釋放信號,讓他們看在自己爸爸的面子上能網開一面。

聽到耿瑤瑤這麼說,韓儲擰起了眉頭,轉過頭向周釗望去。

耿瑤瑤她爸爸在保市也算有點權勢,他一個小小的治保主任可惹不起。

這種事情自然要交給校長來決斷。

周釗擰起眉頭想了想,覺得還是應該幫趙鵬飛。

耿瑤瑤她爸雖然在保市有點權勢,但是和趙鵬飛他爸相比還是差了一個等級。

而且他們學校的教學樓和實驗樓都要依靠趙鵬飛他爸。

“瑤瑤啊!你有所不知,秦巖這次攤上大事了。他帶着社會混混毆打我們學校的同學,簡直是目無法紀!我已經報案了,用不了多長時間警察就會來!”

周釗語氣平淡地說,同時觀察着耿瑤瑤的臉色,想看看耿瑤瑤的反應。

如果耿瑤瑤反應激烈,那說明耿瑤瑤和秦巖的關係非比尋常。

如果耿瑤瑤的反應一般,那說明他們關係很一般。

聽到周釗的話,耿瑤瑤臉色大變,十分擔心地問:“周校長,秦巖他到底怎麼了?”

看到耿瑤瑤的反應,周釗在心中嘆了口氣。

他可不想和耿瑤瑤她爸鬧矛盾,但是現在看來,恐怕要產生矛盾了。

不過爲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周釗還是不能放過秦巖。

“哦!是這樣的!今天秦巖把趙鵬飛打了!趙鵬飛現在還躺在醫院呢!估計挺嚴重的!”

周釗故意將趙鵬飛這個名字扯了出來,就是想讓耿瑤瑤知難而退。

現在保市師範大學裏面沒有人不知道趙鵬飛這個名字,那簡直就是窮兇極惡的代表。

可是趙鵬飛他爸爸偏偏變成了保市的新貴,沒有人能惹得起。

耿瑤瑤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想不到秦巖惹到了這麼一位不能惹的人。

不過耿瑤瑤也在心中決定了,無論如何,她都要保下秦巖。

同學們也炸開了鍋,紛紛議論起來:

“看不出來啊!秦巖這小子以前柔柔弱弱的,現在居然敢打趙鵬飛了!真他嗎的痛快啊!”

“是啊!趙鵬飛這個王八蛋終於得到了報應!”

同學們現在既驚訝於秦巖敢對趙鵬飛動手,又十分高興趙鵬飛被打進了醫院。

趙鵬飛最近在學校裏面可謂是天怒人怨。

學校裏面無論是老師,還是學生,都十分痛恨他,可是偏偏沒有辦法制他。

現在秦巖幫他們將趙鵬飛打進了醫院,他們心中興奮極了。

“沒有生命危險吧?”耿瑤瑤緊張無比地問。

“那倒沒有!”周釗覺得耿瑤瑤對秦巖關心的有點太多了。

“耿老師,秦巖今天的事情還觸犯了學校的校規,我準備和他談談,就不打擾你了!”

緊接着,周釗擡起頭對秦巖說:“秦巖,你出來一下!”

秦巖點了點頭,從座位上站起來,走到了周釗和韓儲的面前。

周釗乾咳了一聲,用非常鄭重的口吻對秦巖說:“秦巖同學,因爲你在學校期間勾結社會混混毆打學校學生,鑑於情節嚴重,我在這裏宣佈,你被開除了!”

“啊?”

周釗剛剛公佈結果,學生們立即譁然。 “什麼?開除?這也太狠了吧?趙鵬飛把人打住院又不是一次兩次,爲什麼不開除他!”

“趙鵬飛還猥褻了新來的康老師!如果不是被樑老師和劉老師撞見,他就強姦成功了!這他嗎的別說開除了,都夠坐牢了!可是爲什麼不開除他?”

“這很明顯就是偏袒!”

“對! 諸天萬界做道祖 太他嗎不是人了!”

學生們紛紛低聲議論起來,可是沒有一個敢站起來替秦巖說話。

秦巖聳了聳肩,毫不在乎地說:“你是開除不了我的!”

緊接着秦巖又說:“即便你開除了我,你也會求着我再來上學!”

聽到秦巖的話,周釗被氣樂了,他沒有想到秦巖口氣這麼大:“秦巖同學,你是在做夢吧!讓我求你上學,你以爲你是什麼人!”

周釗在做出這個決定之前,特意和韓儲去了一趟檔案室,翻看了一遍秦巖的檔案。

甚至還通過關係給秦巖老家的村委會打去了電話,詢問了一下秦巖的家庭條件。

悍妻當家:娘子,輕點打 在確定秦巖沒有後臺之後才做出了這個決定。

這也是爲什麼周釗和韓儲一個多小時後纔來找秦巖的原因。

畢竟秦巖帶着李天霸大幹趙鵬飛的事情太令人駭然了,除了有權有勢的人,一般人還真不敢這麼做。

“不信是嗎?好的!明天這個時候我就讓你相信!”秦巖撇了撇嘴,不屑一顧地看着周釗。

對付周釗這樣的人,秦巖有一百個辦法。

“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明天這個時候你就進看守所了!你知不知道你把趙鵬飛打成什麼樣了嗎?重度腦震盪!根據法律條文,你至少要被判三年!”

周釗眯起眼睛盯着秦巖,他沒有想到秦巖這麼囂張,居然敢和他一校之長對着幹。

聽說秦巖有可能被判三年,學生們再次譁然了,紛紛悄聲議論起來,覺得趙鵬飛和周釗實在是太過分了。

別說判三年,就是把秦巖開除了,也相當於毀掉了秦巖的後半生。

現在沒有文憑連份工作都找不到。

耿瑤瑤也睜大了眼睛,眼神中滿是不敢置信。

“周校長,沒有這麼嚴重吧!您是不是再考慮考慮!畢竟秦巖太年輕,做事……”耿瑤瑤想給秦巖求情。

“耿老師!你求這種垃圾幹什麼?你放心,我不會被判刑,而且他明天這個時候還會在大庭廣衆之下求着我來上學!”秦巖打斷耿瑤瑤的話,自信滿滿地說。

緊接着秦巖轉過頭對所有的學生說:“同學們,明天大家拭目以待吧!”

在場的學生沒有一個人相信秦巖的話,敢和校長對着幹,敢和趙鵬飛對着幹,這絕對是瘋了。

在他們眼中,校長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趙鵬飛那是保市的新貴二代,沒有人能惹得起。

“秦巖腦子沒有出問題吧?他不會是瘋了吧!”

“我覺得他這是場面話,想挽回面子才這麼說的!”

很多人好面子,明明被打的狗血淋頭,偏偏想撐一撐場面,說他爸是什麼什麼幹部,他舅舅是什麼什麼領導,其實就是一個小公務員。

這個同學覺得秦巖現在也是這種情況。

耿瑤瑤也被秦巖的話驚呆了,她沒有想到秦巖這麼沉不住氣。

“耿老師,看到沒有,看到沒有,這種不識好歹的人,你居然給他求情!還是算了吧!”

周釗也被氣壞了,他沒有想到秦巖居然當着這麼多學生的面罵他是垃圾。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