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火山提醒自己說,第三境的攻擊會在晚上,現在是白天應該是安全的,但是墨九狸還是非常的小心,第二境其實也很危險的,晚上有毒霧,白天有巨獸群,如果不是她的陣法逆天又百毒不侵,還真的沒那麼輕鬆呢!

之前的第一境和第二境,都因為陌生和火山的關係,讓墨九狸沒有仔細的去查看神殿的七境,這會兒暫時沒有發現守護三境的守護獸吞天!

墨九狸打算仔細看看這神殿的七境,到底是怎麼弄出來的!

墨九狸一直背對著北冥,慢慢往前走著,但是神識卻慢慢的擴散開,在周圍仔細觀察著,除了尋找吞天,也在仔細查看這虛幻的三境是怎麼來的!

用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墨九狸的眼神終於一亮:「原來是這樣,竟然也和陣法有關係!」

征服者聊天羣 墨九狸終於發現,神殿七境其實就是陣法和結界的融合體,至於入口處的山崖是真實的,應該說慕容盈盈和尹哲果然是大手筆,如果墨九狸沒猜錯的話!

慕容盈盈和尹哲,應該是把一座不小的山峰,移動到了諸神城內,然後神殿籠罩這座山二建,利用這座真實的山峰,他們把神殿打造成為了現在這種,似真似幻的地方,讓人真假難辨!

無法確定自己是在神殿的歷練之地,還是在神殿內!

準確的來說,墨九狸覺得神殿現在可以大概分為三部分,對外的神殿應該是奢華無比的,也就是大部分能夠進入也看到的神殿,其實是在這座山峰的外面二層!

也就是說這座山峰才是神殿的中心點,山峰外面第一層,應該就是四位護法之前居住的地方,那裡不過是山峰的一面,其餘幾面應該也都住著神殿的弟子和長老們!

這是神殿的一大部分,第二部分是山峰內側的一半,從北冥護法帶著過來的路線看,都是橫向直走的,也就是說這神殿七境是在一條線上的,一境到七境是按照順序從低到高排列著的! 這些都是昨天晚上交談所得出的結果,小白還真沒想到自己這一次居然還能找到一位目擊證人。

那事發的晚上,巖峯在訓練完自己的標槍後就去找在體育官內訓練的妹妹準備一起回家,因爲兩人都是學校內比較看重的精英,而且他們也是靠獎學金在維持學業,所以訓練起來特別認真,有時候他們都會加大訓練的量,就導致他們很晚回家。

這一天也是,巖峯在走到體育館後就看見了不敢相信的一幕。

那時整個體育場內很灰暗,只有妹妹訓練的地方開着燈,所以巖峯一眼就看見倒在地上的女孩,看見她倒在地上巖峯當然很着急,以前也有妹妹因爲過度訓練而暈倒的例子,雖然還不知道這人是不是妹妹,但是巖峯還是飛奔過去,可是越跑越覺得不對勁,在那昏暗的燈光下她的身體這麼變得這麼瘦小?

就當巖峯跑到她的身邊時,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臉部朝下的癱在那裏的女孩整個身體好像水分都被吸乾了,就像一具乾屍一樣。那電影中什麼生化危機、殭屍、等等的畫面一幕幕閃現於腦前,因爲這種事情已經超越正常的思維範圍了,給誰看見都呆住!

但是巖峯還是下意識的蹲下,把這個身體翻身過來,這樣做他只是想要確定一件事。

“這個女孩不會是妹妹!不會是妹妹……..”

口中默默的唸叨的,雙手顫抖這。

當女孩被身過來時,巖峯還是哭了出來,她就是妹妹,雖然這個臉失去了水分變得乾癟,但是那臉型巖峯一眼就認了出來!

抱着妹妹的巖峯還沒做好準備只是在那不停的搖着腦袋流着淚,忽然身後的一聲咔嚓聲,被巖峯聽見了,他慢慢的轉過頭去,只見那裏有八隻暗紅色的亮點,然後一躍跳上了體育室的牆壁上,下一次又跳到了另一端。就這樣這個有八個紅光的東西左一跳、右一跳的就上到了體育室的頂棚,而後又從那一扇打開的天窗跑了出去。

看着這個東西跑了出去,巖峯纔回過神來,飛步追了出去。離開體育室的巖峯首先

看了一眼這個怪物逃跑的方向,然後就追了過去,正巧這個怪物逃跑的方向離自己訓練的地方很近,巖峯馬上拿出了自己的鑰匙開啓那擺放體育用品的房門,這因爲巖峯是學校的尖子學員又是田徑組的隊長,再加上他訓練的又晚,老師早就把那用品室的鑰匙給了他!

巖峯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自己拿手的標槍,他曾想過要用標槍射死那隻怪物,所以他一衝進用品室就拿起了兩支女子用的標槍就跑了出去。

爲什麼不拿男子的標槍?那是因爲男子標槍全長有2米60到2米70,那樣雖然能投的遠,但是缺少了精準性和速度,而女子標槍只有2米20所以比起那長而笨重的男子標槍來說更加好駕馭。

“幸好沒有跟丟!”

巖峯拿了標槍的時間雖然很短,但是他也怕在出來後那個惡魔就會消失,但是並沒有!巖峯右手架起標槍,這個惡魔並沒有跑遠,還在射程範圍之內,巖峯在平常也十分調皮,經常拿着標槍,和其他隊員比拼射靶。所以對於自己能把標槍投擲到哪裏而又不缺精準度,他當然知道。

“咻!”

那標槍如銀梭,筆直一線的射向那個有八隻血紅眼的惡魔,就當標槍快要接近目標時,那惡魔居然一躍跳開,而標槍卻插入一邊的一棵大樹中。

巖峯當然知道沒有中,而他也繼續快速向它跑去,但是這速度始終沒有那個惡魔跑的快。

“這麼辦?”

心一狠巖峯選擇賭一把!從另一邊抄了過去,他也不知道這個惡魔會不會也向這邊跳轉,但是他就賭這把,不停跑着的巖峯,顯然覺得自己和那個惡魔越來越遠,但是巖峯可沒有死心,把自己妹妹的弄成那樣,顯然巖峯已經發瘋。不管這麼樣都要這個怪物償命。

瘋狂的巖峯右手又架起了標槍,這一次看來已經超出他的射程範圍很遠了,但是他還是想試試。就在這時,巖峯發現那個惡魔好像又一次轉變了路線,雖然不是向自己方向來的,但是這個方向離自己也不遠。

這個機會他不會放過,只見巖峯向

這怪物衝去,而怪物也越跳越近,那是學校內的百草園,是花園的一小部分,而它的目的地就是百草園!

巖峯停了下來,他不在跑動。他知道現在要做的不再是追,而是讓心定下來,這一把標槍一定要擊中!距離已經比先前那一次還要近,不但如此那怪物還在不停的接近。

雙腳邁開一步向前一步向後,右手拿槍向後舒展,左腳猛力向前一踏,右手整個手臂一起擺動抽出,而標槍也筆直的向那怪物飛去!

這一次巖峯有信心,一定能射殺這個怪物,但是事實證明怪物的反應速度太快了,還是就差幾釐米的時候,那個怪物一躍而起,又向後跳去。

這一次怪物徹底從巖峯眼中消失,這隻能說它的速度太快,而前面只有那落空的標槍插在地面上。

第二天

小白在得到了這麼多資料後開始自己的推理,他只是借了那部房車的一個客廳。矮個隊長是這麼說的:白天小白三人可以呆在這裏,但是晚上隨便你在房車外搭建帳篷還是到其他地方住宿,他都不管。這麼說這個矮個隊長也接受了帶領新小隊出勤的任務,所以也不能拒人千里之外。

小白當然願意,這不今天他就叫胖子還有娜娜去買帳篷和日用品準備來個持久戰。

而他卻是對着電腦思考着,在他的資料裏已經搞明白了那兩個不同的傷口的身份,而其中一個就是巖峯的妹妹,那麼至少知道了一點,這個襲擊人的東西其中一個是有八對眼睛的而且善於跳躍和行動極快!另一個應該是一種有細長口器的的東西,小白暫時把這起事件定位兩個目標,而這兩個目標都有幾個共同點,第一:夜晚行動、第二:食人吸血、第三:行動快!就是這三點造就了這個學校的黑影惡魔的怪談!

就當小白還在思考的時候,房車外傳來了一陣騷動聲。

“我是來找白隊長的,爲什麼他不在?”

“說了不在就是不在,你還是回去吧!”

小白在車子裏也聽見了騷動,往窗外看去那不是巖峯嗎?

(本章完) 第4168章

而另外一半,墨九狸猜測應該藏著神殿的底牌,數不清的神殿強者吧,畢竟白未央的消息應該不假,神殿一定隱藏著為數可怕的強者在,那麼多強者神殿不會暴露在外面的,那就只能在神殿內部了!

神殿強者所在的地方,就是神殿的最後一部分!

因為墨九狸發現了三境的陣法和結界融合後方法,是必須依靠真實山體虛構出來的,而且所用空間不會太大,就能構造出一個巨大無比的歷練空間來!

因為是依靠真實山體構造出來的,因此裡面的真實度可以達到百分百,就算墨九狸也是好不容易發現的,如果不懂陣法,或者只懂陣法,和只懂結界的人是看不出來的,剛好墨九狸不僅會陣法,結界也很厲害,這才看出端倪來!

墨九狸明白,雖然慕容盈盈和尹哲不一定精通陣法和結界,但是他們兩人實力是神界頂尖的,還在不斷的突破著,最為重要的一點,他們活的時間最久,不管什麼陣法啊結界啊,就算再笨的人,活了他們那麼久也都學會了啊!

不過,墨九狸一直以為慕容盈盈和尹哲,會把對付自己和寒的場地選擇在聖地之巔的,沒想到為了對付自己,他們在神界還用了如此多的心思!

弄出這樣一個提升實力的歷練七境,不惜損耗實力去滅神淵,請來五隻滅神淵獸族守護歷練七境,真的是煞費苦心啊!

墨九狸忍不住在心中冷笑,她想尹哲和慕容盈盈這麼做的目的,就是想儘可能在自己剛來到神界之前,實力沒有恢復的時候,就把自己滅殺掉吧!

他們覬覦的還是寒的天地殿吧!

墨九狸看了眼自己身上的鎧甲,忍不住勾唇冷笑,也不知道如果慕容盈盈和尹哲,知道天地令牌,在自己這裡會是什麼表情呢!

墨九狸知道了神殿歷練七境是怎麼形成的,只要她願意,就能夠輕易找到其中的守護獸,但是墨九狸並沒有急著去找對方,而是想了想之後,找到一個乾淨的地方坐下來!

搭起了帳篷,弄了點吃的,直接鑽到帳篷裡面去了,讓在外面看著墨九狸的北冥,再次忍不住抽搐了下嘴角,覺得自己是瘋了,才會打算一直看著小子!

北冥冷哼一聲,直接閉目打坐!

而在帳篷裡面的墨九狸,再次用神識確定了,外面的光幕,只能看到映像,無法聽到聲音,甚至只能看到表面的畫面,如果遮擋一下,比如自己藏在帳篷裡面,外面的畫面就只能看到帳篷后,忍不住露出一個笑容來!

墨九狸覺得北冥不會帶著她一次把七境都逛個遍的,而且她來神殿不是拜師學藝的,她是來拿東西的,這裡以後還有沒有機會來都不一定呢!

而神殿的東西她也沒興趣,所以就只能趁著現在這裡沒什麼人,把這三境毀掉了!

當然了,墨九狸的陣法結界造詣,想要在這裡動手腳不被發現,而且不會馬上毀掉,會讓這裡一點點毀掉,是絕對沒問題的! 小白在車子裏也聽見了騷動,往窗外看去那不是巖峯嗎?

房車的後門一開小白走了下來:“這個人時我請來的,他有助我們更快的找到這次事件的元兇!”

小白對着那兩個在這裏休息的第十八小隊的隊員說道。

“噢,白隊長我可沒聽我們隊長說過,要請人來幫忙啊?”問這種話顯然這兩名隊員是很不給小白麪子了,也許是他們的隊長處處爲難他們也就慣從了自己手下的隊員跟着一副德性!

小白很生氣的說道:“只是我和校方的提出的要求,派一名對校園環境熟悉的人來輔助我們,你們有什麼意見嗎?”小白明顯比較生氣,自己這麼說也是一個隊長吧,這兩個隊員敢這麼說自己,這麼?新上任的隊長就不是隊長了?

“這道沒有什麼意見,只是白隊長還請和劍隊長說一聲,不然隨便拉普通人進入我們的工作範圍內,那是很危險的事!”說罷那兩名隊員也就走到一邊休息去了。

“看來,他們不怕你這隊長啊!”巖峯說道。

“沒辦法,誰叫我們是新上任的菜鳥隊長呢!來到裏面說。”小白請巖峯直接上到了房車內坐了下來。

不過這房車的裝潢還是震住了巖峯,這麼說他也不是有錢人的孩子,這麼豪華的設施倒是第一次見到。

“你真的要和我們一起?”小白和巖峯在昨天晚上就說好了,巖峯懇請小白給自己一次親自報仇的機會,而小白也同意了。

巖峯沒有回答,而是把他身後的一個揹包拿到面前放在桌子上。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這次爲了對付這個惡魔特意到我經常去的那家體育用品店定製了這個!”

巖峯打開了那個看上去像是裝高爾夫球球杆的袋子,從裏面露出了兩排銀光燦燦的金屬棍,仔細一看那簡直就是一根根尖頭標槍,但是正規的標槍最短都在2米左右,這這兩排十二支都只有一米半的長短!

“這個?”小白愣了一下。

而巖峯拿出其中一支短制標槍說道“上次我已經用了女式標槍,在速度上還是稍差那惡魔一籌,而這一次我改良過得標槍,短、輕、韌性、鋒利、都得到了最精良的改制,所以我這一次一定有信心,把這個惡魔射死。”

而小白也抽出一支標槍來試了試,果然這個改制的標槍特別順手,重量正好,韌性極佳。

就在小白和巖峯討論的時候,娜娜和胖子也都回來了。這次他們可是買回來了一個帳篷,一些日用品,還有吃的!自己的地方當然要比別人的地方好,這不小白剛來就和巖峯搬了出去。他們可不怕什麼黑影惡魔,所以這四人直接挑在花園邊支起了帳篷。

“巖峯你家裏沒事嗎?”娜娜身爲女孩當然想得比較多。

“沒事,我家雖然窮點,但是親戚很多,出來之前我就拜託了我的舅舅、舅媽、阿姨、姨夫他們照顧好媽媽,而我這一次出來他們也知道,我說道會在妹妹頭七前回去的,順便在把那惡魔殺了

!來祭拜妹妹。”

“頭七?那麼加上今天也就還有3天的時間吧,來得及嗎?”胖子說道。

“行,來得及!”

小白說道

“巖峯不是說過這個惡魔的體型不大麼,我算過,第一次襲人事件到最後一次,那五次的先後順序,本來看了是沒有什麼規律的,但是那是因爲我們一直把這個襲擊者當成一個怪物,如果算成兩隻怪物的話,那麼就簡單多了。”小白吧自己的電腦打開,拿出了自己一個早上的成果,用到手的質料所排出的時間表給大家看了起來。

“這兩件歸一類,這三件歸一類!這個三件的襲擊者我們暫時叫它代號3,那麼這個兩件的也就是代號2,3的體型應該比2大一點所以食慾也大,所以算得出來,襲擊前後時間是爲5天左右一次,2的體型小一點襲擊時間爲7天左右,如果沒有算錯呢麼在今天晚上或是明天晚上,3就會出來行動,而兩天後2也會到達他的捕食時間!所以在三天內,消滅他在時間上是成立的!”

“捕食時間?今天晚上?”胖子一愣

“小白,我們今天還是去那個矮個隊長那裏擠一晚吧,我可不想變人幹,”胖子這個算是一行人裏最貪生怕死的傢伙了!

“你怕個球啊!你是女的嗎?你是O型血嗎?”小白叫道。

“小白,我是O型血……”

突然娜娜小聲的對着小白叫道,這一下倒是把小白給嚇住了,那麼今天娜娜有被捕食有危險?萬一…..小白突然想起那幾張照片女孩死去的慘樣,不由的冒出冷汗。

“娜娜不如今天,你就去房車裏呆一晚?”小白不安的說道。

“呵呵,我都不怕,你們怕什麼,小白你不要被其他事影響你自己,試想如果我不在這裏,那個鬼東西不就不出來了?我現在就好比是個誘餌噢!”娜娜笑着對小白說道。

看到小白還是一副不放心的樣子,娜娜繼續說道:“喂,你們是不是太小看我馮娜娜了?我可是連那個高傲的三隊長楊朔都打不過的人物噢。”

“話不是這麼說啊!”小白還想說些什麼,但還是被娜娜回絕了。

很快天色就暗了下來。

這天晚上無雲,月光到是照亮了這個大地的一景一物,在帳篷外整個校園的花園十分大,一邊還有流水聲,真想不到這麼漂亮的地方就是黑影惡魔的襲擊人的地方!

巖峯坐在一邊的草地上一手扶着那個高爾夫球杆袋子,一手撐地,在那仰望星空,而小白這時坐在一邊的椅子上用電腦上網,娜娜盤膝坐在另一邊,對於她來說盤膝打坐那是常事,只有胖子躲在帳篷裏,還拿着手電筒通過帳篷的窗戶在那偷偷望着。

現在是初夏,晚上倒是有些涼風吹着,還算舒服!

就當小白一羣人在等待黑影惡魔3號的到來是,在一邊的草叢中一雙黝黑的雙眼也緊盯着他們,而且這雙眼睛是否巨大,好似有一虎之大!

“這麼了?”

娜娜突然站了起來,她在精心打坐時,自然能感覺到有些異常,小白看見娜娜站了起來也突然問道。

“地面有震動!”娜娜說道。

就在這時候,那個矮個隊長帶着所以第十八小隊的隊員,向小白這邊跑來,一邊跑一邊用手指向一邊的草叢,看他們的眼神就知道不對了。

小白和娜娜也望向一邊的草叢,只看見那一邊草叢微微一動,一個體型碩大的物體就跳了出來。看了這一次人太多了,這個怪物準備放棄獵物,當然他選的的獵物就是這裏唯一的女孩娜娜,之前小白等四人和她在一起,這個怪物就在等時機,等待她落單的時機,可沒想到,時機沒到又是一羣人跑來,這隻怪物還是放棄了!

小白和娜娜只是剛看見一到黑影,而巖峯早就衝了出去,一邊跑一邊從後背袋子中抽出一支特製標槍,這標槍在巖峯的手中一點也不影響他的速度,巖峯直衝那怪物而去。

“不是他,眼睛不對,體型也不對,不管了先拿你開刀,如果連這隻都捕殺不到的話,那就別提消滅真正的兇手了!”

想着這些巖峯的速度越來越快,他雖然是標槍選手,但是標槍也是田徑項目的一種,所以巖峯的速度當然不低,在加上他一心爲妹妹報仇的心理,所以導致他就像離玄之箭一般!

而矮個隊長跑到小白身邊也突然問道:“那是什麼人?”

而小白卻是一笑:“是我想招攬的人!”

“有病吧你,那個只是一個學生,他要出事了這麼辦?”矮個隊長不聽小白的解釋,馬上開始他的工作、

這裏就是小花園,四周都是人工河流,也就是他們一開始討論的對付蟲子的第一套戰術‘泡沫炸彈’!

只見矮個隊長和他手下一共四人手中都拿着一個像是槍械類的發射器,然後向四周瞄準並且發射了出去,其實矮個隊長在監控器上看見了那個黑影怪物出現時,就拿着泡沫炸彈衝了過來,而一人留在房車內通過監控來指揮,所以他們跑到一半是聽見那名指揮的人說那怪物已經盯上了小白他們,就知道事情不好所以加快趕來!可是沒想到小白一行人倒是沒動,而這個學生倒是動了起來!這還真讓他們鬱悶,他們本來只要消滅這怪物就行,現在還要兼顧不讓這個學生受傷,所以很麻煩。

泡沫炸彈落下,準確的落入那之前設定好的河道里,當然這個怪物沒有用槍打出來的泡沫炸彈快,那枚炸彈剛落水不到2秒一道泡沫屏障就升了起來。

這個對於正在逃跑的怪物來說,很是頭疼,只見他一繞就輕易轉彎跳開,而巖峯也是趁它這麼一轉彎的時間,手中的標槍便射了出去。

標槍這次速度極快! 我是首富繼承人 這個縮短了長度的利器,不但速度快而且積極好控制,也就一眨眼的時間,那剛轉向的怪物就被一標槍射中身體一側,並且這標槍的力量直接把它打入那泡沫中,令它不能動彈。

剛想追擊的矮子劍生隊長一是一愣:“這麼厲害?”

(本章完) 巖峯還擺着那一副投擲標槍的樣子,但是心中卻是無比激動。

招陰人 “成功了!我成功了!”

事後,矮個隊長向那一道道泡沫牆中到人了一種液體,那泡沫便自動消失了,只是留着那最後一道泡沫牆,大家都知道這惡魔就在這裏。

“準備捕捉”

矮子隊長說了一聲,幾個隊員把這泡沫牆圍成一圈,小白一行人加上巖峯也是都圍成一圈,準備看看這個怪物到底是什麼,胖子還撓有興致的抓了一把泡沫想試試這個堅硬程度,後來才發現,自己的手伸進去以後就好像伸進了一團漿糊之中,十分不習慣。

矮個隊長開始倒入那液體,大家就等着這一次怪物現行。

漸漸地泡沫慢慢的退去,而首先出來的是那支銀色的標槍豎立在那裏。標槍下是一隻體型在兩米左右的蟲。六足、腹部巨大、頭部有口器,這顯然是一隻巨型跳蚤。

“什麼不回去?”

“爲什麼不回去,任務都完成了,你們要回本部覆命,你們明白嗎?”

矮個劍生隊長十分驚訝,他們到底想幹嘛?

“隊長我們現在不能回去,因爲殺死巖峯妹妹的真正凶手還沒有出來,所以我們還要繼續等!如果劍隊長不信我們大可自己先撤離,回去本部向瑤夫人說是我們擅自留下的。”小白上前一步說道。

那個矮個隊長小眼一眯思考了着,如果真在有一隻他們留在這作爲報信用也不錯,而且在沒有泡沫炸彈的輔助下想在捕殺一隻行動如此之快的蟲也不可能,如果沒有蟲他們無功而返,那就成爲大家的笑話,到時候我在跳出來說他們沒有紀律擅自脫離隊伍私自行動!看他們這麼辦?

“好”

那個矮個隊長奸笑一下轉身就帶着自己的四名隊員離開了。

“就這麼走了,不像他的性格啊!經過我的分析,這個矮子應該是行事謹慎、畏首畏尾、沒有正常概念的反邏輯思維笨孩子啊?”金山在一邊打趣道,看來這蟲子一被消滅他到是放鬆了許多。

小白和娜娜笑着說道:“他想什麼我們都知道。”

只有巖峯還是笑不出來。

現在留下的只有這四人了,至少沒有打攪他們的人了,小白就當是以前以

福祥治蟲行的名義來消滅這隻八眼怪物。

第二天早上,大家都從睡夢中醒來,昨天那隻吸血跳蚤是在前半夜就被消滅了,所以後半夜,大家的繃緊的神經稍緩解了一些,便睡了過去。還好這一夜娜娜還是在那盤膝打坐,找她的說法就是這也是休息的一種,而且周圍有什麼風吹草動她都能感應到,有了娜娜這句話大家睡的更是香了。

早上醒來,小白就找巖峯談論了起來內容很簡單。

“我想邀請你加入我們的滅蟲人小隊,你願意嗎,巖峯?”

巖峯先是一笑然後說道

“我連自己妹妹都保護不了這麼幫助別人?白隊長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你傻了了嗎?世界上發生你妹妹這種的事有千千萬萬,但是他們都是和你一樣的悲痛的。你可以看着他們和你一樣悲痛,而你也可以選擇去幫助他們,你是有這個能力的。”小白極其認真,因爲他看的出來,巖峯絕對是幹這行的料子,他的反應速度、運動神經、還有他的勇氣。都是常人沒有的。

“好吧,白隊長我答應你,只要我能親手解決這隻怪物爲妹妹報仇我就加入你們。但是前提是我如果能消滅它的話,這麼樣?”巖峯也是考慮在考慮,他和她妹妹都是靠拿獎學金來完成學業的,但是妹妹是全國體操拔尖選手,拿到手的獎學金當然比自己多,是家裏的主要生活來源,但是自己卻不行。但是那晚在知道了滅蟲人的積分規則後巖峯倒是有點心動!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