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牧場就住了孔馬一個人,每天都得他起夜,現在多了一個周麗雲,自然可以輪流來了。

吃完晚飯,蘇輕泡了一壺茶坐在沙發上開着電視玩手機,他先點開仙網,看了一下自己關注人的動態更新,發現不管是楊慧敏還是徐心甜,都上傳了很多好看的美景照片,都是在荒原上拍的。

蘇輕點開欣賞了一下,不由驚訝,自己去了那麼多次荒原,怎麼沒發現荒原有這麼漂亮的景色?

他不斷翻看兩人發的照片,最後不得不得出一個結論——世間不缺少美,缺少的是發現美的眼睛。

自己雖然去過荒原次數多,但每次都是來去匆匆,根本沒有好好停下來,去發現這些漂亮的美景。

他突然生出一股衝動,自己也去荒原采採風,用一種「慢心態」去看看自己之前忽略的美景。

當然,衝動歸衝動,這一次他沒有立馬付諸行動,原因是現在他已經說過要給小糖果和可兒上十二堂書法課,雖然如今調整為一天上兩堂課,可十二堂課也要上六天,六天後,新宅將要交付,到時候自己就要搬新家了,所以這段時間,他都沒什麼時間外出。

「等搬到新宅之後,再去吧。」

繼續往下翻仙網關注人的動態,然後就看到了吳鳳曬出來的視頻,是小糖果練習書法的視頻,視頻里,臉上肥嘟嘟的小女孩手執毛筆寫字,特別認真,關鍵是,她寫的毛筆字居然還很不錯,那紙張上的一個個「水」字,稱得上是比較好看了。

一點也不像是一個剛上幼兒園的小朋友寫的字。

蘇輕一看播放量,居然有十二萬多!

是自己之前那條「釣魚」書法仙網動態閱讀量的兩倍。 禍天眯起眼睛,盯著吳俊看了片刻,又掃了眼身前堆積如山的糧草,忽然露出一個微笑:「還少了我的三斤糧食。」

吳俊笑吟吟看了他一眼,從李處手中接過了一個布袋,說道:「我特地為你準備了三斤爆米花,拿去嘗嘗吧。」

禍天打開布袋,一股炒米的香氣四溢而出,讓身後眾妖不禁吞咽起了口水。

吳俊看著他們反應,一臉感慨的說道:「你們生來不知耕作,只知掠奪,哪裡懂的種地的辛苦。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

「有毒!」

禍天粲然一笑,眼神閃亮的將布袋收起,拱手道:「多謝了,我會帶回去讓大哥品嘗的。」

「……」

吳俊翻個白眼,接著從百寶囊里拿出一包奶油遞了出去,吐槽道:「你們一家還真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這東西叫奶油,兩樣一起吃是沒毒的。」

禍天輕輕搖著頭,發出嘖嘖聲響:「嘖嘖,若我看不出這爆米花有毒,這奶油你便不會給我了吧?」說著大手一揮,讓眾妖搬起了糧食。

說話間,一百妖兵各自施展手段,有的施展吞噬神通,有的現出原形,不消片刻,便將糧食全部搬空。

與此同時,偽裝成王八精的絕天嘴角一勾,佝僂的身軀緩緩直了起來,高聲喝道:「動手!」

下一瞬,一股狂風從他身上發出,剎那間飛沙走石,將身前帳篷盡數撕裂!

成群結隊手持刀斧的黑甲衛出現在空地之上,似乎早已做好迎敵的準備!

「殺!」

鎮南將軍一聲令下,黑甲衛手中長刀齊刷刷劈落,四柄巨斧在天空凝聚,帶著呼嘯風聲,悍然朝妖兵砍去!

幾乎在同一時間,禍天袖手一甩,拋出一張轉動著的星斗圖,將己方一百妖兵全部籠罩進去。眨眼之間,禍天和一百妖兵便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站在吳俊身旁的徐嫣然驚呼一聲:「斗轉星移大陣!」

話音未落,巨斧轟然落下,絕天帶來的妖兵剎那間死傷一片。

「老九,你算計我!」

看到鎮南軍有埋伏,而絕天早已跑的無影無蹤,絕天瞬間反應了過來,怒火中燒的大喝一聲,身上妖氣衝天而起,攜暴怒之威,一拳朝著身前的黑甲衛轟去。

轟!

轟隆一聲巨響,激蕩起漫天煙塵,一道刀光撕裂煙幕,鎮南將軍手持長刀的偉岸身影擋在了黑甲衛身前。

此時,吳俊已經被秦月兒拉出了十里開外,站定身形,手捏指訣道:「徐嫣然,發動陣法!」

徐嫣然不敢怠慢,立刻單膝跪地,將自身真氣注入了腳下的陣眼之中。

一瞬間,三個陣法虛影從地上升起,在空中交相輝映,隨即一閃而沒。

緊跟著,糧草大營前的空地上猛地焚燒起了火焰,頃刻間變做了一片火海。

一個妖兵見狀,猛吸一口氣,張嘴噴出一股水柱,想要澆滅火焰,卻發現根本無濟於事,頓時臉色一變。

「這是鳳凰真火,只能用妖氣抗衡,不要被火焰碰到!」

正高呼的時候,一條土龍從地下冒出,從身後將他撞飛出去,瞬間將他頂入了火海之中。

忽的狂風四起,吹來一片烏雲,整個軍營上方天雷滾滾,轟隆隆劈落下來。

看著陣中彷如末日的景象,徐嫣然一陣的毛骨悚然,瞠目結舌道:「這……這陣法也恐怖了吧?」

「還行吧,比起諸葛家的八陣圖還是差了些。」

吳俊說話間屈指一彈,將一面旗子插入了落魂陣的陣眼,發動妖丹舍利,一股妖氣從身上升騰而起,虛空遙指絕天。

這時,絕天正在與鎮南將軍,猛然察覺到一股沒來由的心慌,身形頓時橫飛出十丈,避開了吳俊的手指。

鎮南將軍飛在空中,身上刀氣衝天,在頭頂凝聚出一柄直插天際的長刀,攪動風雲。

「擎刀問天!」

隨著鎮南將軍一刀劈落,巨大的長刀朝著絕天頭頂砍去,刀鋒過處,虛空碎裂,大地裂開兩半!

絕天眼神凜然的雙手一合,運轉功法瘋狂吞噬天地元氣,一尊白猿虛影出現在身後,長嘯一聲,悍然一拳迎上了落下的長刀!

轟!

白猿的拳頭撞上百尺長刀,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爆炸之聲,大地劇烈搖晃兩下,將附近的烈焰全部振飛。

吳俊似有感應一般,身軀一顫,臉色陰沉道:「烈焰陣破了。」

說話間,一道矯捷的身影映入了吳俊眼帘。

那人一嘴白須,根根豎起的大鬍子十分有特點,赫然是之前從吳俊手中逃脫的妖族統領白狼。

吳俊眼神一凝,運起妖氣,右手連連點出,白狼大意之下,被吳俊一指頭遙遙點中,猛地魂魄一震,眼神空洞的愣住了兩秒,被一個衝上前黑甲衛一斧子砍飛出去!

白狼疼得呲呲牙,站起起身一揮手,將幾個衝上前的黑甲衛掄飛,左右四顧的怒喝道:「誰暗算我!」

「我看到了!」

白狼面目猙獰的轉身看去:「是誰?」

吳俊嘴角勾起一絲笑容:「暗算你的人……是嫩蝶啊!」說話間手中捏個法印,一尊扛著炮筒的佛陀虛影迅速出現在了身後,對準白狼就是一炮!

「什麼蝶?」

白狼還在發獃的時候,佛光已經將他籠罩了進去。

一炮過後,整個炮彈軌道之上的妖兵盡數灰飛煙滅,瞬間清理出了一條筆直的闊道。

遠處的落鳳坡上,禍天遠遠地旁觀著這場突如其來的大決戰,驚嘆連連道:「精彩,精彩啊!」

這時,一身血腥氣的彌天從他身後緩緩走來,來到了他的身邊站定,說道:「老四的手下已經解決了,除了歸降者,無一生還。」

禍天微微一笑:「辛苦大哥了。」

彌天望了眼遠處的戰場,說道:「老四受困於陣法之中,不出半個時辰,必死無疑,要不要幫他一把?」

禍天瞳孔中綻放出一道紅芒,聲音裡帶著壓抑不住的興奮:「當然要,老四和父皇感情深厚,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幫他一把,把他送去與父皇團聚了!」 「木木,你就沒給準備一套洗漱用品么?你個小沒良心的,虧我還想著天天給你做早餐呢」程諾無奈又氣結的看著藍沁

「哎呀你打開下面那個儲物櫃看看嘛,裡面牙刷毛巾什麼都有,就差一個杯子明天我買個情侶杯就齊了」藍沁懶洋洋的窩在沙發看著忙來忙去的程諾

「咱倆的同居生活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程諾很認真的口氣問藍沁

「你這認真的口氣加上調侃的詞兒怎麼聽著有點讓人擔心吶?」

「此話怎講?」

「就是感覺詞兒和語氣不搭」

「那麼,就讓老爺我委身下嫁於你吧」

「你還嘚瑟上了,怎麼就委身了?我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收了你讓你很委屈了?」

「我一個大老爺們「嫁」給你難道還不能扭捏作態一番了?」

「得嘞!姑娘我應下這門親事了,帶著你豐厚的嫁妝來吧」

「夫人,洗澡水準備好了要不現在就沐浴更衣早些休息了?」

「你先洗,我給我媽打個電話」藍沁拿抱枕捂住臉弱弱的說著

「別擔心,我就是想有機會能給心愛的人洗個頭,你就成全我一下嘛」程諾沒等藍沁反應過來就給攔腰抱起走向浴室

藍沁被驚的完全沒有明白怎麼回事就這麼任他關上浴室的門,藍沁舒服的昏昏欲睡任由程諾揉著她的頭髮,還別說手法真不錯,要是能躺著洗就更好了。。。。

清晨的微風吹動著窗帘把陽光送了進來,藍沁打量著身邊熟睡的程諾,心裡感慨這張好看的臉居然離我這麼近呢,盯著微微張開的嘴唇忍不住偷偷啄了一下害羞的躲進被子里心怦怦跳,過了一會兒發現身邊人沒有被弄醒又故技重施再啄上一口

「木木不能吃干抹凈不認賬呢」程諾含糊不清的說著

「唔。。。」藍沁滿臉通紅說不出話

「什麼時候帶我去見見家長吧」程諾下巴蹭著藍沁的額頭說

「會不會太著急了點」

「見家長這事只管適合不分早晚,我家長你可是見過了」

「那我得回去跟爸媽說一下,問問他們意見」

「別讓我等太久」

「這麼著急嫁給我呀?」藍沁捧著他的臉深深的吻著

「媽媽?媽媽?」藍沁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找媽媽說見程諾的事

「沁今天心情這麼好是不是有什麼開心的事呀」阿姨端了果盤出來

「姨,我媽沒在家么?我有事跟她商量呢」

「大姐今天有約會,先生倒是回來了,在老太太屋說話呢」

「那我打電話問問媽媽什麼時候回來,我有事要告訴他們」

「要帶男朋友來見家長么?這麼鄭重」

「我表現的這麼明顯么?」藍沁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

「沁長大了也是該交男朋友的時候了,帶回來阿姨也幫你參謀參謀看看哈」阿姨寵溺的撫著藍沁的頭髮

「好,您見了肯定也會喜歡她的」藍沁小聲的應著

「你看上的小夥子肯定差不了」王姨笑的合不攏嘴

「聊什麼呢這麼高興,說來我也聽聽」藍先生看到兩個人在說笑忍不住湊過來問

「等下媽媽回來我再告訴你們,現在先保密」藍沁把爸爸推到沙發上坐著給他按摩肩膀

「是不是有男朋友了?是那天在食堂跟你說話的小夥子么?他跟蓉蓉也很熟的樣子」

「嗯?!」藍沁驚訝的看著藍爸爸,沈蓉蓉當初把劉暢安排進公司難道不是以她男朋友的身份去的?而且這件事公司里知道的人挺多的吧

「怎麼這個表情?我是誤會了什麼嗎?」

「當然是誤會了,而且誤會還不小,那個是小表姐的男朋友啦,小表姐沒告訴您?我記得她是帶到公司里讓大家關照她男朋友來著」

「啊?可能是最近太忙了給忙忘了」

「那我帶男朋友回家見家長你們會不會有壓力?畢竟我各方面都不優秀,沒什麼能讓你們自豪的」藍沁有點泄氣

「哈哈哈,我女兒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自信了,看來那個小夥子確實不錯,不然我女兒怎麼這麼沒底氣呢」

「本來想等媽媽回來一起告訴你們的,這一不小心就說出來了,真是的。。。」

「你打算什麼時候帶他過來,我安排一下,是他自己過來還是父母也一起?」

「自己來自己來,哪有這麼快雙方父母見面的,得讓你們先見見他,如果覺得合適了再商量著兩家父母見見」藍沁緊張的擺擺手解釋道

「也行,只要你覺得好爸爸一定支持你,能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爸爸媽媽也樂得看你幸福」藍爸爸拍拍藍沁的手,心裡感慨什麼時候這個要強倔強的女兒也變得這麼小心翼翼了,估計是很喜歡那個男孩子了

「爸爸媽媽對我真好」藍沁繞過來依偎在爸爸身邊,一想到要嫁人心裡還挺捨不得的

「小夥子人品好就行,最重要的是他必須要對你好,其他的也沒什麼要求,爸爸媽媽就想看著你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缺什麼了只要爸爸有爸爸就一定會給你,我這麼努力掙錢不就是想讓咱們一家人能衣食無憂的在一起快快樂樂的嘛」

「哎呀媽媽這麼這麼晚還不回來呀,是不是玩得太開心都把咱倆忘了呀」藍沁別過頭擦掉眼淚掩飾著

「那你去給媽媽打電話,這麼重要的事一定要告訴她,讓她開心開心」藍爸爸假裝沒看見附和藍沁,那個曾經倔到打疼了都不吭聲的小姑娘真的長大了,一想到她要嫁出去了就萬般不舍

藍媽媽回來聽說藍沁要帶男朋友回家高興的找來王姨商量做什麼菜招待未來女婿

藍沁看著直搖頭,這還沒定下日子呢就著急忙慌準備上了,程先生要是知道家裡對他這麼重視肯定感動的痛哭流涕

「老爺,下周末準備好來見你未來老丈人丈母娘吧,千萬不要緊張,我爸媽人可好了」

「好的好的,我們明天去看看帶什麼禮物吧,相信我,一定不會讓你沒面子的,我這麼賢惠爸爸媽媽肯定喜歡我」程諾高興的說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