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委屈,這會兒似乎全都要被髮出來了一樣,女鬼甚至還有一些狐假虎威的感覺。

小鬼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太大的問題,慢悠悠的朝着那個女主人的腳邊上爬了過去。

只是輕輕的衝着那個女主人吹了兩下,那女主人就有些站不住了。

女鬼心裏覺得很開心,看吧,自己美好的生活,這是回來了! 第214章這是你答應過我的事情

姜南初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做進退兩難了。

「那我現在是不是應該叫幾聲,這樣爸爸說不定就走了。」

「你說什麼?」

「就是嗯嗯啊啊。」

陸司俊臉一黑,還沒有制止,姜南初就已經開始叫起來。

這女人是看準了他拿她沒辦法,所以什麼話都說得出來!

本來就喝了那壯陽湯,就覺得身體熱,如今更加難以忍受了,陸司寒感覺他都快爆炸了。

最後索性一把捂住了姜南初的嘴唇。

「唔,唔唔。」

躲在門口聽牆角的老爺子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按照這個程度只怕過不了多久孫子就該出來了。

姜南初那小丫頭年紀輕,將來多生幾個,那才熱鬧呢。

老爺子抱著這樣的美好想法,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嬌嫩的嘴唇摩擦著陸司寒略微有些粗礪的手心,一向自制力極強的男人,此刻也有些抵擋不住。

「姜南初,你究竟有沒有背著我看不該看的片子!」

陸司寒質問道,她說的那些話任何男人都會失控的。

「唔,木有。」

確定老爺子離開之後,陸司寒一刻也忍不下去的鬆開姜南初,轉身前往了浴室。

浴室水聲過了好幾個小時才堪堪停下,陸司寒全身冰冷的進入被窩。

姜南初穿著毛茸茸的睡衣,一把抱住了陸司寒。

這麼冷的天他再洗冷水澡,也不知道身體吃不吃得消。

「司寒,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爸爸明天就走?」

姜南初小聲的問,倒不是不歡迎老爺子,而是她更加心疼起老公了。

「辦法倒也不是沒有,但我替你解決了這麼一個大麻煩,有什麼好處嗎?」

聽到陸司寒這麼說,姜南初還以為他是在索吻呢,所以立刻湊上去輕啄著他的嘴角。

「姜南初,這次你再勾起我的火,你自己負責滅!」

姜南初渾身一僵,立刻停止了動作,原來不是問她要親親呀。

「那你究竟需要什麼好處,有什麼東西是我有而你沒有的嗎?」

「還記得我之前要求你答應我一件事情嗎?」

「嗯。」

「南初,我需要你練武。」

「好,我答應了。」

姜南初一口應下,不管是什麼樣的事情都好過造孩子吧。

「好,明天你老公就想辦法讓老爺子走人。」

翌日清晨,兩人下樓的時候就看到陸丞在看報紙。

「昨晚上累了吧,趕緊吃早餐。」

「謝謝爸。」

姜南初說完看向陸司寒,他昨天可是答應了要把爸支走的。

「爸,前段時間有人送了我一匹馬。」

老爺子翻報紙的手微微一頓。

姜南初嘴角微微上揚,看來是有戲了。

「什麼了不起的馬呀,我在崑山還建了一個馬場呢。」

「通體銀白的血汗寶馬。」

「真的?」

老爺子放下手中的報紙,連眼睛都亮起來了。

「嗯,原本我是打算送給爸的,但是您目前住在這邊,只怕是不方便照顧了,畢竟小小一個悅龍灣可遛不了血汗寶馬。」

「這,這我可以帶到崑山去,只是你們兩……」

老爺子陷入了糾結。

看著這兩人這麼久都沒半點消息,老爺子就想著親自監督,但血汗寶馬是他多年來的執念。

「爸,您放心回去吧,我們兩感情很好的,不需要您操心。」

姜南初立刻接話道,大晚上的天天假裝,別說陸司寒受不了就連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

「那好吧,再過幾天就是正月,初一記得回家吃飯。」

豪門錯嫁:撲倒冷酷首席 「好,遵命!」

姜南初笑著說,終於將這尊大佛送走了。

用過早餐之後,陸司寒就安排沈承將汗血寶馬送往馬場,老爺子也立刻收拾了行李回去。

姜南初坐在沙發上終於鬆了一口氣。

「姜南初,真正的魔鬼訓練才只是剛剛開始。」

「不要忘記了你昨天答應我的事情。」

陸司寒不知道什麼時候陰測測的來到姜南初的面前。

「記得,不就是練武嘛,我從前就是學舞蹈出身,就不信這還能難得到我。」

姜南初說著就開始活動筋骨,隨後為了證明自己所說還做了一個標準的一字馬動作。

這個動作讓陸司寒覺得有些燥熱,忍不住拉了拉領帶,真希望姜南初的二十歲可以早點到來,陸司寒開始幻想起未來的福利。

「司寒,你在想什麼,想的這麼出神。」

異界打工皇帝 姜南初從地上站起來,伸手在陸司寒的眼前晃了晃。

「我在想如何吃掉你的姿勢。」

「哈?」

「我沒聽錯吧?」

「好了,穿上這衣服,我們去武館。」

陸司寒丟下一件跆拳道服給姜南初。

開車來到武館,這裡面很安靜,顯然是陸司寒包下場子請了私教。

「你要做的事情就是不擇手段打倒你面前的教練,勝利了就可以結束訓練。」

姜南初看著站在面前的男人,他看上去一米七五,整個人略顯瘦弱,打贏他應該並不是很難吧。

「姜小姐,您可以叫我郭教練,請多多指教。」

「指教就免了,直接開打吧,讓你嘗試一下我九陰白骨爪的厲害。」

姜南初嚴肅的說。

「姜南初,不準賣萌!」

陸司寒站在觀看台呵斥道。

什麼嘛,她哪裡有賣萌,這是在震懾對方!

姜南初氣呼呼的嘟起小嘴,朝著郭教練發起了猛烈的進攻。

「啊!」

第一招,姜南初直接被敗下陣,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這男人看上去小小的,想不到動作這麼快。

「我不服,再來一次。」

姜南初就不信這個邪了。

接連好幾次,姜南初一觸碰到郭教練的身體就直接被他一個轉體制服的死死的。

陸司寒在一旁雖然什麼話都沒有說,但卻是真的開始心疼起來。

「郭教練,你究竟是什麼段位的跆拳道高手吶?」

「黑帶九段,參加過世界跆拳道大賽,國際錦標賽……」

姜南初一邊聽一邊搖頭。

「不打了,不打了,你太強了,陸司寒我身上都有烏青了。」

姜南初好像一個無助的孩子看向陸司寒。

「繼續練,這是你答應過我的事情。」

陸司寒選擇了果斷的轉身,不再看這讓他揪心的一幕。 又瞧着那個女主人搖晃了幾下,最後,終於還是摔在了地板。

女鬼欣喜若狂,因爲她知道,這女的不是自己暈倒的,而是被自己腳邊的這隻小鬼給弄倒的。

換句話說,也是這隻小鬼現在要開始動手了。

像是剛纔這隻小鬼說的一樣,這要是開始了,是要讓自己過從前美好幸福的生活了!

果然,小鬼在繞着那個女主人轉悠了兩圈兒之後,用那隻長着長指甲的右手,輕輕的按在了女人的額頭。

幾乎是一瞬間,那個女人的魂魄跟身體徹底的分開了。

女鬼仔細的看了看,心裏覺得怪。

這不對勁兒啊!這個傢伙是搶佔了自己的身體了,所以這個傢伙的魂魄應該跟身體的不一樣,可爲什麼現在這麼看過去,竟然一模一樣呢?

女鬼覺得這事兒有什麼地方是不正常的,想要仔細的再想一想,可那邊的小鬼卻並不打算給她思考的時間。

“你還在等什麼?還不趕緊去!”小鬼可沒什麼耐心,這原本不是個能等待的事兒,再者說來,能早一天出生,他可不想多等一天!

女鬼被小鬼催促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

爲了不失去這個機會,女鬼直接放棄了剛纔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猛的朝着那個女人的方向衝了過去。

當女鬼和那個女主人的身體慢慢融合的時候,開始女鬼還覺得自己心情美好,這馬要恢復到自己從前美好的生活了啊!

但是很快的,這隻女鬼發現,自己的魂魄和這個身體融合的狀況並不是十分的順利。

還有,從前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生活相當的美好,丈夫跟自己的關係也都十分的和諧,甚至可以說,這是幸福的典範了。

但是要是想要具體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兩個人是如何一起過着美好的生活的,那些細節,女鬼說什麼也都想不起來。

“爲什麼,爲什麼我很多的事情想不起來了。”女鬼覺得怪,順嘴問了小鬼一句,想要知道是不是做鬼的時間太長了,所以很多的事情都不記得了。

“呵呵,現在問這些都沒意義了,這是你自己選擇的,可別忘了答應過我什麼事!”

小鬼很顯然的沒有要回答這個女鬼話的意思,並且回答的這些話,多少還透着一些詭異。

女鬼趕緊閉嘴,生怕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惹惱了這隻小鬼可不好,要是他真的一個不高興,把自己給咔嚓了,那自己豈不是白等了?自己美好的幸福生活,豈不是白期待了?

爲了能過美好的日子,和自己的丈夫重新迴歸原來的生活,女鬼只能暫時放棄剛纔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儘量專心致志的去融合。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那隻小鬼的幫助之下,那隻女鬼終於徹底的和那個身體融合。

當那隻女鬼再次慢慢的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變回到從前的人的樣子了。

然而,當她從地慢慢站起來的時候,驚的發現,旁邊鏡子裏的自己,竟然跟自己從前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這,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兒?”女鬼指着鏡子裏的自己,心裏覺得怪,這不是自己,這絕對不是!

難不成,是這隻小鬼在剛纔對自己做了什麼,讓自己的樣子發生改變了嗎?

可這似乎也不對勁兒啊,如果真的是那隻小鬼做了手腳,那最多也只是改變自己魂魄的樣子,這個身體的樣子要是能這麼輕而易舉的改變了,那還要什麼整容機構?

女鬼心裏想着這些,心裏開始漸漸的害怕起來,眼看着那隻小鬼沒有要回答自己話的意思,女鬼趕緊又追着問了一次。

“你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爲什麼這不是我從前的樣子,爲什麼?”

女鬼真的要哭出來了。

自己是要變回到從前的樣子,自己是要好好的讓自己過回到以前的生活,要是自己變化了一個樣子,那自己要怎麼回到從前的生活,又要怎麼面對自己的丈夫?

星空 然而,即便是到了這會兒,女鬼也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甚至,連自己最應該真愛的丈夫的名字,也一樣不記得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爲什麼這所有的記憶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