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那個看上去不高不矮、普普通通的山峰已經不復存在,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高聳入雲的挺拔山峰,即便以狂風雕王和烈焰雕王的飛行高度,竟然也只達到山峰三分之二的位置,而最上面的三分之一的山峰,則全部籠罩在雲霧之中。

正當龍天和羿烈震撼的看著眼前高聳入雲的山峰時,那籠罩在山峰上部的漫天雲霧,突然間翻滾起來,滾滾雲霧向著兩邊分開,很快的清出了一條寬達百米的通道。

而在通道的盡頭,則是一座美輪美奐的宮殿,宮殿上空祥雲朵朵,仙鶴飛翔,宮殿四周奇花布錦,瑤草鋪茵,端得是一處仙境一般的福地。

「撲稜稜……」

下一刻,無數的鳥兒從雲霧中飛翔而出,紅的、黃的、綠的、藍的、紫的、白的、黑的……密密麻麻,數不勝數。

轉瞬之間,就在通往宮殿的百米通道上,凌空架起了一道七彩虹橋,虹橋的一端直達宮殿,而另一端,卻直接延伸到了狂風雕王和烈焰雕王的身下,龍天和羿烈只需跳下來,便可直上虹橋。

「呃……」

看到這美輪美奐的神奇一幕,不但龍天和羿烈看的心神搖曳,恍如夢中,就連狂風雕王和烈焰雕王,也是瞠目結舌,震驚到了極點。

祥雲翻騰開天路,萬鳥一心架彩橋!

這可是獸神嶺、獸皇殿傳說中的,迎接尊貴賓客的最高禮節,為什麼說是傳說中呢?因為千年以來,這種最高規格的迎賓禮節,從未出現過。

天啊,這兩個人類究竟是什麼來頭?

狂風雕王和烈焰雕王暗暗咋舌,慶幸不已,心中再也沒有了因為付出大量的修鍊資源而心疼不忿的念頭。

尤其是狂風雕王,更加是后怕不已,還好事先與這兩個人類達成了諒解,否則就看這迎賓的規格,恐怕只要這兩個人類稍微表現出一點對自己的怨氣,三大獸皇都有可能直接斬殺了它。

沒看到,三大獸皇甚至都親自出迎了么?

宮殿之前,的確佇立著三道身影,龍天和羿烈一來是離得遠看不清楚,二來也不認識,倒還沒有怎麼太在意,只是在為眼前的陣仗而感到震撼。

但狂風雕王和烈焰雕王卻如何不認得?那分明就是獸神嶺獸皇殿的三大獸皇,狂風烈焰雕皇、九尾靈狐皇、無敵金獅皇,聯袂出迎!

這才是最最令狂風雕王和烈焰雕王震驚的地方,三大獸皇親自迎接啊,甚至都迎出了宮外,這什麼情況?

我們背上的這兩個人類,難道是獸神使者么?

天啊,我要昏了,誰來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

狂風雕王和烈焰雕王還在那裡震驚到極致的胡思亂想,龍天和羿烈卻已經從震撼中清醒了過來,看著明顯是毫不知情的兩大雕王,二人對視了一眼,點點頭,同時飛身而下,踏上了由無數鳥兒架成的七彩虹橋。

七彩虹橋雖然是飛翔的鳥兒所架成的,但踩在上面卻是非常的穩固,絲毫沒有搖晃的感覺,龍天和羿烈就那麼一步步的向前走去,七彩虹橋隨著他們的前進,也在一點點的縮短著。

「這算不算是傳說中的鵲橋呢?」

龍天低聲呢喃,同時看了一眼身邊的羿烈:「想不到我也有走鵲橋的一天,只可惜,陪我一起走鵲橋的,卻是個男人。」

「嗯?龍天兄弟你說什麼?」羿烈顯然是沒聽清楚,扭頭問道。

「哦,沒什麼,我只是說,這一切未免也太神奇了,簡直難以置信。」

龍天當然不會再給羿烈普及一下牛郎織女鵲橋會的故事,連忙打岔,混了過去。

「是啊,確實是難以置信。」羿烈卻沒有在意,而是興奮地說道:「我想,這裡一定就是那個傳說中秘境里的神秘空間,只是不知道,你我兄弟到底誰才會是哪個有緣人呢?」

「這我哪裡知道啊,不過不管是誰,都是件好事兒不是?」龍天輕笑著答道。

「對,不管誰才是有緣人,都是好事兒。」羿烈重重的點著頭,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說著話,龍天和羿烈慢慢的接近了那座宏偉壯觀的宮殿,自然也就看清了那三個早已恭候多時的身影。

中間的一道身影高大威猛,氣勢逼人;左邊一道身影筆挺如槍,鋒芒畢露;右邊一道身影卻是女兒身,妖嬈多姿。

只看這三人的身形氣勢,便已令人頗感不凡,不過他們的脖頸之上,卻赫然分別是三顆獸首,竟然都是獸首人身。

中間那個高大威猛的身影,生就一顆雄獅的頭顱,威風凜凜;左邊那個筆挺如槍的身影,生就一顆雕首,目光銳利;右邊那個妖嬈的女兒身,卻是長著一顆狐首,顧盼生姿。

不必介紹,龍天和羿烈也立刻知道,這就是秘境三大獸皇,無敵金獅皇、狂風烈焰雕皇、九尾靈狐皇。

魔獸修鍊到獸皇境界,是有機會化作人身的,只不過在獸皇階段的化身,一般不會非常的徹底,總會保留一部分魔獸的特徵。這三大獸皇卻彷彿是約好了一般,全部選擇了獸首人身的形象。

「龍天(羿烈),見過三位獸皇大人。」龍天和羿烈同時施禮道。不管三大獸皇找他們所為何事,到了人家的地頭上,一些基本的禮貌還是要有的。

「不必客氣,不必客氣……」中間的無敵金獅皇哈哈大笑著,說道:「老夫金獅,這兩位是狂風烈焰雕皇火風,九尾靈狐皇胡靈,歡迎兩位貴客的光臨。」 (感謝好友悠然情天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金獅前輩!」

「火風前輩!」

「胡靈前輩!」

龍天和羿烈一一的打著招呼,只是他們也沒想到,這三大獸皇竟然還給自己取了人類的名字,雖然這取名的水平非常一般,但招呼還是要打的。

三大獸皇也都全部含笑回禮,十分的客氣,只是那笑容出現在它們那魔獸的面孔上,怎麼看都有些猙獰和詭異。

「大家不必客氣,來,裡面請。」三大獸皇明顯以金獅為主,在它的招呼下,眾人來到了宮殿之中,分主賓而坐。

坐定之後,立刻有伶俐猴之類的小型魔獸端上了琳琅滿目的各類靈果、靈液,龍天和羿烈一眼掃過去,竟然全都是佳品、極品。

比如說,櫻漣果、火胡桃、天星菱、甚至還有清心石乳,這些拿到外界都能賣出天價來的靈果靈液,就這麼擺在他們的面前,任他們隨意品嘗。

這些也就罷了,畢竟三大獸皇才是這秘境空間的真正主宰,這些東西在外界固然值錢,在它們這裡,估計也就是些零食飲料之類的。

但除此之外,龍天和羿烈面前的桌子上,赫然還擺著許多的魔獸肉,而且還經過了簡單的燒烤烹制。

本來魔獸肉也沒有什麼,怎麼說三大獸皇也都是肉食性魔獸,吃肉也很正常,燒烤烹制也沒什麼,能夠化形的獸皇級強者,對飲食的要求高一些也算正常。

可是龍天和羿烈卻分明看見,桌上的魔獸肉中,分明有不少都是雕類和獅類的魔獸,狐類的倒是沒有,想來也只是因為狐類的肉並不好吃的原因。

吃自己同類的肉么?龍天和羿烈的心中不由得泛起一抹古怪的感覺。

「其實這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三大獸皇中明顯以胡靈的心思最為靈動,它看著龍天和羿烈的表情,不由得嬌笑道:「弱肉強食,這本就是自然法則,你們人類不吃自己的同類,對於我們來說,卻是無所謂的。」

「自身弱小的,本就是會成為強大者殺掠的對象,其實你們人類,除了不吃自己同類的肉以外,其他方面,與我們魔獸也沒什麼不同,不是么?」

龍天和羿烈相對苦笑,竟是無言以對。

是啊,除了不吃人肉,人類世界強者欺凌弱者的事兒,做的還少么?甚至有時候比魔獸還要過分,在強者為尊的世界,這本就是司空見慣的。

不過既然是弱肉強食,你狂風烈焰雕皇卻又為了給自己的孫子報仇,派出狂風雕王追殺我們,這真的好么?

說到底,還不是拳頭大的就是道理!

這麼想著,龍天和羿烈就不由自主的抬頭,看了始終一言未發的狂風烈焰雕皇一眼。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

狂風烈焰雕皇火風看了龍天和羿烈一眼,沉聲說道:「如果是一般的後裔,我自然不會如此做,在魔獸的世界,如果只靠長輩的庇護,是成長不起來的,就算被殺了,也只能怨自己實力不濟。」

「但你們殺的這個不一樣,它身上承擔著壯大我狂風烈焰雕一族的重任,所以我雖然任由它獨自歷練,卻不能明知它被人殺死而不報仇。」

「願聞其詳!」龍天坦然的與狂風烈焰雕皇對視著,不卑不亢的說道。

「我狂風烈焰雕一族,大多數的後裔都只得單一屬性,或風或火,對於其他魔獸來說,單一屬性或許發展潛力要更大一些,但對於我們來說,卻是恰恰相反。」

火風也不以為忤,直接說道:「對於我們來說,單一屬性的狂風烈焰雕成就有限,最多也就能夠達到五級獸王的境界,就像是狂風和烈焰那倆小子。」

「倆小子?這麼說,那烈焰雕王竟然還是個雄性?」龍天的腦子裡不合時宜的想到。

火風哪裡知道龍天心裡竟想到了那方面,只是繼續說道:「但若是將狂風和烈焰兩種屬性集於一身,那麼這個後裔只要不是中途夭折,一般都能達到六級獸皇境界,運氣好的,甚至達到七級獸尊也有可能。」

「這樣的後裔在我們族內往往是幾代,甚至十幾代才會出現一個,而你們殺的那個,就是我們狂風烈焰雕一族近十代後裔中,唯一的一個。」

「原來如此!」龍天和羿烈頓時恍然,難怪狂風烈焰雕皇會派出狂風雕王追殺他們,他們相當於斬殺了狂風烈焰雕一族未來的雕皇,不殺了他們報仇才是沒天理了。

「既然狂風烈焰雕對您一族如此重要,雕皇大人又為何不派族中高手暗中保護呢?」羿烈突然問道:「如果當時狂風和烈焰兩位雕王任何一位在現場,我們怎麼也不可能得手吧?」

「只有小雞小鴨才會躲在媽媽的翅膀下尋求庇護。」

火風冷哼一聲道:「不經歷血與火的洗禮,如何能夠真正的成長?溫室里成長起來的寵兒,就算成就雕皇境界,又如何有能力帶領狂風烈焰雕一族崛起?」

「受教了!」

龍天和羿烈肅然起敬,狂風烈焰雕皇的說法和做法雖然殘酷,但卻深諳自然法則之理,真正強者的崛起,從來都沒有一帆風順的,更加沒有完全依靠外力而能成功的。

「這些不開心的事就不要說了,兩位,來嘗嘗我們獸神嶺的特產。」無敵金獅皇金獅,哈哈一笑,岔開了話題。

「獸皇大人,你們請我倆來究竟所謂何事,還是請直說吧。」

龍天和羿烈對視了一眼,搖頭苦笑道:「能夠讓雕皇大人放棄報仇的事兒,想必小不了,你們不說,我們哪有心思吃喝啊!」

「這……也好,那就先說正事兒。」

金獅稍一猶豫,也就點了點頭,肅然說道:「秘境空間的由來,想必你們也都知道,那是千年前一位人類大能,切割煉化出的一個獨立空間,而我們三個,也都是在那個時候被那位大能隨手捕捉,關進這獸神嶺的。」

「你們見過那位人類的大能?」龍天和羿烈異口同聲的問道。 (感謝好友悠然情天、潤德先生、YCLc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你們見過那位人類的大能?」龍天和羿烈異口同聲的問道。

以一己之力,創建秘境空間的大能啊,只是想想那前輩高人的風采,就足以令人仰慕了,三大獸皇竟然見過他?

「沒有,我們也沒有見過那位大能的真面目。」三大獸皇聞言,卻都是搖頭苦笑。

「怎麼可能?你們不是……」龍天和羿烈同時驚叫道。

「當年那位大能切割煉化秘境空間的時候,我們只是恰巧就在附近。」

還是金獅說道:「當時整片空間都是天搖地動,我們本來都在逃命,卻突然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控制,眼前一花,就已經出現在了這獸神嶺之中。」

「直到整個秘境空間創建成功,空中傳來那位大能對我們說的話,我們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是那位大能卻始終未從露面。」

「其實,將我們三個捉來,並困於這獸神嶺空間,只不過是那位大能一時興起,一念之間的事,說是……為後來者留一份小禮物。」

龍天和羿烈聽得是心馳神往,獨立切割創建一個空間,捕捉三大獸皇也不過是一念之間隨手而為,當年那位大能,究竟是有著怎樣的實力啊?

「那位大能可曾說過他的名諱?」龍天問道。

「不曾。」金獅說道:「那位大能當時只是說,千年以後,會有有緣人來救我們出去,這獸神嶺和我們三個,都是他留給有緣人的禮物,如今,千年之期已到……」

說到這裡,三大獸皇的笑容愈發的苦澀,它們三大獸皇,再加上獸神嶺這件空間神器,居然只是別人一份興之所至的小禮物而已。

「你說這獸神嶺……」龍天和羿烈驚訝道。這獸神嶺如此險峻的一座山峰,怎麼竟是一份禮物?誰又能拿走它呢?

「這獸神嶺,其實是一件空間至寶,只要有緣人將之煉化,便可將其帶出去了,而我們三個也就可以隨獸神嶺一起離開這裡了。」金獅解釋道。

「嘶!」

龍天和羿烈倒吸一口涼氣,可以居住生命的空間至寶,那可是只存在於傳說中的東西,跟它比起來,空間戒指神馬的,簡直連個渣都算不上。

良久,二人才從震驚之中清醒過來,龍天問道:「如此說來,千年之期已到,你們請我們來,就是認為我們是所謂的有緣人咯?」

「不錯,正是如此!」三大獸皇一齊點頭道。

「進入秘境的試煉者有數千人之多,就是最後有能力闖入第五層空間的,也有四十幾人,你們為何會認定了我們二人呢?」龍天皺眉不解的問道。

「當年那位大能曾有預言,有緣者出現后,會與我們其中的一個爆發直接衝突,同時獸神嶺會天現奇觀。」

還是金獅回答道:「在你們斬殺火風的那個後裔之時,我們還沒想到那則預言上去,但是在狂風雕王出發后不久,獸神嶺上空突現七彩祥雲,並伴有萬道毫光,我們這才想起了那則預言。」

「所以我們才趕緊派烈焰雕王去追,萬幸總算沒有出現不可收拾的嚴重後果。」

「可是,我們有兩個人,不可能都是有緣人吧?」龍天再問道:「如何驗證我們誰是有緣人呢?」

「這個簡單。」金獅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在這獸皇殿的後面,有一條登天路,直通山巔,這條登天路,除了有緣人以外,無人可以登頂,包括我們三個在內。」

「登天路!」龍天和羿烈同時輕聲重複,心中暗自點頭。

登上山巔,便證明是有緣人,就有很大機會可以煉化獸神嶺這個空間至寶,並且收服三大獸皇,對於一個四級巔峰的武君來說,可不就是一步登天么?

「這登天路,可有什麼禁忌,或是需要注意的地方?」龍天又問道。

「沒有。」金獅很乾脆地說道:「那位大能只是說,有緣人登上山巔,便有機會煉化獸神嶺,我們也就會直接成為有緣人的魂獸,跟隨有緣人離開秘境空間。」

「這樣啊……」龍天和羿烈都在低頭沉思,面對如此誘惑,不動心那是不可能的,但究竟誰是有緣人,卻不是他們可以做主的,看來,只有親自走一趟登天路,方知分曉了。

「砰!」

龍天一口將手裡石杯中的清心石乳喝了個乾淨,隨即重重的將杯子往桌上一頓。

「走,去看看這了不起的登天路!」

龍天霍然起身,羿烈也隨之站了起來,三大獸皇見狀,也都紛紛起身,引領著二人向大殿之後走去。

大殿之後,一條筆直的青石山路赫然在目,直達山巔。

山路稍顯陡峭,但看上去卻並不難行,因為一道道青石台階都十分的乾淨平整,而且奇怪的是,竟然看不出絲毫人工修葺過的痕迹,渾然天成。

「這就是登天路!」

金獅悵然的看著眼前的階梯,喟嘆道:「自從我們來到獸神嶺,這條登天路就已經存在,但是我們卻從來沒有能夠邁上哪怕一級台階。」

「剛開始的一二百年,我們還不甘心,曾經找過不少參加秘境試煉的試煉者,讓他們嘗試攀登這條山路,但是卻沒有一個能夠成功的,無一例外的都在踏上登天路的瞬間,就被傳送了出去。」

「不可能!」羿烈突然說道:「如果你們曾找過很多的試煉者嘗試過,他們出去以後,絕對不會不對自己的宗門彙報,為什麼外界會無人知曉?」

羿烈的質疑也是有道理的,如果外界的宗門知道這件事,就算對外保密,但是絕沒有理由對羿烈這種帶有特殊使命的試煉者保密,因為他們的任務就是尋找獸神嶺這個神秘空間。

「因為每一個被傳送出去的試煉者,腦海中都已經完全沒有了關於獸神嶺的一切記憶。」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