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一號,孔昱和黃菀帶着孔綜陪着蘇千尋到北理報道。

“聽說今年咱們B市的理科狀元孔尋選了咱們北理沒選隔壁,而且是個賊漂亮的姑娘?”當時還引起網上巨大的討論。

“是啊,天知道學校裏的單身狗們這會兒都已經嗷嗷叫了。”

“就是不知道這人什麼時候會來啊?我聽說她因爲跳級,現在才十七歲。”

“你不知道現在初中生都戀愛了嗎,十七歲,也不早了,等過兩年就成年樓。”

三人一邊說話一邊看來看去,也沒看到有哪個長得特別漂亮的女生來報道過啊。

他們哪裏知道,人在他們剛剛說話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只不過用了障眼法,讓別人看着就是個長相普通的女生,免得麻煩。

蘇千尋在入孔家戶口的時候改名叫了孔尋,雖然她並不習慣這個姓,好在身邊的人都是喊她阿尋,少數人才會喊這個名字。

而這會兒,因爲剛纔聽到那三個男生的話,孔昱正在對着蘇千尋語重心長。 “阿尋我跟你說,你現在年紀還小,可不能早戀知道嗎?”

“這大學到處都是色狼,就知道說好話欺騙單純少女,特別是你這種長得漂亮的,你可不能被騙啊。”

“嗯,我知道。”她沒這麼傻。

至於戀愛,關她P事。

黃菀白他一眼:“你以爲女兒和你這麼傻嗎。”

孔昱:“……”媳婦你怎麼人身攻擊啊!

孔綜牽着蘇千尋的手,“姐姐,你住校的話我就不能每天看到你了,你能不能經常回家看看我丫。”

在這個家裏面,孔綜最喜歡的就是蘇千尋這個姐姐了。

其實他還在黃菀肚子裏的時候出過點事,是蘇千尋救的他,他們雖然不是親兄妹,但孔綜的身體裏其實也擁有她的一滴精血,下意識便喜歡和她親近。

一家四口看在外人的眼中異常和諧和高顏值。

四人很快到了宿舍,裏面已經有兩個女生和自己家長在幫忙收拾牀鋪了,一行人看到蘇千尋四人,眼前頓時一亮。

“你就是我們B市今年的市狀元吧,我叫周敏,醫學系新生。”

“何婭,護理系,你們好;我是因爲護理系沒有位置了,就剩下我一個,然後被分配到了這裏。”

蘇千尋頷首,“你們好,我是孔尋,你們可以喊我阿尋。”

“阿尋。”周敏一下就蹦躂到了她邊上,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你們也可以喊我小敏,我爸媽都是這麼叫我的。”然後看向蘇千尋。

“不過阿尋,我之前在網上看到過你的採訪,感覺特別高冷,我還以爲你不太好相處呢。”

說着還不好意思的撓撓自己的腦袋。

主要是她覺得她還挺怪。

是她眼拙了。

“我也看過我也看過。”何婭也趕緊說道,然後學着蘇千尋當時接受採訪時候的模樣。

“記者:你好。阿尋:你好。記者:作爲B市這次的理科狀元,請問你對這次考試有什麼想說的嗎?阿尋:下次題目可以再難一點。記者:……那你接下來想去哪所學校?阿尋:掐指一算:我覺得北理更適合我。記者憨笑:……你還會算命啊?阿尋:會一點,要不我送你一卦;(細細觀察)我觀你印堂發黑,近期可能有血光之災,記住千萬不要靠近有水之地,洗臉的時候也別接用臉盆,直接沖洗就好。”

說到這裏再也忍不住笑開。

“哈哈哈哈,阿尋說完這話,那記者採訪都不願意了,轉身就走,當是我們在採訪視頻看到這個的時候簡直要笑死。”

“我也看過我也看過,當是我就在想,這人怎麼這麼可愛呢!”周敏笑的直不起腰來。

“哎呀小敏你先聽我說完。”何婭乾咳兩聲打斷她。

周敏很努力止住笑,“難道還有後續?”

“當然有了,只不過後來的事情沒上熱搜,知道的人估計不是很多。”

“小敏你不知道,後來有一次,那記者靠近水邊的時候也不知道怎麼的,撲通一下就往水裏跳,好在被邊上的人給救下來了,不過腦袋還是磕破了,算是應了阿尋說的血光之災。”

說到這裏,何婭不免心有餘悸,忍不住問蘇千尋:“阿尋,你不會真懂那些吧?”

“嗯。”蘇千尋頷首,“其實那記者後來來找我了。”

“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周敏都聽出興趣來了,邊上原本聊天的父母也不說話了,就聽着他們說話。

“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那記者有一次走在溪水邊的時候吐了一口痰,剛巧吐在了一個冒頭呼吸新鮮空氣的小鬼身上,就被人給恨上了。”這也算是咎由自取吧。

“不過這個小鬼心不壞,並不是真要她的命,就想給她個教訓;我原本是想告訴她怎麼解決,她自己不願意聽的。”蘇千尋聳肩,“後來她又回來找我,我就帶她去找那小鬼道歉了,她也給對方燒了不少的東西,這件事算是解決了。”

“所以,這個世上真的有鬼的存在了?”

何婭突然慫了,摸摸自己手臂,小心翼翼的看向周圍。

蘇千尋點頭:“有,但他們一般不太會干預人類,只要你不得罪他們,當然,如果是厲鬼,那就不一樣了。”

“那個記者也算是運氣好,如果是個厲鬼,她那天命就丟那了。”哪裏還有機會被人拉上來。

蘇千尋沒說的是,她後來開了鬼門把那水鬼給送下去了,這也算是他與她之間的緣法。

何婭,周敏:她這麼說她們好像更怕了!

特別是周敏,拽着蘇千尋的手臂更緊了。

邊上兩人的父母也是心口直跳。

孔昱一家則是嘆口氣。

自家這閨女真的是,好歹說的婉轉一點嘛。

他們是聽習慣了,可其他人不是啊,上頭成立特管局不就是專門處理這些事情的。

周父:“那,如果碰到這些,我們可有什麼解決辦法?”

“辦法,當有啊。”

蘇千尋從邊上的小包裏面掏出一串的符,真的是很大一串。

“平安符,飛天符,五雷符,遁地符,定身符,生髮符,美容符……你們想要什麼樣的?看在同學的份上,我可以給你們打個八八折哦。”

小錢錢,快到碗裏來!

衆人:“……”他們怎麼有種面對神棍的既視感。

“平安符多少錢一張?”

其他符,他們聽着咋這麼怪異,還是平安符好。

“原價一張一千,八八折是八百八,絕對童叟無欺。”


周父:“……那先給我來五張吧。”

何父:“我也要三張。”


他們一家三口,一人一張剛好。

蘇千尋給從裏面選了十張平安符,先給了何婭和周敏,之後纔給了周父五張,何父三張。

“這兩張算是我的見面禮吧。”她說。

“謝謝阿尋。”兩人接過,貼身放好。

何父拿出一張遞給何母,下一刻,平安符當場就化成了灰。

何父何母:“……”

何婭:“這是怎麼回事?”

“哦,沒事。”蘇千尋隨意道:“你媽媽估計是在那裏不小心碰到過髒東西,沾了一點,原本只要多曬曬太陽就好了,不過這樣也好。” 何父聽了之後趕緊把另一張給了何母,心中有些慶幸碰到了蘇千尋。

其他人同樣。

作爲無神論者,這種事情,聽說的哪有親眼見到來的震撼和驚悚。

當即,兩人又從她手上各買了五張平安符。

畢竟眼前這可不是神棍,而是真有能力的大師。

何母:“那個,阿尋啊,我剛剛聽到你說美容符,這個要怎麼賣?”

“哦,這個便宜點,五百塊一張就好,您要嗎?”

顧客是老大,蘇千尋別提有多熱情禮貌了,笑容都快咧到耳邊了。

身後兩個室友:“……”他們以前果然見到的是個假的阿尋。

以前那記者只要稍微主動一點,他們當時看到的也不會是那個高冷的B市狀元了。

然後何母和周母每人都買了十張。

蘇千尋:“一個禮拜一張就好,用的時候只要往腦門上一貼,貼個三十分鐘之後就可以了。”

周敏:這確定不是貼殭屍的法子?!

何婭忍不住問:“不用多貼一會兒嗎?”這可是五百塊一張的“面膜”啊。

“你要貼的話我也不強求。”反正療效用完了,這符籙也就廢了,貼和不貼區別不大。

當即,幾個女人都決定多貼點時間。

說起來這符籙還是她最近剛研究出來的,連黃菀都沒用過,趕緊拿出一打,在其他人羨慕的目光下遞給她。

“媽,這個你留着用,一星期一張應該可以用很久了,你也可以用來送你身邊的小姐妹,別不捨得,我畫起來很容易。”

她媽邊上的小姐妹基本都不差錢,送出去他們用了之後一定會回購,然後她的小錢錢就更多了。

“好。”黃菀在何母和周母羨慕嫉妒恨的下收了下來。

哎,他們也想要這麼一個厲害的女兒。

“哦對了,平安符可以刻錄玉的那種,你們自己要是有的話,五萬塊我可以幫你買刻錄,可以抵擋二十次以上的傷害,當然,如果你們沒有玉找我買的話,看玉質,十萬二十萬三十萬都有,玉質越好,越能護人。”

她爸媽弟弟身上就是最好的玉佩,這可是她自己去淘來的。

然後,蘇千尋又賺了十萬塊,兩家每家刻錄了一塊。

好在兩家都是不差錢的,不然可真拿不出來。

何婭和周敏覺得如果再繼續下去,自家室友一定能從他們爸媽口袋裏掏出更多的錢。

看在他們訂單不少的份上,蘇千尋立馬又多送了他們各自五張美容符。

反正這東西畫的容易。


一羣人興奮的聊了挺久,宿舍的第四個人終於到了。

看到來了,蘇千尋忍不住挑了下眉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