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感應到了楚凌飛情緒的低沉,擎攝夢朝著這邊走了過來,雖然自己得到毒玫瑰的認可,這麼多年以來的夢想終於實現了,最終抱得美人歸,但現在楚凌飛的情況很艱難,此刻不是自己兩人親親我我的時候,

而且在回來的路上毒玫瑰也將他失蹤之後的事情說了一下,尤其說明了現在楚凌飛的狀況,還有紅桃夭和憐兒的昏迷,她希望回來之後擎攝夢能夠多少幫點忙,

「老弟,我看一下,」慢慢蹲下,擎攝夢朝著楚凌飛笑了笑說道,

這時候楚凌飛才想到,擎攝夢本來就是精通精神方面的法系高手,而憐兒和紅桃夭的昏迷都不是外因造成的,他應該會懂得一點,想到這裡楚凌飛急忙站起來讓到一邊急切的說道:「那就麻煩攝夢大哥了,」

「兄弟說的哪裡的話啊,你們千里迢迢過來救我,感激也應該是我感激你,」說完這話,擎攝夢就不再分心,專心查看紅桃夭身體的情況,

確實如同毒玫瑰告訴自己的一樣,紅桃夭渾身沒有一點傷勢,問題就出現在頭部,有了這個結果之後,擎攝夢很鄭重的盤坐了下來,招呼楚凌飛將紅桃夭扶正,他要施展他的精神法術,

按照擎攝夢的猜測,紅桃夭應該是把精神給封閉起來了,自我封閉,外人很難進去的,現在他要依靠自己法君的強大精神力強行進入紅桃夭的精神世界把她給拉出來,

這樣有一定的風險,就連擎攝夢平時也不敢這麼做,稍微一點疏忽就會對施法者和被施法者的精神世界造成難以磨滅的危險,

所以即使楚凌飛已經達到了魔君修為他也不敢私自進入紅桃夭的精神世界幫助她,不是他沒有這個能力,而是他不敢,他不敢拿紅桃夭的性命開玩笑,萬一自己稍微一疏忽就有可能讓紅桃夭變成傻子,

而擎攝夢就不一樣了,他就是主修精神的法君,控制精神更是他最擅長的,現在紅桃夭有難,即使有可能會對自己造成危險,但楚凌飛這次下來就是為了救自己才有了這樣的困難,自己就是拼了命也要報答他,這就是男人,

楚凌飛將紅桃夭扶正,一臉緊張的看著正在閉目養神的擎攝夢,現在自己所有的希望都放在這上面了,這是紅桃夭最後的機會了,加入擎攝夢也沒有辦法的話只能靠紅桃夭自己醒來了,

過了一會,擎攝夢慢慢睜開了雙眼,兩隻眼睛變成了熒光色,彷彿能夠洞穿虛空一般,就這一會兒的功夫,楚凌飛卻感覺度日如年一樣,背後的衣襟已經完全濕透了,現在他真的太緊張了,身體竟然控制不住顫抖了起來,

楚凌飛這種狀態可不行,他用手扶住紅桃夭的話,自己的發抖會帶動紅桃夭身體也跟著抖動的,關鍵時刻會打擾擎攝夢的,

「玫瑰你來代替他,」施完法調整到最佳狀態的擎攝夢在圍了一圈的眾人之中掃了一圈之後落在了毒玫瑰身上,開口說道,

被擎攝夢看了一眼,他們幾個都彷彿被他看透了一般,那感覺就是在這種狀態下的擎攝夢面前,內心之中一點秘密也不會保留,全會被他偷窺了去,

「抱歉,」楚凌飛知道是自己的表現太不好了,浪費了大家的時間,

最終擎攝夢選擇毒玫瑰的原因還是因為自己和毒玫瑰配合的很多年了,彼此之間很是熟悉,稍微發生一點意外兩人都能感覺的到的,

楚凌飛剛剛站起來就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幸虧妖刀就在他身後,急忙將其扶住才是楚凌飛沒有跌倒,楚凌飛現在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了,從沒見過他像現在一般緊張過,

主要還是楚凌飛對於紅桃夭太在乎了,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動,

一切準備妥當,毒玫瑰很配合的將紅桃夭緊閉的雙眼撐開,幫其擺正了身子,擎攝夢泛著熒光色的雙眸慢慢接近了紅桃夭,在兩人眼睛距離只有不足一尺距離的時候,擎攝夢和紅桃夭的身體同是顫抖了一下,

看到這一幕,毒玫瑰知道擎攝夢已經進入了紅桃夭的精神世界之中,現在自己一定要全神貫注的注意兩人身體的動向,不能有絲毫的疏忽,只要其中一人的身體再次顫抖她就要以最快的速度將了兩人拉開,隔絕兩人的目光接觸,不然兩人的精神世界會發生混亂,對於紅桃夭和擎攝夢都會有極大的損傷,

楚凌飛對於這些都不懂,他只能在妖刀的攙扶之下儘力保持著鎮靜,不斷的祈禱,楚凌飛向來都不信這些的,他一直認為所有的祈禱都是沒有用的,只有通過自己努力才能成功,但現在他放棄了自己多年的堅持,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能夠安全蘇醒,他開始不間斷的祈禱,祈禱上天能夠讓紅桃夭平安回到自己身邊,

且說擎攝夢來到了紅桃夭的精神世界之中,看到的與以前控制幫別人看到的完全不一樣,在紅桃夭的精神世界中全是楚凌飛的身影,各種各樣的場景在不間斷的閃爍,除了楚凌飛的身影,這裡面沒有任何別的東西,

對於這一幕,擎攝夢感到非常驚訝,也很感動,只有進入到精神世界才能知道一個人的全部,現在他看到了紅桃夭的全部,看到了這麼平時不怎麼說話一直陪伴在楚凌飛身邊的女孩子的全部,那就是自己的愛人,,楚凌飛,


除了楚凌飛沒有任何東西,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圍繞著楚凌飛旋轉,在這樣不斷閃爍的片段之中,擎攝夢的精神力不斷前進,進入了紅桃夭的精神深處,在精神深處,擎攝夢還看到了小時候的紅桃夭被人欺負的場景,他並不知道這個有著絕美面容的女孩子竟然有著這麼慘不忍睹的過去,

看到這擎攝夢還想過要將她這段慘不忍睹的過去給抹除呢,要知道他有這個能力,而且根本不費勁,因為擎攝夢不止一次幫人抹除記憶了,但沉吟了片刻之後,他還是放棄了,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記憶,即使再困難艱辛那也是記憶,若是給她抹除了之後那小時候的記憶就徹底變成空白了,

最終,擎攝夢站在了一團迷霧之前,這就是自己此次前來的主要目標,就是這一團謎團籠罩在紅桃夭精神最核心的地方才讓她一直昏迷不醒,

也可以說這些都是紅桃夭自己假設出來的,她在封閉自我,當時她可是眼睜睜的看著楚凌飛被那陷阱將身體完全碾壓爛的,她不想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她在逃避,她還想活在原先的世界之中,就才形成了這團迷霧,

有了這團迷霧的籠罩,紅桃夭自己沉浸在自己假設的世界之中,那裡沒有任何危險,有的只是自己和楚凌飛,楚凌飛身體健康,並沒有收到任何的傷害,

擎攝夢的精神力原地停住不動,緩緩伸出雙手放在這一大團無邊無際的煙霧之上,他準備憑藉自己的努力將其消除,雖然很難,但還是有機會實現的,這樣紅桃夭就能夠醒過來了,

慢慢的擎攝夢渾身變成了熒光色,在這一大團煙霧面前相當耀眼,這時擎攝夢已經有了很足的自信,他有信心將紅桃夭給拯救回來,

煙霧在擎攝夢的努力之下正在慢慢減小,看到了希望的擎攝夢更加努力的施法,卻忘記自己已經來到紅桃夭精神世界好久了,這已經超出了他最大的施法時間,

外界毒玫瑰也是眉頭緊皺,她在考慮是不是把兩人分開了,她從沒見過攝夢施法進入別人精神世界這麼久,但兩人的身體都還很平靜,裡面也沒發生什麼意外,毒玫瑰只能繼續保持警惕觀察, 「還差一點,」看著即將消失的煙霧,擎攝夢的精神力已經相當乏力了,由於這次自己是下定了決心要將紅桃夭給救醒,他還在努力著,

還有一點點,擎攝夢看到了希望,楚凌飛對自己的救命之恩終於得以報了,而且一個這麼好的女子他也不忍心看著她一直陷入昏迷之中醒不過來,


猛地,擎攝夢眼前的煙霧突然大盛,一大片煙霧又一次出現在了他的眼前,而且有著要將擎攝夢的精神力吞噬的危險,

本來即將成功的情況遇到這樣的問題,擎攝夢也是相當苦惱啊,他沒想到紅桃夭對於楚凌飛的執念如此深刻,在最後關鍵的時候又一次被煙霧給遮蓋了,

而且現在擎攝夢一點狀態也沒有,他不得不放棄自己努力了半天的成果離開紅桃夭的精神世界,

但是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竟然發現這一大片煙霧正在朝著自己蔓延而來,這應該是紅桃夭精神世界的自我防備吧,它終於感應到了擎攝夢的存在,企圖把擎攝夢從自己精神世界之中抹除,

強大的精神之力朝著擎攝夢猛撲過來,這裡怎麼說也是紅桃夭的精神世界,擎攝夢只算是一個外來者,在強大的精神力之中他只是小小的一部分,

擎攝夢一下子就如同陷入了無盡的沼澤之中,想要拔腿都拔不出來,只能眼看著自己被紅桃夭的精神世界一點點的吞噬掉,

砰,~

在外界時刻關注著兩人狀態的毒玫瑰看到擎攝夢身體在猛烈的顫抖,七竅之中更是有著大量的鮮血潺潺流下,看來是在紅桃夭的精神世界之中受到了攻擊,她毫不猶豫的將紅桃夭放倒,迅速的撲倒了擎攝夢身上,將兩人之間的連接給打斷了,雖然這樣強行打斷兩人之間的連接會對擎攝夢的精神力造成不可磨滅的損傷,但不這麼做的話擎攝夢的精神力將會被紅桃夭徹底吞噬掉的,

被毒玫瑰撲出去的擎攝夢猛地提了一口氣,沒有顧及鮮血直流的七竅,就地坐了下來急忙穩住心神,讓自己的精神力以最快的速度回歸到自己的精神世界之中,強行切斷連接的一瞬間自己的精神力會暴露在現實的空間之中,這樣的話自己損失也會很嚴重的,

擎攝夢穩了一下心神,猛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將腦海之後總的那股壓力卸去,鮮血直接吐到了照顧他的毒玫瑰臉上,又向四周濺射而去,

接下來擎攝夢雙手抱住頭顱,渾身不斷的顫抖,在毒玫瑰的懷裡痛苦的嘶吼,看來剛才那一下對他的傷害還是很大的,

看到這一幕楚凌飛渾身瞬間變得冰冷,彷彿一剎那跌進了冰窖之中似的,身體就這樣獃獃的站在那裡看著安詳倒在地上的紅桃夭,

既然擎攝夢受到了衝擊,那就說明他這段時間的努力全部白費了,還是不能把紅桃夭從昏迷之中喚醒了,

人家幫了自己的忙,自己總得表示一下吧,楚凌飛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到了擎攝夢身邊關切的看著,這些事情他一點忙也幫不上,

毒玫瑰以為楚凌飛是來詢問紅桃夭的情況的,她緩緩搖了搖頭,對於擎攝夢的施法過程毒玫瑰還是很熟悉的,既然擎攝夢精神力受到了傷害,那就說明自己沒有能力把紅桃夭從她自己封閉的精神世界之中救出來,

「那攝夢大哥,」楚凌飛雙手顫抖的慢慢抱在頭上,用力的抓住頭髮蹲了下來,同時開口向毒玫瑰問道,現在楚凌飛真的感受到擔心別人的痛苦了,那種感覺就是生不如死,而且還衝充滿了深深的自責,

誰也沒有注意得到,站在遠處看著這一幕幕事情經過的金童雙拳攥得緊緊的,牙關緊咬,臉龐一側的咬痕能夠明顯的看出來,

楚凌飛在痛苦,金童也很痛苦,紅桃夭和自己都是妖狐一族的人,而且以前金童還暗戀過紅桃夭,在幾年前幾人跟著楚凌飛從封印之地中出來,他看到紅桃夭愛上了楚凌飛就把心中的愛戀隱藏了起來,他只想讓紅桃夭過得快樂,

但現在呢,自從跟了楚凌飛之後,紅桃夭就經常擔驚受怕,楚凌飛帶給他最多的就是擔心和無休止的發愁,現在又在這裡因為太心疼楚凌飛也昏迷,將自己給封閉了起來,金童恨啊,他恨自己實力不夠強,恨楚凌飛總是讓紅桃夭擔心,才落下了這個心痛的毛病,沒想到現在竟然…

「他精神力受到了一定的傷害,但休息一段時間就會沒事的,放心吧,」毒玫瑰心裡也發苦,但楚凌飛現在情況並不好,她不能再刺激他的,那樣的話後果真的不是自己能夠想象的到,

即使擎攝夢現在情況再不妙,毒玫瑰還是輕描淡寫的掩飾了過去,這裡的人都不了解擎攝夢,對於他的功法更是不了解,自己掩飾的話他們不會有什麼懷疑的,

但毒玫瑰也從來沒有見過擎攝夢像現在一樣痛苦,以前他進入別人精神世界探索秘密的時候一般都能夠安全出來的,即使遇到危險也只是受一點輕傷,毒玫瑰也從來沒有見過擎攝夢像現在一樣痛苦的抱著頭顱嘶吼啊,

這些只有毒玫瑰一個人能夠知道,她不想再給楚凌飛添麻煩了,楚凌飛現在已經夠難過了,若是再知道了擎攝夢為了幫助他救活紅桃夭而受了重傷的話楚凌飛會更加自責的,

說完這話,怕楚凌飛起疑心,毒玫瑰慢慢的將擎攝夢給抱到了一個角落裡,慢慢的拍著他的背,擎攝夢身上的問題自己同樣也不了解,現在她和楚凌飛一樣都在苦難之中苦苦煎熬,

現在楚凌飛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了,好不容易擎攝夢能夠幫助自己救醒紅桃夭,但現在非但沒有把紅桃夭給救醒,自己反倒受了傷,剛才非常緊張的楚凌飛一身汗已經涼了,渾身還在顫抖,

這也是楚凌飛第一次體會到擔心他人的痛苦,這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承受的,而在以前的日子裡紅桃夭卻不止一次的這樣擔心著自己,在卡斯拉城的時候自己瘋癲了那麼久紅桃夭在擔心,前不久自己昏迷了整整兩年,紅桃夭日夜守護,不離不棄,整整瘦了一圈多,現在這種罪終於要讓自己來品嘗一下了,

「這到底怎麼辦啊,」在遠離楚凌飛的地方,武易也是一臉愁相的看著這邊唉聲嘆氣的問道,

他卻沒有看到金童的雙眼已經從剛開始的擔心變成了仇視,現在他恨楚凌飛,恨楚凌飛沒有照顧好紅桃夭,只顧著自己往前沖,根本沒有體會到紅桃夭的擔心,

正所謂關心則亂,這個關鍵時刻,金童完全忽略了楚凌飛當初自己衝上去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保證大家能夠順利的從那陷阱里逃出去,這些人裡面就楚凌飛修為最高,而且他還是老大,理所應當的承受那些苦難啊,

「你個人面獸心的傢伙,」金童根本沒在意武易在那邊自言自語,一下子就衝到了楚凌飛身後,一把把楚凌飛拽了起來,用力向後面拋去,同時嘴裡還在罵著,

楚凌飛本來就身心疲憊,對於金童的攻擊他也反應過來,也可以說他根本就沒打算反抗,他在自責,他恨不得有人來打自己一頓,那樣自己心裡還會好受一點呢,

「金童,你…」對於金童的突然暴起,大家都沒反應過來,一直以來大家都很敬重楚凌飛的,因為自己的老大給了大家太多,為大家承受的更多,現今金童竟然對楚凌飛動手了,

金童絲毫沒有在乎他人的反應,跟上去對著楚凌飛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幸虧其中沒有摻雜任何的靈力,只是憑藉肉體沒有任何技巧的捶打,以楚凌飛的肉體完全能夠承受的住,

楚凌飛咬著牙任憑金童騎在自己身上肆意蹂躪,沒有任何的反抗,只是愣愣的看著他,

「你倒是反抗啊,你不是很厲害嗎,你不是最牛的嗎,現在為什麼慫了,是不是做了虧心事不敢承擔了,」楚凌飛一動不動,金童心裡更加不爽,恨恨的在他右臉上捶了一拳,大聲喊道,

楚凌飛卻絲毫沒有在意金童的辱罵,也不在乎大片的口水噴到自己的臉上,他繼續看著金童,慢慢開口說道:「對,我就是罪人,你打我啊,繼續打我,把我打死最好了,」

被楚凌飛這麼一說,金童更加生氣了,雙手並用,對著楚凌飛的臉左右開弓,噼里啪啦的聲音不絕於耳,即使楚凌飛肉體再強也受不了這樣的擊打啊,更何況楚凌飛根本就沒有運用任何魔力來抵抗,臉已經被金童捶的血肉模糊,嘴角里還不時噴出一口血,

「好了,金童,停手吧,」大家終於看不過去了,急忙將金童拉開,雖然大家知道金童和紅桃夭是同一種族,但現在的情況之下,楚凌飛的心裡絕對比金童更加難受,

「你們別管,叫他打我,打死我啊,我就是罪人,是所有事情的罪人,」楚凌飛好像瘋了一樣,朝著金童大聲吼著,絲毫不在乎自己不斷地血的臉頰, 「你們別打了,」武易把金童拉開之後,站在楚凌飛面前勸阻道,他看到楚凌飛現在這個樣子也很擔心,上次尹雪芙出事,他就已經瘋癲過一次,

楚凌飛平時看似什麼都不在乎,但內心還是很脆弱的,從小都是自己一個人生活,這種苦難中出來的孩子對於感情都是相當看重的,更不要說紅桃夭現在的昏迷是他自己的緣故了,

武易也愁啊,金童和楚凌飛都有自己的理由,而他們共同關心的對象紅桃夭現在還在昏迷,自己等人的勸阻一點作用也起不到的,

「吟~」

正在兩人對視的時候,紅桃夭那邊傳來而來一聲輕吟,他們都以為是紅桃夭活了,幾人人都火急火燎的回頭看去,正巧看到憐兒那邊有動靜,

「憐兒你醒了,」楚凌飛大叫一聲,就趕了過去,緊張的蹲下身子將其抱起來,

憐兒**了一會之後,慢慢睜開了眼睛,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楚凌飛,光滑的臉蛋由於緊張微微泛紅,明亮的雙眸慢慢變紅,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凌飛哥哥,我…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呢,」看到楚凌飛就出現在自己眼前,雖然臉上被金童打花了,但楚凌飛的氣息還是一下子就能感覺得到的,

現在憐兒醒了,楚凌飛心裡還好受點,他輕輕的拍著憐兒的背,任憑她伏在自己懷裡痛哭流涕,心裡竟然有點心疼,有這麼多人在乎自己,為了自己不棄一切代價,

「好了憐兒,凌飛哥哥沒事了,你現在感覺自己身體怎麼樣啊,」楚凌飛將憐兒從懷裡拉起來,關切的問道,

「沒事了,我一點事情也沒有啊,你看…」說著憐兒迅速的從楚凌飛懷裡跳了出來,臉上的淚痕還沒來得及擦就原地跳躍起來,但跳了沒兩下就頭疼欲裂,向後倒去,楚凌飛趕緊將她攬進了懷裡,

楚凌飛生氣的說道:「明明還不行,非得逞能,」楚凌飛真的很生氣,本來一點事情都沒有了,非得站起來跳,

「人家不是怕凌飛哥哥擔心嘛,」身在楚凌飛懷裡,憐兒如同一個小貓一樣抬起臉說著,同時伸出兩根食指在胸前不停的戳著,相當的委屈,

看到她這樣子,楚凌飛又是一陣心疼,只是為了讓自己不擔心,就絲毫不顧及自己身體的狀況,

頓了一下楚凌飛開口問道:「當時你為什麼能夠爆發出如此強大的能量呢,」對於這一點楚凌飛也很好奇,聽金童說過,憐兒在一瞬間彷彿度過了好多年一般變成了大人,之後就昏迷了,

憐兒仰著臉看著楚凌飛,左思右想了半天,怯怯的回道:「憐兒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當時只是很擔心凌飛哥哥,只希望能夠把那個壞人從你身體內趕出來,其他的什麼也沒想,身體就自己變成那樣了,」

楚凌飛無奈的苦笑了一下,他也猜到了,先前的行為絕對不是憐兒自己控制身體進行的,楚凌飛擔心憐兒那種變化會對她以後的修鍊和身體造成不好的影響,現在看來確實有點徵兆,至少用過那種能力之後憐兒昏迷了好久,現在雖然醒了,但依舊渾身沒力氣,而且頭一直疼,

看到楚凌飛和憐兒在聊天,金童恨恨的朝著旁邊的石壁捶了一拳,轉身往山洞深處走去了,現在他還在起頭上,看楚凌飛哪裡都不爽,本來楚凌飛現在在關心憐兒,在金童眼中那就是楚凌飛忘恩負義,忽視了紅桃夭,

但楚凌飛真是這樣的人嗎,金童自己心裡清楚,等他情緒平靜下來之後,他自己會想明白的,到那時候他一定後悔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看著金童氣呼呼的往裡面走去了,楚凌飛低低的嘆了一口氣,無奈的搖著頭,金童這傢伙就這樣,敢愛敢恨,絲毫不在乎其他別的事情,萬事都跟著自己的感覺走,就像當初自己第一次見到他們兄弟倆的時候,就因為自己隨便說了一句調笑的話金童就找自己決鬥,

但金童人還是很好的,他剛才對楚凌飛發火就是因為紅桃夭昏迷了這麼久,就連擎攝夢幫忙都沒能將其救醒,正所謂關心則亂,金童就在這個關鍵時刻鑽了牛角尖了,下狠手將楚凌飛揍了一頓,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憐兒的問題也解決了,她就在剛剛醒來的那一會兒才會頭疼的,在後續的觀察之中,楚凌飛並沒有憐兒身體有任何的異樣,

擎攝夢通過幾天的緩衝又加上毒玫瑰的照顧,身體也有點恢復了,至少他能夠行動了,但從他蒼白的臉上楚凌飛也知道了,上次為了救醒憐兒,擎攝夢付出了太多,他的精神力絕對受到了很大的損失,

「我們該離開了,我們在這裡面呆了很長時間了吧,不知道這兩年多裡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毒玫瑰攙扶著擎攝夢走了過來,提議道,

「恩,是時候回去了,」楚凌飛回頭看了一下一臉安詳的紅桃夭,答應了毒玫瑰提出來的建議,回到了地面之上就能讓紅桃夭好好休養了,而且她的父母都是皇階強者,對於這種情況應該會有解決的辦法吧,

「那我們這就回去吧,武易,你把金童那傢伙給我拖出來,」楚凌飛收拾了一下,把所有的東西都收了起來,轉身對著武易笑著說道,


武易把自己的黃金布卷了拿了下來,把紅桃夭穩穩的包住,讓楚凌飛能夠將其安穩的背著,轉身朝著山洞深處走去,

金童那個傢伙自從上次打了楚凌飛進去之後就再也沒有出來過,一定是鎮定下來的他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沒臉見人了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