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到如今,就算是個傻子,也能看出來,小老頭是佯裝受傷垂危,在鬼王神殿裏頭,白白看了一出好戲。

李長生作爲他的同伴,抵擋住鬼祖和至尊的威勢,可這小老頭,關鍵時候,竟然出來陰一波。

“李小兄弟,我倆可是搭檔,你放心……”

空中傳來小老頭的聲音,他身形快得讓人幾欲窒息,剎那之間,躲過了李長生的攻勢,一下子將那被禁錮的青牛尾抓在了手中。

霞光飛射而來,一下子將小老頭的身影,完全遮擋住,似是想要阻隔住幾人的攔截。

“吼……”

至尊徹底急眼了,一聲狂吼,掀起驚濤駭浪。

騰騰的氣勢,洶涌澎湃,直貫蒼穹,如同皓月一般,揮灑而下,巨大的聲威,不斷暴漲,虛空猶如被撕裂開來一般。

本來看上去弱不經風的小老頭,此時此刻,反應卻是迅捷得很,一手揮掌打出。

掌心之中,似是有星河蒼穹,無限星光匯聚而來,熠熠生輝,剎那之間,神芒如同飛流直下一般,晶瑩剔透,爆發出恢弘的光輝,阻擋住至尊的攻勢。

青牛尾到了小老頭的手上,他自然是不敢久留,要不然,接下來面對着的,可是幾名大成修煉者的怒火和攻勢。

就算李長生不出手對付小老頭,單是一名九世散仙和兩名鬼祖,就夠小老頭喝一壺的了。

“呼……”

狂風不斷席捲而出,似是遮蔽住所有人的視線。

小老頭整個人,化作一道神光,直朝着結界出口的方向衝去。

“追……”

兩大鬼祖大喝一聲,狼狽至極,趕忙追上。

此時此刻,至尊似是也嫌棄自己這巨大的身軀,活動起來不方便,瞬間恢復原狀,踏空而起。

“轟隆隆……”

衆人身後頭,宮殿不斷坍塌,巨石碎裂。

沉沉的大地,似是要完全塌沉下去一般。

整個結界,搖顫不斷,隨時都有崩裂的可能性。

被困在鬼王神殿裏頭的三大鬼王,感受到整個結界即將崩裂,嚇得趕緊祭起各種法器,強行想要衝破李長生的禁錮。

就在三人用盡全力,仍舊破不了禁錮之時,猛然之間,一道黑光,似是長蛇一般,從外頭射來,一下子打在三人頭頂的法印之上。

整個法印,不斷顫動,金黃色的光芒,瞬間黯淡下去。

“是老祖救我們……”

三大鬼王面露喜色,大吼一聲,“砰”的一下,衝破禁錮,化作神芒,呼嘯而去。 神鬼圖界,不斷搖顫,開始寸寸崩裂。

衆人臉色大變,急急忙忙,朝着結界外頭趕去。

小老頭機智得很,揣着青牛尾,化作神芒,“嗖”的一下,就出了結界。

衆人緊隨其後,李長生跟得最緊。

然而,一出結界,一道絢爛的霞光,似是在眼前,綻放開來。

“幫我擋住他們。”

突然一聲莫名的聲音,在李長生的耳畔邊響起,似是小老頭隔空傳音。

李長生眉頭一皺,見小老頭的身影,瞬間沒入了黑暗的山林之中,頓時停滯了一下身形,轉過身來,揮掌打出。

“轟隆”

山林裏巨響連連,無盡的神威,浩浩蕩蕩,直衝而向結界裏頭出來的人。

一時之間,衆人臉色一變。

“該死的李長生,不去追那小老頭,竟然還幫他阻攔我們去路……”

至尊喃喃罵了一句,氣得直跺腳。

“他與那小老頭,分明就是一夥的……”

夜行鬼祖大吼一聲,雙眼瞳孔發紅,一拳轟擊而出。

整片山勢,搖搖晃晃,不斷震盪起來。

李長生冷冷一笑,似是突然想明白了什麼。

青牛尾雖然重要,但是如今這幾人,也不能放過,趁此機會,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先將至尊和兩大鬼祖、三大鬼王擊殺,隔日再想辦法去找那小老頭。

神芒齊刷刷從蒼穹之上落下,似是無盡流星一般,劃破天際。

一時之間,光芒閃耀,照亮整片山林裏頭的黑暗。

“殺了他。”

至尊怒吼一聲,首當其衝,手中不斷演化攻伐之勢。

只看見浩浩蕩蕩的殺機,四面八方狂涌而來,像是彙集成汪洋大海一般,神芒直衝九霄而起,橫掃天地,萬物驚懼。

妖情 一股股浩瀚之氣,迷濛而起,似是飄蕩在空氣之中,隨風狂舞八千里。

殘暴的戾氣,從他的身軀之中暴漲而出,直衝李長生而去。

“轟!”

“轟!”

“轟!”

聲聲巨響傳出,攻伐所到之處,大地顫裂,似是不斷爆炸。

至尊趁此時機,踏出結界,整個人振臂一動。

滾滾黑雲,瀰漫而來,似是將頭頂天空,完全遮蔽。

剛纔在那宮殿之中,地勢狹小,不好動手,如今一出結界,動起手來,自然是無所畏懼,毫無忌憚。

一紅一黑兩道光芒,交織閃耀,也從那結界之中一閃而出,落地化爲兩大鬼祖。

“死道士……吼……”

通天鬼祖頭顱向前一伸,一聲狂吼,整個人的上半身,似是化作一隻巨大的怪物,咆哮連連。

一股渾渾的威壓,滾滾而來,如同一隻恐怖的野獸想要將李長生完全吞噬掉一般。

“嗡”

巨大的能量,從李長生身軀之中發散而出。

只看見他一步踏出,清風拂袖,手持銀白色短劍,萬千氣勢騰騰而起,寒光劈斬天地而落。

蒼穹之上,似是天雷驚動,不斷炸響。

電光劃破層層黑雲,撕裂整片天空,“轟”的一聲,直衝幾人而來。

此時此刻,神鬼圖界之中,三大鬼王一臉狼狽,剛剛衝了出來,頓時吃了一驚。

萬丈電光,迎空而落。

幾人撐起強大防禦,連忙抵擋。

至尊絲毫不懼,身形再次暴漲而起,黑暗之中,猶如一座大山一般高大偉岸,無數神電落在他的身軀之上,竟然像是石沉大海一般,根本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

他一手橫推而出,萬丈溝壑,拔地而起,氣勢震駭衆人,磅礴的威勢,四方掃蕩而出。

兩名鬼祖、三名鬼王臉色一變,吃了一驚。

這至尊動起手來,根本無所顧忌,也不管是不是李長生,反正威勢所到之處,敢阻擋者,一律擊殺不誤。

“將他們統統殺了,一個不留……”

夜行鬼祖大吼着,氣得不行。

三大鬼王欺身衝上去,朝着至尊而來。

通天鬼祖化出無限攻勢,浩瀚如海,一時之間,鬼氣騰騰,悽迷了整片黑夜。

山林之中,遙遠的深處,仿若傳來一聲詭異的怒嚎。

這聲音,似是壯闊非凡,如同在羣山連綿之中,來回徘徊迴盪一般。

粗壯數十丈的黑光,震地而起,直衝九霄雲巔。

萬物似是顫慄,百獸驚懼奔逃。

衆人心中一驚,此時此刻,目光朝着山林深處看去。

“昊天?”

兩大鬼祖臉上卻是露出了一絲喜色。

“轟!”

還未等衆人反應過來,只看見黑光在天際之上,凝結成一個巨大的黑色掌印,魔煞之氣騰騰,似是不斷繚繞在空中,將整片大地,完全籠罩住一般。

巨大的黑色掌印,比起李長生施展出來的“天師大手印”還要強壯數十倍,浩浩蕩蕩,從遙遠處的天際之上,直奔這裏而來。

“昊天?”

至尊整個人微微一怔,似是也驚了一下。

昊天鬼祖出手了?

鬼王宗三大鬼祖之首,昊天鬼祖出手了?

這一刻,就連李長生,也禁不住眉頭一皺。

昊天鬼祖,擁有着人世之間,最強大的力量,已經沉寂千年,未曾在人世之間出現過。

如今,幾人激戰,竟然引得昊天鬼祖出手?

看來……連昊天鬼祖都看不下去了。

兩大鬼祖、三大鬼王,在李長生和至尊的手中,根本佔不到一絲便宜,身爲鬼王宗至高無上的人物,他若是再不出手,恐怕這整個鬼王宗,都要被外人恥笑了。

魔煞之氣,鋪天蓋地,彷彿將天地完全遮蔽住。

重重的黑暗,如潮水一般,席捲而來,萬里江河如沒入夜幕之中。

“也罷,今日到此爲止,來日再戰!”

至尊一聲狂吼,臉上神色,似是有些不甘,不過他的心中,還是有一些驚懼。

那天際之上巨大的黑色手掌印,浩瀚無邊,恐怖到了極致,如今他殘缺之軀,久戰之下必定不敵,一旦昊天鬼祖加入戰鬥,三大鬼祖聯手,足以將他完全擊殺。

這一刻,強如至尊這樣的人物,心中也有了絲毫的膽怯。

換做是他巔峯時期,即便三大鬼祖聯手,在他眼中,也絲毫無所畏懼。

只見至尊仰天長嘯一聲,黑髮繚亂,如山一般高大偉岸的身軀,凌空而起,一掌打出,攔截住衆人的攻勢,化作一道虹光,連忙逃走。

四周山勢,不斷震盪,如同天塌地裂一般,恐怖的威壓,不斷向此處逼近。

至尊一走,兩大鬼祖、三大鬼王,目露兇光,直朝着李長生看去。

億萬獨寵:少主的私藏新娘 李長生眉頭一皺,擡頭再次朝着那浩大的黑色掌印看了一眼,冷冷一笑,說道:“也罷……”

話音落下,轉身欲走。

“別想逃……”

通天鬼祖發出一聲狂吼,如惡狼一般,瞬間撲了上來。

三大鬼王此時此刻,見昊天鬼祖出手,心中一震,頓時士氣大漲,也對李長生不畏懼了,吼叫連連,衝了上來。 滾滾威勢,震盪而出,剎那之間,傾瀉千里。

李長生獨自面對兩大鬼祖、三大鬼王的神威,面色冷峻,不斷結印打出。

四周山勢,發出了巨大的聲響,肅殺之意,蔓延在空氣之中。

絢爛的光彩,四射而起。

“轟!”

銀白色短劍化作數十丈,威不可擋,朝着幾人劈斬而去。

整片虛空,陣陣崩裂。

劍光落在大地之上,硬生生打出一條巨大的裂縫。

三大鬼王心中一顫,冷汗都要差一點流下來了。

李長生的威勢,剛纔在宮殿之中,就已經領教過了,要是這一劍,再朝着他們三人劈斬而來,恐怕他們根本抵擋不住。

不過,看這樣子,似是李長生無心戀戰,執意要走。

昊天鬼祖的黑色巨掌,已經逼近,魔煞之氣,騰騰而起,旋繞八荒,大地似是陷入了一片死寂當中,被這翻涌的黑暗,完全籠罩住。

如此魔威,震駭人世,就連李長生,也感覺到驚詫。

這昊天鬼祖的道行修爲,恐怕,不在當年的至尊之下,更是直追鬼王宗的老祖宗八部鬼王。

通天鬼祖狂嘯一聲,猙獰着,殺到李長生的面前。

一股宏大的威勢,似是隨他身形而動,滾滾而來,浩瀚無邊的力量,重重逼近。

“去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