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就在楊磐的召喚物摧毀馬萊的城市,超大型巨人們踏平帕拉迪島之後,死亡主宰以及它所製造的死亡之影就已經復甦了難以計數的亡靈。

死去的人類,動物,昆蟲,甚至那些長埋地下,早已死去多年的死者,只要屍骨尚存就會被複生成亡靈生物。

在如此龐大兵源的支撐之下,現在亡靈生物的數量早已經遠遠超過了巨人的數量。

雖然體型略有不及,但是亡靈們的擴張速度卻絲毫不比巨人慢多少,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被死亡之影所籠罩的區域逐漸擴大,亡靈們的數量也會呈指數般的暴增。

當楊磐使用道具『世界指定捲軸』來到《進擊的巨人》任務世界的七天任務持續時間即將結束的時候,整個任務世界已經被他喚醒的超大型巨人和死亡主宰製造的亡靈大軍佔領接近十分之一。

超大型巨人摧毀防禦,亡靈大軍絞殺敵人,這一速度當真是恐怖至極。

而隨著剩餘的任務時間即將清零,自變身始祖巨人形態后就一直端坐於馬萊的王座,沒有任何動作的楊磐突然睜開了猩紅的雙眼。

「消耗交易點數,延長停留時間。」

「請確定延長時間。」

「全部!」

「收到,任務時間已延長。」

待楊磐下達了這條命令之後,他那剩餘的五萬多交易點數立刻全部清零,而他剩餘任務時間也是獲得了極大的延長。

通過無限印記再次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剩餘任務時間后,楊磐再次閉上雙眼,進入『沉睡』狀態。

此時,楊磐的意識已經基本恢復,不再如剛從尤彌爾空間離開時那般的瘋狂。

但即便如此,始祖尤彌爾那積累了兩千年的恐怖怨念對他的影響卻仍然沒有完全消除。

滅世的念頭就如同一個頑固執念,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腦海,而他此時也只能靠著冥想靜坐來勉強壓制心中蠢蠢欲動的殺戮慾望。

他可不想變成一頭被別人執念驅使的殺戮野獸。

但即便如此,若是楊磐不在這個任務世界完成滅世的話,他有預感,始祖尤彌爾的滅世執念會一直糾纏自己,那樣的話,他以後恐怕也就不會再有安生的日子了。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雖然這麼說有些自私,但是為了自己,就只能委屈這個本就扭曲的世界了。

閉上雙眼,楊磐在壓制內心執念的同時,還在通過始祖巨人之力不斷強化那些滅世巨人的速度,力量和體型。

不僅如此,他還通過靈魂聯繫,向與他靈魂相連的死亡主宰下達了催促的命令,讓它加快亡靈滅世的腳步。

在接到了楊磐的命令之後,不管是被死亡主宰所控制的亡靈軍團,還是受始祖巨人之力駕馭的超大型巨人們紛紛像是打了激素一般,瘋狂加快了進攻的速度。

一切彷彿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轉眼之間,楊磐通過消耗交易點數延長的任務時間再次消耗殆盡。

而此時他的滅世的進度則是剛剛完成了一半。

「抵扣裝備,延長剩餘任務時間。」

「請選擇想要抵扣裝備。」

「血蛭之齒(紫,短劍),刺骨(紫,匕首)。」

「收到,任務時間已延長。」 話未說完,一隻微涼的手,扣住了她手腕。

雲念念抬眸。

是辛辛姐。

「不用顧忌,我若是真的怕杜家,今日也不會過來帶你走。」陸細辛語氣淡淡的,並未因杜北淵的威脅生氣懼怕,表情平靜而漫不經心,只有一點不怒自威的銳利隱藏其中。

望著這樣的陸細辛,雲念念提著的心被奇異地安撫下來。

她遵從自己的心思,重重點頭:「辛辛姐,我跟你走。」

這回杜北淵沒有說話,而是眼睜睜看著雲念念離去,面無表情的。

過了一會,杜夫人進來,快步走到杜北淵跟前,先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客廳,再望了望門口。

心中忍不住一提,微微顫著聲線:「雲念念走了?」

杜北淵沒說話,臉上讓人看不出思緒,但脊背卻綳得筆直,彷彿拉滿到至極的弓,稍稍一碰就會徹底斷開。

杜夫人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紅了眼圈。

隨後心底升起滔天怒火:雲念念這個賤|人!

居然還不知足,難道杜家給她的還不夠多麼?

先是一筆筆投資注入雲家,又是聘請名醫給雲念念調理身體,住在杜公館,有傭人伺候,吃的穿的用的無一不精。

她還想要怎麼樣?

杜家都沒有嫌棄她小鎮出身,連個正經的學歷都沒有,她倒是還嫌棄上北淵了。

杜夫人眨了眨眼睛,將淚意壓下,低聲:「我已經給雲父打過電話了,他馬上就到,北淵放心,雲念念出不了杜公館。」

杜北淵閉了閉眼,沒說話。

杜夫人擔心他心裡難過,正要勸慰兩句,就聽他開口:「她走了也好。」

杜北淵聲音平平靜靜的,底下卻藏著巨大的漩渦,透著一股風雨欲來的氣勢。

「總要讓她嘗試一次,她才會死心,明白無論如何都逃不過我的手掌心,至於陸細辛……」杜北淵話音一轉,語氣冷冽入骨:「她既然敢多管閑事,就要承擔得起後果。」

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她不是搶走雲念念么,他也安排人搶走沈嘉曜。

沒了沈首富支持,陸細辛連古家家主的位置都不一定坐得穩,看她還怎麼囂張!

「不用讓雲父過去,這件事我自有主張。」杜北淵說了一句,就驅動輪椅上樓。

——

馬上就快到12點了,陸細辛來不及回古家,就問雲念念是先回古家,還是跟著她去繪畫協會。

聽到繪畫協會,雲念念眼前一亮,怯怯開口:「我、我真的能去么?」

陸細辛抬眸輕笑:「當然可以。」

雲念念還是第一次看陸細辛這樣笑,彷彿破雲而出的燦陽,綻放出奪目的紅霞,驚艷無比。

雲念念一時看的愣住,半天才回神。

到了美術館,雲念念下車後跟在祝笑笑身邊,語氣無不擔憂:「笑笑,我、我真的不會給辛辛姐添麻煩么?」

「什麼麻煩?」祝笑笑正在低頭看手機,一時沒反應過來。

過了好一會才意識到雲念念話中指向。

「你說杜家?」祝笑笑語氣嘲諷,神情全然不屑一顧:「想成為陸老師的麻煩?呵,他也配!」

說著,將手機遞給雲念念。

上面是一條百科,關於陸細辛的。

雲念念低頭仔細看過去,越看越心驚,到最後整個人都傻了。

青年科學家! 第288章

刀哥掃向人群,眼神鋒利得要殺人:「是誰!是誰對我們老大下的毒手!」

豹哥艱難地抬手指向林壞:「是他!」

刀哥咆哮:「兄弟們,給我乾死這混蛋!」

「等等。」早已經嚇壞的小慧,儘管已經嚇得兩腿都發軟了,但她還是把林壞護在身後,哀求道:「豹哥,你別傷害我弟弟。」

「大不了,大不了我同意把股份給你,我再多給你一成,你放過我們吧。」

豹哥怒不可遏:「滾你媽的!多給一成就想打發老子,老子要所有的股份!」

小慧渾身一顫,還想說什麼,林壞伸手又把她按了回去:「小慧姐,你什麼都別管,我來處理。」

說完,他扭頭看向刀哥:「你就是刀哥,我家是你砸的吧?」

刀哥一臉得意:「草,就是老子砸的,你不服氣啊?」

「老子真該打斷那兩個老東西的腿,不過沒事,老子先打死你,再去收拾那兩個老東西。」

林壞:「很好,既然你承認得這麼痛快,我留你一具全屍。」

刀哥:「狂妄!給老子弄死他!」

一群人直接朝林壞沖了上來。

小慧連忙捂住眼,嚇得不敢動彈。

她不想看着林壞被打。

上高中的時候,林壞就不擅長打架,連個女孩子都打不過。

現在面對這麼多狠岔子,他肯定會被打殘的!

圍觀人群更是幸災樂禍。

他們記得林壞是項目的老闆,要是林壞都死了,他們也能瓜分點好處。

很快,一群人圍了上來,直接就看不到林壞的人了。

「轟——」

那是鐵拳轟鳴的聲音!

幾乎是眨眼間,人群里就有一個人飛出來,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直接吐血倒地。

眾人定睛一看,還以為是林壞,卻根本不是!

很快,又是好幾個人從人群里倒飛出來,或是砸向大門,或是砸破玻璃。

還有人直接就飛了出去。

只見林壞抓着刀哥的脖子,從人群里沖了出來,一伸手,直接把刀哥甩到了天花板吊頂上掛着,整個人好像上吊般。

其他人僵在原地,滿臉都是恐懼之色,再不敢動了。

卧槽!

卧槽!

他們已經驚呆了。

林壞還是人嗎?

力如蠻牛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