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手中拿着的都是仙器,揮動之間頃刻之間就將周遭的樹林夷爲了平地。

那無盡的氣流,攪動的此地像是發生了龍捲風一樣,被那些氣流波及到的東西全都化爲了齏粉,灰飛煙滅,周遭的一切像是一下子回到最原始的狀態。

那些空氣波攜着無匹的內勁,而且速度極快,那些藏在叢林中的小動物躲閃不及,全都成了無辜亡魂。

這就是生命,也是宿命,誰也無法改變這一切,誰也無法預知這一切。

天道有常,卻也無常,靜中有動,動中有靜,任何狀態都不是絕對的。就像是生命一樣,終久有消亡的時候,即使是楊天龍也逃脫不了宿命,即使他可以輪迴,但是輪迴就是一種死亡又生的表現,一種陰陽互換的方式。

楊天龍和章雪宜隔得較遠,但是即使如此,也受到了一絲波及,不過這點兒餘威對於楊天龍和章雪宜來說就是小菜一碟。

楊天龍隨手的一揮,頓時一股無形的氣牆形成,擋住了那股攻勢。

五人全力大戰,卻並沒有注意到不遠處還有兩人在默默的觀看。

“噗!”

柳芸香終究只不過是強弩之末,終於體內真氣不足,再加上傷勢不斷的惡化,面對四人合力的一擊,瞬間被擊飛了出去。

四人並沒有就此罷休,飛身過來全力向着飛出去的柳芸香攻過來,力求一擊必殺。

柳芸香此時已經是空中樓閣,面對四人的一擊已經是無力迴天,而且她已經萌生死志,看到四人的劍已近咫尺,輕輕的閉上了一雙美目,雙手抱住背上已經死了的師兄,靜靜的等待死亡的宣判。

良久,沒有聲響,也沒有死亡的寒冷。

靜,很靜!四周留下的像是隻有這座空谷,只有空谷留下的靜謐!

柳芸香掉落在地上,卻發現沒有激起一絲塵土的感覺,就這樣像是騰雲駕霧般的落在了地上,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就是死亡的感覺,但是又不像啊!”柳芸香內心很是奇怪,於是緩緩的睜開眼睛。

眼前一男一女,猶如一對神仙眷侶,男的氣質不凡,女的猶如九天仙女下凡,超凡脫俗。

兩人站在一起就是天生的絕配,任何人都無法拆散的絕配。

楊天龍和章雪宜就這樣靜靜的看着柳芸香,柳雲香也是就這樣靜靜的看着他倆,都沒有說話,都選擇沉默,仔仔細細認認真真的感受這一刻難得的安靜,心靈中難得的沉醉。 良久,楊天龍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枚丹藥遞給柳芸香,率先打破了沉靜:“柳姑娘,服下這枚丹藥吧,這樣的你的傷好的快點。”

聽到楊天龍的話,柳芸香悽苦的笑了笑,也沒有說楊天龍的稱呼不對,在她看來楊天龍和她的年紀相差甚遠。

“好不好,又有何用,我已經生無可念。”柳芸香說道。

楊天龍和章雪宜對視了一眼,從章雪宜的眼中,楊天龍知道她是要他救救那個男子,章雪宜知道楊天龍可以將死人救活的。

楊天龍笑了笑,說道:“對了,不知道柳姑娘與玄冰宮的創始人柳芸香是何關係?”

“呵呵~~我就是玄冰宮的創始人,也就是你說的那個柳芸香。”柳芸香說道。

“哦,我知道了。”楊天龍點了點頭,接着說道:“我想你也是來自地球吧。”

“嗯!”聽到楊天龍的話,柳芸香一震,面色怪異的看着楊天龍,問道:“難道說你也是來自地球?”

“不錯,我確實來自地球。”楊天龍笑了笑,點了點,問道:“不知道你和他是怎麼認識的?”

“我和他……”

通過一番交談,楊天龍知道,眼前已經死去的男子名叫秦應龍,也是來自地球。柳芸香和秦應龍從小就在玄冰宮長大,兩人可算得上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可是秦應龍是個武癡,雖然對自己的師妹很愛護,但是卻更執着於武道。

兩人天資不錯,短短三百年的時間就已經到了渡劫期圓滿境界,可是過了一百年之久,兩人的修爲都無法再寸進一步,而且地球上的靈氣也逐漸的稀薄起來。

秦應龍無法忍受這個事實,後來就通過那個傳送陣到了這風武大陸,柳芸香原本想阻止秦應龍的決定,但是卻阻擋不了。

只好追隨而來,可是沒想到的是,當她來到風武大陸的時候,又哪裏還有秦應龍的影子。

楊天龍知道那個傳送陣應該不是定點的傳送陣,是變動方向的,而且在傳送的時間上也是有誤差的,所以纔會導致兩人分隔開來。

後來柳芸香四處尋找秦應龍的蹤跡,可是又哪裏找得到,風武大陸比起地球大上太多,而且有很多的渡劫期的圓滿高手。

後來柳雲香無法,只好通過建立玄冰宮希望秦應龍知道後前來找她。

可是上千年過去了,秦永龍一直沒有出現,後來柳芸香甚至畫出畫像讓門下的弟子尋找,可是還是杳無音訊。


像這種情況的出現,楊天龍知道一般情況下是秦應龍故意躲着柳芸香。

直至前幾天,柳雲香正好在一座山脈中修煉,突然感受到遠處有強者對戰,於是前去觀看,這一看不要緊,那其中的一個男子正是她上千年不見的師兄秦應龍。

而與他對戰的那人修爲更高,不一會兒就將秦應龍打傷,柳芸香心下大驚,後來在背後偷襲也將那人打成重傷。

那人柳芸香認識,是戰狼王朝的國王,可是他身上有一股妖氣,柳芸香知道他是妖獸奪舍所化,柳雲香雖然打傷了那人,但是他還有五個很厲害的手下,而且那人修爲實在是太高,那一股反震之力也差點將她的經脈震斷。

那五個手下其中的四人迅速的欺生而上,柳芸香原本就氣血不暢通,見四人上來,柳芸香全力一掌將四人打退,自己噴出了一口鮮血帶着秦應龍逃了。

可是沒想到那四人也緊跟不捨,全力捕殺她二人。

聽到楊天龍說已經將四人給殺了,柳芸香還有些反應不過來,因爲那四人的實力好歹也是渡劫二階圓滿的高手,雖說實力已經跌至天道十二階左右,但是能夠一下在無聲無息中將四人滅的灰飛煙滅,這份實力不可謂不強悍。

“不知兩位是?”柳雲香問道。

“我叫楊天龍,這位是我的妻子章雪宜。”楊天龍介紹完,問道:“不知道柳姑娘以後有何打算?”

“我與秦師兄生不能同時,但是卻可以共死。”柳芸香決然的說道。

聽了柳芸香的話,沉思了一會兒,楊天龍接口道:“如果我救活秦應龍,你是不是願意與他做一對平凡夫妻?”

“你說你可以秦師兄?”柳芸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吃驚地問道。

“嗯。你聽的沒錯,我可以救活他,不過你和他必須要做一對凡人。”楊天龍走了兩步,說道:“秦應龍是命中死劫,如果讓你倆恢復功力,你們以後的劫難只會更重,如果變成凡人,天道是不會多加干涉的。”

“好~~好,我願意,只要能夠救活秦師兄,我什麼都願意。”柳芸香興奮的說道。

楊天龍點了點頭,拿出一顆九轉金蓮丹餵給秦應龍,運功幫助他化解藥力。

漸漸的,秦應龍的臉色迅速變好,原本蒼白的臉色逐漸變得紅潤起來。


一個小時過後,秦應龍眼皮動了動,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看到對面的楊天龍和章雪宜,又看了看抱着自己的柳芸香,有些疑惑。

柳芸香見到自己的秦師兄真的醒了過來,臉色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之情,高興地抱着秦應龍哭了出來。

幾番交談,楊天龍知道與秦應龍對戰的戰狼王國的國王,名叫齊遠,但是現實卻是一頭血獅妖,修爲通天徹地,僅次於獸族的首領。


血獅妖是被獸族的首領殺死的,不過元神逃了出來,後來他的元神遇到喜歡狩獵的齊遠,在曾經部下的幫助下成功的奪了齊遠的肉身。

這次,秦應龍之所以會與血獅妖大戰,是因爲兩人一同發現了一塊寶地,那就是戰狼王朝與荒獸森林交界的不遠,竟然存在一個天然的靈脈,那個靈脈很大,足以衝破這層天地的束縛,飛昇到仙界。

楊天龍聽後大驚失色,這風武大陸竟然形成了一個天然的靈脈,這至少得上萬年,而且還很大,這就說明鴻蒙創造這塊大陸上萬年之後就可能已經形成了這座靈脈。

形成靈脈與在宇宙中的地理位置有關,還有與天道的規則有關。

每一塊大陸的形成,皆會被天道所管束,這是誰也破壞不了的。

柳芸香廢了修爲,楊天龍送了兩人精元項鍊,這一次的精元項鍊比較厲害,可以抵擋住渡劫期三階高手的全力一擊,對於他兩來說已經足夠了。

楊天龍與二人說完,帶着章雪宜一同走了。楊天龍準備去那個靈脈之地看看,有了靈脈再加上手中還可以用的兩顆靈珠,他相信這樣一定可以衝破這層封印之力。

楊天龍和章雪宜的速度很快,楊天龍一個瞬移現在就可以移動上千裏的距離,雖說帶上了章雪宜在身邊,但是也能夠移動五百里。

幾個瞬移,楊天龍來到戰狼王朝地區不遠處,散開神識,瞬間,楊天龍的身世覆蓋住了方圓上千裏的地區。

果然,在離他八百里的位置,楊天龍找到了那血獅妖,此時那個血獅妖和他身邊的一個手下正泡在靈脈之中修煉。

令楊天龍奇怪的是,這裏有這種神寶一級的靈脈出現,那個手下竟然沒有對已經受傷的血獅妖出手。

要知道,靈脈可是靈氣濃郁到了極致的產物,而且一般存在於地底,擁有靈脈出現的地方也有許多的珍奇靈藥出現,在靈脈存在的一大片地區都會有各種各樣的好東西。

楊天龍知道那塊地區比較偏僻,所以纔會沒有人發現這個地區。

經過一番仔細的思考,楊天龍一拍腦袋,知道爲什麼那個手下沒有對血獅妖出手。

從那個手下的身體來看,或許沒什麼,但是楊天龍用天極之眼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些問題,那就是他身體內被血獅妖定下了一種生死契約。

生死契約一定,僕人就永遠只能夠聽從於主人,主人能夠感知到僕人對自己的思想和看法,以及對自己的忠誠程度。

當然,如果僕人突然萌生殺意將主人殺了,那這個僕人也只有一種結果,那就是死亡。

這種生死契約是最毒辣的,算是徹徹底底的掌握了對方的生命。

當然這種生死契約並不是無解的,任何東西都會有解決的辦法,而生死契約的解決辦法就是找一個對天地道義理解足夠透徹的或者是找一個修爲足夠高的人,強行解除它與主人的生死契約。

強行解除契約,如果施展解除之術的人如果修爲足夠高,僕人沒事,但是不管怎麼樣,只要生死契約強行解除了,那麼主人就會受嚴重的內傷,實力將會大損,在短期時間內不可能恢復功力。

生死契約強行的解除,造成的傷害主要是精神力上的,準確的說是對神魂的傷害,神魂的強弱決定了一定人最終的潛質。

所以修煉者沒有一個不關心神魂的,神魂一壞,就連修爲都會下降,重者甚至永遠的停滯不前,當然這是指生死契約破壞的後果,不是紫電神雷的破壞,紫電神雷的威力更甚,很可能直接將人擊成灰飛煙滅,永不超生。

血獅妖不知道的是,他即使突破了這層隔膜,所帶來的價格是前所未有的傷害,如果沒有什麼頂級的仙器或者神器,當他突破封印之時就是他永不超生之日。 楊天龍帶着章雪宜大大方方的出現那座山脈,神識一直籠罩在地底的血獅妖和那隻土狼妖身上。

楊天龍和章雪宜剛出現,那兩個妖怪就已經感知到了他倆的存在。

土狼妖瞬間睜開眼睛,一句話不說,直接從地底鑽出來,以極快的速度一刀劈向楊天龍和章雪宜二人,眼裏沒用絲毫的感情,對於他來說,殺人就猶如捏死一條小蟲一樣,沒什麼好感觸的。

而且此時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命令,就是儘快的殺了楊天龍和章雪宜二人,因爲他倆打擾了他的主人修煉。

這一刀威力十足,激起的氣流,直接將周圍的草木劈成粉碎,生生的將空氣劈成兩半。

一道十分匹練刀光像是一道流光劃像楊天龍和章雪宜二人。

土狼妖修爲已經到了渡劫期三階的境界,雖然比不上戰狼王朝的那幾個老傢伙,但是也只是差上那麼一星半點。

楊天龍右手一凝,運功於食指,輕輕對着土狼妖一點,頓時一道氣流劃過,一更快的速度朝着土狼要衝去。

“嘭!”

兩道氣流相撞,在空中激起了一陣浪花,炫出萬丈光芒,光芒過後,留下的只不過是地上一個巨大的坑,像是隕石撞星球了一樣。

“你真厲害!”楊天龍笑了笑,有幾分戲謔得味道。

土狼要沒有說話,舉刀準備再次劈來,可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纔剛走了兩步,手中的寶刀頓時從刀柄處斷成了兩截。

雖然這柄寶刀不是仙器,但是也是極品靈器了,可是沒想到才一招就已經被楊天龍給破壞了。

不過即使如此,土狼妖眼裏也沒有什麼感**彩,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個三腳叉,這柄三腳叉一見就知道不是凡物,已經超越了一般的仙器,應該是一柄中品仙器。

從土狼妖的眼裏的那種無神的情感來看,楊天龍知道這也是爲什麼血獅妖願意加固這麼厲害的仙器交給他的原因。

“雪兒,你退後一些,我要使用那招了。”楊天龍輕輕的對着身後的章雪宜說道。

看到章雪宜走了比較遠,楊天龍雙手快速的捏着法訣,頓時天地開始色變。

“天龍十八掌第十八式——天龍合一!”


層層濃雲越積越厚,濃雲之中紫雷隱隱閃動,像是要渡天劫一樣。

楊天龍的身體像一道流光,劃破了蒼穹,照亮了大地,衝進了雲層之中。

方圓數百里都被這個風雲雷動所感染,逐漸形成一場異常的風暴,向着楊天龍的方向聚攏。

“嗷~~”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