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族的修士。”妖皇淡淡的說道。

“人族的修士?”任青冥驚訝的問道,“人族的修士還會出現在妖皇部中嗎?”

“你居然不知道?”妖皇有些驚訝,隨後便說道:“我們妖族雖然有先天妖體,強橫無比,達到大妖修爲之後更是可以像人族修士一樣修煉精神。”

“但我們也一樣有所短缺,那便是我們的智慧和創造能力。”

“智妖部的妖修已經是全族之中最聰明的,但放在人族之中也只是泛泛之輩。我們妖族更是沒有煉化法寶和丹藥的能力,而這些只有人族的修士纔會。”

“而我們妖族有我們獨特的東西,那便是我們的妖丹,妖族的每一項傳承和創造幾乎都與妖丹有所關聯。”

“青冥你以後,也要接過我體內的妖丹,吞噬掉着妖丹,獲得我的一切,那時候你會走過我的一生!獲得我的一切一切!”

“而這妖丹對於人族的修士來說,也是一樣好東西。修爲的妖修的妖丹, 花樣兒離歌 ,仙氣。服下去可以幫助他們快速的提高修爲,就和我們吞下妖丹一樣。”

“但高階的妖丹,對於他們來說更是無價之寶,服下妖精修爲的妖丹,他們可以像我們妖修一樣凝練妖體,內外皆修。因此人族修士覬覦我妖族已經許久了。而我們妖族也時常用一些低階的妖丹去與他們做交換,換來一些法寶和丹藥。”

“而對於我們妖修來說,卻想與人族的修士通婚,去獲得他們的智慧,但這是不可取的。對了,青冥告訴你罷,迄今爲止我們對於修煉的一切叫法都是跟人族修士學的。而實際上在我們妖族的領地之中也有着很多的人族修士。”

“同樣,在人族之中也有着爲數不少的妖修!”

任青冥不得不深吸一口氣,任青冥可一直以爲人族的修士距離自己很遠很遠,遠到這麼多年自己從未遇到。

“那我們妖皇部也有嗎?”任青冥問道。

“很少,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個,都是一些販賣丹藥法寶的。法寶對於妖精修爲一下的妖修很有作用,對於我們卻是沒有什麼用了,但丹藥都很有用,只是人族修士太過於奸猾,我們在交易中常常都是吃虧罷了。”妖皇說話的口氣中略帶一絲感傷。

“既然很少,那麼人族修士應該不敢在我們的地盤中打什麼主意啊?”翰天不由自主的問道,和他師傅一樣,翰天也是一個極爲聰明的妖修。

“人族修士都很奸猾,難保有一些小動作不能被我們看到。”妖皇轉而說道。

“力妖王今日怎地沉默不語?前些日不是一口咬定妾身了嗎?”媚妖王突然說道。“壞人!”青媚俏皮的說道。

“心中有愧,更多在思考,此事太過複雜。”力妖王說道。

衆妖聽完也都沉默了,這確實是超出衆妖理解的空間。

“既然如此,我稍後會有安排,青冥你和四妖部傳人先行離開罷,討論這些對你們來說還太早!”妖皇說完手中一揮。任青冥和四妖部傳人便站在大殿門外了,任青冥的眼前只有關閉了的殿門!

“喲呵,倒把我們逐出來啦!”青媚說道。

“你能少說兩句嗎?”雲面露不悅的說道。

“怎麼啦?我還要受你管嗎?我們媚妖部可是無罪的!”青媚說道。

“你們都少說兩句,我提議我們不如出去看看,不知擎天師兄和翰天師兄覺得如何?”任青冥轉而對翰天和擎天說道。


“不知聖子想去何處,我對於外面倒是有些熟悉。”翰天說道。

“對哦,妖族百曉生智妖在這呀!”青媚拍着翰天的肩膀說道,而翰天面色裏則皺着眉頭說道:“青師妹怎麼老是沒大沒小的?再說這百曉生也是人族的說法,我們妖族本來是沒有什麼這說法的,我們妖族本來管什麼都知道的叫天薩滿!”

天薩滿,衆妖都是一愣,什麼東西?翰天見衆一副不解的樣子,嘴角滿是嘲笑隨後朝任青冥問道:“不知聖子想到何處去看看,這妖皇部我雖然是初來咋到,卻也自信比聖子熟悉一些,今日便厚着臉皮越廚代庖爲聖子引路如何?”

“好啦,師兄你不要轉文了,怎麼跟個人族修士一樣文縐縐的。 呆子你要去哪?”青媚問道。

“我正想去看看人族修士,一直都是聽說,心中也很是好奇,不知道人族修士是什麼模樣的。”任青冥說道。

“還能有什麼模樣,你看看翰天師兄不就知道了,都差不多的,只是人族修士醜陋很多罷了。”青媚好像從不停口一樣說着。


“青媚師姐見過?”任青冥問道,青媚居然見過人族修士?

“豈止見過,我和翰天師兄都見過,我想在此的只有呆子你和雲師姐擎天師弟沒有見過罷了。大抵是因爲你們都傲的很,從來不肯出門罷。”青媚說道。

“那些人族修士到我們媚妖部都是來體驗祕術的,也經常留下很多其性乖張的法寶和不知道有什麼用法寶。特別是那些人族修士看我們的眼神都怪怪,很醜,不知道怎麼形容。”青媚有些不悅的回憶道。

“**的?”翰天問道。

“對!用人族的說法就是**的。”青媚說道。

“難怪,那些人族修士找我們的時候都是來做交易的,換一些法寶丹藥什麼,說是因爲哦我們比較聰明溝通起來比較方便。”翰天說道。

“那我們便快去,也少的廢話。”擎天忍不住說道。

雲和任青冥也點頭,“走罷。”

“那麼,我們便去罷!”翰天說完,便當先在前面引路,任青冥等人也就都跟了過去。

到了外面任青冥頓時有種回到自然天地的感覺, 任青冥的雙眼看去是模仿人類設置的碎石小路,路的兩旁是用骨頭,木棒作爲支架,上面覆蓋着獸皮樹枝搭建的簡易的居處,這些居處多是一些妖修用來做交易的地方。

“好久沒有出來過了。”任青冥不由自主的說道。

“是啊,好久沒有出來過了。”擎天也附和的說道。

“聖子不妨往這邊走,前面不遠處就有一處人類的小篷。“翰天說完就獨身往前走去,任青冥等也急忙跟了上去,走了沒多久就到了。

任青冥起初以爲會是一副怎樣的鏡像,哪知道卻和自己預料的相差很遠,看起來比一般妖修居住交易的地方還差很多。而此時翰天卻停下了,轉過身來看着衆人用妖術傳音說道:“待會到了裏面大家不要提自己的身份,身上的變化也變出更多的妖體,我們都是很顯眼的,大家不要暴露了,待會我會用我們智妖部的法術將諸位隱藏的。”

“怎麼?“任青冥有些不解。

“這些人族雖然居住在這裏,在我們妖族名面上是不行的,你們不要去捅破這層窗戶紙,待會也少說話,一切溝通都由我來。“翰天解釋道。

任青冥環顧四周,青媚等早已變換了外表,看去都是一團團毛絨絨的妖,特別是青媚,整個人形變得五大三粗的,渾身都是狐狸毛更是散發出一股股難聞的狐臭,整雙眼睛都變成血紅色的了。

雲則是變成了一隻尖嘴猴腮的人,腳卻是鵬爪,雙手的部位也是翅膀,並且不是白色的而是黑灰相間的,看上去既普通又順眼,蠻像那麼一回事。

而擎天的變化就要簡單的多了,直接將人形的身體皮膚變回本來的像皮,而頭部則是變回象頭,渾身滿是泥濘看去奇奇怪怪的。

任青冥自然也變化了一般,費了些精神,任青冥纔將自己的蛟龍角變成了牛角,而身體也是牛和人的中間狀態,儼然變作了一隻牛頭人。

“青師妹,不要變化的太過,這臭味還是減輕些。“雲傳音道。

隨後青媚便減了些狐臭,其餘照舊。翰天手中再一運作,四妖的妖體上便開始起了一層薄薄的黑霧。

“現在,進去吧!“翰天說道。 翰天走在前面,任青冥等人隨後魚貫而入,那帳篷站在外面看的時候,是很簡陋的,只是幾根骨頭混着木頭交胡亂的綁在一起,上面很隨意的扔了幾張獸皮混着樹枝蓋着。等走進了裏面纔會發現,裏面凌亂的放着一些人類的起居用物,像任青冥見過的能認出的就由桌子椅子凳子,鍋碗瓢盆衣衫織物的,一些人類使用的瑣屑物件。

但環顧四周,除了五妖以外並沒有看到什麼其他的生物,妖氣也很稀薄,一切充滿了神祕。任青冥剛想發問,翰天已經回過頭來朝任青冥點了下頭,傳來了稍安勿躁的信息。

隨後翰天的右手中突然出現一塊手掌長度的長條黃紙,上面用血紅色的字跡描繪着一些什麼古怪的圖案。任青冥發現其中充滿着妖氣的波動,似乎是按照一種運行規律製作的。黃紙在翰天手中晃了兩下,黃紙便從底部開始燃燒,黃紙內附着的妖氣也隨着燃燒散播出來。

一陣輕微而尖細的妖氣波動隨後引起了任青冥的注意,緊接着眼前的景象像夢上了一層的水霧,一陣波動盪漾之下,任青冥眼前赫然出現了一名人族修士!

人族修士穿着一身素白雅緻的長衫,長衫的中間有一些黑白的條紋充作裝飾,腳上也穿着靴子,看去算是清秀的人族修士,只是眉毛豎起,瞪着雙眼,嘴角充滿輕蔑。

“五個?”那人族修士發話,語氣中充滿不屑。

“正是,勞煩上仙引路。”翰天的聲音中充滿恭敬,這讓任青冥驚訝了起來,智妖部的妖修都很高傲,平時很少正眼看待其他妖修。


“哼!跟我來!”那人族修士不耐煩的掃了一眼任青冥等妖后,拂袖轉身離去。隨着這人族修士的離去,任青冥的眼前又是一陣與方纔相同的波動,與方纔不同的是,這次任青冥等人的前面留下了一個一人高的黑洞。

翰天做了個跟我來的手勢,也沒搭理衆人便獨自鑽了進去。擎天和雲也隨後進入,青媚也不甘落後,最後只剩下任青冥沒有進去。任青冥深吸了一口氣,也走進了那黑洞中。

沒有預料中的眼前一黑,而是白光一閃,耳邊突然炸開了一團巨大的聲響,各種各樣的吼叫夾雜在對話之中。隨後便趕到自己被強烈的擠壓着,環視四周,這是一個類似與於高臺的位置,四周都是巨大的妖修,其中不乏大妖修爲的妖修,多數還是小妖修爲的。

任青冥感覺到自己的右手被人扯了幾下,隨後聽到了青媚的聲音:“呆子,來這邊!”,任青冥轉身便看見了青媚正費力的被積壓在人羣之中,右手拉着自己的右手。任青冥急忙運動體內的妖氣強化自己的妖體,隨後擠開擁擠的人羣,和青媚一起穿出了人羣。

“聖子倒是慢了一拍啊。”翰天微笑着說道。

“這裏可以說話了嗎?”任青冥有些不解的問道。

“如果你是閒聊的話,現在可以了。如果聖子要問我一些東西的話,最好稍等一下。”翰天答道。

“那麼便再等一下吧。”任青冥說道。“好,都齊了。”翰天點了下身邊的妖修,任青冥、擎天、雲、青媚都到齊了。

翰天又取出一張長條白紙,這張紙上沒有多少的圖案,卻多了很多金黃藍綠的顏色來作爲裝飾,看起來有着一種天然的華美的感覺。翰天將手中的白紙晃了幾晃,那白紙又從底部開始燃燒起來。

任青冥本來以爲又會出現什麼波動,然而並沒有出現。一個小妖修爲的妖修便走了過來,對翰天看了看,隨後比了一個手勢。翰天也將自己變化後的雙手伸出黑霧之中,回了一個手勢。那妖修便點點頭,走在了前面,翰天和任青冥等妖緊跟而去。

一路上任青冥便好奇的向四面觀看,這是一個類似於地穴的地方,呈一個倒立的碗狀。中間是一個圓形的,在任青冥眼中看起來像擂臺的地方。旁邊則是按方塊的形狀設立很多過道。過道與過道之間橫豎相聯,最後都通向下面的擂臺之中。

從任青冥現在所處的位置看去,搖臂下面的擂臺高上許多,因此任青冥能看見下面的的所有妖修,這些妖修大都是變作了人形的樣子,但變化都不怎麼完整,很多都還留有許多獸類的特徵。其中有些妖修穿着統一的服裝,拿着一塊相同的牌子在妖羣之中穿梭,看起來是在這裏負責服務接待的。任青冥轉過頭來,前面的妖修穿着相同的服裝手裏拿着相同的牌子。

任青冥同時發現,自己此時正沿着地穴的上臂,走在一處極危險的小道上。環視整個地穴的四周,都出都有這樣的小道沿着地穴蜿蜒向上,看向末出卻是一圈突出來的方形的巖壁,巖壁的前面透着一塊方方正正的佈滿薄霧的妖氣,下面則是一個黑漆漆的像是門的玩意。

看到這裏任青冥也就基本將這地方看了個仔仔細細,便緩緩的跟着翰天走到了,巖壁下面小門上,小門是黑色的,說是門,其實也就是個擺設而已。真正起作用的還是上面覆着的術法。

引路的小妖走到門前的時候,拿出手中的小牌對着巖壁晃了一晃,那門便像被擠壓了一般被擰成一團,旋轉了幾下後消失不見。那小妖隨後對翰天點了點頭,就離開了。翰天則向身後的衆妖示意可以進去,隨後就進去了。

任青冥等有些詫異的看了看,隨後便走了進去。引入眼簾的是一個小巧別緻的小房間,中間放着一個小園桌,圓桌上面有個圓形的石頭,石頭的四周放着一些肉類食物。圓桌的四周放着一些椅子,地上則鋪着一層層地毯,來者可坐可臥。翰天他們早已經坐了上去。

桌子的前面有一塊方形牆壁,是全透明的,能看見外面的景象,任青冥試走到牆壁邊,往下看去剛好可以看到那中間的擂臺,擡起頭平視四周的巖壁小屋前的透明牆壁仍然蒙着一層霧。

“呵!”翰天突然一聲大喝,隨後身上爆開一團團黑色的煙霧,這煙霧在房間內呼嘯翻滾,房間內則不時傳來一些細微的爆炸聲。

“諸位不要亂動,一切都在常理中。”翰天開口制止住準備動手的任青冥等妖。


“好了,現在諸位可以隨意說話了。”翰天等煙霧煙霧散盡後說道。

“哎呀,可終於可以說話了,憋死我了。”青媚第一個忍不住說道。

“就你話多!”擎天也少見的向青媚吐槽道。

“聖子方纔是有問題要問我嗎?”翰天卻不理這兩妖,轉而向任青冥問道。

“我覺得翰天師兄全部解釋一下爲妙,我到了這裏滿眼所見的都是新奇的東西,什麼都不明白,什麼都想問一下,所以還是師兄都解釋一下,如果有漏了的我在問。”任青冥答道。

“這樣也好,師弟開始吧!”說話的卻是雲,大家都有些驚訝,雲是很少說話的。

“那我就從那個帳篷開始講,那個帳篷只是個僞裝,大家都明白明面上人族是不能在我們妖族的土地上生存的。那片符紙則是進來這裏的鑰匙,人族的修士都很滑頭奸詐的東西,他們害怕被我們發現,因此只讓固定的人進來,平常你們來這帳篷是不會發現什麼的。”

“黑洞則不是我們妖族的東西,按照人族修士的說法這是空間法術,能把我們從那個帳篷裏面帶來這裏。這裏並不在妖皇部內,而是在妖族的無人地帶之中。那個所謂的空間法術則是把我們帶來這裏的術法。”

“別看這裏人多,其實這裏只有幾個人族修士,其他的都是在這裏工作的妖修。就像剛纔爲我們帶路的那個小妖,在這裏工作一段時間後便固定能得到一些丹藥之類的玩意。相比它自己出去修煉可穩當多了。”

“如此孬種,難怪只有小妖修爲,竟然願意供人族修士使喚,真乃我妖族之恥!”擎天佈滿的說道。

“師弟莫急,讓我把話說完。”翰天毫不介意擎天打斷他的話,繼續說道:“而在這裏來的妖修都是參加一個人族修士叫做拍賣會的東西,這東西就是大家出價,用一些東西來換,衡量貴重的標準則是值多少個小妖妖丹!不過一般都是這麼叫,真正的妖丹還沒在這裏出現過。”

“而我們這裏則是人族修士叫做貴賓房的東西,說是在同樣的條件下我們可以優先獲得東西。”

“待會他們會一件一件的端上物品,而我們只需要看着就好,我也沒拿什麼值錢的東西出來。”翰天說道。

“我對他們的東西沒多大興趣,我關注的,是他們的實力。”雲說道。

“對,他們的實力。”任青冥接口道。

“這些人族修士實力並不高,就我們幾個其實就可以將這裏的人族修士全部打死。”翰天淡淡的說道。 “修爲不高?”任青冥頓時震驚了。人族修士的修爲不高的話,那麼他們又是怎麼生活在我妖族的廣袤大地之上的?又是怎麼讓妖皇大人默許其之存在的?

“別慌,這其中自有答案。”翰天淡淡的說道。

“師兄講話總是這麼囉嗦,叫人好生難等,能塊一點嗎?”青媚不耐煩的說道。

“師妹莫急,你看雲師姐不很冷靜的在聽嗎?”翰天說話的時候朝雲指了指,衆妖轉過眼去,雲果然是很冷靜的坐在哪裏,看着衆妖,滿臉嚴肅。

“好了,你們莫要再說閒話,快說正題罷。”擎天突然說道,一句話驚醒了衆妖,衆妖一方面驚醒於擎天與往日不同的冷靜,一方面上也是這時候才反應過來,怎麼最近老是說着說着就偏題了?

“那我便繼續說下去了。”翰天繼續說道,“人族修士天生的能力並不如我等妖修,按照人族修士的修爲劃分,他們要修煉到元嬰期才勉強與我族的妖精修爲相當。”

“元嬰期?”任青冥不解的問道,元嬰期什麼意思?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