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公子哥,大老闆才坐大勞,公子哥鍾情的都是跑車!”

也有人認出來了。

“這好像是蘇少的車啊,你們看車牌!”

“對,你一說我想起來了,葉少微博上發過這車的照片!”

“這麼說,車上坐的蘇少跟葉少阿!”

“……”

蘇玉清下車後,擡頭看了一眼。

TIFFANY 魔都專營店。

蘇玉清明白葉歷爲什麼說這隻服務於上流圈子了。

TIFFANY,蘇玉清雖然以前沒來過,但這個品牌他是聽說過的。

藍星知名的珠寶、銀飾公司,制定的寶石、鉑金標準甚至被採納爲官方標準。

TIFFANY公司也時常排在藍星奢侈品品牌前列。

被人稱作珠寶界的皇后!

它的香水也是藍星知名的。

當然,隨之而來的就是它的價格也是挺高的,普通人還真的消費不起,不然怎麼能叫奢侈品呢。

蘇玉清擡腳朝首飾店走去,葉歷跟在後面。

門迎小姐姐經常刷微博,一眼就認出來了這二人,非常熱情的上前給二人推開門,:“蘇少,葉少裏面請。”

葉歷見門迎小姐姐態度這麼熱情,人也長的比較好看,也是很大方,掏出錢包給了1000塊的小費,惹得周圍人的一陣羨慕。

有個小胖妞甚至說:“我也要去當門迎!”

周圍的人紛紛投去鄙夷的目光。

你特麼做啥夢呢!

你那身材,別把顧客嚇跑就是好的!

葉歷知名度很高、長得也挺帥,蘇玉清就更不用說了,服用過魅力藥水後顏值槓槓的。

兩個人一進店,店裏面所有人的視線都向他倆這邊轉移過來。

首飾玻璃櫃內側,銷售經理看見二人,她也認出來了。

蘇少,葉少!

倆妥妥的富二代啊!

雖然店裏來的都是有錢人,但這倆一個是背景深不可測的大老闆,一個是達意集團的少東家,比店裏其他人厲害很多的超級大客戶阿!

她趕緊走出來,來到二人面前,微笑着問道:“蘇少,葉少,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嘛?”

“我跟蘇哥先看看。”

蘇玉清繞着玻璃櫃一件件的看着,葉歷跟銷售經理同時跟在後面。


在項鍊專櫃,蘇玉清停了下來,他看見了很漂亮的一條項鍊,感覺林可欣帶上會特別好看。

指着那條項鍊,對銷售經理說道:“你好,這條項鍊我看一下。”

銷售經理順着蘇玉清手指的地方看去。

我去!

66萬8的那條項鍊!

銷售經理趕忙進到玻璃櫃內側,拿出蘇玉清指的那條項鍊,遞給蘇玉清。

拿在手裏,蘇玉清看的更仔細。

這條項鍊整體優雅而又精緻,給人的感覺是特別炫目華彩、燦若星辰。

整條項鍊點綴着鑽石,耀眼光彩渾然天成。

銷售經理見蘇玉清對這條項鍊特別有興趣,覺得有戲。

66萬8,賣出去能有不少提成。

便在一旁解釋起來:“蘇少,這是TIFFANY VICTORIA 系列Alternating Graduated 項鍊,材質是鉑金950鑲嵌鑽石,長約爲41.3釐米,欖尖形切割鑽石,總重 7.20 克拉 圓形明亮式切割鑽石,總重 5.52 克拉,售價是六十六萬八千RMB。”

蘇玉清聽完後點點頭:“嗯,不錯,打包裝吧,對了,有這個系列的其他首飾嘛?”

銷售經理一聽,更開心了:“有有有,蘇少稍等。”

過了幾分鐘,銷售經理拿來幾個盒子,一個個打開給蘇玉清介紹。

“蘇少,這是Tiffany Victoria系列Alternating 手鍊,設計飾以欖尖形切割鑽石鎖釦,柔美不失經典。佩戴於腕間,令手鍊的光芒優雅綻放。材質同樣是鉑金 950 鑲嵌鑽石。長約爲18.4釐米,欖尖形切割鑽石,總重 0.40克拉,圓形明亮式切割鑽石,總重 8.05克拉,售價爲五十一萬兩千RMB。

這是同系列戒指,設計溫婉柔美,盡顯低調優雅。同樣的材質,欖尖形切割鑽石,總重 2.00 克拉,圓形明亮式切割鑽石,總重 0.34 克拉,售價爲十六萬五千RMB。

這是耳環,總重0.92克拉,售價爲八萬兩千RMB。”

蘇玉清拿起玻璃櫃上的這三樣東西,欣賞了一番之後掏出銀行卡遞給銷售經理,:“都包起來吧!”

這給銷售經理樂的。


想到以前來這的那些所謂的上流人士,心中暗自感慨。

這大老闆就是比那些普通富二代大方多了,一出手就百萬起步,牛比!

銷售經理刷完142萬7千塊錢,將四樣東西包裝好後恭恭敬敬的遞給蘇玉清,:“蘇少,歡迎下次光臨。”

蘇玉清跟葉歷走出店後,留下一羣花癡的妹子做着嫁進豪門成闊太的白日夢!

蘇葉二人又去魔都最大的商業中心買了一套衣服跟鞋子後返回了公司。

夜鶯跟寧雨昔這會還沒有回來,蘇玉清覺得何清月應該也學過草擬商業計劃書,便給何清月發了個電話,同樣也叫來了財務總監跟法務總監以及這倆部門的兩個員工。

五人進來後,蘇玉清告訴了他們關於購買那塊地跟電子競技產業中心的商業計劃。

蘇玉清說完後,五個人皆覺得這個項目真的太大了,以蘇氏國際目前的狀況,基本很難完成整個項目。

尤其是財務吳總監。

“蘇董,電子競技行業我也瞭解一點,我兒子就經常看遊戲比賽,它的發展確實很可觀,但是350億的投入目前對我們來說,不拉別人投資或者把公司股份抵押給銀行貸款的話根本不可能完成。”

吳總監說這話的時候看了葉歷一眼,那意思應該表達的是可以找達意集團投資啊!

葉歷也注意到了,只能看向蘇玉清。

蘇玉清又將自己在星白辦公室跟葉歷星白商量好的解決方案告訴了五個人。

“先把那塊地拿下來,葉歷他爸給了他五個億讓他出來自己闖,找他爸不太好。錢的事情我想辦法。”

蘇玉清說這話的時候心裏一直在暗暗道:小萌啊小萌,你可得幫幫我啊,我這也是爲廣大遊戲玩家建設最好的娛樂場所啊!

之後,五人也沒在說什麼,用了半個多小時擬好商業計劃書跟地皮購買申請文件,蘇玉清讓何清月、吳總監下午的時候跟夜鶯帶着兩份文件去魔都官方跑一趟,看看具體的情況。

兩人欣然答應。

五人出去後,蘇玉清跟葉歷在辦公室開了兩把黑,夜鶯跟寧雨昔便回來了,告訴他一切順利。

他也就放心了,告訴了夜鶯下午去魔都官方的事情,便跟葉歷吃飯去了。 兩人吃完飯,葉歷心中突然有了一個想法,謊稱自己下午有事便離開了。

蘇玉清則是回到辦公室了,覺得有點無聊,玩起了遊戲。

葉歷離開後,坐在車上拿出手機,翻開通訊錄,盯着備註爲“老爸”的那個號碼好一會兒。

剛纔跟蘇玉清吃飯的時候,他也想了關於電子競技產業中心的一些事情。

350億,對他們三個人來說是一比很大的數目。

而且星白家裏有事,估計暫時拿不出錢來,自己呢,身上的5億也花了不少,況且5億對350億的項目來說有點杯水車薪了。

雖然蘇玉清說錢的事情他想辦法,但是幾百億的數目哪能說湊齊就湊齊,除非就像蘇氏國際財務總監說的那樣,拉投資或者給銀行抵押公司股份來貸款。

但剛纔跟蘇玉清吃飯的時候,蘇玉清好幾次跟他強調絕不貸款、絕不讓其他人分這塊蛋糕,堅決的告訴他錢的事情不用擔心。

葉歷想到這可是350億,不能讓蘇哥一個人掏錢,自己還恬不知恥的要股份吧?

可是他現在身上的錢對這個項目的總投資來說真的太少了。


怎麼辦呢。

要不告訴老爸一聲,跟老爸要點錢?


可是這個產業老爸之前也沒接觸過,雖然蘇哥是蘇家人沒錯,但畢竟是這麼大的資金,老爸會同意嗎?會給我錢嗎?

葉歷盯着“老爸”的備註,很糾結。

拿起手旁的水杯喝了一口水,然後做了個深呼吸。

哎,試試吧!

葉歷便撥通了老爸的電話。

……

京都。

葉林也是剛吃完午飯往公司走。

“叮鈴鈴!”

嗯?

這個點誰打電話?

葉林帶着疑惑從褲兜掏出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

兒子!

心想這孩子又在魔都遇到事兒了?

接起來。

葉歷的聲音便傳出來。

“老爸,幹啥呢?”

“剛吃完飯啊,兒子,現在打電話,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

那邊的葉歷頓了頓,:“老爸,還真遇到事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