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想法?”陳志凡被楊依依的手指一戳,更加鬱悶:“你這麼戳我,你的手不疼啊?”

楊依依噗呲一聲笑出聲,伸出手臂勾着陳志凡的脖子:“我又不是傻,你一說,我就明白了他們的意思,我說志凡,我們就遂了他們的願望吧?”

“不好吧!”陳志凡一把抱起楊依依放在沙發上:“睡覺吧,別胡思亂想了。ok?”他從楊國強打開門的時候,就覺得不對勁了,不過楊依依畢竟是他合法媳婦,就是發生點什麼也是合理合法,只要他們彼此情願。

久愛成疾,謝先生請放過 楊依依一把勾着陳志凡的脖子:“大白天的,我可是剛起牀啊,咱們做點什麼吧?”、

陳志凡被楊依依要命的聲音挑的心底癢癢的:“我可是正常男人,現在早上正是陽氣重,容易做壞事的時候,你這麼要命,你不怕我給你做點什麼?”

楊依依輕聲笑起來,勾着陳志凡的脖子不鬆手:“咱們是夫妻,做點什麼其實也不奇怪吧,再說我願意……”

你願意,我還不願意呢,陳志凡暗暗翻了白眼,把嘴巴湊近楊依依的耳朵:“我倒是真的不介意,我們是合法夫妻,你又這麼漂亮迷人,但是,你願意被人聽着做點什麼嗎?我不介意,你行嗎?”

聽見陳志凡不像是開玩笑,楊依依也有些不確定了,她坐起身,朝着周圍看去:“志凡,你不會騙我的吧?”

陳志凡道:“我們兩個都被各自的爹弄到這裏了,你還要懷疑,我也沒辦法!要不然我們做點什麼?做完了他們自然就來找我們了。”

“不,”楊依依嚇的神兒都要飛,她抱着陳志凡緊張兮兮的說道:“那,那咱們怎麼辦啊?”

她是想和陳志凡在一起,可她還的臉皮還沒厚到被人聽壁腳的地步!

陳志凡想了想:“要麼,咱們在房間裏多一天,他們愛幹嘛幹嘛去,要麼我叫人買衣服來,我們出去轉轉,好歹我身上有錢。”

“這個主意好!”楊依依伸手抱着陳志凡:“志凡,下次時機合適的話,我們就做點什麼好不好?”

陳志凡戲謔的看向她:“就這麼想和我有點什麼啊?真的有那時候,你就沒機會後悔了。”

“傻瓜,我是你妻子!”楊依依鼓起勇氣看向陳志凡:“我們是夫妻,在一起很正常,而且你還欠我一個婚禮,雖然形式不是那麼重要,但是那畢竟是女人一輩子最重要的事情,而且,我也認定你了。”

簡單的一句認定了,對於陳志凡來說就是一份責任。

楊依依大着膽子,將小嘴湊到了陳志凡的臉上,輕輕的親在了他的臉頰上:“志凡!”

“傻丫頭!”陳志凡抓住楊依依的手腕,低頭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我妻子,我不會忘記的,傻瓜。”他擡手抓住楊依依脖子上紫翡如意墜兒:“你收了我的禮物,這輩子可別想跑。”

楊依依紅着臉點點頭:“嗯,不跑!”

陳志凡拿出手機給廖漢撥打了一個號碼:“廖漢,幫我買一套衣服,就按着養小小的尺碼買!”

電話那邊的廖漢差點瘋了:“陳哥,陳哥,我和小小真的沒做什麼,我們發乎情止乎禮,最多親親小嘴,拉拉小手,您就別試探我了。”

陳志凡把電話拿開耳邊:“你小子小點聲!”

“陳哥……我冤枉啊,”廖漢不管不顧大聲訴苦起來了?:“我真的是什麼都沒做去啊,陳哥!”

陳志凡被廖漢的聲音叫的心煩,沒耐煩的說道:“叫個毛,是我妻子沒帶鑰匙換洗的衣服拿不到了,我叫你給她買一套來穿,你小子在想什麼?”

聽了半天,廖漢徹底明白了陳志凡的意思,當即鬆口氣:“嚇死我了,我還以爲你叫我別和小小處了,我們的感情真的還不錯,也合得來,不過我們的感情真的是真的,”

陳志凡罵道:“馬丹,你小子給勞資快點,我在酒店等你!” 夜清月見夜冰依將那杯茶喝了下去,心中興奮不已!

聞言,也沒有多想,接過夜冰依手中的茶水,便先向軒轅子凌先走了過去。

彼時,軒轅子凌卻一臉的面色陰沉。

因為,夜冰依剛才只說了,要夜清月給兩位殿下敬茶,卻不提其他人,這不是明擺著,只將他們兩個當成外人?

看著滿臉嬌羞走來的夜清月,軒轅子凌更是一肚子氣。

夜清月卻還沾沾自喜,她正愁找不到機會接近大靈王呢。

「大靈王,清月不是故意的,還請你不要嫌棄,下次清月一定跳得更好看。」

誰要看你跳舞了?軒轅子凌對於夜清月這種女人,根本提不起一絲興趣。

擺了擺手,「夜二小姐,我們今天是客人,怎麼敢怪罪夜二小姐?敬茶就不必了。」

「哈哈哈,大哥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美人兒敬茶,哪裡有拒絕的道理?」軒轅子鈺眼中閃過一抹譏諷,看向夜清月和軒轅子凌道。

夜清月慘白著一張小臉,只好轉過身。

無精打採的將手中的茶,遞給軒轅子鈺,當對上軒轅子鈺那雙色眯眯的眼睛之時,夜清月心中狠狠一跳。

她從前,眼中只有大靈王殿下,竟不知,七靈王殿下,生得也是如此俊美。

「七,七靈王殿下……」夜清月話還沒說完,手中的茶便被軒轅子鈺一把奪走,喝乾。

「啊……」夜清月手臂不小心撞到了桌子,將一壺酒,都灑在了軒轅子鈺的身上。

「七靈王殿下請恕罪!」

「妹妹怎麼如此不小心,還不趕緊扶七靈王下去更衣?」夜冰依淡淡的聲音道。

「是,是……七靈王殿下請隨我來。」夜清月上前扶著軒轅子鈺。

軒轅子鈺本來很生氣,不過有美人相陪,他的怒氣也就消了。

王氏看到計劃並不像想象中的發展,不過看到女兒接近了七靈王,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到現在,夜清月母女倆還不知道軒轅子鈺的寶貝,因為夜冰依出手,已經沒了。

更不知道,又因為藍天雲的算計,軒轅子鈺的寶貝又重新長了出來……只不過……

看著夜清月扶軒轅子鈺離開后,夜冰依笑得那個開心!

一臉歡喜,連菜也多吃了幾口。

帝玄御和藍天雲古怪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她不是因為帝玄胤不在,悶悶不樂么,怎麼突然如此興奮?

兩人百思不得其解,並沒有往夜清月和軒轅子鈺身上想。

彼時,夜清月將軒轅子鈺扶去了自己的房間,然後便轉身,去給他找乾淨的衣服來。

手腕一緊,整個人突然被一股大力扯了回去。

軒轅子鈺雙目赤紅,黑著一張臉,怒吼道:「賤人!你剛才給本殿下喝了什麼?!」

夜清月被吼得一臉懵逼,還沒反應過來,臉上便狠狠地挨了一巴掌,接著,她的衣服便被撕碎。

心中一驚,夜清月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男人的身體滾燙,怎麼好像中了那種葯似的……

還不等她想明白,身上的動作忽然停了下來。

夜清月紅著臉,一臉迷茫的看著男人,她沒有叫,沒有喊。

沒錯,她是願意的,既然攀不上大靈王,七靈王也是不錯的。 當夜清月的眼睛突然瞄到男人的二兄弟時,頓時驚恐的尖叫出聲,「啊!」

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何況她已經吃過了。

夜清月震驚的睜大眼睛,七靈王的那個,怎麼這樣小?!

這麼小,和嬰兒一樣,他怎麼能人道?

軒轅子鈺惱火不已,一把將夜清月拉起來扔在地上,朝著外面大喊一聲:「蓮池!進來!」

「殿下。」一名黑衣貌美的男子立即從窗口飛了進來。

看了眼一絲不掛的夜清月,嘴角彎起一抹嘲諷,然後向軒轅子鈺走去。

蓮池是軒轅子鈺不能人道后,特意找的男性侍衛,以及他的男寵,以方便給他來瀉火用。畢竟他現在不舉……

接著,在夜清月的震驚下,蓮池從後面進入了軒轅子鈺。

「嘔——」

看到兩個男人這樣,夜清月震驚之餘,直接忍不住嘔吐了起來。

這簡直顛覆了她的世界觀!

雖然之前她也聽說過男男之事,可是親眼所見,夜清月怎麼也受不了……

整個人呆愣著。

直到兩人停下來,蓮池突然看向夜清月,道:「殿下,蓮池想要她。」

軒轅子鈺趴在床上,心中正惱恨夜清月竟然敢給她下藥,更生氣他竟然忘記自己的寶貝……

隨意揮了揮手,「你想要便要!既然夜二小姐如此饑渴,蓮池你可要用點力!」

夜清月聽到兩人的對話,猛然驚醒,隨即便看到蓮池向她走來,一臉驚恐的搖著頭,「不,不要!」

站起來便想要跑,腳被拉住,整個人便狠狠摔在了床上。

……

前院。

小廝來報:「大人,夫人,寧大公子來府上求見。」

夜冰依淡淡的勾唇一笑,好戲要開始了呢,「請寧公子進來。」

「是。」

夜家人臉色卻有些不高興了,誰不知道,五魂家族之人,一向與他們夜家不和。

美人病嬌 寧大公子,如今主動來夜家,安的什麼心?

夜冰依給了美人娘親一個安心的笑。

蘇沐傾微微一怔,這孩子,是不是知道什麼?

寧皓天不止來了,還帶來了很多東西,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來下聘禮。

王氏的心中咯噔一下。

她女兒如今是要做七靈王殿下女人的人。

這個寧公子好雖好,但又怎麼能和身份尊貴的七靈王殿下相提並論呢?

「呵呵,不知道寧公子這是何意。」夜青天面帶微笑,驚訝道。

百里流觴和軒轅子凌兩人看著那些好像聘禮的東西,同時皺了皺眉。他這是要下給誰?

寧皓天一來,便看到了夜清月的娘王氏,卻沒看見夜清月,問道:「請問夜二小姐呢?」

「妹妹方才不小心灑了七靈王殿下一身水,如今扶七靈王殿下更衣去了。」夜冰依看向寧皓天,不緊不慢的開口。

寧皓天聞言,也並沒有多想,隨即看向夜青天,禮貌一笑:「夜大人,在下今日來……」

「呀!妹妹怎麼還沒回來?」夜冰依驀地打斷寧皓天的話,一臉古怪道:「這孤男寡女的,二妹妹真是的,也不怕別人說閑話。」

寧皓天皺了皺眉,沒好氣的看向夜冰依,「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呀,寧公子方才不還提起二妹妹嗎? 總裁上司太欺人 二妹妹不在,寧公子還不趕緊去找她。」 美女隊長葉詩瑜要找陳志凡的時候,發現陳志凡不見了不說,連廖漢也不見了,明明剛纔還見過的人,這麼一會就沒人影了。

她現在想如果看見了陳志凡,一定對他好好的翻幾個白眼!

從陳志凡經常翹班之後,她經常就會找不到人。

陳志凡現在還不知道他叫走了廖漢,現在葉詩瑜正滿心鬱氣。不過葉詩瑜總算是沒有給陳志凡打電話,她猜測陳志凡可能在陪伴他的女朋友。

“怎麼了?”養小小很奇怪的說道:“你好似很怕陳哥?他要你幹嘛?”

廖漢說道:“小小,你有沒有沒穿過的新衣服,從內到外的,陳哥媳婦把自己所在門外沒有帶換洗衣服。”

養小小順口問了一句:“怎麼會呢?他哪個媳婦這麼笨?”

還哪個媳婦?養小小順口說出的話,令廖漢的眼睛都瞪大了:“我去,還哪個媳婦?陳哥到底有幾個媳婦啊?”

養小小道:“好幾個吧,我有新衣服,你送我回去拿!”她和廖漢最近是走的比較近不過他們兩個比較老式,廖漢雖然有時候愛開些玩笑,但是做人還真是很規矩的。

在開車到別墅的路上,養小小好奇的問道:“你好像很怕陳大哥!”

廖漢道:“這叫做敬重,你看我陳哥平時好像是有些不着調的樣子,其實他是很厲害的,而且也很低調,你也不會想到,我陳哥隨便寫一幅字就能賣幾千萬。”

養小小卻是大爲的吃驚,她住過陳志凡的租房,乃至現在都還住在陳志凡的房子,不管他的房子是什麼樣子,陳志凡的生活什麼都是簡簡單單的,唯一最多的就是他滿牆壁的書。走到哪裏就搬家到哪裏。

而且陳志凡那麼的年輕,他的一幅字怎麼可能賣那麼多錢?

似乎是看出了養小小的疑慮,廖漢說道:“上次叫你看的那那兩幅不都是有陳哥的書名嗎?我可是親眼看着我陳哥的字賣掉的,”一說到陳志凡,廖漢的話匣子就像是開閘的洪水一般滔滔不絕。

養小小笑眯眯的聽着,冷不防的說了一句:“你好像很羨慕陳大哥友好幾個媳婦?”

廖漢嘿嘿笑了笑:“作爲男人有很多女人,本來是值得豔羨的事情,弱水三千,我去只取其一,小小,我知道你的意思,羨慕是很正常的,你也知道愛美之心人人有之,我要是大義凜然說不羨慕,我自己都不信!”

車停在了別墅的門口,養小小快步的走進別墅去拿陳志凡要的東西,沒有給廖漢一個字。

廖漢簡直莫名其妙,他好像沒做錯事情啊!

養小小一邊在衣櫃裏翻找衣物,一邊悄然紅了臉,男女相愛,只要他們自己彼此願意,誰也不能說什麼,不過她從小看到父親母親之間的深情,所以也很希望有那樣一份感情,不需要轟轟烈烈,只需要最長情的陪伴!

廖漢說的那麼自然,分明是本心流露,見識過各種嘴臉的養小小徹底的怦然心動,陳志凡給她介紹的人,果然不是隨便介紹的……

提了一包衣服,養小小快速的下了樓,上車!

豪門小妻子:BOSS大人等等我(豪門小妻子:總裁大人抱緊我) 作者: 甘甜 陳志凡打開門,廖漢和養小小一起站在門外,他吃了一驚:“就送個衣服,你們怎麼一起來了?”

養小小笑着說道:“陳大哥,你打電話的時候,我們就在一起……”

楊依依從房間裏走了出來,熱情的說道:“你們就是志凡的兄弟和弟妹吧,進來坐,我是他妻子。”

不是媳婦,不是女朋友,這樣的介紹,養小小有些糊塗:“嫂子?”

楊依依一聽,心花怒放。拉着養小小的手說道:“弟妹快進來坐,我被我爹和公公一起所在了門外,沒法給你見面禮了,下次補上。”

廖漢最知道實務,他一聽就知道這是陳志凡的合法妻子,當即說道:“嫂子,真漂亮呀,小小都看愣了,還不知道把衣服給嫂子?”

養小小趕緊把手裏的袋子遞給她:“嫂子,都是我的衣服,不過都是新的吊牌還在,你放心穿!先將就一下,等下我陪你去買!”

楊依依接過袋子,沒有半分的不滿,而是笑着說道:“都是新的還買什麼,正好你們都在,我們也是原本打算出去吃飯的,那就一起吧?”

“嘿嘿,我們兩個做燈泡的話不會太亮了?”廖漢覺得她很面熟,等楊依依鑽進房間去穿衣服的時候,他問道:“陳哥,嫂子很面熟啊!我好像見過!”

陳志凡道:“就是那天慈善晚會,依依是碧桂園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