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她沒有去那個拍賣場,直接打聽找到了山羨郡郡守丁補的府邸!

夢尋以為會在哪處鬧市的中心,沒想到在一個青山綠水的郊外,費她花錢買了匹馬,想着那個紈絝子弟估計每天都不回家的,這裏除了風景秀美,沒有符合他性格的地方。

一路山花遍佈,她優哉游哉的到了一處路口,離老遠就看見路口有士兵把守,防賊似的攔的緊緊的,她想這個郡守怎麼比夜瀾還能擺譜,虧心事沒少做吧?怕人來害他?

向遠處那個豪宅看了看,她決定繞道而行,她又不是非要走正門,翻院牆她也是願意的。還沒走多遠,就看見那巍峨門樓下的朱紅大門緩緩打開,裏面出來一群人,為首的竟然是那個國師。

想起那天雪地里他說,落他手裏非讓她嘗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夢尋不想嘗,覺得國師可能已經知道那天是她壞了他的事,所以昨天看她的眼神才那麼陰狠,想到這她不走也要走了,荒山野嶺她可不想自動送死,趕忙調轉馬頭向旁邊樹叢走去。

她躲在暗處,看着那國師身邊圍着好幾個滿身陰翳的妖,而對面人群一個五十多歲一身官服的恐怕就是丁補了,看上去聰明又圓滑,像一個久混官場的人,夜瀾怎麼會對他委以重任?

難道是國師的主意?看他們感情似乎很好,那國師死人臉現在竟然平平淡淡倒像張人臉了,她豎着耳朵聽了聽,聽不太清,那丁補聲音大一點,聽他說

「┈┈放心┈,萬無一失,那天晚上只要┈┈,嗯!好的┈┈」

「接着┈┈,保證┈┈」

夢尋大氣不敢出的也沒聽清具體說的是什麼,見那國師揮了揮手,似乎說了幾句,可是他說話聲音低的像沒吃飯一樣,夢尋一句沒聽見,看了看這遙遠的距離,她自我安慰,已經夠棒了!

國師說完,翻身上馬和幾個隨從一起離開了,門口丁補一眾人愣愣立着,還不時擺手,直到他們的身影走很遠,都才停下。

這時從那大門內又出來一個年輕人,鬼頭鬼腦的看了看那些人離去的方向,又和丁補說了幾句什麼,似乎在商量什麼大事,接着就一起回了院子,門又緊緊關上。 趙風平靜的道:「孩兒知道,城北山林之中,住著一位高人。」

「孩兒以前被家族排斥,無聊到城外散心,偶然遇見了他。」

「實不相瞞,孩兒所有的計謀,都是那位高人傳授的。他是真正的世外高人。」

「原本,他告誡孩兒,萬萬不可泄露他的身份。」

「但是現在,為了趙家存亡,孩兒不得不說了。」

「孩兒覺得,如果父親肯親自走一趟,求那位高人出面,到時候,所有的困難,都會迎刃而解。」

「區區秦天,在高人的手下,更是會彈指湮滅。」

「你說的是真的?」

「我怎麼從未聽說,城北有這種高人?」

趙天樂疑惑不解。

趙風堅持道:「是不是真的,父親去了便知。」

趙天樂動心了。這個私生子,他以前從未正眼看過。

但是不得不說,最近趙風的表現,確實非同尋常。要說是背後有高人指點,倒也說得過去。

「家主,夜已深了。依我看,還是慎重。」

「要不,我帶人去把那個所謂的高人請過來。或者,您明日再去。」李志堅低聲說道。

趙風立刻道:「不可!」

「明日再去,肯定來不及了。」

「再說,那乃是世外高人,除非家主親自去。否則,他會覺得被唐突。」

「如果一怒之下離開,再想找到他,就是大海撈針。」

趙天樂猶豫了一下,終於下了決心。

「好!」

「我就最後再信你一次。」

「趙風小兒,如果讓我發現,你在忽悠我。那麼今天晚上,你就去陰曹地府陪你哥哥吧!」

「走!」

為了安全起見,他把剩餘的八位太保全都帶上。

有八太保隨身保護,想必也不會有什麼意外。

大太保施延忠被趙風聯合魯信和嚴寬陷害,最後逃走的關頭,被西北狂刀解勾一刀斃命。

六太保孔龍,於望江樓亂石灘上,被無常鬼摔破頭顱。

再除去袁氏三兄弟,如今剩下的八位太保分別是:

二太保廖傑、三太保魯信、四太保江鶴、五太保李志堅、七太保馬通、八太保費炎、九太保嚴寬、十太保權坤。

雖然有所損傷,但是以這八位太保的能量,雲川趙家,仍舊是無人敢挑釁的存在。

三輛車離開趙家,往城北的方向呼嘯而去。

城外,一片黑暗。

山林黑乎乎的,像是住著什麼可怕的食人猛獸。

「就在裡面。」

「父親,我來帶路!」

見趙天樂猶豫,趙風自告奮勇,在前面帶路。

趙天樂咬了咬牙,在八位太保的保護下,跟了上去。

走了一段,只見荒草萋萋,遠處禽鳥騷動。根本就不像是住人的地方。

「家主,不能再走了!」李志堅停了下來,冷聲道:「風少爺,你會不會記錯地方了?」

「或者說,那位高人早已經不在了。」

「這裡根本就不像是有人住的樣子!」

馬通和江鶴,也全都警戒起來。

此刻,趙風站在前面不遠處一個山坡上。

他一語不發,靜靜的看著下方的眾人。

趙天樂感覺有些發毛,沒好氣的道:「你這個逆子,竟然敢忽悠老子!」 伏龍山莊。

近日張老大正在思量山莊的未來。

他不明白李一松怎麼敢猖狂到動飛虎寨。

接著白威還放火燒了蘭山!

要說這裡沒有李一松的「功勞」,誰都不信。

他哪來的底氣這樣做?

下一個,就該輪到伏龍山莊了吧。

真他娘窩囊!

「大哥!大哥!」

張老二急匆匆的走進大廳。

田立業瞪了他一眼,「慌什麼慌?」

張老二變聲道:「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哼!」張老大拂袖走出內堂。

看著街面上烏泱泱前行的人群。

蘭州城數十家勢力齊聚,哪怕無品的武者佔了九成,這樣的場面依然令張老大震撼!

簡直是目瞪口呆!

窮山惡水出刁民,也就是在蘭州城這樣的小地方,才會出現李一松這樣肆無忌憚的傢伙吧?

李一松已經帶人行至山莊門前。

張老大示意把山莊現有能喘氣的弟子都喊了出來。

張老大冷然負手,「李一松,你想幹什麼?!你不要因自己的狂妄而自誤。」

「自誤?」李一松重複了一聲,天水刀轟然斬出數米長的刀光。

「你敢!」張老大白著臉後退。

其他人紛紛跟著田立業後撤躲避。

這人瘋了!

事情未如張老大等人所想,那看似強橫的刀光卻在貼近山莊牌匾時消散一空!

咔噠——

伏龍山莊的牌子緩緩從中間斜斜分開。

切口平滑。

輕輕落在張老大等人的腳下。

能將離體的真氣控制到這樣絕妙的境界。

張老大心下更驚!

李一松掂著刀,笑道:「張莊主屢次夥同飛虎寨,為虎作倀,對付我李家商會,你以為我不知道?」

張老大臉色微沉,冷聲道:「胡說八道,我張家做的都是正經生意,幾時與飛虎寨苟同了?」

李一松冷笑一聲,向前撥了撥刀,「那死在飛虎寨的那些伏龍山莊弟子難道都是背著莊主私自行動?你這莊主當的業太糊塗了吧?」

「簡直一派胡言!」張老大氣得鬍子亂顫。

刁民潑皮!一群刁民潑皮!

此時,山莊的四位七品高手,也帶人從後院衝到堂前。

李一松冷笑道:「怎麼?看來張莊主是鐵了心要和我李家拼一下子了?」

「這就要看你的選擇了,我張家可不會任人宰割!」張老大色厲內荏的道。

李一松譏笑道:「是嗎?!難道張老大爺是想著背靠自在宮這個大樹好乘涼了?」

張老大心中一驚,自己聯繫自在宮的事他怎麼知道。

又想到飛虎寨那邊,被李一松和蘭山劍派白掌門聯手滅掉,應該是李一松和白樂天達成了什麼交易。

可惜白樂天死了。

李一松送白樂天屍首回山後沒多久,蘭山劍派竟然被白威一把火給燒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