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她助理的生日,從來不參加任何非工作應酬的蘇婉琪被迫參加了這個助理女孩的生日派對,為什麼是被迫呢?是因為她不得不給自己這個助理的面子去參加這個生日派對,因為自己這個助理小姑娘是公司董事長的女兒,唯一的女兒,之所以把自己的女兒安排給蘇婉琪做助理就是希望蘇婉琪好好教她東西,讓她跟著蘇婉琪學東西。以後好做一個合格的接班人,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女孩強烈要求自己的師傅參加自己的生日派對,所以蘇婉琪才不得不去,更何況這個生日派對還是自己董事長辦的,與會的很多都是粵圳市商界的大佬,蘇婉琪就更得去了。

一般像這種派對不會弄得這麼晚,參不多九點多鐘就結束了,可結束之後小姑娘硬是拉著蘇婉琪不讓走,說剛剛的生日派對是她爸給弄的,她自己的還沒開始。然後死活拉著蘇婉琪去了一家酒吧,她已經提前包下了這家酒吧來做她的生日派對,對於她來說這再正常不過。蘇婉琪無奈地在酒吧里呆了幾個小時,也被迫喝了不少酒,最後在凌晨一點左右她實在是待不下去了提前告辭,出門自己叫了計程車回家。雖然在粵圳她是這家不小的民營企業的副總,薪水自然不低,但是她一直沒買車也沒買房,好像她自己冥冥之中就認為自己不會在這個城市長久待下去一樣。 蘇婉琪坐在計程車上看著這個城市依舊繁華的晚上有些感觸,這是她來粵圳市之後第一次這麼晚還沒回家、坐在計程車上,她也想起了那天晚上,雖然那天晚上她的意識並不清楚,但是她卻能清晰的記起那個男人的模樣。

就在蘇婉琪看著車窗外發獃的時候,她看到了路邊的一個公交站台上坐在一個男人,坐在那抽著煙,那神態與自己心裡那個男人真的很像很像,一度她都認為這就是他了,就在計程車接近的時候,忽然旁邊駛過了一輛越野車擋住了她的視線,等到越野車超車離開之後,她已經離那個男人很遠了,已經看不太清楚了。隨後她自己笑了笑,她知道,是自己心裡太過於想念他,所以看到一個神態差不多的就認為是他,這種事情已經發生不是一次兩次了,她明白,這是人的心理作用。 高官的甜 他怎麼可能出現在這?他現在應該正在東海忙著他的事業,蒸蒸日上的事業。

想到王旭東越做越大的事業,蘇婉琪笑了,她是真心替王旭東趕到高興,最初自己認為是個窩囊廢的男人,事實卻證明他是一個真正有能力的男人了,看到自己心裡的男人越來越強大她發自內心的高興。同時,蘇婉琪也很失落,原本他的成功里應該有以自己的一份功勞,自己可以陪在他身邊與他一起拼搏,享受這成功的喜悅的,而現在,她卻一個人生活在這。

越想心情就越複雜,直到計程車開到小區門口,她下車進了小區。

王旭東一個人在馬路邊坐了一個多小時,然後起身沿著原路返回,回到了酒店,第二天上午與張麗兩個人再次乘坐飛機飛回了東海,重新投入到了緊張而又繁忙的工作當中。

在王旭東回到公司的第三天,王旭東公司來了一個不速之客,前台小姑娘帶著這個人進了王旭東的辦公室,進去之後直接就一下子跪在了王旭東的面前,對王旭東道:「東哥,救救我。」

王旭東坐在辦公室裡面,嚇了一跳,一下子站了起來,看著跪在面前的人。

看到跪在前面的人之後,王旭東皺了皺眉頭,對跪在地上的陳龍說道:「我不是廟裡的菩薩,不需要你跪,有什麼事你先站起來再說。」

「東哥,救我。」陳龍站了起來道。

「救你?這話我就覺得莫名其妙了,你一個堂堂的黑道大哥有什麼事需要我來幫你的?」

「東哥,這次你一定要救救我,只要你救我,我什麼都可以聽你的,什麼都可以給你,以後你說什麼我就做什麼。」陳龍哭訴著。

王旭東聽到這笑了,點了一根煙,說道:「陳龍,你未必把我看得太高了,首先,我憑什麼救你?其次,即使我想救你我也沒這個能力,我既不是高官,也不是大佬,不管你遇到任何事都不是我這個平民老百姓所能解決的。所以,你今天是進錯了廟拜錯了菩薩,你走吧。」

「不,東哥,你可以救我,現在也只有你能救我,你一定要救我,不然我就死定了。」

「你太看得起我了,我無能為力,你走吧。」

「我沒說什麼事你怎麼就你不能救我?」

「不管是什麼事我都救不了你。」王旭東回答的非常的乾淨利落。

「東哥,三千萬,我給你三千萬,救我一命。」

「你給我三千個億我也救不了你,與多少錢無關,而是我沒這個能力。」王旭東坐在椅子上抽著煙。

「東哥,你就真的見死不救嗎?」

「話我已經說的很明確了,第一是我沒這能力救你,第二是我沒有救你的義務。你走吧,我這還有事,我就不送你了。」王旭東再次說著。

「東哥,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你知道我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你怕沾上我你自己摘不幹凈是不是?沒關係,我已經想好了,我名下有三套房子和一個酒店,這些都是不是掛靠在我的名下,我也是預防有這麼一天,所以這些資產我全部掛靠在跟我毫無關係的人身上,這些人絕對乾淨,只要東哥你幫我,我可以讓他們把這些房子和那個酒店低價轉讓給你,這樣一切就都合理合法,不會給你造成半點麻煩的。」陳龍走到王旭東身邊對王旭東說道。

「陳龍,同樣的話我已經說了幾次,我說過了,跟多少錢無關,是我沒這個能力幫你。怎麼?你覺得我有這個能力跟警方說不抓你了,他們就不抓你了?還是我有這個能力跟法院說一聲對你從輕發落,他們就對你從輕發落?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就是一個平頭老百姓,整天都在為了溫飽在奮鬥,我不是神仙。」

「不,東哥,我不是叫你讓警方放了我,我知道,誰也救不了我,可能我真的做的太過分了,這次是由最上面親自在督辦我的案子,我很明白,雖然負責抓我的人是張曉芸,但是她也沒權力說放了我,誰也救不了我。東哥,我想要你做的是你幫我逃走。」

「逃走?」

「對,逃走,而且是儘快,就這一兩天就逃走,逃出國。」陳龍點頭。

「根據我掌握的消息,他們已經把案子調查的差不多了,掌握了我很多的消息,據說也就這一兩天就會對我動手了。所以,我得逃走,不然我就是死路一條了。」陳龍繼續說著。

「你要逃走有的是辦法,需要我幫你什麼?我又能幫你什麼?」

「我如果自己能想辦法逃走我早就跑了,可我根本就跑不掉。從年前開始我就一直被警方給監控了,去哪他們都跟著,而且,只要是離開東海市境內就會被查,被限制出入,更別說坐火車飛機了,我連買票的資格都沒有。而到了最近,對我的監控已經從秘密監控變成公開監控了,我住的地方周圍全是警察,我一出門,前面後面全是警車,發現我有要出城的跡象就會把我攔住,讓我協助查案然後把我帶進公安局裡面關二十四個小時然後把我放出來。不僅僅是我,我身邊幾個主要的人也被同樣監控,我下面管事的人也都被秘密監控了,所有我身邊的人都被限制出境。我根本沒有任何逃跑的機會,所以,東哥,我只能找你來救我了。」 聽到這王旭東笑了,問道:「你憑什麼認定我就能幫你逃走?你都逃不走我能幫你逃走? 愛情 幸福的遇見 你可是黑道大哥,我就一個老百姓,還是那句話,你是不是進錯了廟拜錯了菩薩?」

「東哥,你能夠幫我,我很明白,整個東海市唯一能救我的就你一個,除此之外再無他人了。」陳龍說的很肯定。

「你倒是很信任我,比我自己還信任我。」王旭東忍不住的再次笑了。

「你是特種部隊出來的吧?」陳龍看著王旭東道。

王旭東愣了愣,看著陳龍,依舊微笑地問道:「你為什麼這麼說?」

「我不傻,我是見過你的身手的,更體會過你的聰明,我分析過,也跟他們一起研究過你,我很明白,你不是一般人,也絕不是我們普通人可以惹得起的人。所以我也知道,如果你想要躲想要逃就不可能有人能夠抓得住,而如果你想要幫我逃走,那我就一定可以逃走,這一點我非常的明白。」

「東哥,救我,你我好歹也是朋友一場,只要你救我,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只要是我能給的。錢、女人、房子所有的我都可以給你,只要你想辦法讓我逃出去,甚至於不需要你動手,你只要告訴我我該怎麼做可以逃出境就行了。」陳龍繼續道。

王旭東靠在椅子上,可這曾經不可一世的黑道大哥現在可憐的樣子忍不住有些惋惜,嘆了口氣道:「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你有今天怪不了任何人,只能怪你自己。而且,在你派人去殺張曉芸之前那次跟你吃飯的時候我就已經勸過你了,去自首,你還有活命的機會,或者你可以選擇逃走,可你不聽我的,硬要鋌而走險繼續往前走,甚至於膽大包天的請殺手來殺警察,現在一切都晚了。」

「人不到窮途末路誰願意捨棄一切?一年前我的確有機會可以逃走,可當時沒到這一步誰捨得捨棄掉所有的一切?東哥,你一定要救我,如果等到警察抓了我,我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我只是學過兩年的功夫,我並不是什麼特種兵,我也不是神仙,我能打過兩個人不代表我可以幫你從警方手裡逃出去。另外,我也不想這麼做,錢是個好東西,誰都想要,但是我跟你不一樣,我有我的底線,不是什麼錢我都要,有些不幹凈的錢就算給我我也是不會要的。如果你想要活命硬要我救你,那我就只能給你指一條路。」

「東哥你說。」陳龍大喜過望。

「去自首,主動坦白自己一切的罪行,戴罪立功,揭發與你有聯繫的那些犯罪分子,這樣肯定能保住你的命。但是要被判多少年我就不知道了,但是這是你唯一能救命的辦法了。人啊,只要是活著那就還有希望,只要人活著,就還有重新開始的機會。你讓我救你,這就是我給你指的路,除此之外都是死路,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有事要出去了。」王旭東說完之後便直接起身離開了自己的辦公室走了出去。

王旭東直接從公司出來,叫上了劉兵,讓劉兵開著車送自己去了華海集團,王旭東在郭鈺的辦公室裡面見到了華海集團旗下的華海百貨總經理以及華海百貨公司分公司華海瑞麗公司的總經理,所謂的華海瑞麗也就是通常所講的華海百貨的奢侈品商城,是華海裡面專門賣高檔奢侈品的商城,也是國內最著名規模最大的高檔商場。華海百貨覆蓋了全國所有的大中型城市,而華海瑞麗則只覆蓋了全國的大城市,這是由市場和消費力決定的。華海瑞麗在國內老百姓的心目中那就是奢侈品的代名詞,要買奢侈品大家潛意識的就會去華海瑞麗。而華海瑞麗也是所有奢侈品品牌夢寐以求的想要擠進去的地方,而王旭東今天坐在郭鈺辦公室裡面見到的就是華海百貨的總經理和華海百貨旗下分公司華海瑞麗的總經理。

王旭東之前給郭鈺打過電話談了要商談自己品牌入駐華海瑞麗的事,郭鈺跟他約定了這個時間在她的辦公室見面,他也提前給華海百貨的總經理打了電話讓他親自到自己的辦公室來。華海百貨的總經理也就直接把華海瑞麗的總經理叫了過來,也就有了這次的面對面會談。

雖然是叫在郭鈺的辦公室裡面談,但是郭鈺全程沒有說過一句話,甚至於她都沒有坐在邊上,雙方人到了之後,郭鈺向他們互相之間做了介紹,介紹完了之後她便離開了辦公室,更加有趣的是,華海百貨的總經理在幾分鐘之後也離開了,讓華海瑞麗的總經理與王旭東兩個人單獨談。

郭鈺和華海總經理離開是為了避嫌,因為擺明了王旭東這個事就是不符合華海公司規定的事,而作為領導他們不可能公然違法公司的規定,所以他們就都離開了,不直接參与這件事,而把這件事直接交給了華海瑞麗總經理自己身上,而郭鈺雖然什麼都沒說,但是把他們親自叫到自己辦公室來與王旭東就充分的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和意見,這一點,無論是華海百貨的總經理還是華海百貨分公司華海瑞麗的總經理心裡都跟明鏡一樣的。

王旭東之後就與華海瑞麗的胡總兩個人單獨的交談,兩個人足足談了一個下午,一直談到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兩個人才互相握手留下了各自的電話號碼之後離開。

王旭東和胡總兩個人正準備離開,郭鈺打開了門走了進來,看到兩人笑著問道:「都談好了?」

「已經基本與王總達成了合作的協議了。」胡總連忙對郭鈺道。

「好,王總的東琪品牌是一個很有潛力也是一個品牌價值很高的品牌,雙方的合作是一個雙贏的事,這件事情你們華海瑞麗要好好對待。」郭鈺笑著說著,但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裡面就包含了很多的信息,作為華海瑞麗的總經理,胡總不可能不明白,他連忙點頭,然後告辭離開。

「他怎麼表態的?」郭鈺把要走的王旭東又給拉進了辦公室裡面坐在沙發上問著王旭東。 「這次是要好好的謝謝你,胡總已經給我明確的表態,所有的華海瑞麗商城都會想辦法給我一個位置和面積都非常好的店面,不過,全國41家店不可能同時上線,因為不可能所有的商城裡面都剛好有空著的合同到期的店面,但是他會親自過問這個事,每個商城裡面都會儘快地給我騰出一個最好的店面出來。另外,他也會親自打招呼,讓所有華海瑞麗商城在我們的店面開業之後會給我們一個好的宣傳以及活動。」

「那這樣挺好的,價格方面怎麼說?」郭鈺繼續問著。

「價格方面他沒有給我一個具體的價格,他說每個商城有每個商城的價格,價格都不一樣,情況也不一樣,到時候簽協議也需要我們與每個商城去簽,但是他可以保證每個商城都會按照規定的影響力品牌引進的方式給我們最低價格,在物管費等方面也會想辦法給我優惠,另外,每個商城都會對我們進行照顧。」

「嗯,那這樣還行吧,沒辦法,旭東,雖然我是公司董事長,但是公司有公司的規矩,我作為董事長更不好帶頭去破壞規矩,我能做的也就只能是這樣了。」郭鈺帶著歉意道。

「你都已經幫到這個地步了還要怎麼幫?再幫你就得直接給我錢了。」王旭東笑著,隨後道:「如果不是你打招呼,我們品牌能不能達到進你們的華海瑞麗的標準都難說,而且即使進去了,也不可能全國所有的華海瑞麗都進,更不可能有這麼優惠的條件的還有照顧。進了華海瑞麗就說明了什麼?就說明直接拉開口袋賺錢了,你要說你還沒幫我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你也別說我在幫你,我也是在幫我自己,別忘了,公司可不是你一個人的,還有我的百分之十五,我也是股東之一。」

「你會在乎那點股份?」

「怎麼不在乎?我這個人做投資不喜歡做短線的,我喜歡做長線投資,投資潛力股,在價格最低的時候大量出手,然後就放在那不管,等著他升值。對於你的投資就是如此,我相信我這一個億的投資某一天你會給我帶來十個億甚至於一百個億的回報。」郭鈺笑呵呵地說著。

王旭東知道郭鈺是故意這麼說的,郭鈺之所以投資東琪公司,擺明了就是幫他。

「一起吃飯吧,在我們公司食堂吃,讓你也嘗一嘗我們公司大廚的手藝。」郭鈺問著王旭東。

「吃飯可能吃不成了。」王旭東搖頭。

「怎麼?有約了?」

「暫時沒有,不過按理說馬上就會有了,而且我還必須得去,不去會有麻煩。」王旭東笑了笑道。

嘉平關紀事 王旭東剛說完,手機就響了,看了看號碼,王旭東笑著對郭鈺道:「你看,來了。」

王旭東笑完,直接在郭鈺面前接過手機。

「喂,張大隊長,有什麼指示?」

「在哪?晚上有空沒有?過來一起吃晚飯。」張曉芸沒有拖泥帶水地說著,這是她說話做事的風格。

「我這邊有應酬,吃飯下次吧。」

「告訴我你吃飯的地址,我過去找你。」張曉芸停頓了一下之後繼續說著。

「你倒也真的不客氣,算了,我還是去找你吧,還是你們公安局外面那家店?」

「嗯,是,我在這等你,你下班后直接過來吧。」張曉芸說完掛斷了電話。

「看吧。」王旭東放下手機后笑著道,接著說:「我要是在你這吃飯她就百分之百會跑過來,她就這性格。」

「張隊長?」

「對,除了她還有誰可以做出這種事來?」

「那行吧,那我就不留你了。」

「好,找個時間我得好好請你吃頓飯。」

「為什麼?」

「不為什麼,走了。」王旭東笑著說著,然後轉身走出了郭鈺的辦公室,在停車場裡面讓劉兵開著車出了華海集團。

從華海集團出來之後,王旭東讓劉兵先開車回家,把劉兵送回了家之後他自己開著車去了公安局門口的那家店,這家店都快成了他與張曉芸「約會」的「老地方」了。

王旭東走進店裡,老闆娘熱情地招呼著,直接對王旭東道:「王總,張隊長在包間等你。」

王旭東與老闆娘打過招呼,然後直接就推開包間門走了進去,包間裡面張曉芸穿著一身警服坐在那喝著茶,看的出來面色不善。

「怎麼了這事?心情不好?誰惹你了。」王旭東笑著問著。

「你怎麼又與他見面了?」

「誰?」

「你說誰?」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你說陳龍?這個我沒辦法啊,他要去那我總不能攔著不讓進吧,我們是公司啊。腿長在他身上我哪管得住。」王旭東也很無奈。

「他的案子成立了專案組,雖然我現在回來繼續擔任這個專案組長,但是這個案子後面牽涉到了很多,是上面掛牌督辦的,有幾個領導坐在這時時刻刻監督著這個案子的進程,而且串並了很多案子,這個案子牽涉了三個省,現在三個省的警方都派了工作組在這邊跟進配合這個案子,所以說,這個案子我說了不算,我們東海這邊說了也不算,你這麼跟他又見了一面,專案組那邊引起了注意,讓我們把你作為調查對象。」張曉芸很生氣地說著。

「把我作為調查對象?好像也有道理,畢竟這個時候了突然冒出我這麼一個人來是有些不正常,我能理解。要調查就調查吧,我無所謂。」王旭東自己拿起茶壺倒了一杯茶喝著。

「調查只是其一,他們提議把你列為監控對象進行重點監控。」

「監控我?」王旭東這下有些驚訝了。

「他們懷疑陳龍去找你肯定是想著逃跑的事,而且很有可能是協助他逃跑或者是干其他什麼事的可疑人員,不然他不可能在這個時間還去找你一個不想關的人,所以他們認為要對你進行嚴密監控。」張曉芸氣呼呼地說著。

「這麼分析也有道理。」王旭東點了點頭。

「有道理個屁,他們這是亂彈琴,亂來知道嗎?以為想監控誰就監控誰嗎?這是浪費警力,這是侵害公民的權力。」

「你們監控陳龍等人不也一直都在監控嗎?」王旭東遠沒有張曉芸那麼激動,笑著說著。

「哪能一樣嗎?陳龍那是犯罪嫌疑人,你是犯罪嫌疑人嗎?」 「在你的心裡我不是,但是在他們心裡我是。」王旭東終於知道張曉芸為什麼這麼大火氣了,原來都是為了他。

「你是不是因為這是跟他們吵架了?」

「吵了,對著上級部門的一個領導拍了桌子,把他罵了。」張曉芸喝了一口茶后道。

聽到這王旭東笑了,這才是張曉芸的性格。

「簡直是亂彈琴,真不知道這種人是怎麼坐到這個位置上去的,瞎指揮,按照他的邏輯,是不是陳龍這個時候不管去見誰都要把這個人進行監控?要監控我不反對,但是在監控之前是不是應該先對這個人有最起碼的評估?你是誰?誰不知道?要是你跟陳龍是一夥的為什麼要救我?為什麼要幫忙抓殺手?這是很簡單的道理。」

「算了,他要監控我就監控唄,又沒多大事,我有沒犯法,就當是走路的時候多幾個保鏢在後面跟著而已,有什麼關係,犯不著為了這個事去跟領導鬧掰。」王旭東安慰著。

「這是原則問題。」

「那現在怎麼弄?」

「他要求就得這麼干,我當面給他說了,只要我還是專案組的組長,就不可能。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準去監控里,我跟他說,要監控可以,你從別的地方派人過來,東海市的警察一個都動不了。」張曉芸氣嗖嗖地道。

王旭東為之咂舌,無奈地搖頭,道:「你這……你這脾氣……好吧,我很欣賞。」

「我就是看不慣這種人,胡亂瞎指揮。」

「那現在究竟怎麼弄?她能咽的下這口氣?別人可是上級下來的領導。」

「那又如何?他去找劉局告我狀去了,去告唄,我在他去之前給劉局打過電話了,我明確地告訴了劉局,只要我還是這個專案組組長一天,只要我還是刑警大隊的大隊長一天,就沒人敢去監控你,如果有人去監控你,我立馬辭職不幹了。」張曉芸正說著,服務員端著菜進來了。

王旭東再次苦笑,張曉芸的性格就是如此。

「行了,別生氣了,吃飯吧。」王旭東勸著張曉芸。

「不過,你得告訴我,他今天去找你幹什麼?」

「你們那個領導其實猜對了,陳龍去找我就是讓我想辦法幫他逃跑的。」王旭東一邊吃飯一邊說著。

「找你幫他逃跑?為什麼找你?」

「我也想知道這個答案。」

「他很聰明。」張曉芸在思考了一下之後說著。

「聰明什麼?」

「我們早就猜到他肯定會想著要逃走的,我們已經把他全部的路都給封死了,他沒有任何可能逃跑,這是板上釘釘的事,而且,因為協同了幾個方面,還有最後一點證據沒有弄明白,但是快了,等到鄰省兄弟單位最後的證據確定我們就開始全線收網,估計也就這幾天的事了。我知道他在我們內部這邊收買了人,收買的這個人是誰我也已經大致猜出來了,我們已經進行到哪一步他肯定明白,他勢必逃走,但是我們早就已經做了預防,他逃不掉的。當然,我能想到的唯一一個有能力幫他從我們眼皮子底下逃走的人也就只有你了,還記得以前在酒店裡殺人的那個殺手嗎?我想他是可以做到從我們眼皮子底下逃走的,他能做到你就更加能做到。陳龍竟然會想到找你,可見他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我說他聰明。」張曉芸分析著。

「你也未必太看得起我了。」

「你有多大的本事我比誰都清楚,如果你真要出手幫他,我想就沒人能抓得住他。」張曉芸平靜地說著,隨後問道:「他給了你什麼條件?肯定給了你很多錢吧?」

「三套房子,一棟酒店。」

「這麼多?」張曉芸目瞪口呆,然後問道:「我們沒發現他名下有這麼多房產啊,更沒有酒店啊。」

「他怕我是因為怕受他的連累不願意幫他,所以承諾給我的這些都是他掛在別人名下的資產,這個你們到時候可以去查一查,這些資產加起來也得接近上億了吧。」

「他這是不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他還在乎錢嗎?他想要的是命。」王旭東悠然自得地說著。

「好了,你的問題問完了吧?現在該我問你了。」王旭東放下筷子問著張曉芸。

「什麼?」

「你的傷好了?」

「基本上好了。」

「基本上好了那就是還沒好是不是?」

「還有一點點疼而已,沒什麼大礙。」

第一姝 「沒好為什麼不在家修養而要出來上班?」

「實在是再也呆不住了,我要是再不出來上班我就要瘋了,前前後後已經一個多月了。」

「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再進行一些激烈運動再沖在最前線別說再受傷,就是再次撕裂傷口想要再復原那就十分的困難了,不要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我知道,你沒看到我穿的衣服嗎?」張曉芸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警服,接著說道:「你看我穿這衣服像是要去一線的樣子嗎?我媽警告了我和我爸,我爸給劉局打過招呼,劉局給所有人打過招呼,不允許我出公安局一步,如果我敢去工作一線,就開除我身邊所有人。所以,我現在的工作就是每天坐在辦公室裡面聽著彙報做指揮。」張曉芸一臉的無奈。

「也就是因為要每天坐在辦公室坐在指揮室裡面,總是要應付那幾個上面來的督導,所以難受的想死。」張曉芸接著又很氣憤地說著。

張曉芸今天打電話把王旭東叫過來吃飯問王旭東陳龍的事只是其次,她心裡大致都能猜到陳龍找王旭東是要幹什麼,而且她也十分的相信王旭東不可能做出什麼違法的事情來,她今天找王旭東吃飯主要是心裡一肚子委屈一肚子牢騷想要找王旭東傾訴,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特別的想找王旭東把肚子里的話給說出來,對王旭東說出來之後就感覺輕鬆多了,什麼事都沒了。

兩人吃完飯便各自離開,走出飯店的時候,張曉芸叫住了王旭東,道:「呃。」

「怎麼了?我什麼時候改名了?」

「我媽讓你有時間去我們家吃飯。」

「啊?又……又去吃飯啊?」想起去張曉芸家吃飯王旭東就有點頭皮發麻。 「怎麼了?去我家吃飯我媽會吃了你啊?」張曉芸很不高興。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那邊事情的確很多,很忙,公司今年這段時間正是發展的關鍵期。」

「我媽總是在我耳朵邊嘮叨,讓我叫你去家裡吃飯,我只是把她的意思告訴你,去不去是你的事,就這樣吧,我先走了。」張曉芸說著就往公安局走去,她的車停在那,王旭東也不知道她是去開車回家還是去加班,反正對於她來說加班是正常的事,不加班才是不正常。

王旭東笑了笑,直接開著自己的車往家裡而去。

隨後這幾天,王旭東在做一件大事,他一直呆在燕京,因為上次為BOSS和BOSS夫人做鞋的契機,他認識了很多相關部門的人,也與一直負責BOSS和BOSS夫人服裝定製的秦可欣的老師成老師有著非常良好的私人友情,從去年年底王旭東就一直都在操作這個事情,一直到現在這件事情王旭東終於是辦成了,花了他很大很大的精力,這裡面花費的人力物力自然都不必說。王旭東在燕京呆了三天,帶著兼職自己秘書的歐陽玲和司機劉兵一直呆在那,甚至於在燕京的這三天他都只去見了秦可欣一面,與秦可欣一起吃了一頓飯,因為太忙沒時間。

等到王旭東回東海的時候事情就已經完全辦妥了,東琪品牌成為了BOSS和BOSS夫人出訪的指定皮鞋品牌,當然,這裡面也有BOSS夫人自己對東琪皮鞋的喜愛的因素在。這個事情的影響力有多大自然不必說了,這幾乎是再次對東琪皮具這個品牌的最高肯定,自古從今能做到這個位置的皮具絕無僅有,這也與王旭東所擁有的獨特的營銷方式有關係,他不走尋常的營銷路線,出的是奇招,這也是郭鈺對他肯定的原因所在。

而王旭東所要忙的不僅僅只是這一件事,還有另外一件事,兩個月之後,國家將會舉辦一個特別重大的世界經濟峰會,這次的峰會是由BOSS主導的,是國家外交的一個重頭戲,預計到場的國家領導人和國際組織負責人總計將達八十多位,而據王旭東所了解的情況,陪同一起出席的國家領導人和國際組織負責人的配偶人數也將達到三十多位,而王旭東想要做的就是代表主辦方國家的企業和老百姓給參會這些國家領導人和國際組織負責人的配偶送上一份禮物。

王旭東帶著專門設計的男性錢包和女性皮鞋的樣品去了相關部門,親自對相關部門的領導做了一次演講,他從幾個方面去推薦自己的提議,第一個是送禮物代表了中國人民的熱情,表示了對與會的各國領導人配偶的歡迎。第二個是中國自古以來就是禮儀之邦,這是我們國家新世紀以來最大的主場外交,並且是由我們自己主導的,意義重大,應該展現我們的禮儀之邦和大國的風度。第三個,王旭東向他們展示了自己公司設計的樣品,不管是鞋子還是錢包,都擁有著濃濃的中國風,講述的是中國的歷史和中國的文化,這是一個很好的窗口向世界展示中國的文化。第四個,王旭東也強調了自己品牌賣的鞋與這些鞋的不同,雖然做工同樣精細,質量非常上乘,但是這些鞋並沒有用一些名貴的材料,這也不存在奢侈浪費。

王旭東的演講得到了主管部門的認可,因為這次的確是國家歷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次主場外交活動,從上到下都非常的看重,都在想盡一切辦法做到盡善盡美,向世界展示中國的大國風範和影響力。王旭東的這些意見經過了層層上報,幾天後就給王旭東傳來了消息,事情定了下來,上面答應了王旭東給出的建議,但是,會有專門的人員對王旭東的產品進行監督和指導安排。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