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皓月當空,羣星璀璨。在這城外的林子裏,偶爾能聽到一些,蛐蛐的叫聲,天氣已經不知不覺的到了夏天。楊浩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穿着,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之後,他用手伸進了懷裏,緩緩的掏出了那杆被張大虎打成了3截的判官筆。握在手中,反覆的端詳着。。。。腦中的回憶開始掙脫了意識的束縛,傾泄而出。從自己當警察開始,一幕幕在眼前劃過。。。

“哎。。。不知道師父現在怎麼樣了。。。。混元養生堂 一切還好麼??紫淚和雲雪有沒有想我呢???老爸,鍾馗,白麪。你們還是老樣子麼??”楊浩的意識隨着這些畫面,胡思亂想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意識一沉。楊浩的身體立刻失去了知覺。整個人彷彿失重了一般,朝着天上飄了過去。霎時間,周圍變的白茫茫的一片,雲霧繚繞。隱隱的聽到了一首很渺茫的曲子,對。。。是古箏的聲音。那曲調深遠,清澈,每一個音符視乎都能洗劑人的靈魂,心神俱醉。楊浩的意識不由自主的朝着音律傳來的方向緩緩的飄了過去,聲音越來越清晰,越聽讓人越不能自拔。

楊浩正陶醉在這曲子裏的時候,忽然“耳“邊呼的一聲響,眼前一亮,這才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很美很美的地方。這裏是一個湖泊。碧綠的湖水清澈見底,不用走到湖邊,就能隱隱的看到湖中暢遊的魚兒。整個湖泊的周圍,佈滿了粉紅色的桃花,香氣撲面而來。楊浩走在這類似仙境的湖邊,感覺渾身清爽無比,他看着波光淋漓的湖面,泛着閃閃的金光,遠處的羣山,鬱鬱蔥蔥。正心曠神怡之時,那古箏之聲在次悠然的響了起來,這回,楊浩聽的可不是飄渺的感覺,而是很清晰,很真切,彷彿彈琴之人就在此處不遠。於是,他的好奇心涌現了出來。現代人,都喜歡吉他,貝司,電子音樂。什麼樣的人能如此般的駕馭着古箏,彈出這等古風古韻的旋律呢??爲了一探究竟,楊浩雙腳灌足了內氣。朝着琴聲傳來的方向一溜煙的跑了過去。

沒用多久,楊浩就來到了一個古色古風的涼亭面前,尖尖的亭頂。均是琉璃瓦鋪成的,黃金燦燦。硃紅色的立柱。巨大的石桌石椅,彷彿把楊浩拉回了千年以前的唐朝。楊浩稍微停留了一下之後,便靜靜的朝着亭子上面走去。

剛來到亭上,楊浩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一個身穿白色寬袍的長者,坐在亭中的石椅之上,白色的頭髮和鬍鬚於衣服幾近一色,石頭桌子上擺着一個紫色的古箏,那旋律正是從老人的雙手之間彈奏出來的。楊浩實在不忍心打斷這優美的旋律,所以躡手躡腳的走到了亭子的另一邊,安靜的坐了下來。就這樣,過了有一會,老人的一首曲子彈完了。楊浩剛想開口說話,不想,這看似仙人的老者,忽然跳了起來,雙手握住了一根長長的魚竿,用力向後來。嘴裏還一個勁的邊笑邊嚷嚷着。。。

“哈哈~~~~~又有魚兒咬鉤了。。。嘿~~個頭還真不小。。喂,小夥子。。。別傻楞楞的站着,過來幫忙啊~~”楊浩被老人一喚,這才醒過神來。連忙上前,幫老人握住了魚竿用力的拉扯着。不一會,魚兒終於被拉了上來。

“老人家,這。。。這。。。。”楊浩被釣上來的鯉魚嚇了一跳,這哪是魚啊。從頭到腳足有3米長,鰭背微紅如薄紗,周身鱗片金光閃閃,簡直成精了。老人似乎也嚇了一跳,不過他並沒有看這魚是多麼多麼奇怪,而是臉帶微笑的盯着楊浩看了一會方纔說到:

“沒想到啊。。沒想到。。。今天的收穫頗豐啊~~~小兄弟,如果不急着走,就留下來。咱們把它燉了,好好喝上一杯如何??”

“喝酒麼??好是好。。可是。。。”

“別可是不可是的了。。。我這酒可不一般,一般人想喝我還不給呢。”老人說完,叫身邊的一位長相絕美的侍女把這條3米多長的金色鯉魚拿了下去。

“這個老頭是誰??怎麼探不到他身上的氣呢??真是奇怪。。。”楊浩心裏瞎琢磨了一句之後,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竟然安坐了下來。面對這這個老人,楊浩的心裏有一種很踏實,很安全,很舒服的感覺。雖然老人的言語之間帶着一些孩子氣,卻讓楊浩從心裏升出一股很深的敬意。總之一句話,本能告訴楊浩,面前的這個老人不簡單。

“來來來。。。嚐嚐我親手釀的美酒。。”老人很和藹的從空蕩蕩的桌下如同變魔術般的拿出了2個酒盞,和一個酒葫蘆。並親手給楊浩倒了一杯。

“老人家,對不起啊。。。我秉承道家一派,祖師有訓酒傷元氣。。。。”楊浩話還沒有說完。老人就開口打斷到

“我都說了,這酒不一般。你若信我,喝了便知。若不信,起身就走,我絕不阻攔”老人的話,很溫和,但傳到楊浩的耳朵裏,彷彿是軍事命令。

“那好吧~~~”楊浩端起了酒盞,一股清香幽然飄來。好像清晨荷塘裏的那一幽清新,又好像是仙桃咬開的那一霎那的甜味,總之讓人無法拒絕。楊浩楞了好一會之後,方纔發掘自己的失態,連忙舉杯謝過了老人之後,一口飲下。這酒,入口清爽,過喉味甜,下胃絲涼。

“真是好酒啊~~~”楊浩喝完,意猶未盡的看了看酒盞,感嘆的說了一句。

“怎麼樣??我都說了。。我這酒可不一般。。。哈哈哈。。來來來,滿上,滿上”

楊浩恭敬的接着酒,這時候,那鯉魚也做好了。侍女把它端了上來。

“光有酒沒有菜可不行,來。。。再嚐嚐這剛釣上來的金鯉。。”

“老人家。。這金鯉看起來非池中物啊,咱們就這麼把它燒了吃,是不是有些。。。”

“你這孩子,讓你吃便吃。。有何不妥??”老人一臉笑呵呵的看着楊浩,這讓他實在是無法在拒絕。於是用筷子夾起了一快放在口中。

鮮美無比的魚肉,絲絲滑滑,沒有多於的味道。只有那魚肉本身之鮮加上些少許的荷花香。一口下去,楊浩胃口打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老人見楊浩吃了起來,自己也不肯落後,學着楊浩的樣子,邊吃邊喝了起來。。。

“方纔聽說你是道家後裔,不知道你拜在哪個門下??”老人一盅酒下肚問道

“我是修丹道混元劍仙一派,師承一陽仙師。。。。。”

“哦。。。。不知你修道爲何??和否說來聽聽??”楊浩聽了老人的話,擦了擦嘴,一本正經的說到。

“您有所不知,我入道修行純屬偶然。。。。(省略幾千字)”就這樣,楊浩把自己從誤闖鬼屋開始的遭遇,一直到現如今玄鬼陣的尷尬對老人和盤托出。。。。

“哦。。。。看來你實屬火系一脈。 非正常戀愛 能不能把你所謂的五味真火給老朽開開眼界?”

楊浩點了點頭,隨後右手一伸,紫黑色的五味真火熊熊燃燒起來。

“恩 不錯不錯。。。。”

“老人家。。。您好像深得道法精髓,不知道能否指點指點晚輩呢??”老人家見楊浩一臉的恭敬,於是笑呵呵的回到。

“道法深邃,我也只是略知一二。你的五味真火確實是了得,可是,這五味真火併非是火中極品。要修火,你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並非極品??那什麼纔是極品呢??”老人緩緩的站起了身子,捋了下長長的鬍鬚繼續說到。

“所謂五行,即使五屬,五屬相生相剋。所謂極品,就是相生而無克,獨立九天。你的五味真火原本來自龍之子睚眥其身,雖然火性猛烈,凡水不侵。卻也不是無敵,據我所知,火中至尊乃是大羅9重天之上的9味純陽火,此火無根無型,相生而無克,遇此火,就算是大羅金仙也會被燒成虛無。”

“只相生無相剋??這麼厲害?”

“是啊,我活了這些年也未曾見過。。只是聽說女媧補天時曾經用這九味真火鍛造過補天神石。從此後在無此火的蹤跡。”楊浩聽的一頭霧水,女媧補天??自己只是個凡人,怎麼能和女媧比??再說了,這九味真火是個什麼樣都麼人見過,更談不上修行方法了。

“呵呵。。好了,時候不早了。我也該休息了。。。。”老人說完起身就要離開,楊浩見此連忙上前問到。。

“老人家,這金鯉若不吃完是不是糟蹋了???”

“金鯉莫非君不食,豈能得道?願者自來,食者安。”

“您可否告訴我您的尊姓大名?我們何時才能再見??”

“不可說。。。不可說。。。有緣自會再見。。。。。”老人說完,手中拿出了一個拂塵,他身旁的侍女一下子變成了一個仙童,只見這仙童手中笛聲一起,一隻偌大的仙鶴從遠處飛來,懸於亭外,老人和仙童衝着楊浩神祕的點了點頭之後,駕着仙鶴消失在了楊浩的視野中。

“這老人是誰呢???”楊浩心裏正納悶,就看到亭外那根魚竿還立在那,於是上前把魚竿拿在手裏,仔細端詳了一會。並沒有發現不同的地方,最後自己才發現了奇怪之處,這魚竿,竟然沒有魚鉤。老人是怎麼調上魚來的??不用魚鉤就能釣上魚的從古至今只有一個人辦得到。。。難道我今天遇見的是。。。。。。。告訴您的朋友 萬名書迷同時在線????“姜子牙姜太公???”楊浩腦子裏嗡的一響,怎麼都不肯相信這是真的。不過現在回想一下這老人的穿衣打扮,所說的話語。到確實和書籍中記載的神仙非常相似。楊浩甩了甩腦袋,試圖讓自己恢復理智。不經意間,他發現就在石桌的下面,藏有一捆竹簡。好奇之下,楊浩伸手去拿,邊拿心理還邊想着。

“我暈。。這不會就是傳說中的封神榜吧~~~”竹簡拿到手裏,定神一看。楊浩長長的呼了一 口氣。

竹簡併不是封神榜,而是一捆叫做“行火”的書。楊浩看了看這書名,心理又開始琢磨起來。“這書是老人故意留下的?還是忘了帶走了??我這麼打開是不是有些不合適??”雖然心裏頭正在猶豫,可是楊浩的手卻沒有任何停留,右手捏住竹簡上的捆繩,輕輕一拉,竹簡朝着左面緩緩的展了開來。

就在竹簡展開的一霎那,白光大顯,晃的他不由得緊閉着雙眼。上面的內容一點也沒有看到。不過,是乎有一種信息,如同潮水一般的從楊浩的耳朵裏往裏面灌,越灌越多。他只覺得這腦子開始發熱發麻,最後開始發漲,甚至發疼。越來越疼,就在自己有些吃不住勁的時候,白光忽然消失,楊浩的身體猛的向下一沉,一切恢復了正常。等楊浩再睜開眼,發現自己正坐在古墓的入口前,5個血族的護法就在他身體兩側,一動不動的站着。月亮此時已經走到了他的頭頂上,樹林裏變得出奇的安靜。

“現在是什麼時候了??”楊浩衝着身旁的一個護法問到。

“現在是子時一刻。”護法衝着楊浩一個躬身,輕輕的回答道。

“哦。。他們進去有一陣子了,可有什麼動靜麼??”

“一切如故,安靜的很。。。。。”楊浩聽了護法的話之後,心理隱隱的有一種不詳的感覺,於是他緩緩的站起了身子說到。

“不對。。。太安靜了。。。你去通知一下長老,說一下情況。讓他們做好準備,我總覺得要有大事發生。”護法 聽完不敢怠慢,立刻使出了身法,化成一道紅色的勁氣朝着直升機的方向跑了過去。

“哎。。。。師父要是在該多好啊~~~”楊浩衝着天空感嘆了一句之後,忽然想到了什麼。“對了,師父之前教的劍丸我還沒怎麼練過呢。反正閒着也是閒着,玩玩也好。”想着想着,楊浩的身體自主的動了起來。雙掌對放,內力灌輸到掌心,兩手緩緩的靠近。呼吸逐漸平穩了下來。。。

一股暖流從印堂下放,經過鵲橋沿着舌頭下到了胸口,此時又分做兩路,沿着左右兩臂向掌心涌去。忽然間,楊浩覺得,這兩個手掌彷彿是同極相斥一般產生了一股強大的反衝力,兩掌合攏的動作變得越來越費力。連着推到第36下的時候,兩手之間光芒大顯。一個銀光閃閃的小球,憑空出現了。楊浩緩緩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兩掌之間出現的這個小銀球,跟方纔那年輕人與凱瑞大戰時用過的招數一模一樣。

“難道。。這就是劍丸???”楊浩仔細的盯着它看了好久,覺得十分好玩,於是隨手一甩,劍丸如同子彈一般,化成一到銀光急馳而去。樹林間頓時轟鳴一片,凡是被劍丸碰到的,無論是樹還是石頭都被擊的粉碎。

“呵呵 楊浩,怎麼這招你也會???沒見你用過啊。。”詹森扶着凱瑞剛下飛機,就看到獨自玩耍的楊浩,正在製造破壞。

“哈哈。。我也是剛剛纔領悟到的。。凱瑞,你好些了麼?”凱瑞衝着楊浩點了點頭,相比是詹森已經把她治的差不多了。

楊浩衝着她點了點頭之後,意念往回一縮,這劍丸竟然如同彈力球一般,從遠處飛回到楊浩的手中。這一現象讓大家都傻了眼,連他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

“恩???這劍丸不是一次性的麼??我這個怎麼不但沒撞散竟然還可以回收??”楊浩自言自語的說完之後,又連着實驗了好幾次,每次這劍丸彷彿寵物一般聽話,隨意念任意往返。看的大夥都在一旁小聲的議論着。

正當大夥看的來勁之時,地底下傳來了一聲沉悶的巨響,大地也跟着顫動了好一會。。。。

“這。。。這。。是怎麼了??是地震麼???”凱瑞有些發慌的問到。。

楊浩立刻收回了劍丸,內氣反衝至雙眼。漸漸的,兩道淡黃色的金光從眼中射了出來,衝着墓穴裏掃了過去。

不過,由於墓穴是處於地下,受地氣影響嚴重,在加上裏面障礙重重。使得楊浩無法清晰的看到裏面的情況,不過從氣息上反饋的消息來判斷。裏面的情況不容樂觀,生命跡象很弱。

“詹森長老,看來他們破陣沒成功。我們準備救人吧。。。”楊浩的話剛說完,還沒待詹森表態。地下又傳來了強烈的振動,這一次,大夥都隱約的聽到了一些慘叫聲和呻吟聲。

“哎。。。如果判官筆還在,該有多好。如今只能硬闖了。。。”想到這,楊浩回頭看了看詹森和凱瑞等一行人,他們也都做好了戰鬥準備。於是,所有人相視點了點頭之後,運足功力,朝着墓穴內衝了進去。。

這次近墓穴,可謂是大吃一驚,甬道已經完全破碎不堪,走到墓穴之中才發現。這裏已經根本分不清哪是哪了。只能看到周圍狼籍一片。等楊浩和詹森的血族戰士衝到墓穴正中的時候,一個詭異的現象出現了。墓穴裏,漫天飛舞着綠芒,而地面上的玄門高手們,竟然分成了2隊,正在互相殘殺。那些蟲子並沒有攻擊,而是懸停在空中,像是在看大戲一般。一旦有人受傷倒地,奄奄一息的時候。一隻蟲子就會迅速的飛到他的印堂前。把此人的靈魂拖拽出身體,迅速的吞噬吸收之後,在鑽入此人的屍體當中。隨後,這個人就倒戈相向,對着自己人大打出手。局面混亂不堪,法塵大師手中的九蓮寶杖雖然威力強大,但是面對自己人下手,似乎總是留有餘地。而對方卻是招招要害。眼看着法塵大師也不能倖免了。

“長老開始行動吧。。。。。”

“好。。。”楊浩話音剛落,縱身一躍,整個人凌空飛去。手中的五味真火頓時化成兩條火蛇,衝着人羣中噴了過去。

詹森長老和凱瑞兩個人,用拇指的指甲,隔開了自己的皮肉。用血施展開了歃血結界,一羣又一羣的綠芒,被歃血結界困在了其中。其他的護法立刻衝到了還活着的玄門人羣中,於綠芒人展開了搏鬥。局勢瞬間就緩和了下來。

“阿彌陀佛。。。楊施主來的正是時候,老衲和衆家兄弟在這謝過了。。”

“大師先別急着謝,你看這些人。他們已經不是原來的玄門弟子了,大師若在手下留情,我們這一羣人誰也休想活着離開。”楊浩說完,又是一掌,對面的綠芒人應聲而倒,被燒成了虛無。

“看來老衲真的是愚仁了。。。。。各位道家朋友,不必在手下留情。一切後果老衲願承擔。。”法塵大師說完,手中的九蓮寶杖 橫着一甩。9道金光激射而出,被射中的人,均死無全屍。其他的人一看,法塵大師都開了殺手,自己也就不在猶豫,這樣一來,局勢立刻就被逆轉了。被綠芒附體的那些人,很快就全部被打倒在地。不能動彈了。

詹森和凱瑞兩個人,也費了好大的力氣。總算把眼前的綠芒全部封鎖在了歃血結界之中。但是猶豫耗血過重,兩個人的能量氣息已經少了6層以上,手和腳都已經輕微的抖動起來,嘴裏的獠牙也逐漸顯現出來。(這是血族失血之後的反應,一旦血族自身的血液流失到一定程度,血族的人就會陷入瘋狂覓食的狀態)

“呼。。。。。。”楊浩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大師,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會這個樣子??清溪道長呢??”法塵大師把九蓮寶杖用力的朝着地面一挫,深深的喘了一口氣後緩緩說道。

“清溪道長剛纔還在,這會不知道去了哪裏,弄不好已經仙逝了。。”

“他有沒有留下什麼話???”

“恩。。。我記得他說過,這三陣一體的第三個陣,乃是一個人。。”

“一個人?????”楊浩心理咯噔翻騰了一下。。。。他萬萬沒想到,三陣一體的玄鬼陣,竟然是以一個人來完成最後的第三陣的。那麼,這個人是誰?又在哪呢??楊浩,血族,法塵等衆家高人能成功的破陣麼??(敬請關注陽人陰差,後面精彩不斷好看的小說盡在,告訴您的朋友 萬名書迷同時在線????經過一場殊死搏鬥,局面暫時緩和了下來。不過明白人的心裏我想都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玄鬼陣尚未成型,而這羣人的體能已經消耗大半了。凱瑞和詹森長老雖然是德古拉的嫡系子孫,但由於綠芒的數量太多。封印消耗了他們體內好多的鮮血,這對於一個血族來說是很致命的。玄門的衆人也好不到哪去,傷的傷,殘的殘。法塵大師此時也是狼狽不堪,身上也受了些許輕傷,身上的袈裟也破爛不堪。

“法塵大師,您領着衆家兄弟先退出去療傷吧。。。”

“這怎麼可以,陣法不破。身先退,豈不大殺銳氣??”楊浩順着搶話的聲音看去,原來開口的是清溪道長的那個徒弟。

“這裏很不尋常,你們難道沒有覺得耗氣耗的很快麼???”楊浩的一句話彷彿晴天霹靂一般,砸在每個人的頭上。讓所有人立刻警覺了起來。

“是啊。。。沒道理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如此疲勞啊。。。”

“說的是啊。。怎麼感覺能量在一點一點流失呢。。。”玄門的各派弟子開始紛紛議論起來。

“你們暫且退出墓穴養傷,我與楊施主稍後就會跟上。。”衆人聽法塵大師都已經開口了,於是相互攙扶着往墓穴出口走去。

“凱瑞。。。。詹森長老。。。”楊浩轉過頭來,朝着兩人走了過去。由於這兩人耗血嚴重,於是派了幾個護法去直升機上取來了幾包鮮血。正在低頭狂飲的時候,楊浩和法塵走了過來。

這兩人被楊浩這麼一叫,有些慌神,慌亂中擡起頭,把手中的血包藏在了身後。可是,這一畫面被楊浩和法塵大師抓了正着。看這凱瑞和詹森長老的那呲在嘴角的獠牙,還有嘴邊那來不及擦掉的鮮血。法塵大師,唸了句佛號,閉上了眼睛。而楊浩的眉頭也微微的皺了一下。這一畫面確實讓人感到極其反感。

“怎麼了??楊浩??”詹森長老立刻收回了猙獰的面貌,並用胳膊肘頂了一下凱瑞,示意她擦一下嘴角的血。

“你們發現了麼??這墓穴裏似乎有些不對勁。。。”

“哦???你是指什麼??”詹森長老一頭霧水的問到,就在此時。不知道哪來的一隻小老鼠,從楊浩等人的面前走過。。。不過它越走越慢,彷彿體力正在流失,最後兩腿奮力的蹬了兩下,翻了肚皮。而小老鼠死後,它的屍體迅速老化,變成了乾枯的屍骸。

“看來玄鬼陣已經被激發了。。。”楊浩說完,把內力往下一縮,丹田處立刻形成了一個漩渦,周身的內氣開始內藏,試圖杜絕內力流失。而法塵大師也開始以強大的意念力封鎖了整個身體的細胞。如此一來,雖然還是能感覺到內力仍然有損耗,不過相對來講這點流失對人還造不成什麼大的威脅。

詹森和凱瑞,原本就已經不是活人。所以這種靈力被吸的現象對他們是無效的,於是兩個人並沒有察覺到什麼。

“法塵大師,您能說一說到底發生了什麼麼?爲什麼我們前幾次來沒有發現這陣法還尚未有此吸附能力,如今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變化??”

“說來話長,我們剛進到此地。。。。。。。。。”法塵大師開始講起了清溪破陣的細節,原來,清溪道長在仔細看了陣法的圖樣之後,已經判斷出那三陣一體的第三個陣乃是一個人。清溪道長以爲,這個人就是破陣之人。之所以會這麼想,是因爲墓穴,乃是安葬死者的歸所。而這個聚靈陣本是一處風水寶地,死者安葬在此,能護佑子孫後代高官厚祿,並能保地方萬年豐谷太平。但是,一旦有人試圖盜墓,或者另有所圖的話,那麼,這造福一方的聚靈陣就會因此而變成極兇的玄鬼陣。所以,玄鬼陣的成陣和破陣的關鍵都在與人的身上。

想到這,清溪道長自以爲有把握破陣,於是急匆匆趕到墓穴之內,並且分別按照,天,地,人的順序,轉動了墓穴三角臺上的三個把手。開始墓穴內並沒有任何變化,當他把第三個把手轉完,地下傳來了巨大的振動。清溪道長也隨着振動而消失了。緊接着,從那些石屋裏,就飛出了綠芒。也就導致瞭如今的慘狀,至於靈力吸附,法塵大師也說不清楚到底是爲什麼。

“詹森大叔,我和法塵大師此時封鎖了內力不適合運功,血族不受靈力吸附的影響,麻煩你派人去那三角臺上看一看可否?”

詹森點了點頭,隨後眼睛朝着身後一掃,一名血族的護法立刻點了點頭。身形來回閃了幾下,轉眼間已經跳到了三角臺的最上層。

“長。。。長老。。。把手已經不見了。。。這。。。這裏已經是一個。。。。”護法的話還沒有說完,忽然就僵在了那。大夥的精神爲之一抖,緊接着,在這名護法的胸前,看到了兩隻黑色的爪子透了過來。整個手上抖是黑色的鱗片,手指之間還長着蹼。。。。

“張。。張大虎???”楊浩失聲的喊到。。。

“噗哧。。。”張大虎雙手一用力,這名護法一下子就被撕扯成了N段,連聲音尚未喊出就被秒殺了。

“咯~~咯~~咯~~”張大虎衝着衆人陰冷的笑着,此時的他根本看不清楚容貌了,整張臉,也被黑色的鱗片覆蓋,眼睛處只能看到血紅的眼球發出妖豔的光芒,鼻子完全被蓋在了鱗片之下,只露出了2個孔,沒有嘴脣的嘴大的出奇,上下兩排尖牙正不斷的留着口水。。。。。

“喀。。。。。。”張大虎衝着衆人,低聲嘶鳴了一聲之後,縱身一跳。整個人消失在三角臺之上。

“原來三角臺上出現了地洞。。。”楊浩說完,剛想追過去。就聽到了越來越大的嗡嗡聲,如同蜜蜂的振翅聲一樣。只不過聲響要大上好多倍。

“綠芒。。。。大家小心。。。。”凱瑞說完擋在了楊浩的身前,歃血結界已經準備就緒,詹森長老也是絲毫不敢放鬆的緊盯着眼前的一切。

楊浩的心越來越涼,倒不是因爲害怕。而是因爲這綠芒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比方纔多了將近3倍有餘。面對着綠芒,除了血族的歃血結界,就只有自己的五味真火才能抵擋。但如今如果打開封印啓動內力,無疑也是找死。沒把綠芒燒光,自己的內力流失,就把自己流死了。法塵大師也是一臉緊張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誰心裏都沒有數,面對數量如此之多的綠芒,凱瑞和詹森兩個人是否能抵擋的住???如果抵擋不住又該怎麼辦???

“凱瑞。。。就是現在。。。”長老大聲一吼,歃血結界的紅光把整個墓穴都映的通紅,讓這裏的氣氛看起來更加的詭異。

“嗖~~~”歃血結界飛了出去。一小片的綠芒頓時被套在了裏面,正當凱瑞也準備釋放結界的時候,長老卻攔住了她。

“別白費力氣了。。。你們看。。。數量太多了,就算把全身的血都放出來做結界,也趕不上它們的快速繁衍。。。”

“長老,讓我來吧”楊浩說完就要啓動內力,燃燒五味真火。

“慢。。。。不要衝動。。。。。”長老轉過身來,對着身後的那4名護法繼續說道

“皇尊的畫像你們可還帶在身上。。。。”

“稟長老,一張不少,全帶在身上。。。。。”

“快。。快拿出來。。。。”詹森的話語一落,這4個護法分別從懷裏拿出了德古拉皇尊的畫像,分別站在楊浩等人的外圍。而這些蟲子似乎非常害怕德古拉一般,一見到畫像,立刻停了下來。朝兩邊分散開去。

“好。。就這樣。。。我們先下去再說。。。”長老說完,兩手分別攙扶着法塵大師和楊浩縱身一跳,所有的人同一時間就到了三角臺之上。

“難怪清溪在地動之後就消失了,你們看。。。”楊浩朝着三角臺把手的地面上望去,那裏多出了一個圓形的洞。大小隻容兩人左右。

“你們先下去,我斷後。。。。。”楊浩聽了詹森的話之後,夥同法塵大師率先跳下了那深不見底的地洞,隨後凱瑞和護法們緊隨其後。詹森見所有人都已下去,隨後口中咒語響起,一手拿着畫像,另一手衝着畫像背面向前一推。忽然間,畫像紅光一閃,一個如同真人般大小的“德古拉”從地上緩緩的站了起來,所有的蟲子一見到“德古拉”現身,立刻落到了地面,瑟瑟的發抖着。詹森一看,他要的效果達到了,於是腳尖向前一蹉,整個人倒着躍下了洞口。。。。。。。告訴您的朋友 萬名書迷同時在線????風,呼呼的從耳邊滑過,周圍是漆黑的一片。楊浩的身體正在急速的下落着,只是隱約的感覺到,這個洞不淺。在這麼落下去,只要一着地必定要摔成肉泥了。想到着,意念一動,內氣就如同上了山的大火一半隨着擴散開來,身體一下子變得輕了不少。兩眼發出淡淡的金光,洞內的一切都變的清晰開來。可是向下望去仍是看不倒地面,難免心裏就開始琢磨,“根據富士康那些踊躍獻身的真人真事不難看出,從20樓跳到地面,也就是個不到1分鐘的時間。而我們從跳下到現在。已然過了5分鐘之久。這個洞到底有多深??這麼落下去,不會是出師不成身先死了吧。。。”就在楊浩胡思亂想的時候,從洞底相上涌起了一股夾雜着濃煙的熱風,如同一團空氣的墊子。讓所有人下落的速度頓時減弱了大半,這股風越來越大,濃煙也越來越濃。漸漸的,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了身體周圍出現的黑紅相加的旋風,如同一個暗紅的龍捲風。

“大家把身體擺好。。。咳。。咳。。。小心。。。”法塵大師不虧是修爲最深的一個,他好像意識到了什麼。

可是現在洞裏的空氣佈滿了嗆人的黑煙。。話剛說完,所有人連愣神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一股強大的吸力向下拽了進去。楊浩只覺得天旋地轉,周圍的事物,無論如何也看不清楚了。忽然,在空氣中穿過一陣猛烈的振動之後,視野一下子變的清楚了。

楊浩順着旋轉的力道,腰部順勢一扭,整個身體隨着力道旋轉起來,這樣以來瞬間就拿住了身體重心,將要落地的瞬間,右腳腳尖一點地,隨後化成腳跟支撐,左腿單膝跪地,丹田一收。總算穩穩的落到了地面。法塵大師則是雙足點地之後,順勢一個側翻,力度是抵消了,但大腦似乎還定不下來,身體相左傾斜出去,“當~~~”就在要出醜的時候,九蓮寶杖發揮了作用,牢牢的立在了身旁。其餘的人,都比較狼狽,站的住的,氣息大動,臉色慘白,站不住的連滾帶爬,爬在地上,連連作嘔。那清溪道長的徒弟,此時也是緊閉着雙眼,平伏着氣息,慘白的臉色漸漸紅潤起來。

楊浩定住了身體之後,也感覺到了一些氣息的浮動。不過胎息啓動之後,沒有2秒中就回復了正常。他睜開了雙眼,看着眼前的這一切。。。

“這。。。這。。是哪???”法塵大師感覺到了楊浩的吃驚,也睜眼望去。不過隨後在這位老人的臉上也浮現了驚訝的神情,因爲這裏根本就不同與任何經歷中去過的地方,也可以說,這裏根本就不是人間。

好不容易着地了,卻發現這是一個未知的世界,在這裏,沒有漫天的星辰,更見不到那安靜的明月,只有灰禿禿的暗帶些蛋黃色的雲,漂浮在空中。大地,沒有生命,彷彿是一位放棄了撫養的母親,臉色沉重。由進至遠望過去,只有漆黑焦灼的地面,和夾雜在其中那滾滾的岩漿,錯綜複雜的交織在一起。除此之外,什麼都看不到,哪怕是一跟草,一隻鳥。還有什麼比這更讓人害怕的麼?

“地獄阿….阿彌陀佛。。。。”法塵大師唸了唸佛號。衆人經過這一會的休息之後,都好了一些。 [全息]NPC的養老生活 隨後也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大師,這裏是地獄???”法塵大師並沒有回答問話的人,而是口中念念不斷,彷彿要超度衆生一樣。

“楊浩。。。。”

“這裏是哪????”詹森和凱瑞從不遠處跑了過來。

“我也不清楚。。。不過大師說,這裏好像是地獄。。。”

“地獄??這就是你們中國人說的,罪人死後去的地方麼?太。。太。。不可思議了”詹森有些驚慌的四周瞻望這,彷彿這裏就是他最終的歸所一般。

“大師,現在不是念經的時候。接下來您看我們是不是。。。。”法塵大師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先派兩個人四處打探一下,看看是怎麼個情況。。。”大師剛說完,身後有兩個玄門的弟子應聲離去,看來這個法塵在修煉界的地位確實不是吹出來的。

“詹森長老,凱瑞,你們倆沒受傷吧?那些綠芒怎麼處置了??”

“我用皇尊的肖像立在了洞口,暫時應該是震的住吧,對了,那個傢伙跑到哪去了??”

“不知道。。我們剛到這裏就失去了他的蹤影。。不過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楊浩的話說完之後,詹森和凱瑞兩個人似懂非懂的,竟然回頭看了看法塵。似乎想從這個和尚的身上來找到這句話的意思,動作雖然很輕微,但卻被楊浩收入了眼裏,心裏不由得泛起了一陣苦笑。

沒過多一會,出去打探的兩個人回來了。“大師,西方大概30裏的地方有一個大型建築,城裏火光通天,好像有什麼事發生。”

“事不宜遲,我們這就過去看看。。。。。”楊浩應了一聲之後,率先朝着打探者回來的方向走了過去。其他的人緊跟其後。這一路上,熱風陣陣,如同一把把鋼刀,能把人的皮肉都剮了去一般。地面上的岩漿如同一條條代表着死亡的河流,想要預示這衆人不要前進。不過這到沒有影響到什麼,對於這一羣修煉者而言,反而有一種越來越強烈的對真相欲罷不能的衝動。

楊浩的游龍步一踏開,整個人如同一個鬼魅,在街上翩翩起舞一般,小心的越過每一條阻擋在前面的岩漿流,衆人跟在身後,都使出了拿手的步子。浩浩蕩蕩的朝着那個建築物跑去。 10分鐘後,楊浩領着衆人來到了這個建築跟前,擡頭一看,說不住的激動。這是一個完全由黑色的岩漿石打造出來的建築,在這建築的前面,有3條同樣是黑色岩漿石鋪成的寬闊大路,分別對應這3個厚重的大石門,沒一道石門都有10多丈高,7-8丈寬,門上畫着一些奇怪的符號,讓人琢磨不透,不過在中間那道門的正上方,歪歪斜斜的掛着一個殘破的牌匾,上面模模糊糊的寫着“居也犬”三個字。

“居也犬??什麼意思???”

“我說,你就是不如你師父,那牌匾一看就是被人弄壞了,字體不全,你能理解是什麼意思麼?”楊浩看了看身旁說話的那個清溪大弟子,一臉不屑的回答到。

楊浩說完話,眼神滑過門口的時候,驚奇的發現,這自己所處的正中間的這扇大門,竟然是虛掩着的。而且門上有多出損壞,好像是受到某種強大的力道創擊而成的。法塵大師和詹森也似乎發現了這一點,臉上帶着些許的猶豫,俗話說,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眼下對這個地方一無所知,如果貿然進去碰到了危險該如何是好呢??

楊浩走上前去,剛想推開那扇大門的時候,卻被法塵大師一把攔了回來、

“楊施主,稍安勿躁。。。你不覺得這門口面的靈力波動十分活躍麼??”法塵大師說完,楊浩確實感覺到了這一點。門後,好像有很多人的靈力氣息,非常活躍,都是修爲頗深的人所帶來的。如果是個普通人,活着是修行造詣一般的人,根本達不到這麼活躍的波動。

“大師,你的意思是。。。。。”

“做好迎敵的準備吧,以防萬一。。。。”

“恩。。您說的是。。。”法塵提醒了一嘴之後,衆人紛紛點頭,把精神力提到了最高,緊接着。。楊浩走上前去,緩緩的推開了這扇黑色的厚重的神祕的大門。告訴您的朋友 楊浩回頭給了法塵一個眼神,隨即甩開游龍步,朝着靈力波動的地方飛奔了過去。?

“這靈氣好熟悉啊。。。”邊跑,楊浩的腦中自言自語的說了這麼一句,剛剛有點走神,轉眼間已經跑出了千多米。而眼前,也出現了2個身影正在纏鬥。?

楊浩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師父。。。。”自己心頭一急,顧不得三七二十一,丹田中猛然一爆,靈氣瞬間得到釋放,楊浩的兩隻手冒出了5味真陽火,隨後腳尖用力一點,一個魚躍到了半空,兩手一合,生生的把這一團五味真火砸了出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