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一下今天一起來錄製的朋友們……”

譚植一一介紹,大家都非常緊張地與林朝問號,提到秦若夭的時候,林朝主動問:“寧浛的藝人。”

“是的。”秦若夭面不改色。

“希望你不會成爲寧浛事業上的污點。”這話明顯就帶着質疑,讓譚植與麻霜兒都有些尷尬。

正要幫秦若夭圓回來,就聽秦若夭說:“前輩放心,我不僅不會成爲寧浛事業上地污點,還會讓她的事業更上一層樓!”

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與決心,這讓演播廳裏的氣氛有些凝固。

電話那邊傳來似笑非笑的哼聲,林朝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多謝前輩的關注。”

林朝最後說了聲“再見”,便掛了電話。

“誰說林朝不衝浪的?明顯對後輩很關心啊!”譚植笑道。

麻霜兒也朝秦若夭做了個加油的手勢,“加油,夭夭,我們都將爲你見證!”

【呵呵噠,見證啥?見證秦若夭被打臉嗎?】

【這麼跟前輩說話,未免有點太沒禮貌了吧?】

【不然應該怎麼說?明明就是林朝在挖坑嘛,秦若夭要怎麼回答?還說自己不行?】

【讓我們一起見證秦若夭被打臉的時刻吧!她要是能成爲國際巨星,老子直播吃翔!】

【已截圖!】

【截圖+1,期待你的表演!】 林朝的出現給《芝麻的朋友圈》帶來了更大的熱度,直接空降熱搜第一。

現在還帶着“沸”字標籤。

同時也把秦若夭剛纔的大膽發言帶上了熱搜。

但大多數人都是持看戲的態度,甚至連秦若夭的粉絲都並沒有把這話太放在心上。

只當是秦若夭爲了應付林朝而說的。


偏偏就是黑粉們認真了,不停在那裏唰“要是秦若夭能紅,我直播吃翔”“秦若夭要是能成爲國際巨星,我就冬天裸奔”……

各種各樣的flag砸下來,讓路人們都哭笑不得。

拜託,秦若夭要是不紅你們還會黑她嗎?被你們黑成這樣就證明她現在紅啊!有熱度啊!

搞了半天你們黑粉纔是人家正正經經的事業粉啊,都在用自己的行動幫秦若夭吶喊助威嗎?

網上的鬧劇絲毫不影響直播,本着來嘲諷一下秦若夭的網友們卻看到了她更加厲害的一面。

測試反應力的遊戲,接機器隨時掉下來的尺子,沒有一個人全部接住,只有秦若夭有條不紊,面不改色的全接住了。

機器丟娃娃,同一時間內,看誰接的最多。

毋庸置疑,還是秦若夭勝。

光她一個人接到的娃娃就比所有人加起來的還要多。

“天啊,夭夭,我懷疑你真的有九條尾巴!”麻霜兒都驚呆了。

剛纔的畫面確定不是特效?秦若夭那眼力、反應力完全已經不是個普通人的標準了。

“主人,你剛纔還是有點過了,已經超出普通人類最高水平0.7。”

‘才超0.7沒什麼吧。’這比自己上輩子跟新人鬧着玩的時候速度還慢呢。

大事接的可不是娃娃,而是刀!

“主人,仔細回想一下我用的詞,是最高水平,不是平均水平啊!”157十分苦惱。

自家主人太厲害了腫麼辦?

‘哦。’一不小心又用力過猛,真是無奈呢。

“這一局,《撼海樓》接受懲罰的人是誰呢?”麻霜兒道。

“是我。”張皓微笑着站起來,來到懲罰區域。

“先抽取懲罰內容!”

張皓在箱子裏摸摸索索老半天才拿出一張紙條,上面寫着:借十萬塊錢。

張皓鬆了口氣,這個不是很難。

“看張皓這樣子,是胸有成竹咯,就不怕抽到最摳門的那一位?”譚植把話筒遞給張皓。

“摳門的都不在我的通訊錄裏!”

“哈哈哈!有這個自信就好!請導播開始滾動通訊錄!”

“三、二、一!停!”

張皓轉頭一看,上面顯示的名字居然是唐瑞,這讓張皓更加有信心了。

“哇,居然是張皓最好的朋友啊,這個遊戲還真是沒有任何懸念呢。”麻霜兒故作可惜道。

導播那邊已經撥打電話,唐瑞也迅速接通電話。


“喂?皓?找我什麼事?”

電話那頭的唐瑞聲音溫和,聽起來還真的符合他“唐公子”的稱呼。

事實是,唐瑞正在看《芝麻的朋友圈》直播。

張皓的手機早就被做了手腳,不管是打給那個號碼,都會轉到唐瑞這裏。

【皓?公子,你叫張皓叫的這麼親密有在意過我們的感受嗎?】

【嗚嗚嗚……又是醋意滿滿的一天……】

粉絲們的反應在唐瑞預料之內,看到彈幕上發佈的誇讚他、羨慕張皓的評論,唐瑞勾了勾脣,聲音也變得更加悅耳。

“有段時間沒見了,這是又想過來蹭飯了?”

唐瑞還有個“喜歡做飯”的人設,但在《荒島日記》中還沒有表現出來就被羅騫給趕出去了。

這讓唐瑞一直耿耿於懷,便在這裏提了一嘴。

但張皓非常清楚,唐瑞根本就不喜歡做飯,甚至還非常厭惡油煙味。

不過他也清楚這個圈子裏最不缺這種假人設,自然也覺得無所謂。

“行啊,明天就去你家吃飯。”

“等明天做什麼?現在就過來啊。”

“額,那個……”

張皓做出一副他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的樣子,求助的眼神看向譚植與尤子銘。

於是兩人就站在那裏提示他,尤子銘做出一個手砍大腿的動作,意思就是自己出事了,需要醫藥費。

張皓被他這個建議給嚇得瞪大了眼睛。

機位恰好捕捉到張皓這個情緒,便讓網友們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莫名覺得有點憨憨的!】


【恭喜張皓又貢獻出一個表情包,還挺可愛的呢~】

一切都在張皓的意料之內。

適當的做出誇張的表情,也能因爲所謂的率真、可愛而被圈粉。

“怎麼了?是出什麼事了嗎?需不需要我幫忙?”唐瑞焦急的聲音傳來,聽得尤子銘都忍不住捂嘴偷笑。

【哈哈哈……尤子銘的表情,雙眼直直的寫着‘我磕到了’!】

“那個……我這邊出了點交通事故,急需用錢,可不可以先借我十萬?”張皓問。

“交通事故?你沒受傷吧?錢不是問題,你現在在哪裏?我過去找你。”

張皓臉上洋溢出愉悅的笑容,轉身看向譚植,眼神詢問他這樣是不是就算完成任務了。

譚植點了點頭,也沒再爲難。

總不至於現在就讓唐瑞打錢過來吧?

“嗡嗡”

巨大顯示屏上,手機界面最上方赫然就是銀行卡到賬十萬元的消息提醒!

“哇!”觀衆們下意識地驚呼出聲。

【天啊!唐公子也太爽快了吧,居然這就把錢給轉了!】

【這樣的兄弟請給我來一打啊!】

“我這就過來……欸,你那邊怎麼有奇怪的聲音?”唐瑞聽到觀衆們的歡呼聲問道。

這個時候,譚植才笑道:“嗨咯,唐公子,不好意思啊,剛纔是節目懲罰環節,讓你破費了!”

“哈哈哈!”

“節目懲罰環節?張皓沒出事?”

【一聽說是節目懲罰環節就立刻改了稱呼,嘖嘖嘖……一定有鬼啊!】

坐在電腦前的唐瑞面不改色地看着劃過的彈幕,語氣疑惑,聽起來似乎還在擔心,但他臉上卻還是那副得意的笑容。

“瑞哥,我沒事,就是在錄節目,抱歉,嚇到你了。”

“欸,瞧我這記性,你去錄《芝麻的朋友圈》了,我居然給忘了,還被你給騙了啊!看樣子我得吃點補腦子的補品了!”


這苦惱的語氣,配上臉上那放肆的笑容,秦若夭看着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怎麼了?笑稱這樣?”周舟低聲問。

秦若夭勾脣一笑,“沒什麼,就是覺得有些人的戲,演的真好。”

周舟聽了這話還是雲裏霧裏,但對於秦若夭總是說些他聽不懂的話已經習慣了,於是繼續看張皓。

“那你記得把錢還給我啊!”快要掛電話,唐瑞還補充了一句。

“哈哈哈!”

“我知道啦,結束錄製就還給你好吧!”張皓無奈的笑道。 被壓在椅子上的時候,南意棠的腦袋是恍惚的,她怔怔的看着秦北穆那張充滿了掠奪意味的黑眸,那一絲熾熱讓她有些慌神。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