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定要拿到解咒石,帶着陌兒回去。

給她一個盛大的婚禮。

他今天去磨盤山的目的還有一個。

那就是冥域韞神靈。 是夜,繁華似錦的磨盤山,燈火輝煌。

這裏住的都是巫師。

不是巫師,是絕對不能上磨盤山的。

在巫師的眼裏,這裏就是一個神聖的地方。

沐雲軒在落入城中以後,他帶上面具,快速的在城中迅速的掠過。

他的速度驚人!

一般的巫師根本就發現不了他。

他要摸清楚這裏的地形,到時候,儘量減少傷亡。

沐雲軒一直往城裏走。

到這裏一年多了。

庚映柔住在什麼地方,他很快就能找到。

一般有身份的巫師,都會住圓形樓。

而且都有密室和地下通道。

果不其然,半個時辰以後。

沐雲軒在一處浩大的廣場上找到了一座獨立的三層的圓形小樓。

浩大的廣場上,燈火輝煌之下,一個個恐怖的雕像,讓這裏的氣氛非常詭異。

特別是那一個個延伸出來的巨大蛇頭。

讓人看着異常的恐怖。

沐雲軒正想飛身進入圓樓裏。

突然,不遠處的房頂上突然出現一個白衣女子。

沐雲軒又瞬間停下腳步。

微微窺探了一下對方的修爲。

沐雲軒突然感覺到此人隱晦強橫的氣息。

這是一股強者的氣息。

這女人的修爲不簡單。

沐雲軒沒有動,而是留在了原地。

我有一隻寄生鬼 他已經洞悉,圓樓裏已經有巫師走了出來。

一名鶴髮童顏的女子,穿着一身盛裝的大紅色衣裙,手中拿着一根骷顱頭鬼杖。

她怒聲道:“你是何人,竟然敢闖我磨盤山禁地?”

“把這強闖磨盤山禁地的女子給我拿下。”之英一聲怒吼。

其她幾個巫師也在一旁叫囂着。

房頂上的白衣女子一看被發現了,她臉色大變。

看着飛身想要攻擊自己的幾個巫師,她怒吼道:“你們都給本座住手,如果你們想死,本座也會成全你們。”

女人突然發這麼大的火,把庚映柔都嚇了一大跳。

庚映柔看着房頂上的女人。

這個女人看起來平淡無奇,可是修爲驚人。

可是她認識這女人,在很早以前就認識了。

“都住手。”庚映柔快速的喊道。

“繡銀大祭司,好久不見了。”

掌管瀛洲大陸的大祭司,繡銀。

這個女人,比她還要狠。

和修羅差不多。

就連她也來了,她這百年無人問津的磨盤山,也瞬間變成香餑餑了。

可庚映柔卻也不忌憚她。

生死魔圖回來,一定會把其他大陸結界衝開。

她會出現在這裏,她倒也不意外。

重回80當大佬 “巫神,你還記得本座。”白衣女子從房頂上緩緩飛身到庚映柔的面前。

晚風輕吹,白衣女子衣袂飄飄,燈火輝煌中,宛若九天玄女下凡。

看到對方絕美的容顏,庚映柔的眼底閃過一絲濃濃的嫉妒。

“記得,怎麼會不記得。”庚映柔笑着回答。

衆巫師聽得一頭霧水,看着巫神對她和和氣氣的,這女人一定身份了得。

巫神。

木葉寒風 沐雲軒微微看過去,滿頭銀髮的女人就是巫神庚映柔嗎?

不過看着庚映柔那和和氣氣的樣子。

那白衣女子的身份應該也不簡單。

庚映柔看着眼前的女人,這是當年和她一起去希冀山的繡銀。

這是去希冀山中,除她之外,唯一活着的人。 那一個地方,自從上次去了差點讓她去了地獄之後,她就再也不願意在想起來。

如今只是想一想,就會讓她心有餘悸!

自然,這個女人站在她的對面,那股恐懼,依然會從她的心底躥起。

“本座和巫神也是相識很久的友人了,可惜呀!物是人非事事休,巫師統領的三大陸,眼看着只剩下這磨盤山了,結界衝破以後,本是想來看看朋友的,沒想到看到了一出好戲,一對軒王夫婦,就拿走了你的三大陸。”繡銀大祭司笑着說道,只是那語氣陰陽怪氣的,聽着就讓人感覺非常的不舒服。

衆巫師一聽,心裏都緊張不已。

軒王夫婦,讓她們聞之變色!

而庚映柔,卻是一臉淡然。

“讓繡銀大祭司看笑話了。”

她現在只希望,她看到的不多。

她來的目的,只要不是衝着那件靈器而來的,什都好說。

若是……

庚映柔微微眯起眼眸,那可是她的底牌了。

她絕對不會允許他人對靈器的覬覦,若是有那樣的人,她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本座來這裏找你,也不是專門過來看笑話的,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已經沒有那些年的狠勁了,還記得當時我們一起去希冀山的時候,你心馳神往,對玄器如飢似渴,可今日一見,你到是活得挺隨意的。”

繡銀大祭司長吁短嘆,隨意二字說得很重。

她其實挺留戀那個時候的。

因爲庚映柔的慾望極強,總是憧憬美好的未來,她從她的眼裏經常能看到她對權利的希翼,那種渴望爲強者的心,深深的牽引着她。

那個時候她的修爲不及現在。

成爲大祭司是她的奢望,她一直以來的願望就是統領瀛洲大陸。

可能是心嚮往之吧!後來,她居然做到了,坐上了她夢寐以求的大祭司。

若是沒有去那一趟希冀山。

她的夢想就是癡心妄想。

庚映柔目光有幾分陰沉的看着她。

提及希冀山,她的心微微一顫了顫。

看來,她就是爲了那件來之不易的玄器而來的。

“這年紀大了,看透了很多東西,對權利的慾望自然也不及年輕時神往了,不過這一個月以來,繡銀大祭司的人在皓月之顛也挺辛苦的,今夜繡銀大祭司又突然來了磨盤山,其實,大祭司不必大晚上的辛苦過來,只要遞上拜帖,本神也是會見你的,就如大祭司所說,我們本來就是朋友。”

想覬覦她的玄器,那是癡心妄想。

猜到對方的來意,庚映柔顯得有些目中無人。

王爺的傾城小琴妃 那瞬間目空一切的目光裏,不可一世的看着繡銀大祭司。

繡銀大祭司也一向心高氣傲,自以爲是。

看到庚映柔的神色,更是傲睨一世的斜視着庚映柔。

你敢天長我願地久 原來,她早就知道她的人來到了皓月之巔。

看來他也猜到自己今夜來的目的了。

“巫神說笑了,我的人有什麼好忙的,只不過是想了解一下現在的情況。” 庚映柔卻陰沉的笑了笑。

“大祭司,我們都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你也知道以自己的實力根本就不是本神的對手,你若是來拿玄器的,那麼,我們之間邊無話可說。”

庚映柔冷冷的看着繡銀大祭司。

繡銀大祭司一聽,目光冰冷的看着庚映柔。

她來,就是爲了那件玄器的。

當年沒有她,她休想拿到那件玄器。

若不是爲了那玄器,她又何必大老遠過這裏?

“這麼多年過去了,你認爲,我的修爲還會和之前一樣差嗎?”繡銀大祭司冰冷的看着庚映柔。

庚映柔一聽,突然笑了笑。

若是生死魔圖沒有回來之前,她聽到這話,身子很有可能會顫一顫。

可是現在,她的修爲強大,赤烏的力量也變得非常的強悍了。

“呵呵!”繡銀大祭司緩緩一笑。

“大祭司,不如我們來比試一場吧?”

“哦!”繡銀大祭司美眸裏閃過一絲精光。

“要比試也可以,只是這樣平平淡淡的打,多沒意思,不如我們來賭一場如何?”

“你想賭什麼?”庚映柔心裏咯噔的一下。

“冥域韞神靈。”繡銀大祭司一字一句說道。

那眼中,噬滿了濃濃的貪慾。

“果然,你就是因爲冥域韞神靈來的。”庚映柔怒視着她。

她過來在覬覦她的靈器。

“怎麼?這時間長了,你就忘記了那冥域韞神靈是怎麼來的嗎?”繡銀大祭司語氣滲人,目光鋒利的斜視着庚映柔。

“你……”

庚映柔陰冷的看着繡銀大祭司。

“怎麼?不敢賭嗎?”秀月大祭司一臉譏諷的看着庚映柔。

庚映柔身子猛地一顫。

她這是在逼她嗎?

“當年,若不是本座拖住了贛魁魔獸,你以爲,自己能拿到冥域韞神靈嗎?”繡銀大祭司的語氣風輕雲淡的。

卻透着一股冰冷的氣息。

“好!我們就賭一次,若是本神贏了,你就離開這這裏,永遠不許在進入磨盤山地界。”庚映柔陰冷的看着繡銀大祭司。

“好,若是本座贏了,你就把冥域韞神靈交出來。”

繡銀大祭司來的目的就是這個。

沐雲軒一看,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

看來他可做手漁翁之利了。

今夜這一趟真是來的值了。

轟!

繡銀大祭司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根銀杖。

天空中突然傳來一聲震響,一道白色的身影被瞬間在閃電中滑行。

位置剛剛好,準確無誤的落向庚映柔。

庚映柔的嘴角微笑,生死魔圖回來以後,她也想找一個人試一試修爲,現在正好,隨即快速的飛身迎戰。

“砰!”絢麗多彩的氣勁在空中迅速的劃過,就如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眨眼即過。

戰鬥非常的激烈。

衆人正看得入神,突然,一抹白色身影瞬間飛了出去。

但是就在千鈞一髮之際,那道白色身影大手一身,竟然出奇的將手中的銀杖擲入堅硬的青石板裏。

整個人死死的抓住銀杖,這被擊飛的白色身影不是別人,而是繡銀大祭司。

此時,繡銀大祭司臉色蒼白,大汗淋漓,氣息有些紊亂。 “繡銀大祭司,你輸了。”庚映柔一臉得意的笑看着繡銀大祭司。

這麼多年過去了。

這個女人依然不是自己的對手。

庚映柔心裏得意不已。

今日當着衆巫師的面,她心裏總算是有一絲成就感了。

“哼!”繡銀大祭司冷冷的哼了一聲。

沒想到她的修爲,會比之前更加厲害。

暗中的沐雲軒墨黑的眼底閃過一絲吃驚!

那繡銀大祭司的修爲,連他都感覺非常的強悍。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