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聽,嚇得雙腿一蹦,馬上四處張望起來,十分害怕。

我見機會到了,準備逃跑,不過看他樣子實在緊張,也沒什麼威脅,就壯了壯膽跟他說:“來,你跟我來,我幫你找一個好地方躲起來。”

這小化生子還真的就信了我的話,跑到我旁邊,抱住我的小腿死不撒手,我帶着他跑到了我家屋旁邊,心想化生子不能帶進屋,就說:“好了,陰司的人找不到你了,你快走吧,晚上可千萬別再出來了。”

金牌銷售經理 他卻死不鬆開我:“哥哥,哥哥,我怕,他們抓了我要炸了我吃掉。”

我下巴都快驚掉了,這小子智商是有多低,我說:“你哥哥我要回家了,陰司的人已經走了,你不用害怕了。”

這小子還是不肯鬆開我的腿,我實在沒轍了,說:“你先把我鬆開,你身上冰得很,我腿都快被你凍僵了。”

他這才鬆開我,卻向我伸出了手,我問他幹啥,他說:“哥哥,我要躲你家去,陰司的人就找不到我了。”

我聽後眼睛一瞪,這絕對不行,屋裏本來就一團麻了,再來一個來路不明的化生子,還不得亂成漿糊,就說:“我家裏有個比城隍爺還要可怕的人,他不止吃化生子,還喜歡打化生子,打得可慘,我都不忍心看了。”

說這話的時候,我心說:哥呀哥呀,只能對不起你了。

他聽後忙收回了手,竟然嗚嗚嗚哭了起來,我更是哭笑不得,從來沒聽過化生子還會哭的,不用說,這是被嚇哭的。

也真是漲見識了,我還沒被化生子嚇哭,化生子反倒被我嚇哭了。

他嗚嗚嗚一邊哭一邊往村子外面走,走一截兒停下四處看兩眼,再回頭看我一眼,繼續走,走幾步又重複之前的那動作。

我有一個缺點,那就是同情心氾濫,不然也不會做出餵養烏鴉這種事情來,看他這可憐兮兮的樣子,心想是被我說的那些話嚇到了。

實在有些不忍心,就走過去跟他說:“我帶你回屋吧。”

他甩開我的手搖頭,說我家有打化生子的人,我那都是胡謅的,又跟他解釋了半天,他才膽戰兢兢跟在我身後,隨我一同回屋。

回屋陳文和張嫣自然看見了他,這化生子不知道哪個是打化生子的,躲在我身後,抱着我大腿不敢出來。

我把回來的事情跟陳文說了一遍,陳文哈哈笑了兩聲,進屋拿了一個木頭做的扳指,讓我帶在手上,然後念:“赤帝養氣,黑帝通血,黃帝中主,萬神無越,死魂速來,生魂速去,急急如律令。”

唸完那化生子直接沒入了我手上的木頭扳指裏面,陳文馬上讓我咬破指頭,滴了一滴血在上面。

我看得目瞪口呆,這玩意兒也太神奇了,不過馬上想到,陳文是不是把那化生子給收了?

我還沒問,陳文就解釋說:“化生子怨氣太重,要是跟在你身邊,會被有心之人盯上,動手奪你的化生子,你自己陽壽還會受損。扳指叫收魂木戒,可以讓化生子居住,滴了你的血,化生子就會認你做主,有需要你可以把他召出來,不過也別太逼他,化生子怨氣比較重,不好控制。”

我聽得一愣一愣的,陳文之後把收化生子的方法教給了我,我牢記在心。

之後看向張嫣:“她呆在外面不會有危險嗎?”

陳文說:“張嫣不能算是鬼,頂多只能算是魅,魅的作用不大,戰鬥力不強,沒多少人會覬覦,另外,這麼漂亮的姑娘呆扳指裏面可惜了,天天看着多養眼。”

張嫣臉上又布上紅暈,往後退了兩步,她見了陳文,始終跟羊見了狼一樣。

晚上我一如既往和陳文同睡一張牀,我都快迷迷糊糊了,陳文卻突然問我:“你記憶裏,你爺爺是個什麼樣的人?”

我想了想:“很平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日喜歡叼着煙槍跟人擺龍門陣(聊天吹牛),還很迷信,你問我爺爺做什麼?”

陳文恩了一聲,若有所思說道:“如果是一般的行屍的話,應該不是王祖空的對手,昨天我去追他,發現他比我想象得厲害很多,甚至還能找一些方法規避我法術的傷害,行屍沒有靈性,除非他死之前對法術的特性爛熟於心,變成行屍之後,潛意識能規避法術,能達到這樣,我猜想你爺爺身份不簡單。”

我認真思考了一下我爺爺平日的異常之處,想了好一陣,我纔跟陳文說道:“我爺爺晚上經常出去。”

“他出去做什麼?”陳文馬上問。

我說:“說是出去攆野豬,怕野豬害莊稼,具體做什麼我不知道。”

陳文思索了一陣後不再說話,快至天明,窗子外傳來烏鴉的叫喚聲,我和陳文同時驚醒,開燈看了一下,原來是白天那兩個陰司的人。

陳文開門讓他們進來,那兩個陰司的人恭敬開口說:“陳先生,令弟的事情我們跟城隍爺商量過了,城隍爺答應了這事兒,這是任令。”

說完遞上來一塊布帛,布帛上寫有不少奇異的文字,我一個都沒看懂,陳文接下來之後,這兩個陰司人又說:“本來城隍廟已經沒有名額了的,但是城隍爺察了一下,原來令弟的爺爺陳懷英,也是跟城隍廟定下契約的巡邏人,不過已經很久沒有消息了,陳懷英的任令本來應該作廢,現在轉交給陳浩,這個名額剛好補了上來。” 房門緊閉密不透風,任他們耳朵再尖,也聽不到支字片語,兩人只能俯手等。

大概一柱香時間,房門被裡面的人拉開,夏候惇擠身先出來,他朝兩位謀士點頭露笑,也不說話,從兵器架上取回自己的寶劍,帶風而去,其它人也是如此,等到裡面人去樓空,房門才重新被許褚合上。

「咚咚咚!」許褚合上門之後,兩腳併攏,又替兩位謀士重新敲門。

「讓他進來吧!」裡面的人似乎知道外面是誰,由於剛剛和諸將長談,聲音有些嘶啞,隨後聽見茶杯和茶蓋互碰的聲音。

司馬懿朝荀彧做手勢,意思他先進去說明,然後尋機再叫文若。

荀彧點點頭,只能繼續耐心等候,他望著站在對面的許褚似乎沒睡醒的樣子,想和他鬧幾句磕,不過看對方嚴肅的表情,最終還是放棄。

「讓文若進來吧!」兩人在裡面咕嚕一番,曹操的聲音再次傳出,許褚這才朝文若假笑一下,幫他打開房門。

「這個呂公,真是活躍過頭了,眼下戰事臨近,當以大局為重,回頭我去說他!」曹操己經知曉事情的始末,從語氣上看,他並沒有真正生氣,像教訓兒子一般親切。

「眼下藥材緊缺,商人哪有不圖利的,非常之時,法不責用,我看還是放人較好,大不了讓他們多交些稅金!」荀彧小心說道。

「嗯,文若說得有道理!」曹操呵呵笑起來,說明他並沒有將這件小事放在心上。

「丞相,府內司祭酒呂公求見!」三人沒說上幾句話,說呂公呂公便來了,曹操點點頭,讓許褚放他進來。

呂公低著個腦袋小步急進,見荀彧、司馬懿在,紛紛拾禮。

「丞相,我是來…」

「知道了,不管怎樣,你先把人放了,影響控制疫情,也就是影響到朝廷出兵平叛的大事,以後此類事情都要考慮這方面的影響,不可武斷處之!」不等對方說完,曹操當頭打斷,新人不知輕重,著實讓他頭痛。

呂公的臉色不是很好看,但還是擠出几絲笑容。

「人,我己經下令全部放歸,但有一人不能放!」

「什麼?」荀彧忍不住發言,他回頭對視呂公,這傢伙濃眉大眼一副忠厚樣,卻遠遠沒有表面上那麼好對付。

「誰?」曹操探出腦袋,他說放人,竟然還有人反問,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河北富商張世平,表面上干著走馬販葯之事,實則…」呂公再次望向荀彧和司馬懿,不知自己該不該當他們面說。

獵罪者 「實則怎樣,你到是說啊!」曹操完全忽略了這一點,他就想知道為什麼不能放人。

「實則他是袁尚的人!」

此言出口,書房內的三個人目瞪口呆,荀彧心裡猛敲心鼓,如果張姓商人真是袁尚的人,他當然要想辦法暗中扶對方一把,這忙怎麼幫,現在沒底。

「袁尚的人?他跑到許昌來幹什麼?僅僅是為了販葯攢錢,還是過來串通同夥?」曹操收回剛才的火氣,突然覺得呂公是個人才,一晚上便能將事情查得水落石出。

「你怎麼能確認他是袁尚的人?」荀彧落著眉頭,任何事情要有證據,不能信口開河。

關於此事為何荀令君會如此關注,呂公能夠感受到對方內心的焦慮,他故意廷緩語氣,讓自己能夠看得更為真切些。

「稍用些手段,他便全都招了,商人嘛,意志相對薄弱了些!」呂公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荀彧半步,他在三個人當中太突出,稍微有些觀察能力的人很容易注意到,更何況他是機敏過人的府內司祭酒。

荀彧正想接著盤問下去,旁邊的司馬懿暗中推了他一下。

「這麼說,可能牽涉到一件大案,那個人不能放!」司馬懿趁機將呂公的注意力引開,他是有意幫助荀彧,府內司內查百官,外查敵情,向各州派遣姦細,沒有任何一方喜歡他們,除了曹操本人。

「是的,所以我懇請皇上,各大藥店老闆可以放,葯倉可以解封,但這個張世平不能放,通過他,我們可以順藤摸瓜,找出潛伏在許昌城內的內應!」

「嗯,那就這麼辦吧,我可不想在外行軍打仗的時候有人背後捅刀!」曹操見大家都沒意見,於是點頭讚許,荀彧的事便算是定下來。

「沒事的話你們兩個就退下去吧!」

「是!」曹操沒有點名,荀彧自然知道是指著他們兩個,於是他跟呂公一前一後走出書房。

兩人行於相府廊下,彼此都不搭理,不是不想趁機相互熟悉,便於掌握彼此情報,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

「聽說將軍在南方戰場建樹不少,久聞大名,幸會!」 我的戒指太逆天 畢竟老成些,方才也是不小心被對方看破,不過也不打緊,關切的目的很多,並非只有同謀才有。

對方這話讓呂公聽得有些拗口,什麼叫建樹不少,是在故意諷刺他沒什麼立功的表現,不如副手蔣干,有走後門的嫌疑,想通過這種方式讓對方產生情緒波動,從而做出超常之舉,只怕是用錯人了。

「那些都是謠言,我只是順應了局勢,隨蔡瑁倒戈投降明君而已,在下謹小慎微,只求做好份內之事,並無過人之處,勞令君誇讚!」呂公保持著內心的平靜,同時發表嫌遜之言詞,這讓荀彧更加汗顏,看來這隻狐狸有點老。

「我倒是對荀令君的事迹有所耳聞,自追隨丞相以來,謀划前方,統籌後方,立下諸多曠世奇功,數不勝數,世人都說,您是丞相之左手,朝廷之倚重,無可替代!」接過一招,呂公反手推出,不過這些誇讚並非嘲笑之意。

「呵呵,你雖初次入京,對許昌卻了如執掌,果然是做事用心之人,以後大有前程!」眼見著即將到出門,荀彧不免向對方拱手作別。

「令君,多謝讚譽,咱們同朝為臣,又都是丞相親信,日後見面的機會多得很,再會!」呂公弓著身子,以示對前輩之敬重,起身之時臉上的笑容一直保持原來的顏色。

荀彧回到宮內,已是下課時間,他直接跨過迎門,入內宮向皇帝復命。

「會不會是袁愛卿派來刺探許昌城的斥候,以經商為名,實為摸清城防底細?」皇帝摸著長須,陷入深思,沒想到袁尚反應如此迅速,密詔剛剛發出,他的人便進入許昌,甚至是事先安排,看來忠臣早有勤王之意吶。

「這一點微臣也想不透,不過先不急於推斷,不管怎麼樣,我們應當設法將張世平營救出來,他要是在牢里呆久了,對我們都不利!」荀彧倒不急於弄清對方的企圖,只要確定是袁尚的人,就必須要救。

「目下我們也只能見機行事,切記,一定要先使人往袁卿處確認此人身份再行救人之事!」

皇帝的忠告顯然是正確的,荀彧點頭。 ?黑閣下一章已更新Н·нéiУāпGê·СΟмШШШ.НéiУАпGê.СОM什麼是巡邏人我不太清楚,不過聽了他們那些話,我竟然沒有覺得半點奇怪,我爺爺也是巡邏人,現在我又成了巡邏人。[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陰司之人跟陳文交談一陣後離去,等他們走後,我才向陳文問起什麼是巡邏人。

陳文把那張布帛給了我,語重心長說道:“陽間巡邏人,就是代替陰司之人在陽間巡邏,如果發現有厲鬼害人,恰巧沒有陰司的人管理的話,你們的作用就要體現出來,代替陰司除鬼摒惡。”

我想了會兒,這不就是臨時工嗎?陰司的人忙不過來,我們幫他們做事,另外,害人的鬼往往很危險,讓我來做這種事情,壓力頗大。

陳文隨後又說:“巡邏人一般都會一些外門法術,不然做不了這事兒,不止驅不了鬼,還很有可能被鬼怪報復,你陽氣太少,不適合學法術,所以你以後能依靠的,就只有張嫣和你自己的腦袋。”

我稀鬆平常哦了一聲,緩了一會兒問:“我沒報酬?”

陳文哈哈一笑:“陽間巡邏人在我們這一階層是最低下的職業,你還想報酬?如果不是爲了能讓你多活兩年,我是鐵定不會讓你去做陽間巡邏人的。”

我明白了,就是一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幹得好能多活兩年,幹得不好,沒準兒明天就被厲鬼報復死掉了。最新章節已更新

對比起來,還不如做個尋常人來得輕鬆快活。

陳文這時候又說了一句:“別想着偷懶,要是你遇見厲鬼害人不管的話,陰司的人會隨時取消掉你的名額,以你身上的陽氣濃度,他們隨時可以拉你下去。”

我有口無心哦了聲,心說我蛋子哥的夢想是做個高材生,造福人類,現在弄成這樣,果真是造化弄人,我滿腔壯志,無處宣泄了。

那兩個陰司的人離開後不久,陳文眉頭突然一皺,提着桃木劍就衝了出去,我隨他一併出去,陳文神色很詭異,從沒見他這麼凝重過。

我們所在的地方陰氣很重,凍得骨頭髮冷。

陳文站了會兒說:“剛纔那兩個陰差,被人殺了。”

我吞了口口水,殺陰差?這得吃了多少熊膽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還真不敢相信世界上有敢殺陰差的人。

陳文也沒跟我解釋,在地上擺了個九宮格,放入九顆石子擺弄起來,過了一陣後大吃一驚,站起身看着遠方說:“是你爺爺,你爺爺殺了這兩個陰差,他現在已經到了很遠的地方,這麼短的時間能離開這麼遠,你爺爺怕是已經成了‘飛僵’。”

行屍的事情,我瞭解過一些。

行屍分六等,一等白僵,渾身長滿毛髮的殭屍,紅毛鬼就是其中之一。

二等黑僵,行動比較緩慢,但是卻喜好吸人血,一般是個壯漢不是黑僵的對手。

三等跳僵,這等殭屍,雞狗見後,能被直接嚇死。

四等飛僵,移動速度很快,到了這個級別的殭屍,就不是人能應對的了。

五等爲魃,六等爲犼。

不過我還不大瞭解飛僵的威脅程度,陳文卻滿臉愁容:“飛僵要是出了大山,還不知道會死多少人,我必須去阻止他。”

我明白事情的重要性,問陳文:“現在就去嗎?”

現在村裏還有一大堆事情,陳文應該是準備馬上就去追的,猶豫了一陣說:“我安排一些事情之後再去追。”

鮮妻送上門:老公,輕點 回屋陳文從他的包袱裏拿出了十來個扳指交給我,還給了我一本黃皮書,書上寫着‘陳文修道心得’幾個漂亮的小楷。

陳文把東西先拿給了我,然後跟我說:“書裏沒什麼法術,都是一些奇聞異錄,對你有幫助,這幾個收魂木戒你拿着,以後用得上,我走後你也不能在村子裏多呆,明天早上你代替我去向你四娘他們道個別,然後你和張嫣馬上走,不要在村子裏逗留半刻。”

我嗯嗯點頭,村子裏的事情還是一團麻,他又要走,不過我不是自私的人,不能爲了讓他保全我的安全,而放任我爺爺出去害人。

而且,如果我爺爺在外面害了人,我良心也過不去。

陳文之後把張嫣喊道面前,語重心長說:“你跟陳浩感情不錯,我把陳浩託付給你了,儘量保全他,不要讓他出事。”

張嫣嗯嗯點頭。

陳文沒多說半句話,從揹包裏拿出了一個羅盤,順着指針的方向走去,不一會兒就沒了蹤影。

陳文才剛走沒多久,村子裏的人找急忙慌跑了上來,一來就氣喘吁吁地問:“你哥呢?”

陳文已經走了,看他們表情看起來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耽擱不得,就問:“出了什麼事情?”

“你四娘,你四娘把你四叔殺了,你快叫你哥去看看。”村民說。

我聽後一驚,放下書就跑到了四叔家裏,到家的時候,看見四叔正仰靠在椅子上,胸口插着一把綁着紅繩的剪刀。

但是身上卻無半點鮮血,四叔雙眼怒視前方,死之前卻不是見了什麼樣畫面。

“我哥走了。”我顫聲說了句,四叔死了,有淚哭不出來,再加上陳文不在,我立馬沒了主見。

村民聽後哎呀哎呀嘆息,我問四娘現在在哪兒。

村民說:“你四娘跑了,殺了人就跑了。”

之後村民撥了報警電話,我一直在四叔旁邊守着,是在搞不懂四娘爲什麼要把四叔殺掉,爲夫妻十餘年,怎麼能下的了手?

守到第二天早上雞還沒叫,村子的泥濘公路傳來發動機的聲音,不一會兒一輛警車和一輛掛有警方牌照的奧迪進了村子。

警車上坐的是三個男警察,奧迪上坐的是一個穿着便服的女子,年齡不大,頂多不過二十一歲,相貌姣好。

一看到這,我就怒氣上頭,這可是命案,怎麼能派這樣一個年紀輕輕**臭未乾的女子來查案?還開着奧迪,看她那一身打扮,完全不像是來辦案的,倒像是來逛街的。

這幾個人過來,幾個人都把證件逃出來給我們看了看。

那女子叫趙小鈺,證件上寫着實習兩個字。

趙小鈺風風火火下車,僅僅給我們瞥了一眼她的證件,然後就迅速到了現場,指揮剩餘三個男警拉起了警戒線。

她準備去擺弄屍體,一男警諂媚遞上一雙白手套,卻被趙小鈺拒絕了,說道:“很多線索都需要依靠觸感來發現,戴手套是最好不好的習慣。”

一般這個年齡的女孩子都**美**乾淨,這點倒讓我對她刮目相看。

她過去在四叔屍體前擺弄了一會兒,而後起身說:“死者家屬是誰?”

想想這裏也就我和四叔最親了,過去之後,她讓我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詳細說了一遍,我說不大清楚,由村民幫我說了。

趙小鈺聽後說:“死者是在死亡兩個小時之後才被插上剪刀的,真正死亡原因,是猝死。”

“猝死?”我有些不解,好端端怎麼會猝死。

趙小鈺邊往外走邊說,行事幹淨利落,毫不脫離帶水:“因爲驚嚇過度,導致腎上腺素分泌過多而死,死者死亡之前,應該看到了很恐怖的事情,不然不至於如此。”

之後她拿出一張紙筆,讓我將我四叔家的關係情況和平日的做事風格全部寫一遍,寫完遞給她,她眉頭微微一蹙:“字挺醜的。”

要是我還沉浸在悲慟中,真想噴她兩句,她又不是來品書法的,能看懂就行。

她掃了幾圈後,問起了我四孃的詳細情況,而後撥出一個電話:“劉叔,麻煩幫我查一個人的資料。”

隨後她把名字報出去,不一會兒電話回撥過來,她聽後眉頭緊蹙,比之先前更爲認真了幾分。

電話掛掉,她臉上多了一些驚恐:“張東離在十六年前,已經死掉了。” 荀彧告退之後,皇帝有些坐地不安,袁尚能夠快反應體現對方的忠誠,只是張世平的事情又極難處理,搞不好威脅到自身,所以,他不能坐以待斃,必須行動起來,為荀彧從旁策應也好。

長秋宮外涼風微習,己是五月光景,獻帝領著夏儀和幾個太監踏著池邊長廊迤邐而來,隔老遠便被宮門處執班的衛士看見,轉身急步入內通報,這種好消息數月未臨,報信者必然會得到皇后重賞。

伏氏正坐在銅鏡面前無趣端詳著自己日漸蒼老的容顏,聽到宮女如同失火般跑來,正欲發火。

「陛下來了,陛下來了!」替她梳頭的宮女受到驚嚇,木梳跌落於地,換成平日,必定會馬上挨一耳光,不過此時的伏后,陰暗無光的臉龐像長出初春嫩芽。

「快點梳,你過來,幫我補點妝,你,讓陛下稍等,上茶!」伏氏一時間顯得手忙腳亂,不知道做哪一樣好,總之,她想以最新姿態面見皇帝。

最好是打扮回出嫁時那般模樣。

宮女們被她指揮個遍,有人把住門口,堅決擋住皇帝,不可讓他擅自闖入。

皇帝那口茶也喝得挺費心,有事求於人家,又不敢輕易冒犯,身為皇上,也只怕丞相和皇后這兩人。

等了許久,正準備打道回宮之時,簾門開處,全身濃妝的伏氏從裡間出來,笑容相當甜美。

「皇后…」皇帝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自處,這是唱得哪出,宮中佳麗雖未過千,但比皇后艷麗者不在少數,恐怕用姿色博取他的歡心,有些讓人失望了。

「陛下!」伏氏嘴裡含著蜜,早已經將所有宮女逐出,只留下自己和皇帝獨處。

「嗯!」皇帝點點頭,說明並不排斥她的所為,有話好好說。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