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知道應該開心,還是鬱悶。

開心的是太子是他所教,如果說出去,自己臉上有光。

鬱悶的是,則才自己怎麼就答應了這個賭注,輸了賭注可是臉上無光。

他這張老臉要往哪擱?

但事已經至此,他能怎麼樣?

李承乾背了一半之後,說道:

「孔師,你還要我全部背出來嗎?」

在李承乾認為,背出這些文章,就和照著念一樣簡單。

那個過目不忘的技能真的很好用。

他甚至可以精確到幾行第幾個字是什麼。

「不可能,不可能!這不可能!」

孔穎達簡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世民表現的更加震驚。

於是便是不要臉的說道:「乾兒的記憶力這一點,真的隨朕!」

錦繡凰途 李承乾調皮的時候,他怎麼沒有說隨他,當他表現出天才的時候,他卻這麼說?

「請問父皇,兒臣是否勝出?」

既然孔穎達不說,那麼李承乾只好問李世民了。

「按道理說,是勝出了。沖遠,你知道要怎麼做了吧?」

李世民說道。

「太子殿下,老夫……」

孔穎達正要行禮道歉。

「不必了,孔師,不必如此,本太子剛才也僅是說著玩的,切勿當真。」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孔穎達還是羞愧得老臉一紅,無地自容。

「乾兒,如此作風,深得朕意啊!」

李世民將這一切看在眼中,直接就這麼說道。

他也從剛才的生氣,變成了欣慰。這傢伙變臉的速度,比翻書還要快。

那是李承乾故意這麼表現的,在李世民面前,他盡量裝一下。

「父皇過獎了。兒臣只是覺得孔師的教學方法可以再改進一些,並非有意頂撞。」

李承乾還直接對孔穎達的教學方式提出了質疑。

但卻惹得孔穎達不開心了。

孔穎達陰著臉問道:「太子殿下在說老夫教得不好嗎?那您以為如何?」

「孔師,本太子說了,你別不開心!」

李承乾雖然這麼說,實際才不管他呢。

「還請太子殿下賜教!」

孔穎達依然語氣不佳,顯然剛才他輸得十分不爽。

李承乾才不管孔穎達怎麼想的,他要做的是說服李世民。

不然以後還是孔穎達教自己,那才不好受。

於是便說道:

「這學習是循序漸進的一個過程,而不是以填鴨式的教學方法來教。教學的人要給被教者些許時間理解,方能得到最佳學習方法。」

就李承乾的表現,讓得李世民有些訝異,因為在他心裡,李承乾才九歲啊,他懂些什麼?

但是當李承乾說出方法的時候,李世民又覺得似乎就是這樣子。

李世民喃喃道:「理解?這個看法倒也獨特。」

孔穎達臉依然陰著。

「皇上!老夫……請求辭去太子太師一職!老夫也沒有臉在這裡教***殿下!也教不動了!」

孔穎達表現得十分的羞愧。

他沒有臉在這裡教學下去了。

「沖遠,你說的是什麼呢?此事,以後休得再提!朕以為乾兒既然有自己的學習方法,並且還學得不錯!就應該發揚光大才是!」

李世民從這一點上,已經是同意了李承乾的看法,只是明著不講。

「這……」

「好了,不必再講了,往後有什麼事,好好的與乾兒說,也不要天天讓朕過來了。朕要是今天不過來,還真的信了你的話了!」

李世民對於孔穎達的行為也是頗有微詞。

為什麼呢?那是因為,這孔穎達三天兩天的來說李承乾的不是,他光是對李承乾發火就不下十次了。

「是!陛下!」

孔穎達無解,只得答應。

這時,小黃門突然吆喝。

「啟稟皇上,許敬宗學士求見!」

李世民想都不想,直接道:

「宣!」

許敬宗?大唐第一大奸臣?這剛穿越就要碰上他,如果可以懟他的話,真心有趣了。 頃刻之後,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便出現在眾人面前。

他行了個禮道:「臣許敬宗拜見皇上、太子殿下!」

「愛卿不必多禮!」

李世民大手一揮。

那許敬宗便直了身體。

而李承乾眼睛盯著他看了一會,系統也沒有讓他失望。

「檢測到可懟對象許敬宗,提示:是否懟他?」

接著許敬宗面前出現了一對選項。

【是】【否】

懟!怎麼不懟,說什麼也要從大奸臣許敬宗這裡得到些什麼才行。

所以必懟不可。

那當然是按了【是】

就等機會一來,就可以開懟了。

李承乾就像是看著獵物一般死死的盯著許敬宗。

許敬宗對於李承乾的目光有些閃躲,畢竟被這麼盯著,也是不舒服。

一直等到李世民問道:「愛卿此次來尋朕所為何事?」

因為一般而言,他們找不到李世民,會選擇在太極宮中呆著等待,而不會如此匆忙趕來東宮之中找他。

畢竟當皇帝的也是有自己的隱私的,也有自己的私生活的,如此倉促前來,定是有重大事件。

「皇上,臣今天前來是有一事要稟告!」

許敬宗如此說道。

「喔?何事?」

「臣日思夜想,想了不少事,現大唐內憂外患依然明顯,且國庫虧空,因此,臣以為,或許可以通過增加賦稅的方式來擴充國庫,用於廣招士兵,一併將外患解決,等國家度過了難關之後,再對人們進行撫慰!如此一來,大唐必強也!」

這是李世民掌權的第二個年頭,也是渭水盟約剛簽沒多久,突厥人現在可還是對著大唐虎視眈眈的。

加上近幾年的打仗,讓得大唐的國庫虧空,要錢沒錢,要人沒人的。

當李世民聽到這裡的時候,陷入了沉思之中,這是一件大事,作為皇帝的他,當然有不可推卸之責任。

這一段時間內,他也召集過大臣們商討過很多次了,一直找不到更好的解決方式。

今天許敬宗主動來找,也是對於這件事上了心,同時也讓他想起了這件事。

不免得眉頭一皺!

但許敬宗的表現在李承乾看來,就是要愛表現,想在李世民面前表現一番罷了。

大唐如果按他的意思來,非死不可。

正當他想著要怎麼去懟許敬宗的時候,突然靈機一動,大量的治國的道理從腦海之中閃起出來。

這麼說來,治國之才直接被激活了,各種治國道理,那是信手拈來啊!

於是,他開懟了。

「皇上,關於許敬宗提的建議一事,兒臣有異議!」

李世民一驚,這個時候李承乾竟然主動關心起同家大事。

於是便道:「乾兒你有什麼看法?」

「皇上,臣以為太子殿下未嘗參與國事,異議不可接納。」

沒想到許敬宗竟然主動讓李承乾閉嘴。

直接勸李世民不要接納。

於是李承乾便開始發飆了。

婚途洶洶:你出軌我再嫁 「許敬宗!你這說的是什麼話!本王就不能提出自己的看法嗎?所為古語道『民富則易治也,民貧則難治也』,富民是保證國家長治久安的首要任務。而你卻要以增加賦稅來魚肉人民,你可知道這樣做的話會讓人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所謂人民如水,水可載舟,亦可覆舟。民是國之本,失了民心,國將不國!這是在害大唐,而非救大唐!

作為朝廷不是應該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嗎?許敬宗你白讀了這麼些年的書!真讓人失望!」

李承乾的話如同一記響亮的耳光打了許敬宗一巴掌。

眾人詫異了,一個九歲的孩子竟然在這裡與他們大談國家道理,而且還是十分有道理。

當然他們不知道,此時的李承乾眼前出現了提示。

寵妻撩歡:老公天黑請關燈 提示:

許敬宗掉下三個技能、屬性,請選擇其中一個選項。

技能一:文采飛揚

技能二:詩詞精通

屬性一:智力+2

什麼鬼?

許敬宗身上竟然掉不了好東西?這些都是什麼技能?真的是垃圾技能!

沒辦法,真要選一個的話,他選擇了屬性一,智力+2

這一選擇,面板刷新了。

宿主:李承乾

智力:11

魅力:0待解鎖(受歡迎程度、異性值、名臣好感度,值越高,拉攏名將名臣成功率越大,智力60解鎖!)

武力:0待解鎖(體力與武功綜合值,,魅力60解鎖!)

政治:0待解鎖(從政能力值,越高越強,武力60解鎖!)

統率:0待解鎖(指揮能力、值越高、統兵能力越強,政治60解鎖!)

技能:過目不忘、治國之才

當智力一加的時候,他的腦袋一陣清涼,對於之前所看書的記憶變得更加的深刻了。

智力的加成果然是好東西,隨著智力的提升,有可能自己以前看過的任何東西都能被回憶起來。

剛才的選擇僅僅是在一瞬間。

他思考之中,突然孔穎達說話了。

追獵小小丫頭 「皇上,老夫贊同太子殿下的話!所謂國家,當以民為本,國一旦沒有本,那何來國家一說?」

這老傢伙還是十分值得尊敬的,公事而言他贊同了自己,私事而言,他還是不爽於自己。

這老傢伙也算是公私分明了。

許敬宗不甘心,連著回應道:「這麼說太子殿下有更好的解決之道?」

不等李承乾說話,李世民卻是陰著臉道:「如果乾兒有辦法,那要你們何用?你們這些官員們每年拿著俸祿都是幹什麼吃的?他還是個孩子!」

被這麼一說,讓許敬宗羞愧難當。

他也不再忤逆於李世民,只得說道:「是!皇上說得極是!」

「好了,糾集六部的人到太極宮中另行討論!」

從李世民的反應上看來,他已經贊同於李承乾的看法。

可是連表揚一下自己都不肯,這傢伙還真是吝嗇。

這個治國之才果然是好用的。

「是!臣這便去召集!臣告退!」

許敬宗下意識看了一眼李承乾,目光之中帶著一些歹意,今天的李承乾讓他難堪了,這傢伙恐怕會給李承乾小鞋子穿!

李承乾對著這些卻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愛怎麼怎麼滴!與我何干? 逼婚成癮 這一段時間來,李承乾盡量的適應這一具身體,可是這具身體還是有些孱弱,時不時的有些小毛病,光是太醫在兩天內就來了數次。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讓他穿到李承乾身上?雖然是太子,但卻是一個不入級的傢伙。

不過卻有一個好處,那就是這宮中的小姐姐長得都是清水可人,讓人百看不厭。

還可以指揮她來做一些事,倒也讓他在枯燥的生活中,增加一些樂趣。

這時一個全副武裝的男子進了宮中。

「太子殿下!程將軍求見!」

此人叫馮孝約,是李世民給自己的配的一個護衛,不說此人武力怎麼樣,就說這傢伙對於自己還是十分忠心的,所以李承乾也是十分的看重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