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今天的對手會如此的強大。

「放心啊,這群西方異能者泛不起什麼大浪來的!」

秦穆然則是雲淡風輕,他雙手交叉橫欄於胸前,胸有成竹地看著白羽。

白羽向前走去,來到了卡曼迪普拉的面前。

「嗯?古武者?」

卡曼迪普拉就知道今天沒有這麼容易,他們西方異能者都出來了,夏國這邊若是沒有一個古武者出現就實在有些怪異了。

不出所料,果然有夏國的古武者出現。

「你是龍之守護的人?」

卡曼迪普拉依舊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看著白羽,有些輕蔑地說道。

「不是!」

白羽冷冷回了一句。

「既然不是,那就是中海三幫的人了?沒有想到他們竟然還有資格招攬古武者成為門下客,倒是小瞧了他們!」

卡曼迪普拉輕視道。

「廢話少說,今日,我斬你!」

白羽話音落下,手中的青蓮劍赫然出鞘。

寒光一閃,如同驚天之雷,劃過漆黑的夜色,在場的三幫弟子皆是眼前一亮。

「嗡…..」

馭香 青蓮劍出,劍身震顫,發出嗡嗡的聲響。

「好,那我倒要看看現在夏國的古武者都在什麼實力!」

卡曼迪普拉不以為然,眼中也是充滿了戰意,自從知道了白羽是古武者后,眼中再也沒有剛才的輕視。

當年東征軍集齊了西方的強者,可是就在快要侵入夏國領土的時候,夏國的古武界橫空出世,將他們攔截在了夏國之外。

那一戰,被西方各國引為恥辱,他們的東征軍無一生還,全部葬送在了夏國的國門之外!

夏國的古武界用他們的實際行動向世界證明了,夏國不再是那頭沉睡的雄獅,他如今已經是一條騰飛的巨龍了!

所以,西方異能者對於夏國的古武者還是有很深的忌憚的。

「哼!受死吧!」

白羽冷哼一聲,體內,之前秦穆然傳授給他的古武心法開始順著經脈運轉起來,丹田一震,其中的勁氣順著經脈湧向白羽的全身。

白羽的身上散發出一股狂暴的氣勢,這氣勢盛氣凌人,銳不可當,在眾人的眼中,此時的白羽彷彿就是一柄剛剛出鞘的絕世利劍,鋒利的外表,滲人的劍氣,不可阻擋!

「夏國劍修?」

卡曼迪普拉對夏國古武者也是知道一點,當感受到白羽身上散發出的這股恐怖氣勢以後,也是有些意外。

劍修,並不多見,沒想到,這裡竟然有一個。

不過,卡曼迪普拉並不會退讓,因為他對著自己的實力有著絕對的自信!

「暗夜襲殺!」

卡曼迪普拉麵對白羽選擇主動出擊,只見他一步踏出,以同樣的方式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青蓮劍域!」

白羽手腕一震,手中的青蓮劍寒光驟閃,驟然劍光萬丈,好似積聚爆發一般。

白羽甩手一處,青蓮劍劍鋒一轉,向著卡曼迪普拉沖了過去。

這道劍光在空中赫然變成一條條匹練,牽連著彼此,想要將卡曼迪普拉困住。

「劍域封鎖?呵呵!破!」

卡曼迪普拉冷笑一聲,很快便是認出了白羽的這一招,目光一寒,口中念叨著神秘的咒語,周身被光芒籠罩,一道聖潔的柔光覆蓋了他的身上,好似天使一般,在黑夜中顯得如此明亮。

劍氣之下,他的襲殺已經沒有用了,倒不如光明正大的與白羽出擊!

「嘭!」

卡曼迪普拉一拳轟出,一道光明能量球朝著青蓮劍域撞擊了過去,耳邊發出有如炸彈爆炸的聲響,一層層氣浪向著四周擴散。

秦穆然單手一拂,勁氣脫體而出,攔在了三幫眾人之前,將這波余浪擋了下來,免得其他的人遭受波及。

後方,颶風之中的特萊斯不動如山,如同親征的君王默默注視著,他們的餘波對於特萊斯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影響!

一招對抗兩人分庭抗禮,沒有分出勝負。 “胡籽,小心!”

張妍終於清醒過來,看到那獨眼怪物向着胡籽衝去,大聲喊道。

“哼,我正要和你算算剛纔的賬呢!”

胡籽冷哼一聲,手中又指向鬼璽,一道綠色的電芒從鬼璽中射出。

“之前不過是我的分身,這次我一定要讓你們所有人知道本小姐的厲害!”

獨眼怪物不知從哪裏發出聲音,陰森的說道,同時眼中紅芒一閃,一道紅色的光線射出。

紅線和閃電在空中碰撞,一個雞蛋大小的黑洞在空中瞬間產生,然後湮滅,空間回覆原狀。

衆人還沒來得及驚訝,一陣映射電芒再次從鬼璽中射出,而那獨眼怪物的身邊浮現出無數隻眼睛,也射出了無數道紅線。

一時間,紅線和閃電碰撞,空間湮滅又恢復。

衆人震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直到無數顆雞蛋大小的黑洞的恢復速度跟不上產生的速度,那些黑洞逐漸練成一片,構成一個超大的黑洞迫近衆人時,他們才反應過來。

“天啊!這還是在結界之中,空間壘壁可比外面強悍無數倍,可是空間還是承受不了他們的攻擊啊!”張妍驚怒交加。

“不對,並不完全是他們的攻擊引起的,這結界本來就是這獨眼怪物佈置的,他發出的紅線引動了結界的力量,所以纔會威力這麼大的。”

冰翎沉聲道:“胡籽則是因爲動用了鬼璽的力量纔可以不落下風,如果他不用鬼璽的力量根本不是這獨眼怪物的對手!”

趙小川在一旁聽到兩人的評價,暗暗心驚,同時他對於胡籽爲什麼可以使用鬼璽耿耿於懷。

“該死的,這自稱胡籽的傢伙可以動用鬼璽已經夠讓我驚訝了,可是沒想到居然運用鬼璽力量比我還要純熟,看樣子我要走的路還很長!”趙小川緊握着拳頭,眼中複雜的看着場中。

“你們兩個祖宗還是別評點了,這黑洞都快蔓延過來了,還有小川你也別發呆了!還是想想我們怎麼樣逃離這裏吧!”

郝大寶看到黑洞的邊緣已經離他們不足兩米,廁所中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被黑洞吞噬,甚至於連牆角的小寶和那詭異的面孔也落入黑洞消失不見,立刻驚聲叫道。

“趙小川!”

冰翎回過神來,眼神複雜的看向趙小川,森寒的說道。

趙小川聽到冰翎的話,打了個寒顫,隨即看到冰翎向他大步邁來,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冰翎你要做什麼?”

然而令他驚訝的是,張妍忽然竄到了他的身前。

冰翎皺起眉頭,冷聲道:“與你無關!”

說完後,冰翎便打算繞過張妍,再次走向趙小川。

“哼!”

張妍冷哼一聲,一股強大的氣勢從她的身體中發出,周圍的空氣瞬間凝固。

冰翎臉色一變,怒道:“張妍,你可別忘了,我們是盟友!”

“我沒有忘,但是趙小川是我們的社員!我不能讓你傷害它!”張妍冷聲道。

冰翎一愣,轉頭用置疑的目光看向趙小川。

“我沒有社團!我是自由的!”

正當這時,趙小川忽然出聲,張妍色變,冰翎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趙小川,你可要想好了,我可是在救你!”張妍寒聲道。

“小川,好漢不吃眼前虧!大丈夫能屈能伸啊!”郝大寶急切道。

趙小川怎麼可能不瞭解眼前局勢,只是讓他就這麼加入紅娘子他心有不甘,因爲他早就答應了葉楓要加入不知火的。

“我知道,但是讓我在一個滿是娘們兒的社團裏待着,若曦會不開心的!”趙小川嬉皮笑臉的說道。

只是說這話時,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堅定,那是對承諾的堅持。

“若曦,現在都是什麼時候了?你居然還想着她?”郝大寶氣急敗壞。

張妍臉色陰沉的罵道:“趙小川,你可真是賤的可以,迎新晚會上的事情你忘了麼?居然用這麼無聊的理由拒絕我?”

血色鳳冠 趙小川注視着兩人,沒有解釋,冰翎卻微微皺眉,似乎猜到了趙小川在說謊。

“有種笑容,是一個人有什麼難言之隱,決定說話時纔會出現的!”

冰翎心中閃過一個人影,眼中閃過一絲瞭然,但很快便冷笑道:“怎麼?張妍?如今他這麼不給你面子,你還想繼續說趙小川是你們的社員麼?”

張妍瞪着得意的冰翎,相比趙小川的固執,她更討厭冰翎的趾高氣昂。

於是她惱怒道:“算,怎麼不算!我紅娘子說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沒有人可以阻止我!”

“你。。”冰翎怒道。

張妍打斷了冰翎後面的話,冷笑道:“如果你還想和我爭鬥,我還是先勸你看看眼前的局勢吧!在這麼下去,我們可都是會死在這裏的!”

冰翎一愣,轉頭看去,發現黑洞已經離他們不足半米。

“該死的!必須想辦法逃出去,不然我們真的會死在這裏的!至於趙小川,只能事後再說了!”冰翎目光掃過趙小川,心中嘆息一聲。

“唰~”

一道紅綾忽然從黑洞上空,正在打鬥的胡籽身長竄出,瞬間變長,搭在黑洞的上空,蔓延到了張妍的腳下。

“張妍,這裏不安全了,你們快上紅綾,沿着紅綾走,就可以離開這裏了!”

胡籽的聲音響起,衆人眼中一亮。

“哈哈,原來如此,這紅綾竟然連接着那道門!”

郝大寶看到腳下紅綾的另一端和黑洞上空懸浮的一個門連接着,頓時大喜。

但隨即他想到自己身上的虛弱,破開大罵:“尼瑪,先把我們身上這詭異的力量去掉。”

胡籽冷哼一聲,抽空彈出兩道綠光沒入郝大寶和趙小川體內。

兩人立刻從地上蹦起來了,趙小川身上更是覆蓋着一層火焰。

“小川,你想要幹什麼?”

郝大寶剛想走上紅綾,便看到趙小川背後竟然出現了一對黑色的羽翼,頓時失聲叫道。

踏上紅綾的冰翎腳下一頓,目光警惕地看着趙小川。

現在掌控了不知火的趙小川已然對冰翎產生了威脅,不想剛纔那樣是他想對付就對付得了。

“趙小川,你大局爲重!”張妍擋在冰翎面前,焦急的說道。

“大寶,你先走!”趙小川沒有理會張妍,反而對着郝大寶說道。

郝大寶怒道:“那你怎麼辦?”

“我?我去取回原本屬於我的東西!”

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寒光,看着黑洞上空正在戰鬥的胡籽手中的閃爍着綠光的鬼璽,冷聲說道。 白羽的進步可以說是巨大的。

僅僅是剛剛修鍊古武心法,就已經能夠和卡曼迪普拉分庭抗禮,難怪古武界中劍修很少,因為劍修想要煉成,實在是太難了,可是一旦煉成,那都是摧枯拉朽的。

卡曼迪普拉也沒有想到白羽會跟自己一擊打成平手,哪怕是他都有些意外。

白羽的劍氣實在是太詭異了,之前卡曼迪普拉也是見到過古武界的劍道高手,可是他們的劍意也沒有白羽這般恐怖。

「你倒是有些讓我意外!」

卡曼迪普拉嘴角微微上揚,並沒有因為白羽能夠擋住自己而擔心,反倒是有些激動。

剛剛十大宗師出手,實在是太弱了,都擋不住自己一招,甚至可以說卡曼迪普拉都沒有熱身呢,戰鬥就已經結束了。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白羽出現,那麼就註定有一場大戰要發生。

「少說廢話,再戰吧!」

白羽的戰意被卡曼迪普拉刺激出來,眼中閃過濃濃的戰意。

正式踏入古武境界以後,白羽發現自己整個人都不一樣了,全身的力量滿滿,就連劍氣釋放出來都是那麼的凌厲,彷彿隔空都能夠將人絞殺。

「好,今天我就要好好領教下你這個夏國古武者!」

卡曼迪普拉也是被白羽刺激的來了戰意,臉上再也沒有先前的完虐,取而代之的是一連的肅穆。

「轟!」

卡曼迪普拉率先出手,身軀一震,發出一聲悶響,整個人如同離弦的弓箭向著前方的白羽沖了過去。

白羽面不改色,全身氣勢釋放而出,四周,空氣突然冷冽的起來,好似化成了一把把利刃般,圍繞著白羽。

「暗龍枷鎖!」

卡曼迪普拉全身光芒綻放,那是看起來恐怖的黑色之光,但是在黑夜中卻是顯得那麼刺眼,好似一輪黑陽在夜空中綻放。

「一劍化三蓮!」

白羽劍勢澎湃,勁氣注入到手腕之中,手腕一震,手中的青蓮劍再次發出一聲低鳴。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