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他們林家難道是會虧待媳婦的人家嗎?!

哼,說這些話在她看來就是看不上她家敏浩,隨意找的借口推脫的。

她鐵定要為敏浩找個比那崔家女好千倍萬倍的才行。

。 顧知鳶一聽,一把揪住了宗政景曜的衣領:「少油嘴滑舌的!」

顧知鳶感覺自己的怒氣還未消散,生氣,非常的生氣!

昨日見到宗政景曜的時候,滿心只有重逢的喜悅,把這個事情都給忘了,現在恨不得將宗政景曜按在地上很好打一頓!

最重要的是,他連自己都騙了!

顧知鳶冷冷看了一眼宗政景曜:「你有沒有想過,如果真的死了怎麼辦?」

宗政景曜見顧知鳶真的生氣了,一把將她擁入了自己的懷中,輕聲說道:「不會的,你看我不是活着回來了。」

「如果沒有呢?」顧知鳶揪着他不放,怒氣沖沖地說道:「如果沒有,我是不是就要改嫁給別人了,宗政景曜!嗯?」

宗政景曜猛地湊了上去,堵住了顧知鳶的紅唇,將她緊緊地禁錮在自己的懷中,微微張開了嘴巴,掠奪了顧知鳶口中所有的空氣。

顧知鳶的腦子裏面突然一片空白,完全失去的反應,任由宗政景曜吻住她不放手。

顧知鳶的裏面一片空白,什麼都不記得了,一張臉滾燙,紅的厲害。

宗政景曜緩緩鬆開了她,在她的眼角落下了一吻:「你放心,本王覺不會丟下你的。」

「說話算數么?」顧知鳶的怒氣在宗政景曜的吻之中全部散去了,只要他回來了,還能擁抱着他,其他的事情怎麼樣都沒有關係了。

宗政景曜點了點頭,手指頭輕輕在顧知鳶的臉頰上捏了一下:「算數,回去了。」

「好。」顧知鳶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往外面走去。

眼看着春天就要來了,萬物都有了復甦的跡象,冬雪開始融化,樹枝上抽出了新芽。

一切都應該有個結果了!

顧知鳶並沒有和宗政景曜一起回去,而是自己先回去了。

路上,銀塵問:「王妃,過幾日就是冰燈節了,這邊和宗政一樣嗎?我記得前年在宗政的冰燈節可熱鬧了。」

「不知道。」顧知鳶有種心不在焉的感覺,騎在馬上,寒風瑟瑟,景物都在飛快地後退著,她的心中因為乞丐的事情,亂成了麻。

這個個乞丐是不是知道了什麼,所以以這種方式來提醒自己和宗政景曜,那這個乞丐是什麼人?

銀塵又說:「那今年,我們還可以進宮去么?」

顧知鳶搖了搖頭:「叢陽不像宗政,叢陽的丫鬟是不可以進宮的。」

銀塵一聽有些惆悵了,皺了皺眉頭說道:「可惜了。」

「宮外也有啊。」顧知鳶笑了起來:「到時候給你們放個假,讓你們出去痛痛快快的玩兒好不好?」

「好啊。」銀塵一聽歡快地答應了起來:「我讓冷風寒宵……」

說道一般,銀塵沉默了,半響才開口:「還是不要叫他們了,嘖,兩個人都各自找到自己喜歡的人了,我覺得我有點多餘。」 《中國足球的驕傲——超越俱樂部》

《沒有外援又如何?闖進亞冠只需全華班!》

《走出國門的宇恆太強悍!》

《中國下一個馬拉多納!我的偶像宇恆!》

回到下榻的酒店,已經躺在床上的宇恆默默打開了報道,看著滿天飛的新聞,宇恆有些不滿地嘟囔到。

「這都什麼報道呀?吹的太過了,不科學!不科學!」

宇恆邊說著,邊在每個新聞的右下角輕輕點了一個贊。

嗯,他確實不怎麼喜歡這樣的新聞………才怪!

…………

雖然外界把獲勝的大部分原因歸結在球員身上,但超越俱樂部的眾人並不這麼認為。

知道內幕的他們很清楚,真正改變整場比賽的是他們的主教練陳靜妍。

如果沒有後者在中場休息期間有些奇葩的戰術安排,超越俱樂部在下半場被拖垮的可能性將會無限擴大。

這不是危言聳聽,現實就是這樣。

以宇恆當時的體能消耗,中場后場兼顧幾乎不可能,到時候出現失誤,很有可能就讓對手抓住機會逆轉比賽。

…………

不管怎麼樣,比賽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宇恆每天又進入了常態化的擺攤模式中。

現在是15年的二月份,距離中甲聯賽的開始還有一個多月,而亞冠的小組賽至少還需要再等上15天。

也就是說,超越俱樂部在下一場比賽前會有兩個多周的休戰期。

對於俱樂部的成員來說這是一個絕對利好的消息,畢竟連續幾個周在亞洲範圍內奔波太消耗體能了。

在家休息的同時,眾人都沒有忘記觀看亞冠小組賽的抽籤,畢竟是關於球隊的亞冠命運,關注一下沒有壞處。

這次代表超越俱樂部抽籤的是老隊長鍾國強,雖然已經退役,但俱樂部還是把這個光榮的任務交到了他的手中。

這是一份代表俱樂部在亞洲賽場嶄頭露面的榮譽,憑藉老隊長這半輩子的俱樂部生涯確實值得高層這麼選擇。

選擇歸選擇,但不得不承認一個問題,老隊長的運氣不是很好。

經過幾輪的抽籤,他竟然抽中了東亞區的死亡之組。

E組:超越俱樂部、全北現代、平陽、柏太陽神

看著小組內的對手,就連俱樂部平時不苟言笑的老闆陳連山也不禁露出了苦笑的神色。

對於這樣的抽籤,雖然他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真正到來的那一刻還是有些無奈。

全北現代和柏太陽神兩支球隊就不需要怎麼介紹了。

踢球的人都知道這兩隻俱樂部分別來自韓國聯賽和日本聯賽,論底蘊和實力恐怕不輸給任何一支中超球隊。

尤其是今年剛剛重組的全北現代,無論是球員配置還是教練水平,都不是超越俱樂部現在所能比的。

抽籤結果出來的一瞬間,電視前的超越俱樂部粉絲就開始哀嚎了起來。

他們很清楚,分在這個小組被淘汰的可能性實在太大了。

事實上,不光球隊的球迷,超越俱樂部的球員臉色也都不太好看。

不過,抽籤已經結束了,想要改變肯定不可能,超越俱樂部所能做的無非是靜下心做最後的準備。。 「可以,這支兵種很強勢!」

麒麟重甲步卒的各項屬性都極為的優秀,堪稱是如今大漢帝國的第一重甲步卒軍團。

「麒麟重甲步卒可以直接拉滿,以其為核心力量重組大漢中央軍團,使大漢中央軍團成為日後大漢開疆拓土的重要籌碼!」

劉襄打算以五方神獸轉世之將打造大漢的五支野戰軍團。

現如今劉襄已得三名五方神獸轉世之將。

「系統,我要招募二十萬名金色品質神魔兵種――麒麟重甲步卒。」

「叮,宿主所需招募兵種已經完成招募。」

系統提示音響罷,劉襄不假思索的繼續出聲道:「系統,給我調出羈絆武將――竇憲的詳細屬性面板。」

對於竇憲此人,劉襄的感官是十分複雜的。

從個人品德上來說,竇憲是個妥妥的人中敗類,社會渣子,其窮奢極欲,桀驁兇殘,專權獨斷,後世對他的評價相當的低,更有甚者認為他是開啟東漢外戚專權的罪魁禍首。

但從純軍事才能來看的話,竇憲是個天才型統帥,用兵之道神鬼莫測,猖獗一時的北匈奴在他手中徹底覆亡。

封狼居胥,列郡祁連,飲馬瀚海、燕然勒石。

此四者為華夏武將最高榮耀,其中燕然勒石的主人公便是竇憲。

「叮,燕然勒石――竇憲詳細屬性面板生成中。」

姓名:竇憲

表字:伯度

朝代:大漢

性別:男

系統評價:為人桀驁兇殘,窮奢極欲,專權獨斷,若不加以節制,其必為一國之權臣。

備註:即使華夏神魔出世默認對劉襄百分百忠誠,但他們的脾氣秉性並不會變。

竇憲于軍事一道之上堪稱東漢中期第一人,其主導的稽落山之戰和金微山之戰皆是華夏戰史中不可多得的奔襲戰戰例。

品質:羈絆武將

修為:大乘一重

功法:《彪靈威世真法經》

體質:異彪之體(九層封印,目前五層解封,體質效果為生成異彪領域,位於領域當中之時敵軍的實力會受到強力壓制,由竇憲統領的軍隊則會受到一倍增幅,竇憲還可以於領域之中召喚洪荒異獸異彪)

兵種:無

將竇憲的詳細屬性面板一字不漏的瀏覽了一遍過後,劉襄皺着眉頭出聲道:「這個竇憲還是個刺頭型人物啊。」

「目前看來也只有伯約能震懾住他了。」

根據劉襄的推測,竇憲的戰鬥力是要明顯低於姜維一個檔次的,渡劫境的薛仁貴、哪吒兄弟、土行孫也皆能牢牢壓制住這個竇憲。

對於華夏神魔來說,境界並不能完全代表他們的實力。

麒麟親衛騎兵是一款重型騎兵,其每名成員皆有化神境的修為,他們體內的麒麟血脈相當的濃厚。

其手上所持的武器為鈍器戰錘(作用為放大麒麟戰士的力量),身披盔甲為麒麟佑世寶鎧(作用為吸收大量傷害),坐下坐騎為麒麟後裔火麒麟。

至於姜維的另一個羈絆武將廖化(羅憲後期投降西晉了,所以更改為廖化),其也是一尊大乘境的神魔,但其戰鬥力不如竇憲。

「現在該看看這金色品質建築――監天司到底是個什麼玩意了。」

劉襄面帶好奇之色的點開了監天司的詳細屬性面板。

「叮,金色品質建築――監天司詳細屬性面板生成中。」

建築名稱:監天司

建築品階:金色

建築來源:不詳

建築功用:監天司實際上是監天大陣的核心所在,建築監天司之後,監天大陣便會啟動,監天大陣的籠罩範圍為大漢全境,監天大陣可以監視大漢全境、可以對某一區域內的敵人進行強力壓制,另外還可進行超長距離傳送。

「牛皮!」

「有了監天司這一金色品質建築,不就相當於給大漢全境裝了攝像頭,傳送陣、壓製法陣嘛。」

劉襄一臉驚喜之色的出聲。

看的出來,他對於系統獎勵給他的這一金色品質建築――監天司十分的滿意。

一會過後,他收斂面容之上的笑容,其那雙略顯陰鬱的雙眼再度看向了位於空間中央的神魔召喚祭台,道:「系統,我要招募一尊特殊品質華夏神魔。」

隨着其聲音的落下,五彩的華光將神魔召喚祭台團團籠罩。

熾烈無比的五色光華之中,矗立着一尊仙風道骨,面容清秀宛若稚子的青年道士身影。

那青年道士身高七尺,嘴角噙著笑容,掌中握著一柄潔白拂塵、背後負着一柄未曾出鞘的寶劍。

「叮,恭喜宿主獲得特殊品質華夏神魔――袁天罡。」

「咦,這不是李淳風的老搭檔嗎?」

劉襄在聽到袁天罡這個名字之時不由驚咦了一聲。

他現在是把唐初二大著名道士給集齊了。

「叮,天機無漏――袁天罡詳細屬性面板生成中。」

姓名:袁天罡

表字:不詳

性別:男

朝代:大唐

系統評價:論陣法造詣其不如李淳風,但其在測算天機一道之上獨樹一幟。

另外,其還精通天文、相面等等異術,其還掌握有一門氣運劍術,此劍術不斬肉身,只斬氣運,氣運被斬斷之後,生靈絕無存活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