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完后,北方帝國的王后,忽然滿含淚水的向東方聖夫婦說道:「我狠心的姐夫和姐姐,你們當年為了東方之城離開了我們,時至今日才重現世間,你們知道這孩子吃了多少苦,遭受了多少劫難,才僥倖活了下來嗎?你們這做父母的對得起他嗎?」

說著她竟大哭著抱住了林萬花,輕輕的撫摸起了萬劫那蒼白的臉頰,著實令東方聖和林萬花,對萬劫感到萬分愧疚,卻又非常無奈了起來。

就在東方聖等人,陷入到了對萬劫深深的愧疚中的時候,魔眼忽然非常強硬的說道:「東方聖,我等此時既然重獲新生,那就立刻做我們最需要做的事情,決不能因為任何事情而耽誤了大事,這不正是你和我多年來,一直都秉承的信念嗎?」

聽了他那些話,就在其他人感到非常意外的時候,東方聖忽然非常正氣的說道:「你所言不錯!現在大敵當前,我們決不能因為兒女私情而誤了大事!」

說話間他和已經現出了一位,非常威猛的黑甲天神的魔眼,和變出了一位,身穿鮮紅色長裙絲絛環繞飄動著的紅珠,與在自己的身後,變出了一位非常可怕,且非常巨大的魔頭的寒終命,一下子非常威嚴的向明開元等人飄了過去。

想不到他們五位高手不但真的重生了,而且依然擁有那麼強大的法力,就連向來狂妄的不可一世的明段,都有些害怕了起來。

但那時候明復祖卻相當吃驚地向他們問道:「你們真的是東方之城的第五代城主,和魔眼,與織羅迷天還有魔界大聖嗎?」

在他說話之際,問你生等人竟相當害怕的退開了一些,可那時候魔眼卻陰森森的說道:「你個廢物不配和老夫說話,不想生不如死的話,立刻滾蛋!」

說話間從他身上忽然向明復祖,爆射過去了一道黑光閃爍的罡風,轟隆的一下子,重重的打在了明復祖的毀滅狂魔上,竟將明復祖震出了內傷噴出了一口鮮血,登時令明復祖相當害怕的,退到了明開元的身側,而那時候練寧寧也非常擔心的,飛到了他的身旁。

就在那時候明段忽然陰森森的說道:「魔眼,紅珠,寒終命,想不到你們早就對我們組織有了二心了,而且早就已經為你們留出了後路,看來我們當年還真是多看你們了!」

他的話剛說完,寒終命一下子陰森森的說道:「明段,你現在就不要那麼虛偽了,自從你和魔眼創建那個組織的時候,不就和當時隱藏在你體內的明開元商議好了,早晚有一天要將那個組織,變成你們明氏一族,用以征服世界的私人力量嗎?」

他說完后紅珠也相當強勢地說道:「為了掌控那個組織,你們很早就制定下了,等那個組織擁有的實力,達到了你們相當滿意的地步的時候,就將所有可能威脅到,你們祖孫掌控那個組織的任何生命全部除掉,而你們兩個傢伙對我們三位,不就是那樣做的嗎?」

聽了他們那些話,敗軍登時感到難以置信的向明段問道:「明段,你實話告訴我們,他們說是不是真的?你們真的為了達到你們心中那無比邪惡的目的,曾經將他們殺掉了嗎?」

在他說那些話的時候,問你生等人也非常惱火的,向明段和明開元看了過去,可那時候明開元卻將話鋒一轉,微笑著向東方聖說道:「東方聖,你個小崽子的本事和心機可真夠了得的!想不到你為了對付我們,真的忍心在你兒子剛剛出生之後沒多久,便和你夫人一起和他生離死別了,而且還利用他的法力和特殊體質,在現在重生了過來,看來老天對待你們這些傢伙,還真是相當眷顧啊!」

他的話音剛落,敗軍卻非常惱火的說道:「老東西,你快告訴我們!剛才三哥還有四姐說的那些話,是不是真的?」

說話間他和問你生等人,都滿含殺機的向明開元和明段看了過去,可那時候明開元卻非常強橫得說道:「真的假的現在還有任何意義嗎?你們可不要忘了,你們的手上沾滿了無數生靈的血,而現在老夫和明段擁有的實力,你們根本無法超越,若你們不想被我們雙方合力幹掉的話,最好放聰明點!」

聽了他那些很具威脅行的話,就在敗軍等人殺機暴起的時候,擔心明開元和東方聖等人,會真的合力將自己等人幹掉的命輪迴,立刻緊緊的拽住了他和問你生的胳膊,強壓著心中的怒火微笑著說道:「識時務者為俊傑!明老前輩你不要動怒,我們絕對和你們是一條心!絕對會一如繼往的跟著你們征服世界的!」

他的話音剛落鄒閻王一下子暴怒著說道:「不可能!老子這條命,當年差一點被明氏一族的明心幹掉,是二爺當年不計前嫌將我救活了,無論如何我也不能和他為敵,哪怕是被你們幹掉,我也絕不做那種忘恩負義的人。」

說完后他一晃身竟飄到了魔眼的身旁,殺機大起的向明開元等人看了過去,登時令明開元殺機大起的向他說道:「鄒閻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他的話剛說完東方聖立刻非常威嚴的說道:「鄒閻王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他以前雖然做過很多罪惡滔天的事情,但他卻是一位恩怨分明的真男人,現在他已經改過自新了,本座等人從此絕對會視他為我們的好兄弟,和他一起剷除邪惡護佑蒼生!」

想不到他會為了自己而說出那些話,鄒閻王登時向他表示了一番感謝,同時也令明開元等人十分惱火了起來。

就在那時候,練寧寧忽然非常謹慎的說道:「東方聖,東方萬劫真的是你的親生兒子嗎?」

聽了她那一問,包括申有為等人在內的很多人,都非常謹慎的向東方聖看了過去,因為他們雖然在剛才聽到了,明開元等人說過的萬劫和東方聖夫婦的關係,可他們夫妻二人並沒有真的承認,是以很多人都對,萬劫究竟是不是他們二人的孩子,非常懷疑。

那時候東方聖稍微看了看她,才非常認真的說道:「不錯!東方萬劫就是本座和我夫人的兒子,是我們唯一的血脈,我們雖然很對不起他,但我們為他感到驕傲!這麼多年來都是他和很多正義之士,保護著東方之城,現在他已經累了,我這個不合格的父親,絕不能再讓他遭受任何苦難了,他沒有做完的事情,我這個做父親的一定會替他做完,替他做好的。」

聽了他那些話,很多人都感到難以置信的向萬劫看了過去,他們怎麼也想不到萬劫真的是他的親兒子,尤其是明復祖,竟非常悲涼的說到:「看來不是他瞎了,而是我們很多人在多年前就已經瞎眼了,想不到我們一直非常鄙夷,經常痛罵的惡龍附體,竟然是一代戰神的親兒子,我們真是瞎的太徹底了……」

說著說著他竟然流出了兩行淚水,而那時候魔眼卻微笑著對紅珠說道:「珠珠現在你該明白了吧!我這位伯父和你這位伯母,當年都沒有看錯那個孩子,他真的是我這個傻乎乎的同宗兄弟的親兒子。」

他說完后寒終命也微笑著說道:「而且他還是我那好徒兒看中的壞小子!」

說完后他們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當時明開元和明段本想趁機偷襲他們,卻發現他們的眼睛始終都沒有離開過自己,一時間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當時正圍在萬劫母子身邊的費理,忽然哈哈大笑著說道:「我就說嘛!我費理決不會看錯人的,萬劫是我的好兄弟,我一直都堅信他絕不是什麼惡龍附體,乃是一位大有來頭的好人,想不到他居然是,我們一直非常尊敬的第五代城主的兒子,看來我的眼光還真是好的沒人可比哦!」

說完后他便和正在議論著同樣事情的沙力童等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可忽然間沙金旺等人,卻啪啪啪的打了他們一個響亮的耳光,登時令他們大為莫名其妙的向他們看了過去,而那時候費雄卻相當火大的說道:「什麼兄弟不兄弟的,你們都聽好了,既然第五代城主和他夫人已經重生了,並且告訴了,我等萬劫和他們的關係那你們這幫傢伙,除了王子以外都得稱呼他為叔叔,都聽明白了嗎?」

看著他那相當嚇人的樣子,費理等人雖然都非常費解,卻也只好微微點了點頭,那時候申無語卻相對溫和的說到:「你們都不要怪費雄先生,他說的話很有道理,萬劫乃是第五代城主的兒子,也是東方風霸城主和白樂將軍等人的師弟,而他和水護法只是同門姐弟而已,所以論輩分而言,除了我們帝國的王子和冷水與焰雀姑娘以外,你們這些晚輩真的要稱呼他為叔叔,這其中也包括你真真在內。」

聽了他那些話,費理等人才相當明白的點了點頭,可那時候東方麻姑卻非常傷心的說道:「可憐這孩子遭受了那麼多苦難,現在雖然將他的父母等人就活了過來,卻讓他自己身受如此重傷,上天為什麼對他如此不公平啊?」

說著說著她和東方賢等人,都非常無奈的嘆息了起來,那時候林萬花卻非常傷心的說道:「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和聖的錯!都是因為我們,才令這孩子遭受了這麼多苦難,是我們對不起他,是我們這做父母的對他太不公平了……」

說著說著她又非常痛苦的流出了兩行淚水,頓時令水護法等幾位女孩,大為不忍的寬慰起了她。

也就是在那時候萬劫忽然恢復了一點意識,立刻聞到了,林萬花身上散發出的那種非常奇特的香味,同時也感受到了她那慈母的關愛,但他那時候卻不敢相信,那是他的母親對他的關懷,一時間竟非常無奈的說道:「看來我又在做夢了,二十多年來我一直都期待著和我父母相見,讓他們知道我有多麼想念他們,讓他們知道,我有多麼疼愛小雪,真露,真真,鳳兒,凰兒,讓他們知道,我得土叔叔以前是怎樣帶著我,四海為家快樂生活的,讓他們知道,姑姑等人是怎樣關心我照顧我的,讓他們知道我交到了好多好多好朋友,更認識了一個傻的可愛的笨弟弟,和好多正義果敢的忠義之士,更讓他們知道,我和我們東方之城的很多人一樣,對第五代城主夫婦是多麼的尊敬,我們沒有辱沒他們的威名,一次又一次的剷除邪惡保護蒼生……」

說著說著他忽然非常無奈的嘆息了一聲,滿含傷懷的說道:「可那所有的一切,我都只能在夢中和他們這兩位,我根本看不清楚他們的真實面容的人說,姑姑和真露曾對我說過,只要我不斷的超越自己,令自己成為世界上最強的人,保護天下蒼生,等時機成熟了,她們就會讓我知道我的父母究竟是誰,現在我雖然很想在超越自己,拼盡全力保護蒼生,可我真的已經沒有太多的力量,去做那些事情了,難道我此生真的永遠也不知道,我的父母究竟是誰嗎?」

說著說著他又難以自制的哽咽了起來,登時令林萬花大為傷懷的撫摸著他的臉頰,輕輕地說道:「兒啊!這一切都是我們的錯!是我和你父親當年太對不起你了,你有什麼怨恨就全部發泄在為娘的身上吧,現在你父親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為娘願意代替他承受所有的罪孽,只希望你不要在那麼痛苦了好嗎我可憐的孩子。」

說著說著她又難以自制的,抱著萬劫大哭了起來,頓時令很多人大為感動的落下了淚水。

可那時候萬劫卻更加無奈的說到:「這一切肯定又是在做夢,我的父母怎麼肯能還活著啊?這一定都是夢!」

說完后他又長長的嘆息了起來,可那時候東方聖卻非常認真的說道:「孩子,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夢,我就是你的親生父親東方聖,你是我和你母親唯一的血脈,我們唯有你這麼好的孩子,感到驕傲和自豪,是男人的話就恢復你應有的風範,決不能有任何氣餒聽明白了嗎?你是我東方聖和萬花之國大公主的兒子,是我們東方一族的驕傲,是你所有好朋友最值得信任的人,絕對不能倒下,聽明白了嗎?」

聽了他那些話,萬劫忽然輕輕的掙開了他母親的懷抱,慢慢地站了起來,感到非常難以置信的說到:「我真的是你第五代城主,和北方帝國王后的親姐姐的兒子嗎?」

看著他的身體雖然因為太過疲憊微微的晃動著,但他卻不讓任何人去碰觸他,東方聖立刻極其認真的說道:「不錯!你就是我東方聖和你母親的唯一血脈!」

他說完后東方賢也非常肯認真的說道:「你也是我們東方一族,當之無愧的大王子,是我東方賢和東方仁,還有東方德與東方慈也就是東方麻姑的親侄兒,更是你我兒子萬英等人的好大哥,是拯救了無數生靈,其威名已經可以和你父親齊名的好男兒!」

在他說完后北冥雄者也非常慈祥的說道:「你也是我的王后唯一的親外甥,她是你的親姨母,而本王就是你的親姨夫,好孩子現在你都明白了吧!你不是無父無母沒有任何親人的孤兒,你是我們所有人的驕傲!」

聽了他們那些話,萬劫思量了好久忽然相當傷感的說道:「雖然我以前從姑姑等人對我的疼愛中,也察覺到了這些事情,可我卻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現在我終於相信了這一切,我東方萬劫不是什麼邪惡至極的惡龍附體,我是第五代城主和我母親的兒子,是秉承了他們,護佑天下蒼生維護世界和平意志的傳人!」

說完后他忽然飄到了半空中,登時在他周圍出現了一面猶如太陽一般,耀眼明亮的大圓球,和一個猶如一彎新月一般的景象,還有一片群星璀璨的光芒,登時令所有人非常吃驚地向他看了過去,都想不到方才還非常虛弱的快要死掉的他,竟然還擁有那種超乎想象的實力。

就在那時候明開元忽然向明段說道好了,現在是該讓年獸和夕獸重現世間,將這幫混蛋全部消沒掉了。

聽了他那些話,就在明段發出了一陣陣狂笑之際,東方聖等人,一下子非常謹慎的向他們看了過去。 回到房中,鄭靜仔細琢磨兩人的話,一個什麼都不肯說,卻一口咬定不是自己做的,一個卻說是楊子伊刺傷了清虛道長,兩人的話大相徑庭,但是鄭靜還是相信楊子伊的話多一點,也不知道爲什麼,就是憑直覺吧,既然一下子搞不清,那就好好睡一覺,睡好了纔有力氣查案。

第二天一大早,鄭靜還在睡夢之中,南宮婉月就大聲地敲鄭靜的門,還一邊喊:“起牀了,大懶蟲”。鄭靜趕緊起來,開門把她拖了進來,他是怕這位大小姐把這全旅館的客人都給吵醒了。

鄭靜道:“姑奶奶,你小點聲好不,這可不是在你家裏。”南宮婉月總算佔了一次上風,別提有多得意了,笑嘻嘻地說道:“這次知道我的厲害了吧。”鄭靜道:“你厲害,你厲害。”被南宮婉月這麼一吵,吳浩和楊子伊也都醒了,四人各自梳洗了一把,吃過早點,就向武當山一路走去。

一路上,每個人都各懷心事,只有南宮婉月像個小孩子一樣興奮,“嘰嘰喳喳”像只小鳥一樣說個不停,鄭靜心想:“青春就是無敵啊,無憂無慮,看世界什麼都是美好的,等大了就會有一大堆的煩惱,沒完沒了……”

四人不停地趕路,都感到有點口渴了,正好前面有一茶鋪,四人就去茶鋪要了一杯水喝,南宮婉月三人端起碗就急不可待地喝起來,三人剛喝了一口,就又全部吐了出來,南宮婉月大聲責問道:“老闆,你這什麼水,怎麼一股苦澀味。”只有鄭靜笑而不語,南宮婉月道:“你笑什麼啊?”鄭靜道:“我笑你喝水就如同一頭牛。”

“什麼意思”,南宮婉月問道。

鄭靜道:“你看這裏有河嗎?”

南宮婉月環視四周,道:“你不明知故問嗎?這裏都是山,哪裏來的河?”

鄭靜又問道:“沒有河,哪裏來的水呢?”南宮婉月鼓着兩腮說不出來了。

鄭靜道:“這是井水,喝這水要讓井水稍稍沉澱一下,水面就會結起一層皮,然後用一根蘆葦杆子撥開這層皮,伸到碗底吸水喝,那就有一股甘甜之味啊。”

南宮婉月照着鄭靜的方法去喝,果然沒有了苦澀之味,反倒有一股甘甜之味,南宮婉月心中暗道:“原來喝水還有這麼大的學問啊,看來我要學的還真多啊!”心裏就越發的佩服起鄭靜來了,但是嘴上卻是半分都不肯認輸的,道:“誰不知道,要你教,我只是太渴了才忘記了。”小孩子的謊話一聽就懂,三人哈哈大笑起來,弄得南宮婉月好不意思,低下頭,臉都紅了!

喝完水,鄭靜道:“吳大哥,楊大哥,我們繼續趕路吧。”旁邊一桌的人聽到楊大哥,全部“騰”地站起來,抄起傢伙,問道:“那楊的是不是武當的楊子伊。”

鄭靜道:“是又怎樣?”

“果然是這個欺師滅祖的畜生,我們找了很久,終於讓我們碰上了,清虛道長乃武林得道高人,有恩於各大派,這畜生居然欺師滅祖,今天必叫他喪命於此。”

鄭靜道:“恐怕你還沒有這個本事。”

話音剛落,對方就一起殺將過來,招招都是要人命的招數,他們可能會要了別人的命,但是卻要不了鄭靜的命,恐怕這世上還沒有人能要走鄭靜的命,鄭靜只是腳一剁,地上的殘枝就像有了生命一樣,全都浮於半空中,只要鄭靜一發力,這些樹枝就會成爲千百枝利箭,誰都躲不過。

對方雖然要不了鄭靜的命,但是武功高低還是看的出來的,誰也不想白白送命,帶頭的只好找了個臺階,道:“今天,以多勝少,贏了也不光彩,下次再碰上定要了姓楊的狗命。”說完就灰溜溜地逃走了,南宮婉月拍手大叫道:“好厲害的功夫,你們趕緊逃命去吧!”

經過這個小插曲,四人繼續趕路,鄭靜故意把楊子伊拉到身邊,輕聲道:“看到了嗎,如果你不把事情真相說清楚,你以後天天都得面對這樣的場面。”

楊子伊道:“我問心無愧,沒有真相。”

鄭靜覺得:那楊子伊一定是在隱瞞什麼,好像要保住什麼人的祕密一樣。越是難的事情,鄭靜就越覺得有挑戰性,他決定這事管定了,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眼看著明開元和明段下定了決心,要將封印在他們真元中的,年獸和夕獸釋放出來了,東方聖立刻大聲說道:「所有生靈立刻退後!」

說完后他和魔眼與珠珠還有寒終命,以及東方明王和東方福音,立刻驅使著他們展現出來的那六大異象,威猛異常的擋在了東方麻姑等人前面。

緊接著東方賢等人也極其嚴密的,和那四位魔將等法力高深之輩,環立在了他們身後。

而那時候明段卻非常狂妄的大聲說道:「你們這幫無能之輩都不要枉費力氣了!雖然這些傢伙重現人間了,但以我們現在的實力,絕對可以將你們全部消滅!」

說完后他猛然手捏法訣,呼嘯著向周圍爆射出了一陣陣,非常狂暴的暴戾之氣,殺機大起的后的大吼了一聲:「出來吧夕獸!」


話音剛落,從他身後的忽然冒出了一股非常濃烈的黑煙,緊接著又傳出了一陣陣非常可怕的怪叫聲,震得很多人都心驚膽顫了起來。

可眨眼間那些黑煙竟呼嘯著落在了大地上,詭異莫測的向周圍蔓延開了,隨著它的迅速擴散,在那片地方,竟充滿了越來越濃重的陰森恐怖的契機,攪動的很多修為不是很高的生靈,越來越驚恐的發出了一陣陣的慘叫逃離開了那裡。

可那時候東方聖等人卻毫不畏懼的,依舊神威凜凜的屹立在了那裡。

沒過多久,那些黑氣竟然慢慢的凝聚成了一頭體型非常巨大,樣貌非常恐怖可怕的夕獸,嗷嗷怒吼著向東方聖等人,噴過去了一股股陰氣森森的黑煙,登時將珠珠等人衝擊的晃動了幾下,但東方聖和魔眼等人,卻依舊面不改色的向他看了過去。

那時候夕獸忽然聲若龍鐘的向東方聖等人說道:「小崽子們怎麼樣?現在你們看到了老夫,是不是非常畏懼非常害怕啊?」

說完后它竟越發狂妄的大笑了起來,可那時候玄武身上的那條大蛇,卻非常強橫的說道:「夕獸你休要套猖狂了,我們所有天地靈獸絕不容你們霍亂世間!」

它說完后大地麒麟也非常正氣的說道:「夕獸,雖然你的實力非常強大,但我勸你還是不要太自以為是了,現在白虎他們雖然被那幫邪惡之輩控制住了,可是我們和青龍都會全力和你們大戰到底的,而且混沌那傢伙,也已經有了一顆善心,若你和年獸不想找揍的話最好放聰明點,立刻滾回你們該去的地方。」

聽了它們那些話,夕獸一下子非常狂暴的向它們大罵道:「你們這兩個豬狗不如的東西,不要太自以為是了,老夫可是連玉皇大帝那傢伙,都非常忌憚的魔獸至尊……」

說著說著它竟很據威脅性的,向東方生等人飄了過去。


可就在那時候明開元忽然微笑著說道:「夕獸你不要太著急了,現在老夫就將年獸放出來,到時候你們兩大魔獸一起,將麒麟和玄武生吞了豈不是好?」

聽了他那些話,玄武和大地麒麟一下子狂怒了起來,那時候他猛然手捏法訣,快速的凝聚起了一團非常強大的天地靈氣,殺機暴起的大喝了一聲:「年獸現身吧!」

說話間他砰的一下子,將雙手拍在了自己的胸口上,登時從他身上,爆發出了一股非常狂躁的暴戾之氣,被一條巨大的龍捲風呼嘯著卷向了天際,登時在他們頭頂上出現了一大片滿含殺氣的黑雲,越來越濃重的向周圍擴散了出去,沒多久竟連申有為等人,都被那些殺氣侵襲的渾身顫抖了起來,同時也令束擒獲等人,大為擔心的向明開元看了過去。

當時西門高峰等人,本想趁機向明開元發動攻擊,趁著夕獸將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了玄武和大地麒麟身上的時候,一舉將他們收拾掉,可無奈和那時候在明開元等人周圍,竟然出現了一種非常厲害的結界,硬生生的將他們保護在了裡面,就連夕獸也無法衝破。

沒過多久那些從那些黑雲中,忽然爆發出了一陣陣非常狂暴的大笑,緊接著又傳出了一個非常陰森可怕的聲音,猶如炸雷一般說道:「老夫終於重獲自由了,老夫終於又出現在了世界上,這可真是太好了……老夫這次一定要將所有生靈全部吃掉,將玉皇大帝和冥王那些混蛋全部幹掉,永遠不再被任何混蛋束縛住……」

隨著那些聲音的消失,天空中忽然出現了一頭猶如山巒一般的年獸,目露凶光的向萬劫看了過去,並且還陰森森的說道:「小崽子,雖說你不過是一個凡人之軀,可老夫怎麼覺得你的身上,竟然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呢?莫非我們以前見過面嗎?」

想不到它剛一現身就瞄向了萬劫,林萬花等人一下子非常擔心的向萬劫飛了過去,那時候大氣麒麟卻哈哈大笑著說道:「年獸算你聰明,雖然我們目前還不能告訴你們,他究竟是誰,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他是我們非常熟悉的一個老傢伙的現實存在,你和夕獸最好還是別招惹他,若不然等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之後,你們的下場一定會非常非常凄慘的,慘到你們寧可被大阿福收拾掉,也不想和他見面!」

聽了它那些話,年獸一下子非常陰森的向萬劫看了過去,可那時候夕獸卻非常狂躁的說道:「你個死麒麟少放狗屁!他充其量只不過是一個凡人而已,而我們絕不可能再被大阿福那混蛋壓制了,我們才是乾坤宇內最強的生靈……」

面的這它那越來越狂躁的樣子,萬劫忽然相當認真的,向林萬花等人與彩鳳仙子和玉凰仙子說道:「母親,請你們離我遠一點,現在我要讓青龍和混沌從我體內出來,好好的收拾收拾這頭不可一世的年獸,和那頭狂暴愚蠢的夕獸!」


聽了他的話,林萬花等人稍微看了看,正在陰森森的看著他們的年獸,才微微點了點頭對他說了些保重之類的話,才慢慢的飛到了遠處。

那時候年獸卻相當謹慎的向他問道:「你這小娃娃,真的有本事將青龍和混沌,從你體內徹底釋放出來嗎?」

他的話剛說完,萬劫立刻微笑著說道:「拭目以待吧!」

說完后也沒見他怎樣動作,從他體內忽然暴動出了,一陣陣非常可怕的閃電霹靂,緊接著又有一種非常可怕的混沌之氣,從他體內直接向年獸爆射了過去,登時令年獸倍感壓力的,駕著一陣陰風退向了遠處,和明開元等人與夕獸非常謹慎的向他看了過去。

那時候他忽然非常威嚴的說道:「青龍,混沌,還不出來更待何時?」

聽了他那句命令一般的話,青龍和混沌獸猛然齊聲說了句:「謹遵大神之命!」

說話間青龍竟現出了他那非常龐大的身軀,猛然駕著一片昏昏慘慘的閃電陰雲,罡風暴動異常威猛的,從他體內飛了出去直衝雲霄,一下子竟將年獸暴動出的那些陰雲,全部衝擊了個無影無蹤,緊接著它竟然一直衝到了九天之上,轟隆隆的向下界暴動出了,一陣陣極其可怕的轟隆雷電,威猛異常的翻轉了好幾圈,才慢慢的回到了萬劫的身後,狂笑著向明段和夕獸看了過去。

緊接著混沌獸竟暴動出了一陣陣,非常令人壓抑的濃雲,非常可怕的從萬劫體內沖了出去,非常強勢的向周圍暴動起了,一片越來越濃重的混沌之氣,沒多久竟侵襲的年獸,有點難以自制的落在了地上,同時也令東方賢等人,倍感壓力的皺緊了眉頭,時間不長它竟然凝聚成了一頭,比年獸還要巨大還要可怕的怪獸狂笑著說道:「怎麼樣啊明開元,當年你和明段使用卑鄙的手段,控制住了我和這死泥鰍的心智,企圖利用我們毀掉東方之城,甚至成為你們征服世界的工具,有本事你們再來控制控制我們啊?」

說完后它和青龍都非常狂暴的大笑了起來,一下子氣的明段和明開元極其惱火了起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