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剛這麼一說,我頓時就感覺到了腿腳一軟,差點就摔到在地上。

正在這時候,那傢伙一刀就朝着我砍了過來。先不說這木頭砍在人身上也疼得很,再加上這劍重點不是傷我肉身,而且想砍我的魂!

噬魂劍也有傷魂吸鬼的作用,只是我至今沒有學會。

這傢伙一刀過來,那刀刃見突然白光一閃,我的身上頓時就有一種疼到骨子裏的痛。突然堅持不住,要倒下了。

我一手用樹枝撐着地,不肯低頭,努力想要站起來。

那傢伙又是一刀掃過來,我只覺得我的魂都差點被這一刀砍出了體外!那人又拿出了一根繩子,扔過來恰好套住了我的腰。

我頓時感覺有些神情恍惚,不由自主的就要往前邊走。

“小峯!”正在這時候,我的耳邊忽然響起了一個女孩的聲音。

我突然有些清醒了,心想着不是劉珊麼?轉身一看,還真是劉珊,她抱着我的噬魂劍過來了。因爲噬魂劍對魂體的傷害,劉珊整個人已經變成了淡淡的影。

看到劉珊那樣,我頓時心痛得不行。本來神情恍惚的我也突然精神了不好。

劉珊一下飛過來把劍拋給了我,然後連鑽進手鍊的精力都沒有了,就直接倒在了地上。不好!鬼魂本來就是很輕的東西,要是劉珊失去意識就這樣飄在空中,那不是要灰飛煙滅了?

因爲劉珊給我送來了劍,那傢伙顯然很生氣,提着刀就要朝着劉珊砍去。

我靠!劉珊現在的情況哪裏經得住他這麼一砍!

想到這裏,我一下抽出劍,那劍一出鞘,劍刃上就閃着寒光!用劍割開勾魂繩,我拔腿就衝到了那黑影面前,一劍砍向他的刀。

還好沒有砍到劉珊,我又趕緊跑到劉珊面前,把劉珊放進我的手鍊中。

這時候那傢伙又是一刀過來,我腦袋頓時一昏,差點沒倒在地上。

劉珊進了我的手鍊,我也沒什麼後顧之憂。我反身一劍就朝着那傢伙刺過去,三步上前挑開他的木刀,接着又一劍刺了過去。

我這劍可不是木頭做的,別說是法器,就算是把普通的劍,也一樣能幹掉這傢伙。就算他是活死人,小爺我也要把這傢伙砍成渣!

那傢伙反應也不慢,一下躲開了。噬魂劍不虧是通靈之物,但也許是得益於劍柄上的玉佩。一握着這劍,我頓時覺得精神了不少,實力也完全恢復了。

想想我還沒用這噬魂劍收過魂呢,今天小爺我就試試。

我默唸收魂咒語,揮舞着噬魂劍朝着那傢伙就是一劍過去。劍所到之處還有,皆是白光閃過。

我明白劍只是一個武器一個手段而已,而真正的精髓是我本身掌握的東西。

軍少心尖寵之全能千金 這樣一想,頓時覺得豁然開朗,對於以往不懂的東西似乎也明白了。雖然我依舊停留在二層,但實力卻明顯有些增加。那傢伙拿着木刀很快就招架不住了。

“我靠!你丫的真以爲你修爲有多高?拿把木刀都能砍肉啊?”我罵着一劍就砍了下去,那傢伙的刀硬生生被我砍掉了接近一半!

我看你丫的還牛叉!看你丫的還欺負我!我耍了個劍花,那傢伙拿着半截刀連連後退,我又是一腳過去踢翻了這傢伙。

籃壇紫鋒 他還想拿符咒過來燒我,只不過被我的劍一挑,給挑開了。

趁着那傢伙倒地的時候,我趕緊祭出噬魂劍,試着收了這傢伙的魂。我右手舉着劍,左手劍指一指向那人。只見一道寒光突然一閃,那人身上有道暗影閃動了一下。

難道我勾魂成功了?這噬魂劍,劍如其名,本就是需要靠鬼魂怨靈來蘊養的。我想着是不是用這個傢伙的魂來試試。倒不是我殘忍,而是這種作惡多端,害人無數的傢伙留着幹什麼?

第82章 陰氣瀰漫

我可不是師父,還非得抓住了送到下面去交給判官處理。我的原則是隻要你惹了小爺我,老子就要盡力揍你丫的!

不過我突然想到了劉珊的地魂可能在這個傢伙身上,於是我問:“劉珊的地魂在哪兒?”

“你別殺我,我就告訴你。”那人說道。

我回道:“那你先說在哪兒。”

“你先放了我。”那人跟我討價還價。

我說“好”,然後便收了噬魂劍,不過我一直繃緊了神經,不敢有絲毫放鬆。

果然,我剛一鬆,這傢伙拔腿就想跑。靠!他還能跑過我?小爺我的速度可是被鬼嚇出來的。

我趕緊跟了上去,坑爹的是沒跑幾步,不知道絆倒了什麼東西,我他孃的居然被絆倒了摔了一跤!

這一跤摔得,手中的噬魂劍直直插進了那傢伙的後背。

只聽得一聲慘叫,那人倒在的地上,沒一會鮮紅的血就順着後背流了出來。

第一次殺人,說不怕那是假的。不知道爲什麼,明明他是壞人,我卻怕他死了,心跳快得我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怎麼辦?要是警察來了我怎麼解釋?我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你說要不救吧,這可是一條人命啊,殺鬼我倒是不怕,可是人我還真沒殺過。

你說要是救吧,可是這傢伙居然想要勾我的魂,我憑什麼不能殺他?

總裁愛上寶貝媽 我慢慢爬到那人身邊,只見傷口之處卻不見什麼血流出,而我噬魂劍的血槽上卻已經變成了紅色。

靠!不是吧!這劍還真吸血!我想起了上次我被這劍割破了手指,要是那當時也這樣,那我不是死得很慘?

我有些好奇這人是誰,於是過去掀開了他的面罩。雖然心中已經猜到了大概是誰,但是當看到臉時,還是嚇了一跳。

居然是李陽!真的是李陽!

我想起劉珊的地魂,於是問他:“李陽,柳念芸的地魂在哪裏?”

李陽努力用眼睛看着說道:“送……送我去醫院,求……求你了……”

“我送你去醫院?我腦子有問題啊?”我罵道,“你先說劉珊的地魂在哪?”

“送……送我……”李陽還沒說完就兩眼一翻,趴下了。

不是吧?這麼就死了?我心頭一震,有些不舒服,可是是因爲我第一次殺人。可是這也怪不得我啊?誰叫這傢伙這麼倒黴,我摔一跤都能幹掉他。

我抽出了噬魂劍,血這才順着傷口流了出來。劍跟上次一樣,上面沒有絲毫的血跡。可是我想不通,這吸人血的劍上面卻沒有絲毫的邪氣。

我大着膽子想去看看李陽到底死了沒有,我慢慢挪到他的面前。我也不知道爲什麼,現在我連鬼都不怕了,卻怕個死人。也許是因爲他是李陽,也或者是因爲對未知事物的恐懼。

看到李陽那張已經有些蒼白的臉,明顯是因爲失血過多而造成的。我把手伸到了李陽的鼻子下面,發現已經沒有了呼吸。

這傢伙真死了!可能是因爲我太緊張了,就連他的鬼魂什麼時候走掉的我都沒發現。

現在怎麼辦?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回家睡覺?不過我可是殺人了啊!雖然是誤殺,可是誰知道呢?雖然李陽是該死,但是這種事情你能去給警察解釋清楚?警察能信你那些胡言亂語麼?

再說了,沒事身上帶這麼大把劍,我就有被處置的可能了。再加上李陽那小子家裏又有錢,隨隨便便都能給我弄個蓄意殺人。

我看時間現在已經十二點多了,還有我媽的未接電話。

我趕緊發了個短信過去,說我在寢室都睡了,本來發了短信說不回去,結果沒發出去,然後半夜醒來補發。

我媽沒一會就回了我,叫我好好睡覺。我知道我只要沒說不回家但是卻沒回去,我媽肯定會等我回家了在睡覺。

我不忍心欺騙我媽,可是這種事情告訴我媽的話她是不是得瘋掉了!我不敢想象我媽和我爸知道了我殺人之後的反應。

早知道我就該早點跟我爸媽坦白我的事情了,那樣的話我也不用擔心這種事情。

我看到了李陽身上那團黑氣漸漸散。奇怪,這黑氣究竟是什麼?居然能給他這麼大的能量?

我猜測這肯定是李陽背後的人搞的。黑影是在我跟李陽吵架之後纔出現的,說不定就是那些人利用我跟李陽的矛盾讓李陽暗中對付我。

爲了個女人,就這樣喪命,我真替李陽不值得。還好現在街上已經沒有了,或者說天太暗,不注意的話還真看不到這死了個人。

我打算先去找師父,問問師父該怎麼辦。正這樣想,我忽然就覺得背後有一陣涼意,而且周圍似乎也更暗了。

轉身一看,不好!不遠處一襲白衣慢慢飄過來的不是柳念芸還是誰!我想都沒想,趕緊朝着師父那邊跑去。

柳念芸見我發現了她要逃跑,立馬加快了速度朝着我過來了!我回頭一望見柳念芸“跑”那麼快,也趕緊加快的速度。

靠!我發現要是再這樣下去,就算是沒飯吃了,我以後都能去參見短跑做運動了。

剛跑到轉角處,我的眼前忽然就出現了一條白綾。我想從側面逃走,還沒來得急跑,那白綾就一下纏住了我,接着我就感覺自己整個人都飛起來了,飛速的朝後退去。

接着我被翻過了身子,只是瞬間就到了柳念芸的面前。柳念芸站在地上,一頭長髮垂到了腰上。

我對她的長髮恐懼得很,因爲我已經被這玩意兒纏過好幾次了。而且雖然柳念芸已經已經不是當初那張噁心的臉了,甚至是個漂亮的女鬼。但是她身上那股強大的陰氣,我敢說沒有見了不怕的!

我被柳念芸的白綾綁住,根本不能挪動分毫。柳念芸面無表情地看着我,只是那一雙眼睛,卻似乎深得很!就像要把你的一切都洞穿一樣!

不知道爲什麼,我總覺得柳念芸很熟悉。而且我感覺有些事情我似乎是經歷過,但是卻想不起來。而那些事情,就是柳念芸纏住我的真正原因。

不好!她要勾魂了!我突然反應了過來,然後趕緊把眼睛瞥向了別處,不去看她的眼睛。要是魂都沒有,那我可連投胎的機會都沒有了啊!

跟我十歲那年一樣,我覺得柳念芸身上總有着一種魔力,讓你不得不去看着她。也不知道這女人前兩世到底是誰,居然有這麼強大的能量。要知道如果只是因爲柳念芸前一世在傻子家所受的折磨的話,所產生的怨氣絕對不足以讓他成長得如此之快。

所以我推斷她一定是回憶起了以前的東西。要知道絕大部分鬼都跟劉珊差不多,是沒有多大的能力的,甚至是鬼還怕人。不然的話這世界早就亂套了。

我感覺身子有些軟了,眼睛也有些恍惚,身子也有些輕飄飄的。但忽然一閃的瞬間,我覺得柳念芸那張臉居然笑了一笑。難道是終於抓到我之後滿足的笑麼?

不行,我不能就這麼被這個傢伙甘幹掉了。想想我媽那張因爲擔心我而滿臉淚水的臉,想想手鍊裏的劉珊現在生死未卜。我不能死!

我這時候身子軟得不行,張嘴都沒力氣了。但一想到那些事情,我又努力伸了伸舌頭,咬了下去。

這一咬,剛好咬在剛纔的傷口上。本來已經開始癒合的傷口被我這一咬又裂開了。帶着微熱的鹹鹹的液體慢慢留到了我的口中,疼痛讓我暫時緩了過來。

第82章 陰氣瀰漫

我的劍是柳念芸的剋星,所以她不敢碰我的劍,只是用白綾束縛住了我的手,不讓我動。只要我的劍能碰到這白綾,一準給她割斷!

這時候我好像突然有些明白爲什麼師父以前會說只有我能打敗柳念芸了,難道這噬魂劍就是她的剋星?我頓時有些興奮了,至少我找到了有可能打敗柳念芸的辦法了。

只是我現在右手被綁,劍也纏在手上根本沒法碰到柳念芸。我現在唯一可以算作武器的,可能只有口中的血了。

我又加大力氣咬了下去,讓血水慢慢在口中囤積,接着默唸咒語。等血積累得差不多了,我一口朝着柳念芸的臉上噴了過去。

我經過加持的血水噴在柳念芸的臉上,頓時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壁壘,罩住了柳念芸整個人。柳念芸受到我的法力攻擊,纏住我的白綾也突然鬆動了一下。

抓住這個機會,我趕緊丟掉手中的劍,然後再採用祭出噬魂劍的方式。只見剛被我丟掉的噬魂劍並沒有落到地上,而是轉而劍鋒朝上,衝着我手邊一劃,纏在我手上的白綾頓時就斷開了。

脫離了白綾的束縛,我趕緊提着劍拔腿就跑,同時一隻手摸在舌頭的傷口上,抹了一些血跡。感覺到柳念芸的白綾又要過來困住我了,我趕緊用沾有血的手指朝着後面花畫了一個鎮鬼符。

這鎮鬼符對柳念芸才說不過只能鎮住她十數秒,但是卻足夠我離開了。雖然平時我都沒帶着劍,但是逃跑的東西卻隨身都帶着。

我拿出師父給我的“飛雲腿”符篆,一下加快的逃跑的速度。

快到師父的家裏了,我喊道:“師父!救命啊!”

而這時候柳念芸就在我的身後緊緊跟着,我一下撞開門直接奔到臥室。師父這時候也被我吵醒了。柳念芸那強大的氣勢就是不會我提醒師父也一樣感覺出來了。

一胎二寶:爹地,你不乖 師父一下跳下牀來,順手就套上了一旁的破大衣。我知道師父的全部家當就在這裏面了。只見師父連扔三道符篆,接着一躍而起,提劍就衝了出去。

柳念芸也沒想到我師父的反應那麼快,頓時被殺了個措手不及。不過她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而師父的低級符咒幾乎對她毫無用處。

我見師父都出動了,自己頓時也有了信心,也是提劍上前。人還沒到院子外,我手中的噬魂劍就已經朝着柳念芸扔了過去,直刺向她的眉心。

噬魂劍是柳念芸的剋星,她不敢直接與劍接觸,只得躲避,或者是用白綾做緩衝。而這時候師父也抓住機會,扔出一張高級符篆,同時抽出銅錢劍施法,一把紅繩朝着柳念芸就扔了過去。

柳念芸的白綾纏住了劍柄,接着把劍往外一扔,我見此趕緊把劍召了回來握在手中。而這時候師父的符篆已經暫時控制住了柳念芸,那紅繩也困住了她。

“師父,準備收了她!”我吼道。而與此同時,左右握劍,右手一推劍柄,噬魂劍又朝着柳念芸飛了過去。

我也不是當初那個小毛孩兒了,道行也有了長進。 隱婚蜜愛:墨少,寵上癮! 再加上這劍剛剛纔被李陽的血蘊養過。朝着柳念芸飛過去的時候竟閃出一層淡色金光。

柳念芸的白綾漫天,想要阻止我的噬魂劍過去,可劍卻勢如破竹,直指眉心。

就在我以爲柳念芸肯定死定了的時候,她的手上居然猛地長出了長長的指甲,就跟我當年看到的一樣。那長指甲就像是鋒利的刀,割破了紅繩網。

脫離了束縛的柳念芸趕緊朝後一退,同時一頭長髮瘋長就要過來纏住我的劍。我見此趕緊又是朝着口中的傷口咬上一口,手指一點鮮血,朝着劍的方向一畫。

柳念芸本來已經快要纏住我噬魂劍的頭髮頓時就像是紙一樣劃開了。而師父這時候又趕緊一張符咒過去,同時手中的銅錢劍朝着柳念芸一扔。

銅錢劍經萬人之手,陽氣十足,特別是康熙乾隆等盛世的銅錢殺傷力更大。

我以爲柳念芸肯定逃不過我們的聯合進攻了。而就在這時候,柳念芸的四周突然散發出強大的氣勢,不遠處的狗都開始大聲地叫了起來。

我跟師父的劍頓時都被一股強大的氣勢給打了回來。

我只覺得周圍的陰氣似乎都被柳念芸給引動了,特別是學校方向,我甚至感覺到了那邊已經有無數的怨靈朝着這邊蜂擁而至。

靠!那邊不是已經被封住了麼?而且憑藉學校那麼多人的強大陽氣,如果不是有人刻意爲之,到底是誰解除了那裏的禁制?

不過這時候也容不得我想那麼多了,強大的陰氣幾乎逼迫得我不能挪動身體。如此下去恐怕這方圓幾公里的活物都得遭殃啊!

由於強大陰氣的支撐,本來剛纔被我跟師父已經打得有些魂散的柳念芸頓頓時又變得精神起來,整個魂體也變得更加的堅實。而柳念芸那本來面無表情的臉上居然露出了一絲怒氣!

我就說柳念芸怎麼可能輕易的過來,要知道憑藉我跟師父現在的實力打敗她不是不可能。看來柳念芸的身後還有其他人在支撐着,因爲柳念芸畢竟是鬼,她不可能揭開學校的封印。

一陣陰風過來,地上的枯枝劃過發出雜聲讓我的心有些煩躁,也更加的緊張。師父這時候趕緊從包中拿出了各種東西,香蠟紙錢和備用的銅錢以及硃砂。

而我幫不上忙,則是握緊了噬魂劍,注意着柳念芸的動向。

只見柳念芸緩緩升到半空中,一襲白衣飄到,滿頭的黑色頭髮也隨風輕撫。要不是那張帶着陰邪的臉和周圍強大的陰氣顯示出她惡鬼的身份,倒是有一種仙女下凡的感覺。

我腦中一閃一個畫面,忽然覺得這情景我似乎是在哪裏見過,而且還有幾分特殊的感覺藏在其中。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突然就握緊了劍,情不自禁的舞動了起來。陰風掃地,落葉席捲而起。

那股陰氣越發的逼人,而柳念芸本來蒼白的臉已經開始顯露了一絲黑氣。

師父陣法已經擺好,也舞動着銅錢劍,“轟”得一聲燃起一團紙錢。

“鄙人處於天地之間,爲正且與邪對立,今替天行道,收此惡鬼!”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口中突然冒出這樣的話來,緊接着我頓感體內丹田之處一股熱氣奔騰而起,一躍而上,竟有兩三米之高!

柳念芸白袖一拂,看似輕柔,卻帶着一股彷彿空氣都爲之凝結的氣勢。那本來可以被我輕易絞斷的白綾,這時卻纏住了我的噬魂劍,而另一條白綾突然就串到了我的腰上來。

我只覺得後背一空,重心一丟,整個人如同是被抽空了一般,直直着就朝着柳念芸飛了過去。

臥槽!小爺我這麼霸氣的進攻就這樣被破解了?看到柳念芸那張充滿怨氣的臉,我覺得我只要再靠近一步!我的魂肯定就沒了。

“師父!救我啊!”我喊道。

而就在我剛要被柳念芸的白綾拉到她的面前的時候,忽然就感覺到了周圍的陰氣似乎凝固了一下,而隨之而來的就是師父陣法中所傳來的力量。

這時師父的銅錢劍像是一隻離弦的箭,飛速劃過我的耳邊朝着柳念芸刺了過去,這一劍,正好穿過了柳念芸的左眼。

第83章 柳念芸的目的

頓時柳念芸的小半個腦袋幾乎都已經破開了,出現了黑色的空洞。而我也得以喘息,趕緊發動噬魂劍劃破了白綾。還好有劍的緩衝,不然這兩三米高的地方一摔下去,我屁股不得開花了?

師父的劍還想再繼續刺向柳念芸,卻被柳念芸的白綾一下截住,直接給纏住絞碎了,銅牆頓時散落了一地。

靠!就這樣報廢了?我看着頓時鬱悶得要死。師父沒有半點猶豫,又抽出桃木劍,串着符紙作法,引動陣法化解這周圍的陰氣。

我看到柳念芸那張被師父刺破的臉居然已經開始慢慢癒合起來,沒幾下,居然又重新漲了出來,只是剛纔那裂口的地方出現了一道傷疤。

柳念芸摸了摸自己臉上的疤痕,怨恨地看着我師父。

我靠!看來是個女的就愛美啊,連柳念芸這種厲鬼也不能避免。我知道柳念芸怕我的劍,但是她的長髮和白綾卻可以觸碰我的劍,所以我現在必須要繞過這兩個東西,直接刺向她的胸口。

只要她的魂體一破,趁着她虛弱的時候,師父完全可以收了她。

我感覺只要我一想起那些似乎和柳念芸有關的記憶,整個人的實力就會暴漲。所以我乾脆盯着柳念芸看着,我倒要看看自己究竟能想起是來。

這一看不得了,沒想到柳念芸居然轉過來看着我,眼神裏充滿了怨氣。我腦中頓時又是一閃,又想起了十歲那年的晚上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那時候柳念芸也是這樣充滿怨恨的看着我。

也許是因爲現在長大了,我看着柳念芸怨恨的眼神總覺得有些異樣,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

這時柳念芸突然就朝着我飛了過來,那速度,根本容不得我做出任何反應。而師父卻突然一張符篆打在了柳念芸的後背,接着又是一張紅繩編織的網直接罩住了柳念芸的整個身子。

柳念芸徹底發怒了,整個人的面目變成猙獰,一如我十歲那年看到的那般。周圍的陰氣驟然匯聚,衝擊着束縛在她身上的紅繩網。

我見此趕緊一劍朝着柳念芸刺了過去,柳念芸的指甲立馬截住了我的劍。師父這時候突然卻原地打坐,並未過來幫忙。

我正納悶呢,又忽然發現了那本來已經被柳念芸破壞掉的銅錢劍散落在地上的銅錢都一下子飛了起來直撲下柳念芸。

本來剛要掙脫束縛的柳念芸頓時又無能爲力了。而此時四周的陰氣雖然已經被師父化解了一部分,但是更多的陰氣卻源源不斷的過來了。

我用噬魂劍劃過手指,血頓時侵入了劍的血槽,而緊接着又是一劍趕緊刺進了柳念芸的胸口。

只見柳念芸的身體在那一瞬間如同是開裂的瓷器一般,隱隱有化爲碎片的趨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