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咬破自己的手指,在手掌上快速的畫了一個震靈符。

「我去你的!」

樂天一掌拍出。

「啊!」

玲瓏發出一聲尖叫,她周圍的霧氣全部散了,只剩下了她的玲瓏之心。

樂天看著這個在自己五行宮陣內沉浮的玲瓏之心,要說他對這個東西一點也不好奇,那是假的,但是這個東西的危險性好像太大了點。

五行宮陣突然散了,地上的銅錢齊齊的倒了下來。

「區區一個五行宮陣加上震靈符就想制住我?你想的也太簡單了……既然你不想殺死我,那我就和你同歸於盡!你不想要我的玲瓏之心都不行!」

隨著玲瓏的呵斥,玲瓏之心快速地沖向樂天。

「卧槽!你是不是有病?你特么想死你找塊磚頭把玲瓏之心撞碎不就行了?賴著我幹嘛?」樂天破口大罵。

他轉身就跑。

玲瓏冰心突然停了下來,下一秒,它就出現在樂天的面前。

「你剛剛說我賴著你?」玲瓏的聲音響起。

「你這不是賴著我幹嘛?我都說了我不想長生,我老婆孩子熱炕頭就滿足了,你說我長生幹嘛?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想長生的人,你去找他們吧。」樂天無語的說道。

「我賴著你?」

玲瓏再次出現了,她直勾勾的看著樂天的眼睛。

「我為什麼會賴著你?」她反問。

「你犯花痴了唄!我可提前說好,我要錢沒錢要房沒房,家裡有老婆孩子,你就是看上了我也沒用!」樂天鄭重其事的說道。

「看上你?你做夢!我玲瓏的男人豈能是你這樣的廢物!」玲瓏呵斥。

樂天挑了挑眉。

「行行行!我是廢物,你走行了吧?」他退了一步。 玲瓏看著樂天的身體,她有些疑惑,這個男人的體內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自己,所以她才一再的糾纏。

「你給我站住!」她哼了一聲。

「你有完沒完?你還想幹嘛?別逼我和你拚命!」樂天都怒了。

「我要看看你的身體里到底有什麼!」玲瓏看著樂天。

「你看個屁!」

樂天話音剛落,玲瓏再次消失了,可是玲瓏之心卻衝進了樂天的胸口。

「卧槽!」

樂天嚇了一跳,這女人也太決絕了吧?你就真的是想死嗎?

「你給我出來!我幫忙弄死你還不行嗎?」他吼道。

可是玲瓏完全沒有反應。

樂天看著自己的胸口,胸口位置泛起一道道白光,可是這些白光彷彿被什麼東西壓制了一般。

樂天的眼睛緩緩的泛起了黑色的幽光,他的眼白慢慢的在消失,巨大的氣勢在樂天的身體周圍回蕩。

「啊!」

玲瓏的尖叫聲響起,她衝出了樂天的體內。

樂天瞬間恢復了,他眨了眨眼,突然覺得眼皮子有點乾澀。

「你……你……」

玲瓏死死的看著樂天。

「我怎麼了?」樂天謹慎的防備著玲瓏。

這個女鬼太奇怪了,和自己印象里的所有的鬼都不同,自己的手段對她沒有半點用處,這讓樂天極其的怪異。

玲瓏沒有回答樂天,她從一開始的驚詫,到慢慢的平靜下來。

眼淚慢慢的出來了。

樂天不可思議的看著玲瓏,鬼沒有眼淚,可這個鬼卻有!

「等等等等……我什麼也沒做,你不能說我欺負你吧?你哭什麼?」他百思不得其解。

「哈哈!哈哈……」

玲瓏卻又笑了。

「卧槽……你不會是神經了吧?我從沒聽說過鬼能得神經病。」樂天無語了。

「哈哈!」

玲瓏還在笑,又哭又笑,要不是她的樣子實在太漂亮,樂天真的是看不下去了。

「你笑夠了繼續回去修剪你的蘋果樹去吧,我可沒時間陪你。」他說道。

玲瓏不笑了,她看著樂天。

「我要跟著你。」她說道。

「你有病啊!你跟著我幹嘛?再說了……我身邊跟個鬼,別人豈不是要嚇死了?」樂天瞪著眼珠子。

「沒人會發現我是鬼。」玲瓏回答。

她再次變成了那個白日鬼。

樂天眨了眨眼。

「你如果不讓我跟著,我就去禍害人……這方圓百里不會再有一個活人!」玲瓏慢慢的說道。

樂天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女人是要將強行將因果轉到自己的身上啊。

樂天沒說話,玲瓏看起來也不著急,兩個人就這麼慢慢的耗著。

「不允許你破壞我的家庭關係!不允許你到處亂跑!我可以讓你跟著我,但是你只能待在我的別墅裡面!」樂天慢慢的說道。

「我要跟在你身邊。」玲瓏說道。

「不可能!這是我的最大退步!如果你不能答應,那不好意思了,就算是方圓百里的人都死絕,我也不怕!」樂天堅定地說道。

討價還價嘛,自然要表示的堅定一點。

玲瓏猶豫了一下。

「我保證你幾乎每天都能見到我!因為我每天也要回家的。」樂天說道。

「每天可以見到你?」玲瓏問。

「是幾乎每天,我也有自己的事……」樂天糾正道。

玲瓏想了想,終於點了點頭。

「另外我要提醒你,不要露出的本來面目,就用這副樣子就好了。」樂天鄭重的說到。

玲瓏看了看樂天

「我本來的樣子不好看嗎?」她幽幽地問。

樂天突然打了個哆嗦,這幽怨的眼神可真特么勾人。

「是太好看了!那不是我們凡人可以享受的美色!拜託你還是收著點吧……」他無奈的說道。

玲瓏一聽,這才點了點頭。

她的身體在快速的變得凝實,樂天一直在一旁直勾勾的看著,這樣奇怪的鬼對他來說也有極大的研究價值,這才是樂天退步的原因。

「為什麼你會有身體?」樂天忍不住問了一句。

「因為玲瓏冰心!」玲瓏回答。

樂天點了點頭,也就是說……玲瓏的所有一切都來自於玲瓏冰心。

「我們可以走了嗎?」玲瓏身體一旋,一件長裙出現在她的身上。

「等等,那個白日鬼哪去了?」樂天奇怪的問。

「我送她轉世去了。」玲瓏回答。

樂天眯了眯眼。

他極度懷疑玲瓏直接將那個白日鬼給消滅了,不過這是人家的手段,和自己是沒有關係的,一個怨靈消滅了也就消滅了。

「走吧!」樂天說道。

兩個人離開了果園,玲瓏四下看著,看得出來她的心情很不錯的樣子。

「你一直沒有走出來過?」樂天問。

「沒有,我一直很想死,哪有心情出來。」玲瓏回答。

「現在不想死了?」樂天問。

「不想死了,不但不想死了,我還想重新修行……」玲瓏回答。

「修行?你想幹嘛?我是不會允許高級怨靈出現的!」樂天謹慎的看著玲瓏。

玲瓏笑呵呵的看著樂天。

「我不是怨靈……以前我有怨,但是那是我對自己的怨,現在……我一點怨也沒有了,我永遠也不會成為怨靈。」她說道。

「那你會成為什麼?」樂天好奇地問。

「我說了你也不會信!你現在的實力太低了……等你達到了大巫的境界,再來和我談論這個問題吧。」玲瓏回答。

「什麼大巫……我就是個大仙,大仙也要劃分等級了?」樂天搖搖頭說道。

玲瓏看著樂天。

「在我的眼裡,的確是分等級的,你現在只達到了中級巫師的水平,只能算是入門!中級之上還有高級,高級之上是大巫,大巫之上是聖巫,聖巫之上是神巫!」

樂天感覺自己像是在聽天書,這難道就是所謂的修鍊體系?從沒聽說過大仙也能修行的。

樂天帶著玲瓏回到了海邊別墅。

「這裡就是我的家,家裡人不少……今晚我會介紹你和家裡的人認識,以後你的名字就叫玲瓏!」他說道。

玲瓏四下看了看,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示,只是點了點頭。

「一樓的房間你隨便找一個就行了。」樂天說道。

「那我平時做什麼?」玲瓏看著樂天。

樂天想了想。

「你以前乾的就是修剪果木的事,在我這裡你就收拾一下衛生,別墅的外面也有庭院,你喜歡種點什麼樹的也可以。」他說道。 玲玲微蹙着眉,卻強行擠出一絲笑容:“你說的也對,都怪我考慮的不周到。”

我笑了笑,抱着零食直直的奔向沙發,將電視打開,餘光看到自己的胳膊上的紅紋逐漸消退,眼底閃過一絲得意。

某間倉庫中……

李昀和李曦站成一條線,極爲恭敬的看着他們對面站着一個樣貌平平的女人。

李昀朝着那個女人彎下腰,做了一輯,您吩咐我做的事情,我已經做完了,不知道接下來您有什麼樣子的安排?

那個女人幽深的目光快說的掠過外面。暫時先按兵不動,我倒是想要看看金寧到底是要做什麼,但是你們私底下一定要多聯絡一下我以前的舊部,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我可能會光明正大的回來,與金寧好好的比試一場。

“是”李昀與李曦同時喊出,女人點了點頭,揮了揮手讓他們快速離開。

見他們的背影漸漸地消失,那個女人緩緩地摸着自己的臉,最終將臉上的人皮撕了下來,最終呈現在眼前的是林晴……

安如觀再來找我的時候,已經第二天的下午。

我不明白他到底在準備了些什麼,但是我看到他的時候,感覺與平時無二。

上了車,我纔看到車子後車座上面買了一大堆水果,我的腦門當即出現黑線。如果我一早就知道安如觀說的準備是這些,那麼我一定早早的去多買一些。想到這裏,我狠狠地瞪了一下安如觀。

他像是沒有看到我怨念的眼神似的,繼續開着車,看着前面的馬路,睏意不由得席捲而來。

頭有些沉,我醒來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安如觀的身影,反而有一個道骨仙風的人站在我旁邊,笑眯眯的看着我醒來。

你快過來,快過來。那位道骨仙風的道長不斷的向我招着手,嘴角掛着微笑。

我沒有上前,看着他嘴邊的笑容莫名的覺得詭異,不由得後退了一步。

那位道長見我不肯上前,嘴角的笑容陡然變冷,頓時周圍狂風亂起。接着我就眼見着上一秒還是道骨仙風的道長,下一秒就便從了血淋淋的骨頭人,鮮血不住的汩汩往外冒。可是他卻彷彿還是有生命力一樣,不斷的朝着這裏走來,將我擠在牆角里。

我退無可退,眼見着骷髏道長拽着我的胳膊,在上面狠狠地要咬了一口。我頓時疼的哇哇大叫,猛地睜開了眼,發現安如觀仍然在開着車子,而我只是虛驚一場。

安如觀偏過頭,見我額頭冒着冷哼,將車子停在一旁問我到底是怎麼了。我訕訕的笑笑,我做夢了,沒有什麼大事,你還是繼續開車吧。 玲瓏可能對樂天讓自己做的事有些奇怪,一直看著樂天。

「怎麼了?你還有什麼疑問?」樂天奇怪的問。

「你就不需要我做點別的什麼?」玲瓏問。

「別的?什麼?」樂天不理解。

玲瓏看了看樂天,有些話她不能說,一旦說了影響極大。

「算了,那這個庭院就歸我了!」她說道。

「行!,就給你了,平時你想去哪裡都可以,但是你知道你和別人不同,反正就是有一條,不許害人!」樂天說道。

「知道了。」玲瓏點點頭。

她給自己選了個房間,其實她根本不用睡,選個房間無非就是那麼個意思罷了。

「咦?這是……」施紫竹突然走出來。

「我是玲瓏。」玲瓏主動說道。

「哦,你好……我是施紫竹。」施紫竹連忙點點頭。

她以為這個女子是樂天的客人,可是看到樂天正在準備房間,她又愣了。

「紫竹……玲瓏以後就住在家裡,她是我請來的園丁!」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施紫竹頗為意外的看著樂天,園丁?

什麼時候你又想起種樹了?

「玲瓏,施紫竹是我的私人保鏢!還有其他三個人都在我的工作室裡面,你要是閑得無聊,倒是可以去和他們聊聊。」樂天說道。

「我知道了。」玲瓏點點頭。

「行了,你先房間休息一下!」樂天看著玲瓏。

玲瓏回到了房間,樂天看了看施紫竹。

「走。」他說道。

施紫竹跟在樂天的身後,回到了工作室,其他三個男人還在看著神文。

「老大。」二號打了個招呼。

樂天點點頭。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