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已經沒有管身後的兩人了。

再他看來,吳淵和小玉會自己跟上來。

吳淵神念再動,帶著一股地獄空間的氣息,直接捲住了丹禪的身體,將他狠狠的朝著前方一推!

嘭!

一聲悶響,丹禪僅僅是金丹初期,又怎麼可能抵擋得住地獄空間的力量?

他本來已經到了進入玄天陰陽路的孔洞之處,卻直接撞擊在了上方的實心銅壁之上,整個人頓時失去了控制力,朝著地上墜落下去。

小玉睜大了眼睛,驚呼了一聲。

自然,丹禪的掉落,嚇得附近一片丹王閣的弟子圍觀過去。

「師兄……」

小玉微咬著唇,看著吳淵。

吳淵笑了笑,柔和的說道:「沒有人可以欺負你,誰欺負你,我就給他個教訓。」

小玉燦爛的笑了起來。

吳淵不再管丹禪,帶著小玉直接飛入了孔洞之中。

玄天陰陽爐是丹爐,自然不可能開鑿一個門,那就是毀了這個偽仙器。每一個丹爐之上,都有能夠看到內部的孔洞。

玄天陰陽爐自然也有。

每一個孔洞,都不比一個門小多少。

進入陰陽爐內壁之後,隱隱覺得,陰陽路的內壁有所泛光。

所有丹王閣的弟子,依舊是驚詫而又恭敬。

「我記得典籍上曾經寫過,若是有催動玄天陰陽爐之人誕生,那麼丹王閣,就將再次邁入頂級宗門的行列。」

「幾百年前,世界突變,大量的靈力消散,實際上是因為南域,北域,這兩個身處於極洲的疆域相爭。世間靈力的源頭,來自於兩個疆域,他們布置鎖靈大陣,吸收世界之全部靈力,回歸南北兩域。」

「只有頂級宗門,才有資格留在疆域之中,其餘的全部都被趕了出來。」

「我丹王閣曾經還是南域的頂級宗門,只是因為強者破虛而去,宗門一夜之間,最高修為止步元嬰,被南域驅逐,不得不和一些所謂的「大宗門」聯盟開闢小世界。」

「他們豈知我丹王閣曾經的輝煌?」

「今天丹王閣的玄天陰陽爐顫動,難道是宗主所造成?還是因為,他即將收徒的人?」

這些話,盡入吳淵的耳中。

南域?

吳淵瞳孔緊縮了起來。

這是第三次,自己聽到南域了。

雲隱城之中老者的屍體,說自己來自南域極天宗。

無劍在離開自己身體的時候,說讓自己帶著王偉,去南域劍神殿找他。原來南域,並不是一個小世界!

甚至丹王閣,也來自於南域!

「師兄……你怎麼了?」

小玉抬頭看著吳淵,表情有些擔憂。

吻上你的心 沒事。」

吳淵笑了笑,掃視了一眼玄天陰陽爐的內壁。

南域的事情還太遙遠,自己現在沒有理由去,也沒有能力回到地獄第三層,必須著手於眼前。

陰陽玄天爐,很有誘惑,自己卻沒有必要去拿走。

一來是拿了用不了,二來,完全沒必要和丹王閣交惡,自己有一個偽仙器,陰陽棋盤。

甚至還有相當於仙器的地藏王法器,還不止一件。

神念找到了丹長縱的所在之處。

此刻,他就在玄天陰陽爐正中間的位置!

丹爐之中,放置了數千個蒲團!

最中間,則是有一個高台!

高台就像是祭壇,放置著上百個丹爐。

丹長縱,正在布置祭壇。

吳淵帶著小玉,直接落在了祭壇之上。

丹長縱臉上明顯有一絲興奮和驚喜:「吳宗主,你總算來了,剛才玄天陰陽爐顫動,定然就是吳宗主引起的吧?」

吳淵淡淡的笑了笑,沒有點頭,也沒有否認。

而是說道:「以偽仙器作為宗門大殿,丹王閣好手筆。」

丹長縱眼中露出驚色:「吳宗主的眼力,老夫欽佩,只不過吳宗主是怎麼看出來,這是偽仙器?」

吳淵搖搖頭,沒有繼續說了。

丹長縱也沒有多問,目光落在了小玉的身上,明顯有一絲疑惑之色。

「這是我師妹,小玉。她一直在我身邊,此前閉關未出。」

丹長縱也是驚訝的表情。


」沒想到酒鬼收徒,竟然收了兩個么?吳宗主,你先坐在下面那個位置,老夫還需要做一些布置,等會兒祭祀開始的時候,老夫會請你上來的。」

丹長縱指了指祭壇下方,一處很近的蒲團。

明顯,那裡的蒲團和周圍的有所不同。

並且,附近還沒有人坐下。

「一切全由丹宗主安排。」

吳淵直接帶著小玉落下,來到了蒲團之前。

只不過,一個蒲團,明顯不夠兩人坐。

吳淵直接讓小玉坐在上面,自己也是盤膝坐下,卻有一股陰陽之力托住身體,懸空坐起。


此刻,這裡的丹王閣弟子還不是很多。

他們落座下來,也沒有人注意到。

小玉驚訝的說:「師兄,這個蒲團有種暖暖的氣息,好像調動著我身上的陰陽之力,還在慢慢吸走它們,不過,它也在將陰陽之力還給我,我覺得很舒服。」

吳淵的神念,頓時籠罩了蒲團。

果然如同小玉所說的一樣!

這蒲團,就像是和玄天陰陽爐交流的媒介一樣。

陰陽之力流轉一次之後,明顯帶上了一層特殊的氣息。

與此同時,玄天陰陽爐,又發出了一聲淡淡的嗡鳴。

這個聲音, 我把自己賣給富婆 ,只是一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祭壇之上的丹長縱,驚愕無比的從上往下看。

目光同時落在了吳淵和小玉的身上。

「竟然……是兩個……」

「兩個人,都能夠觸動玄天陰陽爐,可這兩個人,都被吳三通這老酒鬼收成了弟子……」

丹長縱眉頭緊皺:「不行,兩個人,必須要分給我丹王閣一個……」

他內心已經震驚滔天,可表情還是強壓著平靜,甚至並沒有多看小玉,而是靜靜的開始布置。 今天的丹王閣,很不平靜。

宗主忽然而然的要召開祭祀大典。

每一次祭祀大典的開啟,都代表宗主收徒,甚至是第二任宗主人選的確定,都是在宗主的徒弟之中選擇。


沒有人知道,這一次的人選是誰。

因為祭祀大典召開的太過突然,根本沒有提前通知。

甚至,玄天陰陽爐都發出了嗡鳴!

丹王閣的弟子,內心之中都是沸騰的。

沒有被選中成為宗主弟子的絲絲妒忌,完全被取代成了渴望。

如果丹王閣出現一個可以催動玄天陰陽爐的人,那麼整個宗門,都將再次走向輝煌!

直到玄天陰陽爐的第二次嗡鳴,雖然小了很多,但是卻讓人更加的振奮!

不過……

有一個人的心情,並不好。

丹青,丹王閣大弟子!金丹後期的修為,在同輩之中,已經是佼佼者!可在丹王閣來說,他佔據了大量的資源。

修為,完全是靠著丹藥堆上來的。

雖然他煉丹術精湛,但是修為始終無法突破元嬰。

丹青並不願意吞噬沉睡元嬰去突破境界,他想要走的更遠,以後修為更高。

吞噬,只有短暫的快速進步,一生的限制,也有可能永遠止步在吞噬的元嬰境界。

丹青本來並不擔心。

自己在金丹後期已經停留了很多年。

妖孽獵妖師 ,還在南域之中的時候。

丹藥提供的靈力,遠遠不如正常靈力的溫和。

吃的太多,終究會給身體帶來負荷,如果沒有更好的丹藥,身體的耐藥性,會導致很難突破境界。

丹青一直將自己無法達到元嬰的原因,歸咎在這件事情上。

可自己也沒有其他更多的選擇。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