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愛她,愛的幾乎發瘋發狂。

他愛她,愛到幾乎深入骨髓。

他不願意看到她傷心,不願意看到她失落的畫面。

想着,狄青幽幽閉起眸子,扔掉他手中的鞭子,走了出去。

鐵門咚的一聲被關上,昏暗的倉庫裏,只停下嵐雅一個人。

全身暴露的嬌軀在風中不斷顫慄,她無暇顧及,只是心早已經遍體鱗傷。

他適才的那些鞭子,好像打的不是她的身體,而是她的心裏。

一次又一次……

一遍又一遍的……

她知道,現在無論再與狄青說什麼,都已是無用了。

他早已經將心都完完全全的給了那個女人。

夏蕾……夏蕾……

這幾個字,就像是烙印在了她的心頭一樣。

嵐雅不斷重複着,眼眸裏,迸發出濃烈的恨意……

終有一天,她會親手殺了那個女人的!

親手……殺了她!

狄青拖着疲憊的身軀一步步朝着房間走去,這一路上,傭人與他打招呼,他也並不理睬。

直到,身子走進房間的那一秒鐘,他關上門,身子終於癱軟下來。

今天夏蕾知道事情真相的那一秒,他的心裏很慌亂,他以爲,她會很怕很怕他,誰知道,事情真的是太出乎意料了。 而且。。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與他自己本身的幻想都截然不同。

好像,自從她知道左彥是狼人之後,她對這一切的抗打擊能力就強多了。

左彥……又是他!

爲什麼夏蕾會愛上他,他到現在都想不通。

狄青走到書桌跟前,拉開一個‘抽’屜,從裏面拿出一張照片,那上面的‘女’‘性’身影如此絕美,就好像是清湖之中的一朵美麗的蓮‘花’一樣,是那樣的潔白而純潔。

出淤泥而不染。

她的美,令人感到驚心動魄。

並不是她的臉蛋,而是她的個‘性’,她那囂張而什麼都不怕似得小野貓個‘性’。

讓他一次又一次的幾乎爲之沉‘迷’。

男人俊逸的臉上,逐漸附上一絲微笑。

但是……

他,跟左彥不同。

或許,他會爲了夏蕾放棄一切,然而……

他要‘女’人、權利,兩個全都得到。

他不會輕易的放棄某一方,要麼,全都得到,要麼,‘玉’石俱焚。

這是他從小就明白的道理,也是一直都貫徹的理念。

他不會輕易爲了誰而改變,因爲早已經深入骨髓。

融合到了他的血液、他的身體裏面了……

就算,是爲了夏蕾。

他一時間的手軟,不代表一輩子都會手軟。

想着,狄青又將那張照片重新放回‘抽’屜裏,拿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喂?長老,有時間,我們聊一聊吧。”

對方那邊很快的答應下來。

“好。”

狄青掛斷了電話,輕呼一口氣,走到外面的天台。

今天的夜空似乎很美,皎潔的明月掛在半空,顯得如此晶瑩剔透,還有四周聚集了無數的小星星,這些小星星,在他的眼眸裏,是多麼的閃爍。

想着,他一步步從最開始走到現在,他也是多麼的不容易。

男人眯起眼睛,冷峻自他的眼眸裏‘射’出,月光下,他帥氣無比,光是那背影讓人看了一眼,不禁就沉淪。

然而……與之不同的,是那雙眸子。

處處都在散發着倔強、霸道、‘欲’望的眼眸。

他有野心,而且很大。

或許真的是他從小就立下的理念。

他可以小時候爲了一碗粉,而殺掉了三個人。

看到那些同伴的血噴灑在那碗粉裏的時候,他竟然還是會毫不猶豫的就吃下去。

儘管,那個東西無法填滿他的肚子。

那麼他就選擇拿出隨身攜帶的瑞士軍刀,一刀又一刀的掛掉了他們同伴的‘肉’吃下去……充飢。

這些畫面,似乎像是翻電影般的一樣在他的腦海裏翻來覆去……

的確很殘忍,可是,爲了生活,他必須做,而且,他別無選擇。

這就是赤‘裸’‘裸’的生活,這就是他從小別人就告訴他的道理,他現在亦是如此,並沒有任何的改變,只是她的突然到來,讓他會猶豫而已。

但……

他現在想通了。

如若他不能成功,那麼,大家就一起死掉好了!

他要的,是權利、世界以及她……

狄青的心……不再會柔軟下來了……

清晨,陽光很美,透過窗簾折‘射’到地板上,顯得極其唯美而夢幻。 夏蕾從牀上幽幽醒過來,發現左彥正睡在旁邊,那俊逸的側臉似乎是在無聲的訴說着什麼,望着那張極其白皙的臉龐,夏蕾的脣角不經意的拉開了一個弧。

昨天他死皮賴臉的說太晚了,要在她這裏住,他還保證,他絕對不動她,夏蕾看了一眼他放在自己胸上的手,不禁無奈的搖了搖頭。

嗬!

這傢伙!

夏蕾正想着是不是這時要輕輕拿開他的手,下樓去熱牛奶,倏地,一陣男聲自她身後悅耳響起–

“你要去幹什麼?”

“嗬!”

夏蕾回過頭,正好與左彥的眸子對上,夏蕾的心忍不住的一跳:“你沒睡啊!?”

這傢伙騙她嘛?!

嗬!

剛剛看樣子睡的那樣熟,似乎連醒都不願意醒過來,誰曉得其實他早已經偷偷的眯起眼睛打量着她來了

一想到適才她所有的神情全都被這傢伙盡收眼底,夏蕾不禁臉色漲紅起來。

左彥沒說話,只是無謂地聳了聳肩。

“唉!你給我放開你的死爪子!”

她看了一眼他那兀自放在自己胸前的手,夏蕾連忙欲打掉,誰知道左彥卻懶得更加緊,那倨傲的男性身軀貼近着她的身子,讓她不由得感到一陣顫慄。

“嘶!你這傢伙!”

她氣憤難當,他卻一點也不在意,將臉貼近着她的手臂,搖頭:“蕾……”

“嗯?”

“你一會兒是不是要去公司?”

“是啊。”

夏蕾如實的點了點頭,一開始還沒有明白左彥爲何問她這句話,可是突得,夏蕾像是想到了什麼,眼睛敏感的一眯,“你該不是想……”

“我跟你一起去吧。”

他淡淡的說,可是話音未落,便被夏蕾打斷了:“左彥!你休想!”

嗬!

這傢伙還說好好愛護他的身體呢!

他要是在乎他的身體,他還要跟自己去公司嘛?!

他的身體根本就沒好,不好好在家呆着,沒事去什麼公司啊!啊呸!

夏蕾憤憤的瞪了左彥一眼,說着就打掉他的手開始準備下牀,不料腰際再次被男人猛地一抱,夏蕾掙扎一下,卻發現根本掙扎不開,夏蕾嘆息一聲:“唉!左彥,你放開我好不好?”

這傢伙是故意的嘛?!

他根本去公司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唄!

“蕾……”

他又叫,夏蕾突然發覺自從昨天晚上之後,左彥就變得死皮賴臉多了。

夏蕾回過頭,憤懣地瞪了他一眼,小手欲去掐着他的肉,可是沒想到這傢伙竟然反手抓住了她的雙手!

夏蕾氣的嘟起了嘴巴:“左彥!”

“我真的想跟你一起去啊,況且,我已經很久沒去公司了,身體,我ok的。昨天晚上,我做了那麼多好吃的,你又不是沒看到?”

“不管!公司有我!你給我呆着!”

夏蕾驀然發覺她有些霸道,而且像極了武則天,可是這些哪能怪他?!

反正,這傢伙要去公司她就是不同意。

左彥眼睛眯了眯,猶如是在思索着什麼,俊逸的臉上滿是狡猾:“其實咱兩兩個一起去公司夫唱婦隨也不錯啊。”

“呸!誰夫唱婦隨!” ?

夏蕾狠狠的打了一下他抓住自己腰際的手。

丫丫的!

毛就夫唱婦隨了?!

他們現在是啥子關係他心裏又不是不清楚!

她還在試驗這個男人呢!

成不成的,那還是以後的事情。

況且,就算她這關通過了,夏妍那關能不能過還不知道呢……

一想到夏妍,夏蕾的小臉不禁就垮了下來。

夏妍在醫院她貌似已經很久沒有看過她了。

回頭真的是要騰出一個時間去看看夏妍。

夏蕾想着,不禁無奈地嘆息一聲,左彥猶如是發現到了她低落的情愫似得,朝着她挑了挑眉骨,手主動的放開適才一直攬着她腰際的手,問:“怎麼了?”

“我只是想到了夏妍……”

她沉默片刻,道

提到夏妍這三個字,左彥也不再說話,默默地放開了她,掀開被子走下牀。

男性古銅色的身軀外加結實的肌肉瞬間暴露在陽光下,那極其誘人的光澤散着迷人的魅力,夏蕾看了,忍不住地嚥了一口口水。

嗬!

這傢伙一清早的就開始****?!

夏蕾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口齒不清的道:“反正我告訴你啊,你去公司就是休想!你趕緊把你的身子養好再說吧!”

她被這傢伙都快弄無語了。

左彥沒說話,只是拿起襯衣跟西裝便朝着衛生間走去,夏蕾朝着他的背影吐了吐舌頭,卻在那一霎那間,驀然怔住了。

好奇怪……

這種感覺,就像是已經生活了許久的夫妻一樣。

兩個人,每天就這樣起牀,然後洗漱,然後又吵架鬥嘴,然後又開始新一天的工作……

夏蕾想着,手下意識的捂住胸口。

原來,其實她也很期望這種生活。

只是一直都很可惜,她每一次都未必都過的上,然而,似乎自從左彥跟她說了那番話之後,他就好像是她心裏的一個定海神針一樣。

將她本來浮躁的心,漸漸地安撫下來。

夏蕾想着,拿起旁邊早已準備好的衣服,望了一眼,發現左彥早已經細心的將衣服的褶皺弄平了。

夏蕾嘴角輕輕一勾,看了一眼緊閉的衛生間門,想了想,道:“那一週後你去上班吧。”

終於,衛生間裏響起水流聲,夏蕾卻不禁咧開嘴笑了起來。

嗬!

這個男人真的是孩子氣啊!

早上,夏蕾跟左彥吃完了做飯便趕緊拿起外套朝着外面走去,左彥望着她的背影沒說話,可是夏蕾感受到了他灼熱的目光,爲了安撫這傢伙,夏蕾還特地送上去一個早安吻,終於,她看到這傢伙臉上浮現出一絲隱忍的笑容。

門咚的一聲被夏蕾關上,整個房間瞬間變得寂靜下來,左彥眯起眼睛,環顧一週,這裏是夏妍的地方,雖然現在是夏蕾跟他住,但是不會有太多人知道,極其利於他行事。

左彥正想着,忽地,這時一陣門鈴聲響了起來,左彥扯開椅子,朝着門口走去。

手纔剛剛打開門,老管家焦急的身影便出現在薄霧之中。

“王上。”

他畢恭畢敬的垂頭行禮,左彥頷首,示意他進來。 “怎麼樣?夜浩跟狄青那邊有什麼動靜?”

左彥坐在沙發上,挑着眉骨望着老管家問。

這些日子,他表面上看起來根本什麼都爲之不動,但是實際上,他早已經暗中部署好一切。

狄青跟夜浩在看到他一段時間的銷聲匿跡之後,必定會有所行動,所以他現在在暗處,然而他們在明,這對於他來說,是絕大的好處。

老管家走到他跟前,回報道:“他們兩個目前還沒有什麼異常,但是那幾個長老明顯開始蠢蠢欲動了。王上,我猜測,夜浩最後被逼急了,很有可能跟狄青聯手,到時候再加上那幾個長老的威力,我們……”

“你放心,我們從現在開始就逐個擊破

。”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