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會躲着陸川遠遠地,有條件躲得遠遠的,沒條件創造條件也會躲得遠遠的。

“吾命休矣!”

天生獸王心中感嘆,此時他沒有恐懼,沒有絕望,只有坦然。

不管是人類還是靈獸,無論是煉氣期、化神期,還是更強大的修士,都有面對死亡的那一天。

死亡並不可怕,生不如死纔是最痛苦的。

很幸運,天生獸王馬上就要面臨這樣的境地了。

“立刻落地,不然就把你大卸八塊!”

將除了獸王座下的那頭之外的所有鐵爪獵鷹都弄死,陸川決定留下獸王一命。

天生獸王啊,幾千年都不一定能出現一個,出現了也不一定能夠挺過最艱難的時期。

這樣的寶貝,殺了太可惜了。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饒,陸川還得好好收拾收拾才行。

“……”

聽到陸川的話,天生獸王十分乖巧的控制鐵爪獵鷹落地。

沒有人願意去死,靈獸也不例外。


如果不是局勢到了絕境,他還是願意選擇活。

“你想幹……”

砰!

天生獸王剛剛落地,嘴裏的“什麼”兩個字還沒有說出來,就被陸川打斷了。

狠狠地一拳落在了他的胸口,獸王還沒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見一枚血紅色的輪盤蓋到了他的臉上 。

轟!

天塌地陷,江洋翻覆,世界頃刻間毀滅。

爾後,陰陽逆轉,五行均定,一切又恢復如初。

獸王感覺自己身上好像出現了某種變化,但仔細檢查了一番之後又沒有發現任何端倪。

“出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奴隸!”

“我……”

天生獸王想要反駁,可話還沒出口,就被憋了回去。

他發現自己屈服了,整個身心,從內到外都屈服了。

“知道了,主人!”

獸王低下頭,表示了對陸川的臣服。

“儘量集結各種類型的靈獸,捕殺所有人類修士,把他們的屍體都收起來。等我需要的時候,自然會呼喚你。”

“明白了,主人!”


將天生獸王打發走,陸川便決定去別的地方轉轉 。


有天生獸王在,陸川能夠獲得的抽獎進度自然不會少了 。

但抽獎是抽獎,屍體是屍體。

陸川現在最需要的是血靈花,大量的血靈花。

陸地五州都來人了,指不定海外十四洲也有修士進入。

整個虛天世界的天才聚集在這裏,絕不是陸川在東州闖蕩那麼簡單。

這些大勢力的精銳弟子,每一個都擁有與化神期修士交手的資格。

跟這些人戰鬥,不會比面對化神期修士簡單。

並且除此之外,他們的屍體雖然不如化神期,但肯定比一般的煉氣期修士好很多。

用這些修士的血肉滋養催生的血靈花,效果也肯定拔尖。

“哦對了,進度好像又快滿了!”

陸川嘀咕一聲,召喚出輪盤看了一眼,發現抽獎次數果然已經閉緊了一百大關。

“先來一波,看看能抽到什麼好東西!”

【恭喜抽中血靈花一朵!】

【恭喜抽中血靈花一朵!】

【恭喜抽中血靈花一朵!】

【恭喜抽中高品血靈花一朵!】

【恭喜抽中血靈花一朵!】

……

高品血靈花:血靈花中的優質品種,效果爲普通血靈花的十倍。

“嚯,好東西啊!”

心中默默地讚美了一句系統爸爸,陸川感覺自己距離能夠施展開天神拳第四式應該不遠了。

九十八次抽獎,共抽到了十一朵高品血靈花,剩餘的全都是普通的血靈花。

將十一朵高品血靈花全部吃掉之後,陸川感覺周身靈氣一陣暴漲,竟然衝破了關隘,升級了。

【修爲提升至煉氣五層!】

姓名:陸川

血統:人類

修爲:煉氣期五層(距離下一個等級1%)

資質:紫級(靈氣吸收率640%)


功法:缺一真法(無品級,靈氣利用率無上限)

技能:風雷劍訣、滑鏟、匿氣決、踏前斬、靈氣盾、圓月斬、戳腳、爆蛋術、靈魂尖刺、御劍術

祕術:裂空、五蘊煉毒體、元氣彈、血脈萃取術、天地乾坤陰陽交徵合和妙法

陣法:血祭天輪(魂咒)、乾坤顛倒大陣

將屬性面板關閉,陸川感覺自己整體實力直接增長了一倍都不止。

國王的遊戲

陸川感覺如果現在遇到哪些快要老死的化神期,他一拳將能將其打爆。

“哈哈哈,果然獲得力量纔是這個世界上最爽的事情!”

陸川狂笑三聲,之後縱身跳到了飛劍上面。

……

一片密林前面,謝獬的身影悄然出現。

“呼呼呼!終於逃出來了!沒想到竟然是天生獸王,沒想到他竟然聚集了那麼多靈獸!”

謝獬深深地吐出一大口濁氣,臉色一片慘白。

天生獸王啊,天生的靈獸王者,簡直太可怕了。

四級以內的靈獸無條件聽從他的命令,就算讓它們去送死都不會有絲毫猶豫。


五級以上的靈獸都對獸王十分尊敬,因爲天生獸王是靈獸一族的希望,是有機會達到十級,並超越仙獸神獸的。

歷史上的天生獸王曾經留下了極爲輝煌的戰績,同級之中難逢敵手,軍團戰更是當世無敵。

就比如曾經打遍虛天世界無敵手的狂獅王,便是天生獸王。

天生獸王在低級的時候能夠統御四級以內的靈獸,一旦提升到五級,那麼便會覺醒獸王的天賦,那就是奴役。

被他打敗的靈獸都會變成他的奴隸,除非修爲超過他,不然永遠也無法擺脫這種控制。

這個天賦跟陸川的血祭天輪有點類似,但遠不如血祭天輪霸道。

然而血祭天輪可是系統爸爸都推崇萬分的超級法寶,區區一個虛天世界的天生獸王怎麼能跟它相比。

“除了我之外,其他人應該都死了吧。” 謝獬嘆了口氣,他只是感覺有點可惜,卻並沒有半點羞愧和不忍。

區區幾個隊友罷了,都是身外之物。

爲了一點利益他都能毫不客氣的將這些人葬入虎口,更何況是爲了保命。

別說他沒辦法帶其他人離開,就算有也不會用的。

這等保命之物只能用在自己身上,其他人都不配。

不得不說,謝獬是一個極端殘忍自私的人,但偏偏又裝的十分和善大氣。

靠着虛僞的外表,他矇騙了很多人,也留下了很好的名聲。

至於那些知道他本來面目的人,都死了,一個不剩的都死了。

“咦?竟然是謝獬師兄!”

就在謝獬感嘆自己混的多不容易的時候,一道聲音突然出現。

扭頭看去,發現是幾個西州的修士。

“謝師兄怎麼自己一個人?跟隊友走散了嗎?”

一個眼睛很大的女修看着謝獬,表情中滿是崇拜。

“碰上了靈獸羣,不小心被衝散了。”

謝獬嘆了口氣,滿臉都是唏噓的表情。

這種情況他見的太多了,這種女修滿心都是對偶像的充滿,腦子裏面空空如也,極度愚蠢 。

自己說的話哪怕漏洞百出,依舊會被對方腦補到無懈可擊。

只要稍微透漏出一點意思,她就會乖乖的脫掉衣服。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