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猶如掉進冰窟,而心,在滴血。盼盼沒了,包小倩如果再有什麼三長兩短,他真的不能原諒自己了。

“小倩,你聽見了嗎,快點出來呀!”他再叫一聲的時候,已明顯是哭腔了。

“朱大哥,我在這裏!”不遠處,一個黑影慢慢走來,朱清宇一看,果然是包小倩。

“小倩,你沒事吧?”問着,快步跑了上去。

可是,當他正要擁抱包小倩的時候,包小倩突然吐出一股黑煙,並且猛推一掌,他猝不及防,被一巨大的掌力震飛出兩米開外!

“突”的一聲,朱清宇重重地摔倒在地,頭腦昏沉,胸部一口熱乎乎的東西在往上涌,潛意識中,他急忙吸一口氣,強制壓下。


“你……?”他臥在地上指着包小倩,滿是驚訝的神情,說不出話來。

一張無形的網似一片輕飄的雲彩,飛過來將他罩住,他再一看,已被五花大綁,連同他的挎包一起綁在了身上。

“哈哈哈哈!朱清宇,你沒想到吧,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啊!哈哈哈!”包小倩得意地狂笑,震得朱清宇耳膜生痛,好深的內力!

朱清宇仔細一聽,這聲音雖似女人的聲音,但並不是包小倩。那她是誰?爲什麼要化妝成包小倩的模樣?

“你是誰?”朱清宇問道。


“哼,我爲啥要告訴你?”假包小倩走過來,在他的臉上摸了兩下道:“哎喲,真真的大帥哥啊!今晚陪我睡一覺如何?”

朱清宇“呸”了一聲,怒目睜圓說道:“有本事就將我放開,我們大戰三百回合!”

假包小倩看着他發怒的樣子,更加覺得可愛,單膝跪在他旁邊,憐惜地說道:“你爲了一個周萬福就不要命了,他給了你多少處?何況他早已入土了還值得爲他拚命嗎?不如跟了我,保你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如何?”

朱清宇冷哼一聲,道:“要殺要剮隨便,少來這一套!”

假包小倩見他軟硬不吃,站起身來手一揮道:“拉走!我倒要看看他還能抗多久!”

立即兩個黑影飄上前來,一人提着一支胳膊,將朱清宇提起,向一號樓拖去。

朱清宇閉上眼睛,一陣悲哀襲上心頭。他沒想到因警惕放鬆而落入這幫人手裏,自己死了都無所謂,反正自己本來就爛命一條,只是包小倩沒有消息讓他內心不安,如果這樣就死了也太不值了。

因此他並不反抗,在未見到包小倩之前他任由他們擺佈算了。

但是他想認識一下這些偷襲他的人,便睜開雙眼,他發現眼前的七八個人身着黑衣,面容青紫,身影時隱時現,很難聽見有腳步聲,似乎只是影子在飄動。

“看來這幾個人的陰功修爲已到了魔鬼的境界,要想從這些人手中逃脫怕是又要一場苦戰了。”朱清宇想着,已被拉進電梯樓,假包小倩按動第二十八層按鈕,電梯“呼”的一聲躥了上去。

電梯在第二十八層停下,朱清宇被帶入一個黑暗的空間,轉了又轉,然後到了一間亮着紅綠燈的祕室。

這間祕室他有些眼熟,想了一下,這不就是一個小時前來到的那一間祕室嗎?

再一看那張大鋪牀面上,有一位被五花大綁的女人,他晃了一眼就話到嘴邊喊道:“小倩!” 雖然自己很快就解決掉了那幾個攔路的古魯斯,但是也是耽誤了不少時間,按照這個進度來算的話,假設武藤遊戲和城之內克也是從海馬目馬給自己打電話那時候開始決鬥,那麼到現在,也差不多該到尾聲了,如果自己再花時間和眼前的這個古魯斯大漢進行決鬥的話,恐怕武藤遊戲他們那邊的決鬥也早就結束了,到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小薇可就真的一點都插不上手了。

雖然面對著眼前的古魯斯,但是小薇的腦海中依然不斷地思考著對策,從決鬥盤的卡組中抽出五張卡片,小薇瞥了一眼手中的卡片,輕蹙眉頭,頓時感覺一個頭兩個大——如果自己能夠在一回合之類搞定眼前的古魯斯大漢,那麼說不定還有時間想辦法解決碼頭上的情況,可惜現在自己抽出的手牌,卻並不能支持小薇在一回合內展開攻擊。

換句話說就是,小薇又卡手了。

怎麼總是在關鍵時刻掉鏈子。

看著手牌中的五張卡片,小薇此刻罵娘的心都有了,扭過頭去看了一眼此刻的碼頭上,城之內克也的場上,一條巨大的黑色骨龍伴隨著懾人的紅色光華,緩緩探出了自己的身軀,在陽光的照耀之下,反射著陰森的光芒,雙目中熾紅的精光顯得格外殘酷,造型極其像是奧貝里斯克當初使用過的真紅眼暗鐵龍,看起來城之內克也已經召喚出了自己的王牌怪獸,這場決鬥指不定下一刻就會結束掉。

麻煩大了啊。

「由我先攻——抽牌!」

站在小薇對面的身材壯碩的古魯斯大漢眯了眯眼睛,看到小薇一直沒有動作,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碼頭上,頓了頓,便乾脆直接自己搶了先攻,然後也不顧急忙轉回注意力來的小薇,便從自己的卡組中抽出了一張卡,瞥了一眼新抽出的手牌,壯碩的古魯斯眼角抽了抽,帶動著兜帽中顯露出來的刺在臉部皮膚上的詭異圖案也扭動了一下,「我覆蓋3張卡片——回合結束!」

將手中的3張手牌一口氣插入決鬥盤,壯碩的古魯斯便結束了回合——不得不說,這個古魯斯倒沒有像小薇想象中的那樣拖延時間,卻是讓她鬆了口氣,不過,也有可能是對方覺得,小薇怎麼也無法來得及阻止碼頭上的慘劇的發生了。

「吾主,我去阻止那個吊車上的駕駛員!」

就在小薇感覺自己腦子都快要炸開的時候,歐西里斯突然在小薇的耳邊輕聲提出了自己的建議,而這個建議,卻是讓小薇頓時精神一振。

現在碼頭那邊的狀況的確是很明了,雖然不知道武藤遊戲和城之內克也決鬥的結果會造成什麼影響,但是只要海馬瀨人願意,讓自己的公司終止掉這場決鬥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很明顯,讓海馬瀨人無法插手這場決鬥的原因,就是真崎杏子的性命了——被吊車吊在真崎杏子頭頂上空的集裝箱成為了真崎杏子性命的催命符,如果海馬瀨人敢終止這場決鬥,那麼喪心病狂的馬利克說不定就會讓吊車的駕駛員直接鬆開集裝箱的控制。

而小薇雖然身陷決鬥中無法脫身,但是她的身上卻有三個可以脫離自己控制的神,利用黑暗力量,歐西里斯想要阻止吊車駕駛員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只要阻止了駕駛員的操縱,解放出了真崎杏子這個人質,海馬瀨人就能讓海馬公司直接中斷掉武藤遊戲和城之內克也的決鬥了。

「拜託你了歐西里斯!」

就算自認為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小薇也無法放任一條人命在自己面前出事,所以聽到歐西里斯提出的這個打破僵局的方法,小薇自然也只能寄托在這上面了,輕聲對著歐西里斯拜託了一句,小薇便放下了心中的這個包袱,雙目一凝,認真地應付起自己面前的這場決鬥起來了,「那麼,我的回合——」

伴隨著中氣十足的宣言聲,將碼頭上的事情寄托在了歐西里斯身上的小薇,顧慮被卸掉了大半,抽牌也帶上了一絲凌厲的氣勢,「——抽牌!!!」

======================================================================


「哈……普通人。」

在得到了小薇的首肯之後,歐西里斯便不再繼續待在小薇的身邊了,身上閃爍著紅色的光芒,從小薇的身邊離開,迅速地飛到了碼頭的上空中,落在了那架吊著集裝箱的巨大吊車邊上,看著吊車之中的那個古魯斯,臉上露出一絲輕蔑的笑意——畢竟是神,除非是在面對小薇,否則在面對其他人,歐西里斯她們還是會顯示出高人一等的姿態的,「手到擒來。」

如果不是普通人,而是擁有黑暗力量的存在的話,是可以看到決鬥怪獸的精靈的——那樣,自然也能看到歐西里斯的身姿,不過,在場的所有人中,能夠看到怪獸精靈的武藤遊戲明顯沒有工夫去看吊車的駕駛艙邊上發生了什麼情況,所以歐西里斯自然也沒有什麼顧慮了。

「那麼,懲罰遊戲——」

飄浮在空中,歐西里斯眯了眯眼睛,伸手指向面前的這個操縱吊車的古魯斯,身體中的力量緩緩集中,然後一口氣對著古魯斯的身上擊出,「精神控制!」

砰!!

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 ,居然被擋了出來,這個情況頓時讓歐西里斯一驚,隨後,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眼中閃過一絲詭異的光芒:

「原來如此,馬利克嗎?」

能夠在此刻來阻擋歐西里斯的人,除了擁有千年錫杖的馬利克以外,應該就沒有別人了,不過……

「想要阻擋神,你還未夠格啊!」

就算力量不如這個世界本土的三幻神,但歐西里斯畢竟也是神之卡沒錯,眼神一凝,歐西里斯的手再次伸出,全身的力量涌動,瞬間就將馬利克的阻礙彈開,然後侵入了這個操縱吊車的古魯斯的腦中。

「哼,你還差得遠呢。」

輕舒一口氣,歐西里斯帶著笑容,緩緩地操縱著這個古魯斯將吊車吊著的集裝箱從真崎杏子的頭頂上空移開。

轟……

沉悶的轉動聲響起,將碼頭上的眾人的注意力都給吸引了過去——眾人這才發現,原本吊在真崎杏子頭頂上的集裝箱,居然在此刻被移開了。

「哼,雖然有點遲,但終究還是做到了嘛。」

海馬瀨人臉上露出一絲高傲的笑容,他不管小薇是如何做到的,但是只要能給場上的狀況打開一個缺口,那就足夠了。

海馬目馬則是看著突然被移開的集裝箱,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估計完全沒有想到小薇居然真的能將場上的形勢改變過來。

「目馬!立刻聯繫公司,讓他們把碼頭上的決鬥設備全部停止掉!」

既然人質的性命已經沒了問題,那麼現在更加緊要的自然是將武藤遊戲和城之內克也現在進行的這場危險的決鬥給中止掉,海馬瀨人用力一揮手,便對著身邊的海馬目馬下了如此的指示。

「是!」

=================================================================

那麼,開始恢復更新 包小倩聽見喊聲,即睜開雙眼,淚水嘩地淌下,叫道:“朱大哥!你咋也被抓了?你看見盼盼了嗎?”

朱清宇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他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假包小倩對着中間的一面時隱時顯的灰色幹牆雙拳一抱道:“請大師用餐!”

“呵呵,徒兒果真手段高明,竟將江東第一大俠朱清宇手到擒來!好,好啊!爲師只要喝下他們夫妻二人一兩血,二兩肉,就能練成陰陽聖火,功力翻番,天下無敵了!哈哈哈!”聲音自灰色牆內傳來,震得朱清宇的耳朵嗡嗡地響。

“那徒兒告退,師父慢用。” 假包小倩雙拳一抱,退出了祕室。

幾秒鐘後,祕室燈光陡然變得昏暗慘淡,灰色牆體開始巨烈扭曲晃動,隨着一串“噗噗”之聲,灰牆突然顯出一個魔頭,魔頭張着血盆大口,露着獠牙,黑色的巨大的舌頭垂涎三尺,看來它是飢餓極了。

眼看魔頭就要準備出擊,朱清宇的心裏十分着急,這該怎麼辦呢,手足被綁着,而且他剛纔試了試,這綁他的繩子不知是啥材料做的,細如金絲,只要一動,絲線就會勒進肌肉裏,越動就割得越深,他的手上已經感覺到有一個小傷口了。

這時魔頭已經瞪起拳頭大的一對眼睛,嘴裏噴出一口濃濃的黑氣,黑氣立即向朱清宇和包小倩撲去,籠罩在他們身上。

朱清宇立即感到窒息,這一口黑煙,功力巨大,與他此前與惡魔交戰中所遇見的黑煙不一樣。再看包小倩,在咳嗽了一聲後,就昏了過去。

情急之中,朱清宇的右手不自覺地向背後被綁住的挎包摸去,還好,他的手觸到了血紅寶劍的劍把子了,只要握住劍把意念一動,一切邪魔妖道將無所畏懼。


然後,他的手只能接觸到劍把的十分之一,一用力那綁在手上的絲繩就將他手上的肌肉切進了兩分,痛得他吸了一口黑色的魔氣。

他的頭開始暈動,神智開始模糊,身子站立不穩,向後歪倒在牀上,壓在包小倩的腳杆上。

但是就是這一動作,卻將背後的挎包杵動,向上移動了兩寸,使他的手指恰恰握住了劍柄。

這時魔頭見他倒下,露出了得意的神情,舌頭繞了幾下,血盆大口向他的頸部飛撲而來!

而此時朱清宇已握住劍柄,意念一動,金光閃閃的罩衣籠在了他的身上,魔頭飛撲上來,“咣噹”一聲撞在金罩之上,發出“昂昂”的狂叫!

接着,朱清宇一用神力,身上的絲繩“呯呯”連續斷裂,落在地上化作一道黑煙。

這時,只聽得灰牆內傳來咿哩阿呀之聲,魔頭眼噴兩條粗大的綠色光柱,直射而來!

朱清宇意念又一閃動,天眼頓開,陰陽火迎了上去,在接觸魔頭的陰火之時,發出一聲爆響!

魔頭冷笑一聲,叫了一聲“魔影飛針!”嘴巴一吐,一枚勁道十足的飛針直向朱清宇的咽喉射來!

“陰陽傘!”隨着一聲喊,直徑一米的陰陽傘“呼”的一聲伸過他的頭頂。

由於血紅寶劍在此前受了朱清宇的眼淚的浸潤,神力大增,因此此時的陰陽傘對於魔頭的飛針已成了小兒科,飛針進入傘中直接化成了血水。

此時灰牆內一聲驚呼,可能妖道在裏面已經發現朱清宇掙斷了絲繩,而且他手中的血紅寶劍的確太厲害了。

眼見得功夫絕頂的陽體到了嘴邊又將失去,魔頭髮出一聲怪叫,真接向包小倩撲去。


朱清宇大驚,揮劍砍向魔頭,那魔頭急忙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在室內飛速轉動,隨着速度越來越快,竟然轉成了五個魔頭!

朱清宇急忙叫道:“陰陽傘!”

可是那幾個魔頭竟然沒受一點影響,在室內打轉。

朱清宇又手寶劍一揮,幾個火團向魔頭飛去,魔頭張開大嘴,將氣彈直接吞下!

朱清宇大驚,看來裏面的妖道的道行的確太高了!

朱清宇急忙一閃意念,天眼開啓,陰陽火向魔頭撲去,可五個魔頭竟然瞬間不見了!

他倒吸一口涼氣,用天眼一看,裏面的妖道不是別人,正是白眉道長!

他記得上一次白眉道長已被打傷,難道只是傷着了他的皮毛?或者是他吸食了少女的血肉後自動恢復了傷口功力大增了?

那麼他們這幾天一處處的劫持婦女兒童,僅僅是想在短期實現功力的超越嗎?難道還想在邊城的武術比賽上爭奪邊城武林霸主?

朱清宇這麼一想就明白了,難怪啊,難怪!

可是自己現在被困在這裏,看來今兒個是難以出去了,還想那麼多幹嗎?不就是想吃我和小倩的陰陽體嗎?就是化成灰也不會讓你吃的,做夢去吧!

正想着,五個魔頭“嗖”的一聲又出現在空中,面目更加猙獰,頭上冒着黑色的煞氣,看來白眉老道又對它們施法了。

果然,五具魔頭同時向朱清宇噴出綠光,口吐黑煙,以強大的氣勢向朱清宇撲來!

朱清宇本能地反擊,陰陽火分成五道,迎了上去!同時陰陽傘自動打開,將黑色陰霧吸入傘中。

“呯”的一聲炸響,陰陽火與剛一與陰火接上,朱清宇就感覺到強大的壓力,由於他的內傷尚未完全恢復,加上今天連續戰鬥,體力已漸漸不支。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